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1210 - 慈濟的故事(二十六) - 心血堆砌愛的共聚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avatar

文章總數 : 18749
年齡 : 64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3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發表主題: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1210 - 慈濟的故事(二十六) - 心血堆砌愛的共聚   周六 12月 10, 2016 10:16 pm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none
功德華開心
功德華開心


文章總數 : 211
來自 : 高雄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7-11-01

發表主題: 逐字稿   周三 2月 21, 2018 6:52 pm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1210 - 慈濟的故事(二十六) - 心血堆砌愛的共聚

【證嚴上人開示】1999.8.14花蓮慈院周年慶
每一次想到要蓋醫院,整個心都顫動,每一次想到要蓋醫院是這麼困難,沒有錢沒有人,什麼都沒有,我要怎麼蓋醫院?那時候,我全身的血液,就有一種很異常的澎湃,我到底要怎麼辦?但是最後還有一句話能鼓勵我,做,做就對了。人生,每一個人都有一分愛的力量,若能將很多愛的力量集中,就是一股大的力量。這就是我鼓勵自己,做就對了。只要人多力大福就大,應該要成就這間醫院是不困難,做就對了。所以那時候,憑著這個「做就對了」,所以我大膽跨出去。
(2010.8.17志工早會)
那個時候,為了要蓋這一座醫院,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行過了多少坎坷的路,而且在這一道門,這一條路,當很坎坷的時刻,多少人就在這一時刻上來了,開始幫助了我。還有人人付出他們的心血力量,就這樣投入。的確,這一座醫院,是可以以心血來砌成,來建成這一座醫院。所以我曾經有這樣的比喻過,心血假如是有形,那沙土都是用心血拌著泥土,而來砌成的這一座醫院。的確點點滴滴的心血,真的非常的感恩,所有所有的慈濟人,就是在那一年要蓋醫院,都是這樣的共同力量。

**********

「慈濟的故事(二十六) 心血堆砌 愛的共聚」

【1986年國際背景】
(1986年4月 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反應爐爆炸,為人類史上最嚴重核事故)

【1986年臺灣社會】
(1986年8月 行政院衛生署決議,取消住院保證金)
(1986年9月 民主進步黨成立,為臺灣第一個成功創立的反對黨)

【1986年~1987年慈濟大事】
(1986年8月3日 慈濟醫院啟業前兩週展開義診)
(1986年8月17日 花蓮慈濟醫院啟業)
(1986年8月17日 花蓮靜思堂動土典禮)
(1986年12月7日 醫院志工服務隊正式成立,並定名為「慈濟服務隊」)
(1987年10月27日 琳恩颱風賑災)

**********

「回顧啟業點滴」

【證嚴上人開示】2011.7.2臺中慈院會議
我們幾間醫院都是蓋好之後,人就一直進駐了,進駐之後選擇某一天,我們就開始幾天的義診。花蓮也是這樣,還沒有啟用之前,我們就先有兩個星期、半個月的時間來義診,這樣子讓大家慢慢地熟悉。工作的熟悉,這種行政的熟悉,門診的熟悉,空間的熟悉等等。
(2016.8.15志工早會)
慈濟人都回來,他們開始要投入準備,醫院的每一個角落要清掃,要布置,因為它是8月17日,就是正式啟業的時刻。這一大座的醫療,醫療設備的未來的人要怎麼來?我感恩,還是要說感恩。因為重重困難才能記憶很深,要開業在即,因為提前九個月,突然間醫師要從哪裡來?聽到花蓮大家都卻步,不敢來,也感恩杜院長,他的為人。臺大有很多的教授,很多的各科主任都能支持他,他就會開出名單,是誰誰誰,林小姐就一一去拜託,真的那個時候,臺大很多的,各科室的主任都會派人,還有親自也來支援內、外、婦、兒科。像楊思標教授,他那個時候是臺大的院長,他很投入慈濟,我也很感恩,還有連醫師,復健,聽說也都常常來幫忙復健門診,連教授,還有王正一教授,王正一教授他不只是來投入,他還要來幫忙如何行政,還有這種醫療的教育,很多很多,真的非常感恩。人會老,可是精神健壯著,還是一直在支持與投入,每一個人烏溜溜的頭髮,現在都是白髮了。唯有一個沒有白髮的,是陳院長,陳英和院長,我們的醫療中心就是在他的手中完成起來。
(2011.2.20醫事共識營)
陳英和醫師,陳院長他來的時候,我們的工程還沒有完全好,裡面還在做裝修,儀器一件一件的進來,有一次因為還沒有啟用,在工程中,我走到二樓,剛好儀器到來了,儀器都在外面,有加護病房,那個時候也是在二樓,所以他在二樓,一個儀器,他就蹲在地上,我就走近他的身邊,我說,你在做什麼?他說:「這是儀器,開刀房要用到的,他東西來了,我就幫忙鎖螺絲。」就是機器要如何去,去把它整個組裝。所以這都是,他是第一個,記得那個時候,儀器陸陸續續的來,我們的空間也陸陸續續在整修,除了他,還有溫主秘,溫主秘那個時候,帶了50位年輕的護士來,也是來適應這樣的環境,也來摺紗布,也在這裡做棉棒等等。我們大廳有一幅佛陀問病圖,「佛陀問病圖」是臺灣一位很有名的顏水龍畫家用馬賽克貼的,有一天我陪著這位老教授,也在大廳裡看工程在施工,他的學生跟工人一起在那一道牆上在貼,我們都站在地上,往上看這一道牆,一片一片一直貼上去。突然間聽到了二樓,有一位喊出聲音,他說「喔,原來佛陀是骨科醫師喔。」我抬頭一看是陳英和醫師,我就向他招手「你下來,你下來」,他就下來,我說,你為什麼說佛陀是骨科的醫師?他說「是啊,您看,他不都是在看病人的膝蓋嗎?他是骨科醫師。」這都是,我還是永遠都會記得,那個時候的情景。還有一天在精舍,還沒有到醫院去,因為他們晚上要住在這裡,有一天很早的時間,大家一起在那裡說話的時候,突然間,這陳英和醫師他就說,他說:「師父,我要跟您說一件事情。」我說,什麼事情?他說:「我是基督教徒。」我看著他,我就說,我不擔心你是基督教徒,我還擔心你沒有信得很虔誠。他就說為什麼?我說,宗教,最初這個宗教的出發點都是好,因為基督有博愛,你是一個很虔誠的基督教徒,只要你是有博愛的心,那我倒是很開心也很歡喜,所以我怕你沒有信得很虔誠,我不怕你是基督教徒。他說「喔,這樣我就安心了。」所以,慈濟是不分宗教的。
(2005.3.5主治醫師新春座談)
醫院硬體是蓋起來了,但是最重要就是軟體,真的我要感恩各位大醫王、白衣大士,還有我們的醫療團隊的同仁們,大家願意,願意來到東部。郭醫師他也說,真的我也很感恩,當時我們醫師要來,可能是很困難的時候,他來這裡他就很勇敢,在我們的大廳,佛陀問病圖那個地方,當初我們開會,只有那個地方可以開會,其他都沒辦法了。所以我還記得他那一天在那裡,講了就說,我來到這裡,我要發個願,當時他發那個願,多少慈濟人都聽到了,因為那時候,是77年(1988年),他是發願到107年(2018年),一位醫師一來就願意發那麼久的願,所有的慈濟人都感恩,那一種的掌聲如雷,實在是印象大家都很深。真的很感恩,確實,無論是外科、內科、精神科、小兒科等等的科,真的都是需要大家合力起來。
(2016.8.15志工早會)
除了我們的醫療同仁,說不盡的,那樣地用生命搶救生命在付出,救了那麼多人,當然也要感恩我們志工菩薩,真的是要說到他們,感動人的故事是很多。總而言之,這種資深情長,很資深情很長,總是把醫院為家,這些人,很多啊。

**********

「大醫王的精神」

【證嚴上人開示】2004.8.10板橋工地會議

蓋醫院開始就一直在想,在醫院如何做的就是人間事,怎麼樣能讓這一些搶救生命,再進一步,再深一刻的,就是搶救慧命。所以那個時候一直在想,如何讓人家一進到這個醫院來,他就已經走入了一個宗教、科學、哲學,那樣清淨的世界裡,雖然它是醫院。後來,我有一天到我師父的精舍,他有一本畫像,那一本畫像,我隨手拿來的時候,我就掀開,這一幅畫好像,好像「佛陀在問病」。因為經典裡面,有這樣的一節故事,就是說在僧團裡面,有一位出家人,他都是照顧自己,就是不管別人的,所以一旦到了他有病的時候,就是沒有人會去關心他。因為他平時沒有付出,平時沒有去跟別人互動,所以到了他有病的時候,就沒有人去照顧他。有一次佛陀行腳的時候,發現到了這個老比丘,佛陀看了很心不忍,所以他跟他的隨師的五位比丘說:「來,你去拿水,你去拿毛巾來。」就是佛陀親自為這個病患來清洗他的身體,佛陀就說,你可知道,他就是在這一生中修行的時候,把人人的事,事不關自己,所以他現在是這樣。當然不只是今世,還有前世的因與果。我看到了那一幅圖,我就向我的師父討這一本畫冊,它也薄薄的幾張而已,那我就把它要回來。就那個時候,有一位顏水龍老先生,他在那個時候已經年紀很大了,他知道,我希望說有人能把這一幅畫,把它變成了比較巨大的畫,他就很勇敢,雖然那個時候年紀已經很大了,七、八十歲了那個時候,他真正的也幫我,願意去畫,畫了以後就用馬賽克的,他就在我們現在的醫院裡,在花蓮醫院那一幅,就是完全是為這個來畫的。
(2002.4.11臺南慈濟人聯誼)
我記得我那時候在說《父母恩重難報經》時,我是從媽媽懷胎開始說起,第一個星期的情形,第二個星期,第三個星期,我就將每個星期的情形來解釋。有一次,我們婦產科的醫生進來精舍,他就跟我說:「師父,我聽您說《父母恩重難報經》,您是不是有讀過婦產科的書?」我說沒有,他說:「那您怎能解釋得那麼清楚?我們當醫生的人都還沒解釋到,從怎樣開始在媽媽體內,在子宮裡面的那個形態,第一週,第二週開始,我們都沒有那麼清楚,我們有讀,我們也忘記了。現在又聽到師父在講的時候,我覺得很有科學化耶。」我就跟他說,那不是我說的,那是佛經裡面寫的,他就說:「什麼?佛陀也是婦產科喔?」我就跟他說:「佛陀是大醫王,他不只是看骨科,他也會看腦科,他也會看胃腸科,他也會看小兒科,他是一位大醫王。」佛陀是人間的導師,佛陀是宇宙的智慧者,是心理的哲學家,所以佛陀是在這天地萬物,沒有一物是他不知道的。
(2016.1.27花蓮慈院座談)
佛法的《藥師經》,都是在宣導藥師佛知道眾生的病苦是從東方開始,這就是我們的醫療志業也是從東方開始,開始的醫院,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醫院是叫什麼名字,都會直接說「開腦的那家醫院」。因為我們的醫院開始的時候,送來的病患,那個小女孩十幾歲,她騎著摩托車(機車)去撞上電線桿,頭顱受傷了,那個時候的蔡瑞章醫師,他就接到了這樣的案例,他接案就馬上說開刀。我們那個時候還沒有斷層,還沒有裝好,他就接來他就開始開了,第一個開刀的那就是腦,開得很成功,事後我就問他,我說:「蔡醫師,你怎麼這麼大膽啊?腦,在我們東臺灣是一個很大的刀,生命是一個關鍵的一個大刀。你怎麼敢啊?」他說:「菩薩就牽著我的手,從那裡開下去就是了。」我記憶很深刻,他就回答我的,我就說:「你不是基督教徒?是天主牽你的手開的,還是菩薩?」他說:「在這裡就是菩薩。」總而言之,這樣的腦開刀,我們就不需要送到西部去,所以「開腦的醫院」,他們還不會說是慈濟醫院,說「開腦的醫院」。
(2002.11.2靜思生活營)
一路走過來,現在聽到了發揮救人的工作,搶救生命的那一種的成就感,還有在臨床的愛,那一種醫病關係的愛,那一種感覺到說,生命是那樣的亮麗,那樣的漂亮。健康的人,從事醫護的工作,能去關懷一個跟他完全沒有關係的人,能視病如親。在佛法來說,醫師他的天職,他的使命,他的精神,他的愛心,就如活佛一樣,外科醫師也需要麻醉醫師,醫師也需要藥劑師,醫師也需要檢驗師,醫師也需要醫療儀器的技術員,病人也需要護理,所以這就是整個醫療的團隊合心合在一起,這個醫院就真正能成為一個守護生命的磐石。

**********

「脫胎換骨列車」

【證嚴上人開示】2005.4.22志工早會
花蓮醫院開始蓋了,很歡喜鐵路也開始在造了,就是花東鐵路跟著慈濟醫院平行建築起來,醫院啟業了,花東鐵路也開通了,真的很感恩,所以在初期都有慈濟列車。
(2009.2.24雲嘉幹部座談)
這都要很感恩資深的慈濟人,慈濟人那一分的投入是沒日沒夜的,那時候他們在人間菩薩招生,是這樣用「鑽」的,若聽到什麼人要發心,半夜他們都過去,那個時候有誰帶他們?沒有人帶他們,但是有心就不難,那時候是鐵路才剛開通,一票難求。我們醫院蓋好了,我們要請大家來看看,你們所捐的善款就是用在這裡,你們知道嗎?光是要搭單向的鐵路,單程喔,那真的一票難求。
(2003.2.26志工早會)
當時要買一張票都困難,哪有慈濟列車呢?那就是要去排票,我們的慈濟人真可愛,任勞任怨,不管她是少奶奶,他們也同樣要去跟著人家去排,天未亮就要去排,拜託旅客說,你要買幾張票?他若說我要買兩張,拜託你再幫我買兩張,因為一個人只能買四張,就這樣的苦心。接下來,慢慢地,鐵路局也被慈濟人感動了,所以願意給你一個車廂,給你二個車廂,才慢慢進而給你整個列車,所以慈濟列車就這樣開始。
(2011.1.3北區歲末祝福)
看到了節子,還有看到了靜暘,他們在那裡,這邊也在拜託別人幫忙排隊買票,那邊也拜託別人排隊買票,拜託別人排,才在那裡收,真的是來回很困難,在那個時候好在有貴人,把慈濟列車這樣通行了。我們在花蓮,才能讓更多更多人回到花蓮去,去了解,人人為什麼要這樣用心用愛,無所求,而且吃自己的飯,做別人的工作,還要掏腰包來來回回,這樣的奔波,還要聽人家的一些閒言閒語,還要看人家的冷熱的臉孔,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呢?也有會員要來,哥哥本來是持反對,假如他沒有來花蓮走一趟,他也不能了解,為什麼你們要這樣的付出,這樣做。這都是我們整個慈濟裡面的生態,很多的都是要去走到花蓮,看到了我們做什麼,所做的正不正確,這都是我們大家在努力的,也要有交通工具,人走得到才有辦法。
(2003.2.26志工早會)
看,慈濟人多可愛啊,不論認不認識,坐上慈濟列車,統統都是我們的人,開始廣播起來,讓整個列車的人,都會聽到了慈濟人、慈濟事,踏上了列車就要聽經,就要看菩薩那一種優美的手語,的確,慈濟人可愛啊。所以他們那個時候說,「北迴北迴」,他們都說「剝皮剝皮」(臺語),北迴鐵路說是「剝皮鐵路」,為什麼剝皮呢?就是走過了這一趟的北迴鐵路,從花蓮洗滌一下回來,就像剝了一層凡夫的皮,脫胎換骨,人生這層凡夫的外殼,把它脫掉了,真正的邁向了菩薩的精進道路。在座的各位,你們不就是坐過北迴鐵路,「剝皮」過來的嗎?所以你們現在脫胎換骨,慈濟人美啊。不只是人美,心也很美。所以很多人,一般人都說難得休息,來去散心散心,我就說,慈濟人也是善心善心,這個「善」也不是那個「散」,慈濟人就是「善心善心」。來到花蓮投入了慈濟,就是要把握時間去「善心」,行善啊。

**********

「小人物紀念堂」

【證嚴上人開示】1999.5.1靜思生活營

想到那個時候我要蓋醫院的時候,好多好多都是非常一篇篇的感人故事。現在想起來還是會,心裡很震撼,到現在還是這樣,那個時候,有很多人,就是生活自己都很困難,他們還是,還是在很艱鉅的生活當中,還要付出給我蓋醫院。甚至有人,先以她的勞力去當抵押,就是拿三年的工資,她跟老闆的契約就是說,我一定為你工作三年免費,不過你三年的工資要先付給我,三年當中,我一定盡心盡力為你做,30萬一個病房。那個時候我都說,賣身去做傭人,這樣來賺錢捐給我。所以有很多的感人的事,那個時候我就想,這種的精神真的很可貴,我們應該為這樣的社會,這個時代,這個社會,我們應該來作見證。人總是善良的,人總是那一分的愛是非常可貴的,人不一定有錢,他才能出錢,就是沒有錢的人,他們也有愛心就有力量,這是多麼可貴的歷史。所以那個時候,我就想醫院蓋好了,醫院是救身體的,搶救生命的一個地方,那麼我也應該為它建造一個精神的,是慧命長存的一個精神歷史的堡壘,那就是「靜思堂」。起頭這個「靜思堂」的名稱叫「紀念堂」,但是後來想一想,這個紀念堂到底要紀念誰啊?很難很難,有的人以為說要紀念我,我說不是,要紀念的那麼一點點一點點的那一種的,雖然你看起來,就是那麼小的人物。其實他的精神的偉大,真的無法說起到底是要紀念誰,想一想,後來就以「靜思堂」。「靜思」就是表示智慧的意思,人生就是缺乏了靜思,人都是欠缺了這個靜思,這樣靜靜的思考,就是缺了這個靜靜的思考,所以容易衝動,容易做了錯事。人類真的很需要靜思,慈濟人都是好人,他們要做好事不是衝動的,也不是迷信,他們給的都是智慧的愛,所以這個智慧的愛是來自於「靜思」,所以「靜思堂」就在這個時候給它定名下來,叫「靜思堂」。
(2001.4.15慈誠委員研習)
我們的醫院終於落成了,也就是在落成的那一天,就是靜思堂動土的同一天。記得當時我們在這土地上,堆了一堆沙很大堆,動土後我就跟他們說,將來我們在這塊土地上,我們的靜思堂,就要建立在這個地方。靜思堂是一個精神堡壘,它能成為一個觸覺的說法,所說的「觸覺的說法」,就是說來到這個地方,用眼睛接觸到他的心靈,就能得到那一分的法喜充滿,不需要用聲音來解說。當初我要蓋我們的靜思堂,那時候我就知道,未來世界國際間的人士,來到臺灣一定會來參觀。何況我們慈濟的腳步,絕對是會踏出了國際,國際的慈濟人也會回來,總而言之,不論他是帶哪一國的人來,不用跟他解釋,讓他用眼睛看,就能知道我們的精神。所以,靜思堂是一個精神堡壘。
(1999.4.14志工早會)
那些包商都是抱著那分創造歷史工程的心態,很用心,摸一摸每個地方,都是這樣很用心,很用功夫的,一座建築物,你們知道嗎?要用多少人的心血汗水,這樣去完成起來,精神的堡壘建起來,一定是動不得它,就是要保持我們現在的設計,現在的建設,要留傳下去,給我們代代的子孫,讓他作一種美的回憶,愛的教育。就是說眼睛所看到的,身體所感受到的那種精神,跟我們佛法的經典,就能在他的腦海中,有一番洗禮,那種的洗禮去淨化人心。所以「靜思堂」,其實我們很細心,慢慢來,不要急,考慮好再來做,醫院和學校就是很急,醫院是分秒必爭,爭取時間救人的地方,教育是希望的工程,我們早一年發揮教育的功能,才能早一年成就人才。所以真的急需要的建設,我就趕快一一完成,至於精神的目標,我們能一步一步走,一來,不要跟急需的建築搶資源,所有慈濟人感人的故事,慈濟的大藏經都要一一展示在觸覺的說法的建築物,所以說讓人眼睛所看到,就知道我們慈濟的精神。這個建築物是希望它愈老愈古愈是寶,諸位,我們雖然是時日一天一天的過,在我們慈濟世界裡,不論哪個建築物,都是大家的愛心累積。除了愛心之外,就是時間分秒的累積,若不是這麼多人的愛心,點點滴滴的匯集,我們這些建築物要如何建成?若不是用耐心和時間,去做為未來千年百年的設計,我們哪能成就這樣的建築物?若不是有這麼多勞工朋友,願意這樣辛苦流汗,用心血,用汗水,這樣去付出,我們怎能有這麼好的地方呢?所以我常常說感恩,感恩愛護慈濟的慈濟人,一路陪著師父走過來,酸甜苦辣都有,有時靜下來回顧,說真的,這種的心路歷程,只能用一句話形容,「用愛鋪路走過來」。這些建築物如果有形,心血如果有形,這些建築物的砂石、水泥,不是用水攪拌的,是用心血下去攪拌出來的。所以每一幢建築物,每寸都是含藏著無限的愛在裡面,看有多少的慈濟人,他們用他們的辛苦,用他們的生命這樣去投入,換來的資源,提供給我做建設工作,你們想,這是不是寸寸愛心寸寸心血呢?我真的好感恩,每一次想到這裡,真的是很感恩。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證嚴法師菩提心要】20161210 - 慈濟的故事(二十六) - 心血堆砌愛的共聚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菩提心要-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