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910 - 慈濟的故事(二十一) - 心如明鏡纖塵不染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avatar

文章總數 : 19443
年齡 : 64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33
注冊日期 : 2009-01-11

發表主題: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910 - 慈濟的故事(二十一) - 心如明鏡纖塵不染   周一 9月 12, 2016 3:30 pm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在線
none
無量光曜心
無量光曜心


文章總數 : 349
來自 : 高雄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7-11-01

發表主題: 逐字稿   周三 3月 21, 2018 9:08 pm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910 - 慈濟的故事(二十一) - 心如明鏡纖塵不染

【證嚴上人開示】2009.3.8慈院共識營
我們所有的出家人,每一個人只有一張桌子,連他的書櫃也是跟床一樣寬,只是這樣而已,這就是全部的,他的一生中,就是全部的修行的生活環境,沒錯,這都是要一生中一心一志。一位宋先生,是很大的企業家,他問我一句話,他說,上人,您教我要心如明鏡,這一念心,到底您是怎麼樣做到的? 我就說就是要把握當下,要如何心如明鏡?就是前一個念頭過了,就要放下了。我要集中精神在這個時候,我要面對的任何一個人,每一件事情,我的精神,一定要集中在這個時候,前一念,我要把它放下,假如前一個念頭,還在我的腦海中,我現在面對的人事物,我在想前一個念頭,這個時候我就會分神掉了,我沒有辦法集中,去說我要說的每一句話,去想我要做的每一件事,那就沒有辦法。所以,前一個念頭一定要放下,集中在這個時候的每一個精神,一定要很集中,談啊談啊,談到了我就說,這一生中除了這一些以外,我不應酬,在我不應酬一說出口,就另外一位委員她接下來說,對。她說有一次,某一個企業家,在我們臺灣很大的一個企業家,他的夫人往生了,他就說,對這一群企業家的夫人說,假如證嚴法師能來到我太太的靈堂,我會給他一千萬,很多人都不敢來跟我說,她說那個時候,她想不說,這一千萬就沒了。所以她說就來花蓮,跪在面前,她說求師父,是不是師父能出面?就有一千萬。我就沒有回應她,後來又有幾位就說好可惜,為什麼不要呢?每一個人來我就沒有回應他,所以我就要跟大家說,我有這樣顧好我的心。我這一生中感覺到說,佩服自己的一件事情,方向沒有一點偏差,都是從起點一直到現在,四大志業八大法印,一路走過來,毫芒都沒有偏差。就如早上我從靜思堂要回來,走這一條,國福里的這一條路,宋先生跟他的太太,我就跟他說,我說我最喜歡這一條路,我雖然住在花蓮,我的路線,只有精舍這一條路到醫院,其他的地方我都沒有去過。你們相信嗎?所以我的生命總是那樣的直,我的時間是那樣的簡單,我就順便跟他介紹,這一條橋,國福橋,是當初為了我要在這裡,國福里蓋醫院,縣政府為慈濟很快的把這一座橋鋪起來,所以國福里這個地方,我們就是動土了,第一次,我就跟他分享。他沿途就說,好美喔,這一條路很美。也就是回歸那個時候,我就想,我希望開闢一塊福田,這個福田,希望人人一粒種子就是開始,哪怕一粒種子,它就會成為一株稻子,一株稻子,它就可以有纍纍的種子,所以希望更多人,小錢累積在一起。所以你們會常常聽到或是在牆壁上可以看到,「粒米成籮,滴水成河」,你看我們現在都可以常常看到了,慈濟人回來當志工,你可知道,這一群志工,都是幫我募集,不管是一塊磚,一條的鋼筋等等,一把泥土,都是他們代替我募回來的。總而言之,他有付出,他就會珍惜,他們的付出,他們珍惜,他們還會投入,所以我們醫院的每一位志工,都是值得我們的敬仰。看看所有的志工們,對待每一位我們的同仁,他都很尊重,因為這是他們的心願,看到了大家對病人的愛,這就是他們的心願。就如我聽到病人,很危急的送來,平安的出去,我都是很感恩。因為我不是醫生,我無法救他,能救他的,就是大醫王、白衣大士,我們全院的同仁能救他。所以我常常都是感恩,我時時都是很尊重,都是出自於一念愛心,這一個愛心,是無染的,是清淨的,那樣的只有付出,能付出的那一種無所求的尊重、感恩。

**********

「慈濟的故事(二十一) 心如明鏡纖塵不染」


【1983年國際背景】
(1983年3月 歐洲第一個防止大氣污染公約生效)
(1983年6月 鄧小平首次提出「一國兩制」)

【1983年臺灣社會】
(1983年1月 臺灣外匯存底突破百億美元大關)
(1983年3月 為防治B型肝炎,推動免洗餐具計畫,對日後環境生態造成破壞)

【1983年慈濟大事】
(1983年2月 花蓮慈濟醫院第一次動土)
(1983年2月 中視「愛心」節目播出「慈濟世界」專題報導)
(1983年2月 建院土地起波折)
(1983年4月 正式配合國防易地)
(1983年5月 取得建院新址)

**********

「土地定案」

【證嚴上人開示】2005.4.24志工早會
1983年2月5日這一天,就是慈濟醫院的第一次動土,大家聽來好像一頭霧水,為什麼有第一次、第二次呢?第一次就是在不同的地點,那就是國福里,也就是精舍,我們要到醫院的這條小路,還沒有過橋的,現在是軍地。以前那一塊土地,就是慈濟要蓋醫院的地方。
(1999.5.2靜思生活營)
林洋港先生來看國福里的那一塊土地,他說:「法師,只要在這一塊土地,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您放心,可以準備。」隔天的報紙就登出來了,斗大的字,頭版,中央日報,他就是說慈濟已經塵埃落定,在國福里要興建醫院,目前已經勸募到八千萬。我看到了報紙嚇了一跳,我就找林碧玉小姐,我說林小姐,你們花蓮怎麼會有這樣的一位記者?我哪裡有八千萬?我三千萬還不到,他為什麼說我有八千萬呢?你要不要去問問他?林小姐就去問他,隔兩天她又回來了,就跟我說,她說:「師父,邱記者說您太單純,您想,預算八億的醫院,您到現在三千萬還沒滿,人家若聽到,鬼也會怕。誰敢樂捐給您?他說我就是寫十分之一而已,您最起碼也要有十分之一,人家才會說,這樣可以相信,就可以捐錢。」他這一招教到了我,所以我就想,這樣對喔,我將來,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絕對不會說我沒有錢,我絕對不會說我欠很多,這是世間法。在這種世間法,我真正的體會到出世間法,出世間法就是佛法。對啊,我要時常祝福我自己,我要常常說,有喔,有錢喔,人家若問師父有沒有錢?我都說「不要擔心,有錢,只是在人家的口袋裡而已。」就是要常常自我祝福啊。
(2006.8.17志工早會)
那一塊土地,本來是一個很荒蕪的地方,多是退伍軍人在那裡開墾種東西,但是都是荒廢的多,不過他們都是有一小塊一小塊,種一些什麼銀合歡樹,還有一些番薯(地瓜)等等,都是這一些。所以我們就先做一番的賠償,少數的有人在上面也是有蓋簡陋房屋住,所以不管是地上物也好,或者是在簡陋的房屋,幾間而已,我們先做一番的賠償,地上物賠償,這個手續辦好了,我們一一去向他,向這一群人,里長也很好,替我們把這些人集中起來,我們要去發放這樣的賠償金,還一一去跟他們說感恩,為他們解說,蓋醫院對花蓮人這樣的造福。接下來可以了,我們就要把這一塊土地,有一些雜樹,所以我們就自己去整地,那個時候是動員了花蓮的會員、委員,委員家的人統統來,我也在那裡,人家在鋸樹,我在那裡扶樹頭。所以每一個人都要動起來,所以想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在整地,旁邊有一位羅先生,他是在開怪手,他站在旁邊看,看到大家都在那裡,有的用鋤頭鋤,有的是用鎌刀砍,有的用小小支的鋸子在鋸,他看得受不了,他就來跟我說:「師父,你們這樣是要弄到什麼時候?乾脆把我的怪手開來,一下子就好了。你們這樣要弄到什麼時候?」哇,感恩喔,問他一天要多少錢?不用錢,你都可以做了,我為什麼不能做?所以那個時候那一位羅先生,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是一直一直來幫助我們,第二次的動土,他都是來幫助。
(2005.4.24志工早會)
1983年的2月5日,我們要動土了,在這之前,剛好省主席換人了,林洋港先生,他已經調任在內政部了,省主席就由李登輝先生來接,所以在這樣短短的時間內,他們的調動,所以吳水雲先生就問我說:「師父,我們這回動土,您邀請一位就好。」我說為什麼?因為我也曾經去過省府,我也去邀了,李主席也要來,林洋港先生我也邀了,他也說要來,謝東閔先生他也說要來,我怎麼只要請一個就好?我已經邀好了。他說不行不行,不能三個人都來,只要一個要來,我就整個縣府都鬧哄哄了,保護的,安全的,我就已經很緊張了。你一下子三個人都要來,我要怎麼樣去保護啊?所以一直跟我溝通,一定一定一位就好。我想一想,一位就好,所以我就請李先生來。
(1994.7.24慈誠委員聯誼)
我當時的選擇,我想說林洋港先生肚量很大,所以我可以跟他說,現在就是什麼人怎樣,這樣跟他說,他一定能體會我的心情,所以他一定接受,第二我想,李登輝先生是一位基督教徒,你如果讓他來看看我們佛教的一個動土儀式,說不定他會更了解宗教的精神。他們就說,謝東閔先生怎麼辦?我說謝東閔先生,就縣長自己去說,所以憑著這個觀念,所以我們請到李登輝先生來。

**********

「首次動土」

【證嚴上人開示】2007.2.9花蓮歲末祝福
第一次的動土,是民國72年的農曆12月22日,想到了那個時候,現在想來也替自己捏一把汗,應該大家都有看到紀錄片,我站在旁邊是咬緊牙根,含著眼淚,就是在那個時候要動土,我為什麼牙根咬得那麼緊?為什麼含著眼淚呢?現在跟大家聊一聊歷史上的對話,這歷史上的對話,也就是說,我們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在做冬令救濟,這個冬令救濟之前,差不多要半個月的時間,那個時候我們沒有分會,都是要整理發放的,都是集中在我們花蓮,為了全臺我們的照顧戶,都要去照顧到他們要過年,要吃的、要穿的、要用的等等。還要教育他們,過年前要打掃,所以也幫他們採購一些洗衣粉、肥皂,清洗的東西,清潔劑,我們都幫他們準備到,就如一般人,一般的家庭辦過年貨一樣的,所以這樣的整理全臺,那是要半個月以上的。那個時候我就一直很規定,每一個人不要潦潦草草,不要把衣服隨意塞成一包,我還要大家整理得整整齊齊,用愛打包進去,所以每一個每一個打包的東西,都包得非常整齊,包起來了,要怎麼樣才能知道分配到全臺,而且如何才能真正了解到說,張三、李四是哪一包?所以我們就是要用編號,要發放,我們每一個月是農曆的24日,但是臺灣的禮俗,24日就要送神,所以我們就提早一天,每年的12月,過年的這一天,總是提早一天,同時讓大家來領的人圍爐,這都是慣例。72年(1983年)的這一天,就是我們要動土,因為大家都問我說,什麼時候動土?有沒有看日子?我說慈濟不看日子,就是人如果方便,就是最好的日子,慈濟人全臺要回來的讓他們方便就好,因為那個時候沒有火車,那個時候都是坐蘇花公路、橫貫公路,所以我就說要來花蓮一趟,真的很困難。就利用他們都會到齊的那一天,我們來做動土的典禮,所以人到時就到,人人都好人,人人都好心,時時都是好時。
(2007.11.18志工早會)
所以就是用,在我們要冬令救濟的前一天,就是22日這一天,李登輝先生他來了,在傍晚的時候,應該是21日來,21日,他就是要趕上明天的22日,所以他21日來精舍吃晚餐。那一天傍晚,李登輝先生來了,他進來的時候看看,怎麼這麼多東西?我就帶他們這樣走,他說這怎麼寫號碼寫這麼大字?我說,這就是代表張三李四的家庭。怎麼有大小包?這就是家庭人口多寡,裡面是什麼東西,我就向他報告。然後那一天晚上在這裡吃飯,很簡陋,那個時候很簡陋,哪有我們現在的餐廳,沒有,很簡陋。在那個時候他就說,開始在用餐了,同桌用餐,他就說,聽說您要蓋的這間醫院,預算是六億到八億。我說是啊。您現在已經勸募多少了?我就說,到底我是要照實說,或者是…,就在那裡楞了一下,不過誠正信實,我們靜思的法脈,本來開始就是要誠正信實,所以我就老實說了。「老實說,我現在三千萬還不到。」換他本來要挾菜的筷子,趕快又縮回來,放下,他就問我說:「還不到三千萬?明天要動土了。」我就說:「是啊,所以我現在的心像外面的天氣。」那一年的,這種的冬天,就是毛毛雨,以前人說是黑龜湳(臺灣俚語),說要下到除夕夜,應該有這句俗語,就是這樣一直下,一直下雨。
(2007.2.9花蓮歲末祝福)
他就回答我說,他說:「沒有關係,風雨中生信心。」他就提出了他的一段故事,當他在市長任內的時候,就是說二重疏洪道要不要蓋?之前,三重很容易淹水,後來都有規劃二重疏洪道要蓋,但是一段時間都沒下雨,沒有下雨,就有很多人都會提出說,又不是常常在淹大水,你看最近都沒下雨,為什麼要蓋呢?所以要蓋不蓋,要不要把疏洪道做起來,隔了很久的時間。有一天,他就是回家在沖澡的時候,突然間聽到了水聲很大,他就從浴室裡面喊了他太太,就說,現在到底是外面下雨,還是浴室裡面的水聲?他太太就跟他說,下好大的雨。就在那個時候,他是跟我這麼說,他說在那個時候,他就下了決心,二重埔還是要建,哪怕是沒有下雨,一旦下雨可能就是會淹大水。所以他把這個故事說給我聽,所以在這樣的互相對談,也已經成為歷史之一。隔天,就是22日,我們一大早,就開始到國福里的工地去了,真的也很感恩我們的慈濟人,老早都是這樣,什麼事情都不用我擔心。他們把司令臺搭建起來之後,看到雨一直下,周圍的地上的路是泥濘不堪,明天有省主席要來,還有我們全臺的慈濟人都來了,不能讓人家,踏在這樣泥濘的地上,所以一大早我去了,眼睛一亮,因為土地上面都是鋪了粗糠,黃澄澄的那些都是粗糠,照相起來好像黃金鋪地,真的也滿漂亮的。那個時候,你看有些委員戴著斗笠,很可愛,就是下著毛毛雨,要下又不下,不下又要下那樣的感覺。但是一直一直在儀式,那個時候,這個地方在啟用的時候,是我們臺灣很多的長老,大法師來為我們灑淨,在國福里,來灑淨,也是一個很莊嚴的畫面。等到真正要開始動土,之前要先致詞,在致詞時,李主席他就說了,他說:「我知道,我知道他的基金,離所需要的工程經費是很遠的,不過就像現在,看天邊的旭光一直要露出來。」那時候雨就漸漸停了,雲就漸漸要開了,太陽正好像要從雲端的隙縫鑽出來,他就說:「你看,這就是早上的太陽快要露面出來。」他還說:「萬里長城都是從一塊磚開始。」對,就是萬里長城,也是從一塊磚開始。雖然我們的建設,是還離得那麼遠,但是只要從一塊磚開始,應該也都會有無量無數。
(2013.8.17花蓮慈院周年慶)
萬里長城都是從一塊磚開始,這一句話,已經是在慈濟歷史上的一句話,大家都很開心,在那一場的,可是大家的歡喜,倒是給我添了多少的困難,而且擔心,心中、腦海一直浮現的,昨天傍晚六億,或是八億的預算,才只有三千萬,這一動土,責任有多大啊。
(2007.11.18志工早會)
想一想,那個時候,我站在他的旁邊,我是咬著牙根,含著眼淚,我真的心裡很矛盾,歡喜的是終於土地完成了。終於努力這麼多年來,連棺材板都踏過了,尋找土地多不簡單,向政府不斷地不斷地請求,多不簡單啊。終於土地已經林洋港先生幫我解決了這一塊土地,李登輝先生來幫我動土,這前後兩屆的臺灣主席都來,一位是為我解決土地,一位是為我要來動土。這麼隆重的畫面,從此開始,我半個月要付一次工資,我要從哪裡拿錢來,那一種心靈的,再回想那個時候,那個時候三千萬還不到,你想,我能不能說感恩呢?這麼多人讓我時時,無時不刻的都在感恩中,但是可惜這一次的沒通過。

**********

「土地波折」


【證嚴上人開示】2002.8.17志工早會

不過一動土下去,沒多久,農曆年過後沒幾天的時間,傳來的消息,就是我們不能動工,為什麼?因為那裡已經列入了佳山計畫,所以那個地方是軍機用地,這又是從天上再掉下來,那個時候,我真的實在是無法吃睡。
(2010.1.12北區歲末祝福)
突然間,本來就錢不夠了,沒有土地,好不容易爭取到了,然後又被取消,軍方要拿去做軍事用地,真的實在是,那一種的起伏,那一種的心靈希望的破滅,真的快要癱掉了。但是還會想到了,對的事情我總是要堅持,找不到土地,還是要把人人發出來的愛心,指定要蓋醫院的錢,不管是五十、一百,這都要一筆一筆整理好,要還給人家,五十是五十元,不是五十萬,連五十元、一百元,我們都要一一,一筆一筆整理要還給人家,差不多有三千多萬。
(2007.11.18志工早會)
那塊土地不能用,那時候我都不敢發布,自己這樣打斷牙齒和血吞,我們的花蓮吳水雲縣長,他就跟林洋港先生說:「證嚴法師那塊土地,已經不能用了。他好幾天沒吃沒睡,他身體已經不好了。」林洋港先生,他主動地打電話給我,他說:「師父,我聽說您好幾天不吃不睡,您身體本來就不好了,您不能這樣。」我說我們已經動土了又不能蓋,我是要怎麼向人交代?他就回我一句,這可能是菩薩不喜歡這塊土地。我就回答他說,菩薩若不喜歡,應該我們還沒有完成之前,就不喜歡了。為什麼要等到我們動土了,他才不喜歡呢?
(2002.8.17志工早會)
我說如果和我們無緣,觀世音菩薩要找一塊更好的,怎麼不一開頭就給我們一塊好的?他說,這就是給我們的考試,您要把心放寬。這是我第一次,又是林洋港先生在開導著我。這就是和我們無緣,觀世音菩薩會再幫我們找更好的,果然,他的關心,他的鼓勵,我又重新振作起來。所以他也說,不然您來臺北,我們再來看怎麼辦?花蓮我有拜託吳縣長再幫您找。那當中吳縣長也很用心,把所有的地籍圖都拿來,我記得到了縣長室,很寬敞,地籍圖他就叫人拿來,就鋪在地上,我們蹲在地上,來看花蓮到底哪裡還有土地。後來在那當中,不然就這裡,不然就那裡,真的沒有一個頭緒,後來我就心裡想,可能是蓋不成了,若是蓋不成,這將近三千萬,來自十塊、五十塊,百塊、千塊,這樣的錢合起來,我應該要一一退回給人家,但是要給我一個很正確的訊息,就是有或是沒有,有沒有土地?所以我就到臺北去了,我去了內政部跟林小姐,她就陪我去,和隨師者北上了,那個時候我真的很感恩,那一幕還是很清楚在腦海中,我進到辦公室,很親切,像一個長者在關心,他一聽到說,怎麼勸募好不容易募來了,您還要退還給人。我說我勸募,一定憑著誠正信實,既然我無法蓋醫院,我勸募的錢,我要抱持著誠正信實,所以我要一筆一筆,要趕快還給人家。我在那裡,他當場就打電話給國防部長,他就說,人家開頭一塊土地在美崙山,我們國防部去鑑定後說不行,第二塊人家已經破土了,又是我們的政府首長去破土,現在又宣布不行,人家法師已經有這麼多的信徒,大家支持他,捐的錢他要怎麼處理呢?所以佳山計畫在進行,應該對他要有一個交代,給他一塊土地。所以那時候軍方也是很用心,也是我回到花蓮,司令部已經派人在這裡等我,用吉普車要來載我去看土地,那就是在吉安那邊,叫做南華,那邊有一塊土地七十多甲,那是軍用機場,以前叫做軍用機場。我到了那裡看,很美,那塊土地很美,因為寬廣,很大,很美。我還爬到碉堡的上面看下來,真的很漂亮,但是問我有喜歡嗎?我說美是很美,但是不適合。他說為什麼?這個地方這麼美,隨便您要多大。我說那個地方在製紙漿,那時候製紙漿,若吹南風,整個花蓮就是這樣,那個味道很濃,何況這兩處相距很近,遙遙相對。我說這樣病人受不了,雖然土地美,所以沒辦法用。所以軍方就說,不然這樣,你們也幫忙找,我們也幫忙看。
(2008.10.12同仁研習座談)
我們隔了年,春天就開始要打佛七了,土地的事情在那裡,一直心很擔憂,真的一邊又要找土地,我們又要打佛七。我要講經,我也要帶著委員們,有臺北來,有花蓮的,又要帶他們,又要教他們規矩,其實你們現在的規矩,都是我那時候傳下來的,又要教,又要講經,有時一通電話來,我就要趕快出去,那一年的打佛七,真的是很苦啊。不能宣告說,我們動土以後的土地不能用了,因為好不容易才得到了那一塊土地,大家的希望寄託在這個地方,就是要蓋醫院了,已經過了幾年了,好不容易找到了,絕對不能說土地被收回了,軍方要收回去。
(2005.4.24志工早會)
就在那樣的情況之下,說來話長,總而言之,再經過了就真正的,我們現在的這一塊土地出現了,這塊是農校的土地,我們現在的這一塊。有一天我從那裡經過,那時縣政府的秘書,還有一位邱記者,還有鄭秘書,他知道,他很捨不得師父的心那麼折磨,所以鄭太太,他和記者在那裡坐的時候,他說師父這麼辛苦要怎麼辦?我們花蓮讓師父這麼折磨,縣政府秘書的太太,他就說,我們那裡有一塊土地,就跟他說這塊,我們現在這塊,她說那塊地官司打贏了,農校打贏了,那塊土地又沒有用。是不是跟師父說,叫他去看那塊土地?邱記者就跟林小姐說,他說,你是不是載師父去,那天她就來載我去了,我一看到我就說,這一塊很好,非這一塊莫屬。
(2002.8.17志工早會)
不是那麼簡單,這是農校的校地,所以在那個時候,要得到了這一塊土地又是瓶頸,真的很辛苦。是一塊大草埔上放牛吃草,旁邊的水池,兩口水池養魚,養牛養很多。因為那是一個農校的試驗場,可以想像那一片土地的情形,真的在那個時候,我看到了這一塊土地很高興,所以篤定了這一塊土地,那時對花蓮市來說還是很郊外,不過我感到這一塊土地,比那一塊好,果然佛菩薩不喜歡那一塊,是喜歡這一塊的。所以我們就很認真,突破突破,非常地辛苦,所以又回過頭來,請李登輝先生幫忙,因為他那時候是省主席。這真的是過程很複雜,錯綜複雜,不過感人的事情很多,因為慈濟人開始都浮出來了,不管是北、南、中,慈濟人知道師父要蓋醫院,所以大家就浮現出來。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0910 - 慈濟的故事(二十一) - 心如明鏡纖塵不染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菩提心要-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