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625 - 慈濟的故事(十八) - 佛心師志立願堅定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avatar

文章總數 : 18749
年齡 : 64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3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發表主題: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625 - 慈濟的故事(十八) - 佛心師志立願堅定   周日 6月 26, 2016 10:08 am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none
功德華開心
功德華開心


文章總數 : 211
來自 : 高雄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7-11-01

發表主題: 逐字稿   周五 4月 13, 2018 7:47 pm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625 - 慈濟的故事(十八) - 佛心師志立願堅定

【證嚴上人開示】2004.7.2彰化協力精進
普天之下,人人都有佛性,普天之下,眾生,佛同樣是一個心,這個心是什麼心?是善、清淨無染的愛心,所以師父常常跟你們說「佛心為己心」,你能夠發出自你內心,那念堅定的志願,你立刻就是跟佛心同樣的愛。師父也跟你們說,師志為己志,所以師父立這樣的願,你們應該也要發這樣的心,因為師父既然做得到,你們比我更有條件做得到。所以,你們自己也是要立志願,不管是佛心或者是師志,師父走出這樣的路,你們也是一樣,跟隨師父發這個心,立這個願,同樣做得到。

**********

「慈濟的故事(十八) 佛心師志 立願堅定」


【1978~1979年國際背景】
(1978年7月 第一個試管嬰兒在英格蘭出生)
(1979年5月 柴契爾夫人當選英國首相)
(1979年 德蕾莎修女獲諾貝爾和平獎)

【1978~1979年臺灣社會】
(1978年10月 南北高速公路全線通車)
(1979年1月 中美斷交)
(1979年12月 美麗島事件)

【1978~1979年慈濟大事】
(1978年9月 初次探訪樂生療養院)
(1979年7月 宣布發起籌建醫院)

【證嚴上人開示】2011.12.1高雄幹部座談
我們慈濟人,人人為天下來布善種子,為人間的農夫,不只是種子撒一撒,我們還要長期用我們的心,去看護這塊土地,做一個經營土地的農夫,還要再福種循環不息。每一位菩薩,我們要堅定我們的道心,出錢出力,同時我們要多投入。這是一個人間的道場,能夠人人發善心,這種福的種子循環,生生不息。

**********

「超越天堂的淨土」

【證嚴上人開示】2003.4.12志工早會
我們在這人生,什麼叫做美?什麼叫做醜?美就是要美在心靈的善良,美要美在用愛去付出,人生的生命價值,不就是這樣嗎?在樂生院,看看這一群,超越天堂的淨土,裡面每一位都是美,很莊嚴的菩薩臉孔。看到了他們就會想到了,人生的苦難與無常,在苦難中,一定要有堅強的毅力,世間沒有做不成的事情,也沒有不能付出的力量。
(2003.3.5中區慈誠精進)
痲瘋病以前叫做癩病,以前是因為沒藥,所以細菌會傳染,現在已經可以預防,也已經可以治療了,所以痲瘋病不會傳染。他們再怎麼樣也會有自卑感,生在那個時代,在沒有藥可以治療的時代,所以五官會變形,他們的雙手是捲縮的,所以造成他們很大的自卑。記得那一年,好像是1978年吧,從「菩提樹」,我們佛教裡有一本雜誌,了解到樂生院這樣的環境,所以趕快就跟著幾位委員去看。
(2002.1.29志工早會)
在民國67年(1978年)的十月間,我第一次到了樂生院,那個時候是因為曾經有個颱風,損壞了樂生院的屋頂,我去看了才發現到這個地方在硬體的建築物上,的確是非常的簡陋,令人看了心裡很難過。又看到了在裡面的院民,每一位都是很認命,而且都非常善良,他們各種的宗教都有,有基督教,有天主教,還有佛教,我也去基督教、天主教的病房,去看一看,畢竟是有人照顧,整理得比較好。但是回過頭來看佛教的,這一群佛教徒,真是在硬體上,看來就比較淒涼。
(2003.3.5中區慈誠精進)
雖然他們無所求,但我問他們,我說,我能為你們做什麼事嗎?所以金阿伯半信半疑,那時候颱風剛過,他們的屋頂都破了,我說我是否能來幫你們將這些房子翻修好?這就是他們所需要的,所以屋頂,屋瓦重新為他們翻修好,然後我就問他們,窗戶都壞掉了,也沒有紗窗,蚊子一直進來,是不是窗戶也都修理一下?都換上紗窗?他們也都是很感動,後來看到他們的地面都沒鋪水泥,就是土。以前的地面走久了會硬掉,沒有鋪水泥,但是,如果有水就會滑,容易滑倒。有的人無法下床,有的人手比較好的,會提水放在他床下,讓他有時洗個手,看那周圍的地方都濕掉了。我說這樣危險,是不是地面我請人來鋪水泥?這樣他們也歡喜接受,然後,我看到他們睡的床鋪,是這樣高高低低不整齊,為什麼會有那麼高的床?原來他們的財產就是那張床,用的東西就是在床底下,好像一個廚櫃。臉盆、棉被,反正只要是用的,是夏天的棉被或是冬天的棉被,他們四季在更換的日用品,就是放在床底下的箱子裡。我看了很不捨,我就跟他們說,這些床都幫你們換新的好嗎?堅持不肯。不肯就是不肯,所以只好將樂生院的屋頂換好,窗戶修理好,地面鋪好,這樣他們已經很滿足了。
(2006.9.17志工早會)
看到了眼盲的老菩薩,就有人說,老菩薩《金剛經》都會背,我想,了不起啊,眼睛沒有看到怎麼能背?她就說他們識字的人,一句一句教我,我就用心一句一句背。我就說你比我還厲害,要有伴我才背得起來,但是你完全看不到,自己一個人可以背,不簡單。後面又有一個跟我說,不只是《金剛經》而已,還有《地藏經》喔。《地藏經》全部都背喔?她說對啊,上中下三卷全都背,我就說我慚愧,我輸你,《地藏經》雖然我也常常在誦,那個時候也講過《地藏經》,但是要我背,哪有可能。所以,我真的實在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2002.12.26晨語開示)
這是我對樂生院,第一次的印象。他們說,師父,我們像在地獄裡,我就說不是地獄,你們是超越天堂的淨土,因為你們大家不需要有藏經樓,所有的藏經都在你們內心。所以你們的心地,就是一片淨土啊。從那時和他們認識,雖然我平時忙忙碌碌,無法時時去探望他們,不過心中卻常常掛念,十分貼心。因為我們的委員、慈誠隊,時時都會去,去照顧他們,關心他們,去陪伴他們,這念心好像一家人。什麼人的健康怎麼了?我也會知道。慈濟在做什麼,他們也會知道。
(2003.3.5中區慈誠精進)
甚至後來我又問金阿伯,接下來我能為你做些什麼?所以他請求我們,有一些無法行動的人,需要一間重症病房,我們能幫忙他們,將重症病房整理好,看能否有專人來照顧他們?那時我們就請裡面的人幫忙,狀況較好的人來幫助較重症的人,用錢請他們。這實在是一個緣,其實我們無所求,覺得我們應該付出,應該幫助,沒想到這無心的付出,就這樣結下很好的緣。直到師父要蓋醫院時,他們知道師父的擔子很重,不捨我再繼續挑下去,一再要我停止濟助,他們越是喊停,我越是說不能停。補貼他們的伙食費,我若停濟,他們的伙食會變差,請人照顧他們,我若停止,那些重症者沒人照顧,所以我就是不肯停濟,這樣再延續二年。叫我停濟,我不停,這樣再延續二年,到後來,是他們將送去的又送回來,送去又再送回來,真的是這樣才停濟。不只停濟,接下來他們自己就有動作了,他們的動作就是勸募賣心蓮。
(2002.11.6志工早會)
那個時候我在提倡「福田一方邀天下善士,心蓮萬蕊造慈濟世界」,樂生院的菩薩們聽到了,他們也發心發願賣心蓮,宋金緣菩薩,她發起了一朵蓮花一萬塊,其實那裡面的生活,已經非常的簡樸,非常的辛苦。有的人就會說,我哪有辦法一萬元呢?她就說,那這樣吧,二個人一朵,那人就說,兩個人一朵,將來若去西方,一朵蓮花要怎麼兩個人?她就說,蓮花雙胞胎。所以兩個人一朵蓮花,將來往生西方的時候,就一朵蓮花雙胞胎。在人世間同心同道同志願,到了西方極樂世界,還要同一朵蓮花雙胞胎在那裡,多美啊。在樂生院很令人感動的,就是互相幫助,這種愛心的感染實在是很美。你不要看他的臉相,不要看他的手腳變形,其實他那一顆心,才是真善美。
(2003.3.1北區慈誠聯誼)
在民國72年(1983年),在樂生院的院友,大家響應金阿伯,有幾百元的,有一千多元的,大家點點滴滴,每個月這樣在付出,也是為了要讓師父蓋醫院。歲月不饒人,人也隨著歲月在凋零,但是,我很相信他們已經回來了,說不定現在,也是在我們慈濟的隊伍裡,說不定年輕一輩的慈誠隊,裡面也有他們回來的,說不定很可愛的小菩薩,裡面也有他們。來來去去,去去來來,這就是人生。有心有願,自然就有福有力,這是我們大家必定要相信的,我相信他們那麼愛慈濟,他們回到人間,一定是再來找慈濟,投入慈濟裡新陳代謝。

**********

「始發起籌建醫院」

【證嚴上人開示】2007.11.18志工早會
我來到花蓮的時候,那個時候的花蓮,給我兩個印象,一個就是好山好水好風光,我來的那一年,剛好是橫貫公路通的時候,所以到了太魯閣,到了天祥,沿途的風光之美,所以好山好水好風光。後來在這樣的因緣之下,我看到了花蓮,又是另外一種感覺,那就是在凋零老化中。因為那個時候,在東部交通非常不方便,蘇花才有單線而已,一趟要到臺北,也要八個鐘頭,要到臺中也是同樣八個鐘頭,山路非常的不方便。所以那個時候,就是那一灘血,發現到貧而病,無奈啊,無語問蒼天,真的是苦不堪言。
(2007.10.28慈善訪視研習)
我們的義診所開始之後,我發現到花蓮就是醫療這麼缺乏,雖然醫師很好,來義診,但是有的人需要檢驗,幾家醫院都說,這在花蓮沒有辦法檢驗出他是什麼病,有的病比較重的,送去花蓮醫院要住院,也說這不是花蓮能夠治療的,意外的傷害也無法及時搶救。加上那時候的訪查都是我自己去,我自己挨家挨戶,我都親自一一訪查,都會覺得說,像在南華那時候有一位,我去的時候是黃昏,在叫門,那門是半掩著,叫門,他就說,推一下就能進來了。那間房子很破,是草屋,竹編門,把門推開,進去裡面怎麼這麼暗,他就說你站在那邊,手伸出去就會摸到電燈了。以前的電燈是用吊的,電燈泡,真的摸到電燈了,一打開,五瓦的電燈,很昏暗,看到牆壁邊有一張竹床,竹床上面鋪著草,那個人是中年人,就是躺在那邊,忽然間看到老鼠,老鼠在咬他的腳,腳都腫得都在流汁,老鼠在咬他的腳,老鼠很肥。我們就趕快趕,老鼠不太怕人,牠就是你趕牠,牠也慢慢走,我們就看老鼠離開,就說老鼠在咬你的腳,難道你不知道嗎?他說我的下肢都沒有神經,我全身都沒有神經,我現在只有頭腦是活的。看清楚一點,真的他就是這樣全身躺直,手也腫了,腳也腫,全身的脊椎損壞掉,所以已經好幾年臥床了,躺到身體爛了。這個家庭有幾個孩子呢?有四、五個,太太就是出去做工,每天早上,會放一碗飯在他的頭旁邊,他若要吃,就是頭這樣轉過來這樣,這樣去勾,去勾湯匙,勾飯出來吃。看到這樣實在是很不捨,所以這個個案,我們要將他送醫,花蓮也沒有辦法,要送去臺北很不可能。因為醫師都已經宣布,神經都死了,只好就是幫助他的生活,讓他的太太不必每天出門,先生沒人照顧,讓孩子有書可讀,改善他們的家庭,所以只好照顧他們的家庭生活跟孩子的讀書。這是貧與病,和孩子的教育問題,所以我就一直在想,那個時候發生意外時,花蓮假如有一間醫院,能及時搶救,說不定也不會造成這一家人變成貧中帶病,病中變成貧,孩子的教育都失去了。
(2003.10.28高雄隊組聯誼)
還有一件事情,也是讓我很極力要蓋醫院的事情,那就是在差不多是,民國65年(1976年)這段期間,民國65年這段期間,好像是前後,有一天早上,有一位在銀行上班的委員,打電話跟我說,師父,我有一位同事出車禍,她說這位女孩正要上班時,就騎著一輛腳踏車出門,有一臺巴士從車庫開出來,還沒有載人,只是從車庫開出來。這個女孩剛好快到銀行之前,被這輛車撞倒,車輪從這個女孩的腰椎輾過去,那時這位女孩被人送到醫院,醫生就跟她說,這很嚴重,我們這裡沒辦法醫治,後來又轉院,醫生看一看,就跟她的父母說,你們的女兒就算能救活,一輩子要坐輪椅,這下半身是沒有感覺的。這對父母好擔心,他們才這麼一個獨生女而已,父母就是要依靠這個女兒,現在父母老了,女兒若是殘廢的話要怎麼辦?所以這位媽媽,就向我們這位委員,她就跟她說,林小姐,我女兒也是你在收功德會的會員,她一個月是繳50元,她現在出車禍了,你是不是能跟師父說,拜託師父能讓我女兒好起來。叫她要打電話來讓我替她消災,讓她好起來。我接到這個電話,我就說哪有可能啊?聽了她的情形之後,我就跟她建議說,是不是趕快將她送到臺北?到臺北治療,讓醫生用心為她檢查看看。那個時候,已經在長庚有一位骨科醫師,也是主任,施醫師,我們若是哪個地方有貧困的人,無論是南北部,若是有我們的患者要送過去,我都拜託這位施醫師。這位施醫師聽到後,他就說沒關係,師父,您把她送過來。要怎麼送呢?這就沒辦法移動,那時候的交通只有蘇花公路,從蘇花公路送到臺北,再到長庚,這實在是撐不住。後來我就建議他們,是不是長庚能派救護車來機場?我們這裡用飛機送到松山?他們就趕緊幫她申請出院,患者已經送到我們花蓮機場,但是飛機不肯讓她上機,他們說她的病太重了,用擔架放在機場,大家來往都會圍過去看她,飛機一班一班,就是不肯讓她上去,到後來我就跟他們說,我說乾脆包機,請一架專機把她送過去。幸好這個家庭還算是小康,才一個女兒而已,小康家庭,意思就是說經濟還過得去。所以這對父母,只要能救回女兒,花再多錢都沒關係。這樣專機來載這個女孩到臺北,從這樣開始,我們交涉到好,飛機從臺北調來,從這裡再飛上去,直到長庚,到林口,已經是六、七點了。一接到她,一連串的檢查,這樣一直檢查下去,發現到這又沒什麼,只是這樣檢察完,X光照好之後,施醫師只是這樣,這裡扯一扯,那裡拉一拉,整個把她拉一拉,她這樣痛了一個晚上,很痛。父母親看到女兒痛成那樣,半夜打電話回來,他們說該怎麼辦?我女兒好痛。我要怎麼辦?我就再打電話給施醫師,施醫師說:「師父,安心啦。我到十一、二點才回家的,她會痛,這樣就有救了。」結果,你們知道嗎?他去巡房那時候,一進去,這位小姐竟然不是躺在床上,是站在病床邊的窗戶,看著窗外。她說,臺北的風景很漂亮。這個故事,實在是給我很大的刺激,原來是被輪子輾過去時,骨盤脫位,脫位的骨盤再把它拉回來,接回原位,她就好了,就這麼簡單。有時候一點的差錯,很有可能會導致一個人的一生中的殘廢。所以從好像是民國65年(1976年)這個時候開始,我就耿耿於懷,無形中就會去想到那一灘血,那種的因,現在又碰到這樣的緣,常常因緣在我的內心徘徊不去。像是這樣醫療如此的缺乏,一點的偏差,造成一輩子的痛苦。看到很多病人癱在病床上,其實那都是能醫治的,這樣一直拖下去,變成了整個家庭都很無奈,變成病而拖垮了家,家貧了,就會孩子失去了教育,這都是這樣環環相扣,惡性循環。所以真正宣布要蓋醫院的時間,是在民國68年(1979年),68年那個時候,覺得因緣應該成熟了。我們慈善是從民國55年(1966年)開始的,這樣走過來也有十幾年了,所以,這個因緣應該是成熟的時候了,我開始就要呼籲蓋醫院。
(2006.12.21醫療志策會)
真的,我下定了決心,就是說要建醫院,所以一直開始有這樣的醞釀,就是這一念這樣開始浮現出來,開始就一直一直在醞釀著如何,何時才是時機,什麼時候我能把我心中想要做的事情公布出來?在開會的時候,那個時候的開會,我很清楚的記得,當時我們的精舍只有大殿,我們就是在大殿裡面也是在開會,我們開會的地方哪有這個,沒有。因為精舍還是要有防颱,颱風的時候,我們都會釘板子,門板、窗戶的板子,若有颱風要來,我們都要把窗戶的板子,拉起來防颱。但是要開會的時候,我們就是去拆這些窗戶的板子,鋪著,只用四隻腳架著,窗戶的板子去拆下來鋪著,一層塑膠布這樣鋪上去,就是我們開會。那個時候我宣布說,我想要蓋醫院,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在精舍大殿中間,這樣的簡陋的開會的場所,宣布我要蓋醫院。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大家都被我嚇到,但是那個時候我只是說,大家如果省一點,認真一點,我們就怎麼樣,一直跟他們說,說到如果有八千萬,就差不多我們可以蓋醫院了。那個時候,但是,大家說,那麼多錢喔?被我嚇到。
(2003.10.3合心組精進)
那時候,我們的委員聽到八千萬,天文數字啊。八千萬欸,大家認為是天文數字,這怎麼可能的事情?確實,那個時候實在是不可能,不過,我們常常就是,做這種不可能的事,要把它變成真正的可能。這就是那個時候,大家又怕,又不敢反對,那段時間,實在再想到那個時候,我自己也覺得實在很自不量力,經過了大家以師父的意見為意見,儘管內心是那麼驚惶,但是就是師父說要做,要做就這樣去做。不過,還是有一點點內心那種不服,不過嘴巴都不敢說,大家都是怕,怕師父擔過頭了。所以實在是很感恩,還記得那時,我去臺北,去臺北請教國泰醫院的王副院長,他就問我說,您要蓋這間醫院,到底你要蓋幾床的醫院?我就跟他說,可能要五、六百床。他說五、六百床喔?那麼大喔?那時候我就問他說,若是像這樣的規模,要多少錢?他說以他的經驗,當時他說若以他的經驗,一床把它當作一百萬,你若是六百床,就要六億。我就想說八千萬要蓋的醫院,卻要六億啊?怎麼差那麼多?不過那時候,心是這樣一沉下去,不過我沒講出來,我內心這樣想,既然要做了,不要想困難,既然說出去的話,大慈無悔,我要無尤無悔,既然說要做了,我們沒有錢,但是我也是一樣非蓋不可,絕對是要蓋的。
(2003.10.23彰化慈濟人聯誼)
我堅持一句話,我信自己無私,要入佛門要無私,信己無私,人人若自己無私,沒有名與利,我相信,這是一股最大的力量,所以我信己無私,為了花蓮地區醫療的欠缺,為了生命若有病痛或意外時,芸芸眾生無語問蒼天,那一種的悲苦,所以不忍心。所以我信自己無私,我更加相信人人有愛,因為佛陀說,心佛眾三無差別,我相信這句話,我相信人人與佛有同樣的愛心,所以,我需要呼籲,從這樣開始慢慢往外走,所以我們慈濟,才從東部慢慢往外推出。從民國68年(1979年),動了這個念頭之後,開始一路就都很坎坷了。沒有很好走,很辛苦,說來話長,非在此時說,的確很辛苦,不過一切感恩。
(2016.1.30花蓮歲末祝福)
佛陀說「入我們不貧,出我門不富」,只要你很虔誠,走入了我的門徑來,虔誠的,無私無欺,很自然的,你要做的事情一定會成功。這就是從佛陀的口中,經典傳來的訊息,我相信,也相信,信願行,只要你相信佛陀正確的法音,還要自己發願,自己要有願,還要身體力行,有願有力,身體力行。儘管是一樁非常非常艱鉅的,可是還是這種信願行既定了,就是一路往前走。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625 - 慈濟的故事(十八) - 佛心師志立願堅定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菩提心要-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