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402 - 戲說人生真實愛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avatar

文章總數 : 19443
年齡 : 64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33
注冊日期 : 2009-01-11

發表主題: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402 - 戲說人生真實愛   周一 4月 04, 2016 6:11 am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在線
none
無量光曜心
無量光曜心


文章總數 : 349
來自 : 高雄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7-11-01

發表主題: 逐字稿   周三 五月 09, 2018 6:41 pm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402 - 戲說人生真實愛

【對話片段】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對了,陳先生,你住在山上,都自己坐車下山嗎?
以前都是我爸爸抱我上下車,載我到山下。爸爸過世後,我才自己叫車。
阿舅,阿明伯。阿明,豬要生了。阿舅,阿明,阿明伯啊,趕快,狗在吠了。
歡迎我們的神秘嘉賓,我們的姊姊。
神秘嘉賓。
掌聲鼓勵。

【證嚴上人開示】2009.8.17志工早會

一大群的藝人,演過了慈濟劇場,所以藝人實在是,人生在劇場中,但是是真實的愛,當他演出了某某人的故事,實在是遊戲人間,戲劇人生,可是他真實的人生,就是那樣真實的愛。因為這一群藝人不只是演戲,他是演真實人生,也是平常戲劇,演得那樣的,很入神,讓人人都是感動。看到大愛臺轉念頭的,轉惡為善的人可不少,也有人,想要輕生的苦難人,他們轉一個念頭,變成了積極人生,都是因為有這麼多的戲劇,很感人。真實人生,在藝人演出來了以後,真的也是轉動人心,淨化人心,真的也功德無量。這種的愛,真實的愛,雖然是戲中人生,其實他們是真實愛在付出。

**********

「戲說人生真實愛」

【證嚴上人開示】2014.12.2人文志業座談
舞臺上是戲,舞臺下是真。因為有真才有戲,但是戲呢?我們看到了,就是一個字是「虛」,還有一個字是什麼?戈,對啊。所以就是一個「虛」,一個「戈」,所以合起來叫做「戱」。所以戲,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人生如戰場一樣的。所以你們要做戲劇,也都要大動干戈,所真的都要很有勇氣,投入人生。真,是因為大家所做的每一齣戲,都是臺下的真實人生。

【對話片段】
這個媳婦真的很笨,看要怎麼辦才好?

【旁白】
演員就像是一個容器,一副面具,能夠裝進不同的故事與靈魂,詮釋不同的角色。在演出真人實事的大愛劇場中,有一群演員,他們不僅重現了主角的人生故事,更從中找到最真情的生命。

【證嚴上人開示】2006.11.27人文志業座談
我真的很感恩也是很感動,因為有大愛臺,又多了一群假假真真,真真假假,真的人生把它變成了戲。我常常說,人生都是舞臺,每一個人都是曾經自編自導自演過來的。每一個人生來到人間,總是就是上一場的舞臺,有的人演得很成功,是人生的主角,當然也曾經有邋遢過,有迷失過,也有惡劣過。不過,最後的結局都是很好,就是可以反迷為悟,那就是會覺悟過來,覺悟過來的人生,那就是很美的人生。所以在這樣的真戲,那就要請我們的大愛臺來編劇,雖然是演戲,他也要演得很真,看到了演得那樣的真,他就要去探討,這一個人生他們的過去,跟現在與未來的,他過去是如何如何的迷失,他是用什麼因緣能接近了慈濟?如何去轉變過來,假戲真做。雖然是扮演別人的分身,這樣的跟他們互動互動,聽出了這一群曾經在這樣的紛紛擾擾的世俗,如何轉變心境而走入了慈濟。那一種很真誠的分享,最真誠的心最能打動人心,所以也已經把幾位菩薩們,都引進來了。

【對話片段】
你好,我是新來的老師,我叫徐雲彩,請多多指教。
您好。

【旁白】
林嘉俐曾經榮獲金鐘獎戲劇類女配角獎,精湛演技成功詮釋許多角色。但自己和父母之間,卻無法直接對話。

【對話片段】
我知道這是我的父母親,可是跟他們情感沒那麼近,沒有那麼貼心,因為我沒有辦法跟他們談心。他們都是聽障,所以我們沒有辦法說太多心裡話或是撒嬌,這些事情,我都是會對我外婆做的。

【旁白】
母親晚年臥病在床,這時候嘉俐接了大愛劇場「芳草碧連天」的演出。魏家的真實故事,影響了她面對生死的觀念。

【對話片段】
這是阿爸對我唯一的期望,拼死我也要做到。
阿爸。阿爸,我不能再侍奉你了。

【藝聯會志工林嘉俐訪述】
怎麼去面對我媽媽的病?這是一個很直接的問題。就是人到了中年以後,慢慢會遇到的狀態,不管是老病死這樣。我覺得剛好杏娟師姊跟良旭師兄,他們對於母親的後事,處理的態度也非常的輕安自在,他們也沒有設靈堂,沒有設牌位,然後就是全心的祝福。然後你自己發心發大願,全力做慈濟來回向給母親。那我覺得這個力量,給我在當刻很大,所以直到媽媽往生之後,其實我也做了同樣的事情。

【對話片段】
人生海海,凡事要學會放下,身體顧健康一點,這樣老了,日子才會好過。

【藝聯會志工林嘉俐訪述】
就是人生跟戲當中,你已經很難怎麼去解釋,就像我在扮演的時候,我因為看到我母親的眼神,我才能更加演繹我演魏媽媽的眼神,那是一個很奇妙的力量。所以我覺得我是在演金英,就是魏媽媽那個角色的時候,找到了自己跟母親最直接,最親近的關係。也在戲裡頭,因為師兄師姊們的孝順,讓我學習到更多。然後也怎麼去面對,怎麼樣知道,可以用爸媽給我們的身體,去行大孝。

【對話片段】
給你吃。
謝謝。
看到你來,我真的好高興。原本沒有把握你會來的,一定是菩薩聽到我的禱告,真的讓你來赴約了。

【旁白】
接演了多部的大愛劇場,慈濟志工的人生故事,也逐漸改變她的人生態度。

【藝聯會志工林嘉俐訪述】
我一直覺得做演員的功能,我已經一直很努力在傳達正向的觀念,我在演最正向的戲,在最正向的電視臺,傳達最正向的理念。可是原來還不夠,因為我自己很驕慢,我很執著,我很堅持自己要做的事情。而那個堅持,只是為了小愛小我,是我要做這個方向,而不是一個大願,不是為了很多人做,為了眾生而做。

【旁白】
2013年,林嘉俐正式投入慈濟委員培訓,戲裡戲外都有了更深的體悟。

【藝聯會志工林嘉俐訪述】
當你這個念頭一轉的時候,你的世界真的完全跟著轉。而不見得就是說,你這樣就不演戲了嗎?那你就不能演壞人了嗎?沒有,我願意。我願意在剛培訓那一年,我幾乎演的都是負面的角色。而就是因為我覺得聞法了,我更可以從負面的角色裡頭,找到他的苦處難處,而希望可以讓更多人來認同,或是甚至找到方法,去關懷這樣的人。

【對話片段】
五、四、三、二。
最好叫她趕快離開酒店那種地方。

【藝聯會志工林嘉俐訪述】
因為你聞法,你才知道苦來自於那麼多四面八方的煩惱。而加上我們除了演員自己的生活的苦,我們還要去苦角色的苦。我們還要再苦在拍攝當中串連的苦,就是角色哭,演員是不是要跟著哭?哭完之後,五、四、三、二停了的時候,我是不是要收回來再重哭一次?所以我們變成是,那個輪迴是現世報。我不斷在這個五分鐘、十分鐘當中,一直在不斷輪迴,五、四、三、二就是一次的輪迴。然後你不斷在承受那個苦。

【對話片段】
上人說我們護士是白衣大士,若穿上這套白色衣服,再危險也不能推辭。

【旁白】
2015年,林嘉俐拍攝大愛戲劇「吉姊當家」時,感受到職志合一的喜悅。

【藝聯會志工林嘉俐訪述】
我可以透過吉姊說更多的話,我們可以想要透過「吉姊當家」這個戲,募更多的白衣大士加入這個護理工作。我也希望可以透過吉姊,她那樣子的個性,跟她先生的師兄相處,可以讓更多的家庭更和諧、更和睦。而當他們都是立志要做一個救人的工作的時候,還要發心去服務更多的人,這也提醒了我自己,除了做表演之外,從表演裡頭去照顧人群之外,我還可不可以多做一點什麼?

【對話片段】
醫生你看一下,顏色是鮮紅色。可能是上腸胃道出血,醫囑要不要改一下?
你經驗夠,就照你說的吧。
醫師。

【證嚴上人開示】2015.9.10人文志業座談

我就問嘉俐說,你把阿吉當家,阿吉姊當家,會不會演得太誇張?因為我看到的阿吉,在我的面前是斯斯文文的。她說,她說沒有,她是在師父的面前她很斯文,阿吉跟她說,比她演得更誇張。總而言之,人世間有許許多多的,真的到底是我看的真的一面,是她的真實呢?或者是她在別人的面前是真的呢?不過說一句良心話,應該當護理,實在是很辛苦的事。尤其是她要在護理界,一步一步很踏實地生活下去,她必定要養成了一個很開朗很開闊的心胸,才有辦法接受到了病患的苦,才能面對著家屬的無理。還要,她要去安撫姊妹們,這一群白衣大士都很純真,所以要帶人的人,真正的他都是心胸要開闊,所以他們就要有那一分的活潑。但是在我的面前,她就不能活潑了。所以也要假一下下,所以人生也是如戲。其實臺下人生也是如戲,可是時間過得這麼快,假如沒有及時回歸到了很實在的生活,這樣的人生可能總是會空過,永遠都是在虛幻中在演別人,很少有自己。人之初而性本善,每一個人的真實的我,都是本善的我。

【旁白】
身為穿梭幕前幕後,轉換虛實之間的演員,林嘉俐自我期許,在演繹他人生命之時,也能夠利益更多的人。

【藝聯會志工林嘉俐訪述】
它不是大紅大紫可以形容的,它是我們身為一個演員,很微薄,小小的力量,可是經過自己的轉念之後,你可以知道,你可以為對方做更多。你可以為電視機前的觀眾,演繹更多。

【證嚴上人開示】2015.9.10人文志業座談

因為這一群藝人,他們很踏實人生,不只是懸在虛空中的,閃閃發光,看得到卻摸不到,可是他們已經走入人間,實實在在,展開雙手擁抱蒼生。我們人人應該要見苦知福,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當他們在演大愛劇場的時候,那都是虛幻的戲劇,都是替身的演藝,真正的他們所演的是現在天天都在看著,他自己的人生走過來的路,這都是真實人生,真的實在是很踏實的人生。

**********

【旁白】
許多藝人演出大愛劇場,或參與法譬如水經藏演繹,深感藝人在社會上,所能發揮的影響力。2011年,由蔡佩珊與陳霆擔任召集人,成立了「藝能聯益會」,廣邀演藝從業人員加入。

【大愛新聞資料畫面藝聯會志工陳霆訪述】
水懺結合了這三十幾個藝人,大家都很發心,而且我們很清楚自己,還有看到我身邊的這些藝人,他們生命是徹底被改變的。所有演藝從業人員的一個良能結合的地方,聯益會就是,聯就是聯合、聯絡、聯繫感情,然後益是要利益他人。

【大愛新聞資料畫面慈濟志工蔡佩珊訪述】
醫院志工、環保志工,還有去訪視的部分,讓他們可以見苦知福,啟發他們的悲心,然後進來這個藝能聯益會,引導他們來發揮他們的良能。

【對話片段】
人都會有身苦病痛,現在身苦病痛要交給醫生,我們心情要放輕鬆。

【大愛新聞資料畫面藝聯會志工陳霆訪述】
身體有病痛一定會比較苦悶,因為我曾經也是一個重大疾病的家屬,那我們來這邊唱歌給他們聽,跟他們聊個幾句,我相信對他們心情上會舒緩很多,這是我覺得藝人最大的附加價值就是這些。

【證嚴上人開示】2015.1.20北區歲末祝福
看到我們藝聯會的菩薩,我們的大愛劇場,有參加過我們大愛真實的故事演出,藝人,所以他們也已經紛紛投入慈濟,也是常常去當志工,參加社區,甚至醫療的志工。他們如果去當醫療志工,病人最愛看到他們,若看到他們都是很歡喜,醫師醫他們的病,藝人就去醫他們的心,讓他們的心很歡喜。

【對話片段】
感恩的心,感謝有你。

【旁白】
藝聯會志工也走進老人院,帶來滿室的歡樂。

【證嚴上人開示】2015.9.10人文志業座談
看到了藝人,藝聯會也有這樣的組成,可以為社會,暗角裡苦難蒼生而付出。哪怕是帶給他們短暫的歡喜,也是功德一樁。有一年,我是到了一個很豪華的養老院去,看到了建築物都很漂亮,而且很多的娛樂場所,都是非常的豪華,但是我一進去,所看到的都是老人家,老人家都是,整天都是面對著老人,有的在邊邊裡看報紙,有的是在那個地方下棋,再怎麼看,認真看,還是都是很寂寞,寂寞感。若能平常平時就有這樣的,把他們帶動得哈哈大笑一番,看到了年輕的,陽光的帶進來,跟著他們牽著笑啊,跳啊,唱啊。相信哪怕是短暫,如果社會有比較多這樣的團隊,那就幾乎每天每天,都有得他們歡笑。所以我也很讚嘆,看到了藝聯會,啟發了他們的這分愛心,投入社會,也很感恩他們走入。因為大愛臺,而走入了慈濟世界,他們也在培訓,他們也在我們菩薩的浩蕩長的隊伍中,真的也是很開心。

【大愛新聞資料畫面藝聯會志工林義雄訪述】
我們人活在這個世間,都是有他的任務。

【旁白】
早上服務,下午讀書會,卸下螢幕光環,這一群演繹菩薩們,分享著自己的體悟。

【大愛新聞資料畫面藝聯會志工唐豐訪述】
你可能做一件好事,你得到什麼都不重要,重點是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我說對,我是不是可以跟你一樣?我覺得是這樣的一個分享,慢慢的可以接引很多人。

【大愛新聞資料畫面藝聯會志工尹昭德訪述】
我覺得一日發心行善付出,就是一天的菩薩。那如果你每天都能夠行菩薩道,那你就離菩薩不遠了。

【證嚴上人開示】2015.9.10人文志業座談

人文就是喜,四大志業的喜,大喜無憂,因為我們「大慈無悔,大悲無怨,大喜無憂,大捨無求」,所以大慈大悲大喜大捨,但願真正的我們人文志業,是讓我無憂的志業。人文要怎麼解說?就是這樣真善美,打從內心的真,無假,而且從心靈底處,最最徹底的那一分的善,表露出來,這就是至真至善,合起來那就美。「真」是智慧,「善」就是福,這就是福慧雙修。在這樣的一個大環境裡,能天天福慧雙修,修得歡歡喜喜,想,這就是最有福的人間。

【旁白】
在這一群藝聯會的藝人當中,舞蹈科班出身,總是演出壞人角色的陳霆,2002年,接演大愛劇場「雲彩飛揚」後,就對慈濟非常好奇。

【大愛新聞資料畫面藝聯會志工陳霆訪述】
我一直很清楚,就說我的職業是娛樂觀眾,那當我在做表演的時候,我就盡情地去表演,讓觀眾開心。但是下了戲的時候,通常我就是歸零,就是我把戲中跟戲外,分得很清楚。後來我接觸到慈濟,是因為我拍了,第一檔是紀媽媽,紀媽媽那一檔戲「雲彩飛揚」,那看了之後,我不相信劇本寫的,就說人可以這麼的熱忱的付出。第二檔演到「阿母醒來吧」,「阿母醒來吧」後來是先播的,我更不相信。我覺得好像把人當傻瓜,哪有可能?因為劇本是創作的,那他劇中寫說,那個媽媽被人家撞到腦震盪,那頭,傷都還沒好,原諒對方又捐款,那教那個人怎麼學佛。我說把人當傻瓜,不可能。後來我在戲殺青前,到鳥松去見到這個當事人,這個媽媽講話還不清楚,頭上還紮個紗布,我後來非常震撼,我那時候第一個反應是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旁白】
撼動陳霆內心的戲,還有「把愛找回來」,因為當時現實中的陳霆,正困擾著和岳母的溝通問題。

【大愛新聞資料畫面藝聯會志工陳霆訪述】
本來快…又快要放棄了,終於碰到「把愛找回來」那個劇本,就一直在看那個劇本,看完之後我嚇一跳,我跟陳媽媽(岳母)他們家的困擾,全部在這個劇本裡頭。我打電話回來跟經紀人講說,菩薩來了。我說太奇怪了,我說怎麼會,我所有的問題,全部在這個劇本裡頭,原來林傳祿師兄就是在幫我解決問題的人。其實我在這個環境裡頭,做慈濟就是觀照自己,就是在學了。

【證嚴上人開示】
陳先生,你看,他是藝人,雖然在電視上那是戲,真正的那是戲的扮相跟人的本性的實相,真實的實相,那就是純真,而且就是很善良的,而且也是活佛。現身說法,現身來引導人人,了解什麼叫做醜陋的人生,要如何讓他可以再反一個方向,那就是正向,那就是美好的人生。

【旁白】
藝聯會尚未成立之前,演出過多部大愛劇場的邱秀敏,就曾因為出演慈濟志工張林蕉阿嬤的故事,而改變了生命。

【對話片段】
車子要來了。
車子,什麼車?
上次我不是跟你說要買一輛回收專用車,三噸半的那種大貨車,隔幾天就會牽回來了。

【旁白】
因為好因緣,從戲劇延伸到真實人生,讓邱秀敏認識了慈濟,也投入許多慈善活動當中。

【對話片段】
我撿到寶物了。

【旁白】
沒想到無常來襲,62歲那一年,邱秀敏被診斷出大腸癌,最後遺愛人間,成為培育醫學生的無語良師。

【證嚴上人開示】2011.9.6志工早會
她曾經有這樣的分享過,她演這位阿嬤,人人以為她是慈濟的委員,去菜市場買菜或是什麼,人家都會以為她是委員。所以會很自動地拿錢給她說,我好感動,我要繳給你功德會的錢,她就是這樣,開始又看到了慈濟,走入大愛真實人生。她的感動,開始接受培訓,真的是很令人感動,這樣一路走過來,演大愛劇場,而且在2004年的南亞海嘯的時候,她更能理解到人生的無常,所以她很積極,精進投入去募款。2006年就受證委員了,每一次看到她,我都不知道,不知道已經有這樣的疾病,她就是很樂觀的,很精進的。總而言之,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但願我們的劇碼,都是要演一個人間菩薩,能救人的人,這才是我們的心願。

【對話片段】
阿嬤,你走慢一點。
走慢一點。
不是要比賽跑第一,慢慢走啦。

【旁白】
無論是在戲劇或是人生的舞臺上,邱秀敏始終敬業演出,直到生命終結,都不忘留給世界最感動的身影。

【證嚴上人開示】2010.7.29志工早會
人生啊,花開花謝,的確,無常人生啊。不過,人生就是如戲場,劇本都是自己編寫的,不管這一場戲是長或是短,都是有因緣,曲終人散了。但是當這一場戲,在上演的時候,演員開始又安排了,再另外的下一檔戲,又再編、寫、排練,完成了,又是下一檔又上演了。人世間,不也就是如戲劇人生嗎?總是也有要曲終人散的時刻,我常常說,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是一部經,他投入大愛臺,他所演的是經中能說法,每一部經的人都是在說法的人,所以她,真的都是多姿多采的人生,演出了,說了好多部的經。

**********

【對話片段】
五、四、三、二。

【旁白】
大愛電視臺的每一部戲,都取材於真實人生,過程猶如編寫家譜,希望能夠留下歷史見證,因此每一個步驟都力求真實。

【證嚴上人開示】2009.6.23戲劇部座談
我們現在真人實事,有年,有時間,有人,有家屬,有朋友等等。可以見證,可以考據,所以我們就是代替,這一個一個家庭寫家譜,他們的家譜好好寫好,這都是我們,等於是回饋,真的是為這個時代,這個時代做見證。這是千秋萬世的一個真實藏經,所以我就會很期待,每一部戲都要做得很實在,而且要有教育性。希望每行每字每句,都要很真實的,每一句話要有教育性,所以我會常常跟我們的戲劇部的,我都會說,其實這個旁白很重要,講話對白很重要,每一句話聽來,他就好像這一句話,就如靜思語一樣,所以若能讓觀眾,有一個正確的方向,好的改變也是好話一句,不好的這個因,這個種子,從什麼時候醞釀著,這樣的一齣戲,雖然我們做的是真,但是有沒有導正?在我們的這個時代,如何能讓這個時代的人,看了有助於家庭,整個家庭,都是很願意圍繞在一起,時間到了,當父母親看了也會很開心,孩子看了也會很服氣,這實在是要用一點功夫。

【旁白】
編劇張秀玲,曾在約訪主角時,聽到主角認為自己的母親不愛她,當時張秀玲不懂,天底下怎麼會有不愛子女的母親?接著她訪問了許多親友,竟意外獲得不同的觀點。

【編劇張秀玲訪述】
因為師姊成長背景的關係,所以她非常的渴愛,渴望得到愛,所以她站在自己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那同時她也非常的,就是讓我領略到就是說,當我們在寫真實人生故事的時候,通常有些人他會因為他站在他自己的角度看事情,所以他只看到那個面向。但是如果我從別的角度,因為是真實人生,我可以問媽媽,問爸爸,問先生,那我會得到一個立體的面相,也就是同時也教會我就是說,我們要去看到人,他生命中的難處,我所見的真實,到底是不是真的真實?

【旁白】
每認識一個慈濟志工的人生,張秀玲就會有不同的體悟。就像在寫「生命花園」劇本時,人生的視野又更開闊了。

【對話片段】
我自己來。
這樣有辦法嗎?
有啦。
好,馬上好。
謝謝。
後面有車子來。
你自己要小心一點。
好。
這樣我走了,有需要再打電話給我。
抱歉。
這裡曾經也是我熟悉的街道,但沒想到坐上輪椅之後,一切都變得這麼陌生。

【編劇張秀玲訪述】
這個故事對我一個啟發很深的就是說,因為陳水合在他的花園裡頭,種了很多的花草,讓我深深的思考到就是說,那個花園裡面的花草,它的開花結果,其實不僅僅只是為了自己的生存,當花開了,蝴蝶會來,蜜蜂會來,當結果了,小鳥會來,蟲蟲會來,對不對?所以他其實不是只是為了自身生命的繁衍,他甚至於他是為了,真的也就是回到我們,就是我們所講的利他。他能夠讓這個世界,讓其他的生物能夠得到了滋養。

【旁白】
文字堆砌著每一段真實生命,一次又一次地感動著張秀玲,也讓在外徘徊許久的她,決定投入慈濟志工的行列。

【編劇張秀玲訪述】
因為我在寫劇本的過程當中,我非常認同慈濟的理念,我也非常的愛大愛臺,可是我從來都沒有勇氣敢承擔當志工,一直到前幾年,前三年,在我寫的劇本本尊,蔡宗賢師兄的故事,那個時候的劇名叫「陽光下的足跡」。他那個時候因為身體的關係,那就是往生了。陪師兄走過人生最後一段路,在我們寫作的過程中,其實都有建立情誼,所以一直有聯絡,一直到宗賢師兄往生的時候,我們回到了精舍,上人親手幫我們戴上了佛珠,我那時候心裡是非常非常的激動。因為第一個我非常的感恩,感恩宗賢師兄他在冥冥中,他似乎知道我等待了這個佛珠,等待了十年。那還有在當下,我也非常感恩上人的慈悲,而且當下我有一個念頭,非常的立即的升起就是,我該回家了。

【旁白】
大愛戲劇取自真實人生,所以張秀玲的筆觸,也格外謹慎。

【編劇張秀玲訪述】
像上人有講過,就是說現實生活當中,真實的人生裡頭,有很多的無奈。當我們碰到在他不得已的時候,他必須做了一個決定,可是那個決定是會傷人或傷己的,甚至是不堪回首的過去。當我們編劇面對這樣的故事的時候,下筆就要輕,對我自己也是,就是我會開始在這個過程,一部一部的戲裡頭,我去學會面對,學會去體會和看見別人生命中的難處。我覺得這個東西是對我的幫助和成長很大,那不管是運用在戲劇的編寫上面,或者是說,是在我自己現實生活裡頭,像有時人跟人之間摩擦的時候,或者是有口語衝突的時候,我常常會提醒我自己,去看見他的難處。我們講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當我在寫戲的時候,我常常會被師兄師姊本尊的故事所感動,甚至是撼動,因為他是真實人生的故事,所以他有他的親戚朋友,有他的家人,所以有些時候,我都要非常的小心。也就是說,我期許我自己能夠為他們結善緣,不要結惡緣。

【證嚴上人開示】2009.6.23戲劇部座談
戲劇為了要這樣的張力,所以多一個動作,真實人生,他也會心裡不能接受,所以我們的戲劇很難做,就是難在你在做這個人的故事的時候,因為他人還在,因為他的親戚朋友周遭的人都在看,所以要真實,要真實又不傷害。真實事搬上了銀幕,很多人都不看好,那就是說這是很不可能,我只是想到了,就是說人來到人間,應該人生本來在佛法裡面,佛陀就說,遊戲人間的菩薩,這一句話,我是永遠都會記得。來到人間,就是當個遊戲人間的菩薩,菩薩遊戲在人間。我們剛好有這樣的因緣,可以在這樣的時代裡,有這麼多人有志一同,共同來成就慈濟志業,這實在是,一定是人間菩薩,不是菩薩做不到的事情。大家都成就了我,把他做出來,這一場的人間劇場,實在是很大場。其實我所接觸到的人生劇本,總是比佛法的藏經裡面的劇本更精采,而且更能教育人生。從小開始,有因有緣有果有報,因緣果報,苦集滅道,假如好好地把它釐清出來,那都是有起因,有起頭,有因緣,然後有結果,最後的感受。這都是因緣果報,這在人世間交代得非常清楚,在人間劇場是真實的大劇本。所以我才會常常跟大家說,我們慈濟的藏經,慈濟藏經是一部大劇本,所以我們應該要把握這樣的機會,真正的為佛教,為人世間,好好地把它寫入了,把它記錄起來,這種的藏經劇本。我是認為說,只要我們的戲劇做得好,真的是為現代,也是付出了一番的使命,留住了現代社會的生態。所以我真的是很感恩,在這個戲劇能做得有內涵,有教育,有真實,真善美,這是功德無量,就是我們現代的一部很重要的時代藏經。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402 - 戲說人生真實愛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菩提心要-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