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20180611《靜思妙蓮華》尼眾安道 祈佛授記 (第1367集) (法華經·勸持品第十三)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avatar

文章總數 : 19085
年齡 : 64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31
注冊日期 : 2009-01-11

發表主題: 20180611《靜思妙蓮華》尼眾安道 祈佛授記 (第1367集) (法華經·勸持品第十三)   周日 6月 10, 2018 9:56 pm

20180611《靜思妙蓮華》尼眾安道 祈佛授記 (第1367集) (法華經·勸持品第十三)

⊙度親人平等觀,入淨離欲俗麈,自淨心境除垢,無染著淨煩惱;大愛道比丘尼,學無學眾尼群,心存安住於道,祈佛作證授記。
⊙大愛道:若以聲聞言之,彼比丘諸聲聞,我等亦持佛教法,同是聲聞,既同聞法音,同解理應不異,何授記不及於我等?
⊙「所以者何?是娑婆國中人多弊惡,懷增上慢,功德淺薄,瞋濁諂曲心不實故。」《法華經勸持品第十三》
⊙「爾時、佛姨母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與學無學比丘尼六千人俱,從座而起,一心合掌,瞻仰尊顏,目不暫捨。」《法華經勸持品第十三》
⊙摩訶波闍波提:此翻眾生。又云大愛道,亦云憍曇彌。
⊙憍曇彌:佛姨母姓也。乃尼眾之主,故統領六千比丘尼而請記。
⊙瞻仰尊顏,目不暫捨:將有所請,願聞受持。所以瞻敬,不能暫捨。目不暫捨:希受佛記,求而未得之貌。
⊙眾尼見聲聞授記、龍女成佛,感發其志-大愛道心思:佛陀已為弟子授記,謂若以聲聞言之,彼聲聞,我亦聲聞也。聞法既同,理應不異,何授記不及於我等授記?以女言之,是龍女,我等亦女身。既同其倫,必同其道,我等豈不若龍女乎?
⊙由是心雖自肯定,然踟躕未決,故悱然心思欲言而卻又難其所言,但仰首目視,俟聞命焉。

【證嚴上人開示】
度親人平等觀,入淨離欲俗麈,自淨心境除垢,無染著淨煩惱;大愛道比丘尼,學無學眾尼群,心存安住於道,祈佛作證授記。

度親人平等觀
入淨離欲俗麈
自淨心境除垢
無染著淨煩惱
大愛道比丘尼
學無學眾尼群
心存安住於道
祈佛作證授記


我們要多用心體會,釋迦牟尼佛人間度化,不分親疏,但是一般來說,度他人容易,度自己的至親人是更困難啊!但是佛陀他的德,成佛了之後,幾年後回去迦毘羅衛國,父王歡喜,希望迦毘羅衛國,人人都能夠親近佛法,這是真理,期侍國家人民,人人能夠得到真理;身心輕安,這是淨飯王的心願。所以,他下了命令,只要是家庭有兩個兒子,兩個以上,就可以讓他的兒子,至少一個出家。人民是這樣,大臣也是這樣,王親國戚也是同樣。佛陀期待愈是親的人,期待他們愈能夠接近佛法。這也就是淨飯王的用心,他相信悉達多太子成佛之後,成為大覺者,所覺悟的天地人間宇宙真理,絕對是沒偏錯。應該人人就有道,要趕緊接近這真實的道理,才是他的國家的幸福。這是淨飯王的心念。也有很多王親、大臣的兒子,都願意,因為佛陀入王宮說法,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人人好樂佛法,都期待接近佛陀,親近佛法。自願要出家的人很多。所以,時時跟隨在佛身邊出家的人,就愈來愈多。

一直經過到,淨飯王已經往生了,「大愛道」,就是佛的姨母,也是想:人生真是無常,道理了解了,最好就是要親近在佛的身邊,能夠時時聞法。這是她們很嚮往,希望過著這樣簡單、無牽掛的生活。所以,她帶著一群宮女,全都願意隨她出家,來向佛陀求,求要出家。包括耶輸陀羅也在裡面。開頭,佛陀就是不肯,這故事大家知道。後來大愛道,那就是摩訶波闍波提,她就向阿難求啊,那時阿難,已經是成為佛的侍者,時時在佛的身邊。所以摩訶波闍波提:「拜託!拜託!」用真切來懇求,「阿難,替我們向佛陀求。」所以,阿難不忍心,佛的姨母,以及宮中這麼多王親,全都這些女眾,願意來親近佛是多麼不簡單。她們既然能夠,放棄王宮富貴的生活,願意來過著這麼淡泊、簡單、刻苦的生活。阿難很感動,認為眾生全部佛陀都愛,希望他們能得度,哪有說女人不能接近佛陀,在佛的僧團中修行呢?他去向佛陀一直懇求。佛陀聽阿難一而再,再而三,不斷地懇求,佛陀只好答應了。

但是,阿難在感恩佛陀答應,但是佛陀就跟他說:「你知道嗎?因為我答應你,女眾來出家成為比丘尼,我的正法恐怕會減短了,會減少。」阿難嚇到了,問說:「這是為什麼?」佛陀就說:「女人修行心不專,女人的嬌態、形態,體態看來很軟弱,心裡雜念偏多,出家乃是大丈夫事,但是女人心很複雜。」阿難就說:「過去諸佛,也是同樣有四眾弟子,為什麼在這個娑婆世界,女人就有這麼大的障礙呢?」佛陀嘆了一口氣:「是啊!娑婆世界的眾生心欲剛強,何況男女之間若是接近,這使男人心不得定,女人心複雜。」阿難就說:「這麼不平等,佛陀不是說眾生皆有佛性。眾生,大慈平等觀,哪還有男女形相?」佛陀說:「不是男女形相,是心態、習氣。」是啊!是心態、習氣。但是,難道真是這樣嗎?佛陀也說:「是平等,只是心態、習氣(不同)。」

男人平時生活,就是比較簡單的生活,每一天就是這樣的簡單,只要盥洗乾淨,衣服整齊,這樣就好了。但是女人就不同了,就要細心打扮,真的看起來,一個房間裡面,女人的物,使用的東西比男人多,男人,一個衣櫃、一張床、一張桌子,應該就夠了。女人就要梳妝臺,瓶瓶罐罐很多,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東西也很多。可見她們的生活,這種的習氣,就已經時間很不夠用,生活中就看出,她們的習氣的浪費,浪費時間、浪費心思、浪費財物,這就是佛陀所說的習氣的障礙。當然在佛陀,佛陀本來就是都平等,阿難來代替摩訶波闍波提來求,這只不過佛陀用這個相,形相,故意不願意接納女人出家。他心清楚、明白,摩訶波闍波提一定會去求阿難,因為他也很了解阿難,心軟,也是從小就是這樣依賴母系,依賴媽媽,依賴像摩訶波闍波提,從小疼惜到長大。所以,摩訶波闍波提一定會去找阿難,阿難一定會代替他們說話,這是佛陀內心明知,所以故意拒絕,這就是要警愓後世的女人。

所以,大家都說女人業障重得多,要多修五百年。是啊!要用更久的時間來斷她的習氣,這種習氣、心態,要怎麼樣能夠,將這個心態、習氣要改變、要糾正過來,不是那麼簡單。要不然,全都是平等。佛陀內心並沒拒絕,只是故意經過了這樣的過程,警惕女人心,佛陀度親人平等觀,本來就平等觀,何況他也是很感恩他的姨母,回到王宮說法,也是一直為王宮裡面的親人,或者是裡面的宮女,同樣這樣在說法,所以她們才能夠法那麼的入心。當然,這種度眾生是怨親平等、親疏不分,所以說「度親人平等觀」。親人也好,疏遠的人也好,是佛陀,就是無不是要度的眾生,就是佛要度的眾生。異類、動物,佛陀都要度了,何況同是人類呢!所以佛陀他是以平等觀。

摩訶波闍波提,這群女眾決心入佛門,她們是「入淨離欲俗塵」,他們已經下定決心要入佛門來,那就是清淨了。要捨棄了一切生活的習氣、生態,全都要捨去,所以她要離欲。俗塵,這個俗家的生活,哪怕富麗堂皇,很富有的物資,她完全也同樣放棄了,這種世俗的生態完全遠離了,下定決心。所以「自淨心境除垢」。所以完全心一轉念,完全都清淨了,垢穢、雜念,不好的習氣,也完全已經都撥除了,下定決心,「無染著,淨煩惱」,已經沒有染著,同樣是清淨,沒有煩惱了。男人的心,女人的心,都是一樣,女人的心欲,都是用在自己的身上;男人的心欲,就是向外,不斷名、色、財、氣,同樣都有污染,但是修行,不論是粗、細,女人微細的煩惱,也要去除;男人粗重的煩惱,也要去除。所以,一樣「無染著淨煩惱」。

「大愛道比丘尼,學無學眾尼群」,大愛道就是摩訶波闍波提,她以及學與無學,有的根機很利,已經從開始來跟隨佛出家,同樣聽佛說法,根機,大根大機,能夠體會佛所說的教法,這就是已經到「無學」的境界。而「有學」呢?就是初發心,開始來學佛法,或者是根機比較劣弱,那就是慢慢接受,這都還是在學中,所以,叫做「學與無學眾尼群」。這一大群比丘尼,大家的心都一樣,「心存安住於道」。不論是學與無學,大家那個心都很是安穩在道,在道中。大家都是很有決心,女人修行很認真,也很守本分,所以他們祈求佛,能為她們作證,能夠授記。這也是他們的心。這大愛道,他帶領著這麼多人,慢慢累積,比丘尼團也有六千人了。所以這位大愛道,摩訶波闍波提,他就是領眾之首,是比丘尼的領導者,所以他帶領這些人,也是一樣從座起,他們也是期待,佛陀能為她們見證授記。

大愛道:
若以聲聞言之
彼比丘諸聲聞
我等亦持佛教法
同是聲聞
既同聞法音
同解理應不異
何授記不及於我等

大愛道這群比丘尼,大家的心都有這樣的想法。「若以聲聞言之」。佛陀已經為聲聞人授記了,五百、八千,這些比丘,學與無學,前後都已經得佛授記了,這些聲聞人。大愛道就這樣想,「彼比丘諸聲聞」,那些聲聞,那些比丘,「我等亦持佛教法,同是聲聞」,那些男眾比丘是聲聞,我們女眾比丘尼同樣也是聲聞。我們都是一樣啊!佛陀怎麼教育,我們就是怎麼受持。既同聞法音,同解道理,應該是沒有差異啊!男女聽法,法入心來,都是沒有差異。「不異」,沒有差異。為什麼授記,「不及於我等」?這個授記,來到這個地方,這樣就停下來了,佛陀轉為<法師品>,轉為<見寶塔品>,轉為…,就一直都還沒聽到,要為我們授記。

提婆達多這麼壞,也是一樣,佛陀也為他授記,為什麼都沒聽到,為我們大家授記呢?這個授記,怎麼還沒輪到我們?這是大愛道,這群比丘尼,內心的期待,也內心的擔心,恐怕佛陀不會向比丘尼授記,所以這是她們的擔心,也是很期待,佛陀能夠為她們授記。

所以前面的文,我們已經講到這些沙門,比丘,聲聞,這些人他們也願意發願,二萬菩薩都發願了,所以這些聲聞、這些比丘也來向佛陀發願,「我們願意發心,願意接受這個法,期待不是在這個地方,因為娑婆國中,人多弊惡,我們願意接受大法,弘宣教法,但不是要在這裡。」是因為這個娑婆世界的人,總是「多弊惡,懷增上慢」。增上慢包括了貪、瞋、癡,慢又疑,這都包括在內,就是娑婆世界的眾生。

所以者何
是娑婆國中
人多弊惡
懷增上慢
功德淺薄
瞋濁諂曲
心不實故
《法華經勸持品第十三》

所以已經功德已經很淺薄,想要做好事的人已經不多了,假使若是做一點點好事,一點點,就有要求,求有所得。為了要求有所得,所以「瞋濁諂曲」的心,也很不實,沒有真實,「誠正信實」,這都欠缺了。

這是娑婆世界的眾生,無法很用心願意修行,所以這種不實的心,缺誠意,缺正念的心,缺深信,當然也缺真實的心。這就是娑婆世界眾生五濁難除,這是在這個娑婆世界,所以,這些聲聞就不敢,雖然要發大心,但是不敢在這個地方,這是大家的表達。雖然大家這樣表達出來,佛陀還沒有回答他們,轉一個方向,佛陀他就看大家,你們願意發願,但是不願意在這個地方。佛陀慈眼來觀視所有的人,在這個時候,他的目光,佛陀的眼光接觸到佛姨母,他看到了。

所以,這段文,接下來再說:「爾時、佛姨母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與學無學比丘尼六千人俱,從座而起,一心合掌,瞻仰尊顏,目不暫捨。」

爾時
佛姨母
摩訶波闍波提
比丘尼
與學無學比丘尼
六千人俱
從座而起
一心合掌
瞻仰尊顏
目不暫捨
《法華經勸持品第十三》

佛陀看大家,看到姨母和這些比丘尼,也是這麼的虔誠,大家都是這樣虔誠合掌,抬頭仰望著佛陀的尊顏,那個眼光是這麼的專注,內心好像要表達什麼話,有這樣的形態。所以「摩訶波闍波提」,就是翻譯叫做「眾主」,將它翻譯,尼眾之主,「又云大愛道」,也是叫做「大愛道」。

摩訶波闍波提:
此翻眾生
又云大愛道
亦云憍曇彌

「亦云憍曇彌」,下面的文,會用「憍曇彌」來代替,所以,這是摩訶波闍波提的名字,佛的姨母,也稱為作「憍曇彌」,就是這阿姨的姓,就是這阿姨的姓。所以,「乃尼眾之主」,是這眾比丘尼,都是由他來帶領著。

憍曇彌:
佛姨母姓也
乃尼眾之主
故統領六千比丘尼
而請記

憍曇彌,大家都知道,佛的姨母,本來就是,就是佛陀他親生母親的妹妹。因為太子出生時,摩耶夫人體弱,血流不止,所以,七天後,她就命終,就往生了。

國王為了這太子,要如何來撫養他,這當中就要找人。憍曇彌,就是摩訶波闍波提,她姊姊往生,很悲傷,又再看到姊姊的幼子,很不捨。這段時間都是她在那個地方這樣照顧,很多大臣也建議,太子需要身邊有母親。看摩訶波闍波提對姊姊,所留下來骨肉是這麼的疼惜,這麼慈愛,建議國王就這樣接納,這位摩訶波闍波提,來成為撫養太子的母親,所以,還是姨母,就是這樣,國王接受來為太子的母親,就這樣很用心照顧他。所以,「姨母代養之」,就是阿姨把他帶大。

所以「憍曇彌由阿難之請」。她要來求出家,佛陀不肯,就不敢講出來,就去向阿難請求。阿難,剛才講過了,就是懇求,苦苦哀求,佛陀才開始接納這群女眾出家。這是佛陀他接納比丘尼出家,當然也有一段坎坷。佛陀對女眾,他們有這個心態種種的障礙,警惕她們,要出家這麼困難,既出家了,所以他們很認真修行,心淨,住在道中。這就是他們要爭一口氣,「我要用功,好好修行。」這就是憍曇彌,摩訶波闍波提他立下志願,嚴格帶領這群比丘尼。這是他們初出家一直這樣,接下來修行認真。

「與學無學比丘尼六千人俱,從座而起,一心合掌」;佛之姨母與眾尼俱,先具威儀。

所以,憍曇彌帶著學與無學,比丘尼六千人俱,看到佛陀慈眼來看全場的人,她感覺佛陀的目光,已經與他們接觸到了。本來他們就是這樣合掌,仰矚,仰望著佛陀。他看到佛陀看到他們了,他就趕快動作起來了,趕快從座而起。本來內心,就已經有這樣一直擔心,又是期待,「怎麼還沒有輪到我們受記呢?」本來大家的心就有懷著期待,看到佛陀看她們了,他們趕快把握機會,趕快從座而起,趕快起來,大家合齊,雙手合掌,專心虔誠。這就是佛的姨母和這些尼眾,共同都全部很有秩序。她很嚴格的教導,管理得很好,大家很和齊,很莊嚴,一起站起來,一起整齊地合掌。又再「瞻仰尊顏,目不暫捨」,同樣也是這樣,一直期待。本來是坐著,看到佛陀在看她們,大家合齊趕快從座而起,就是跪起來,雙手合掌。

瞻仰尊顏
目不暫捨:
將有所請
願聞受持
所以瞻敬
不能暫捨
目不暫捨:
希受佛記
求而未得之貌

這就是「將有所請」,很想要請教佛陀。「願聞受持」,我們大家這麼認真在聽,希望佛陀能夠向我們授記。有所期待,既然這些比丘發心說要接受,持《法華經》,我們也有心,我們也有所期待。既然佛陀的目光接觸到我們,是不是有什麼交代。他們既然發心,我們也是發心。」所以,他們「目不暫捨」,希望佛陀能稱我們的名,為我們授記。這就是他們內心的期待。「求而未得之貌」。這麼虔誠,但是,佛陀還是遲遲沒有和他們說話。

這些尼眾,就是大家的內心都是這樣想,「聲聞都已經授記了,龍女也已經成佛了。」大家的那個感受在內心,卻是那個志願更堅定。

眾尼見聲聞授記
龍女成佛
感發其志
大愛道心思:
佛陀已為弟子授記
謂若以聲聞言之
彼聲聞我亦聲聞也
聞法既同
理應不異
何授記不及於
我等授記
以女言之
是龍女我等亦女身
既同其倫必同其道
我等豈不若龍女乎

這就是大愛道,他的心思,他的內心所在思考:這些聲聞已經得記了,龍女也成佛了,我們大家的心志應該也是這樣。佛陀已為弟子授記,若是說聲聞,他們是聲聞,我們也是聲聞啊!這是內心在計較。

所以,「聞法既同,理應不異」。既然佛陀同樣說法,我們也同樣受法,佛陀所講的道理,應該沒有差異,佛陀的道理沒有差異,我們接受的也是一樣啊!為什麼,為什麼只授記於比丘,但是「不及於我等」,怎麼還沒有到我們的地方授記呢?怎麼還沒有叫我們的名字呢?我們怎麼沒有得到佛提名授記呢?這是這群比丘尼內心的想法,這樣想。

所以「以女言之,是龍女,我等亦女身」。若說我們是女身,龍女也是女身啊!所以,龍女能夠成佛,我們應該也能夠成佛。既然能夠成佛,為什麼佛陀還沒有為我們授記?「既同其倫」,就是平等。「必同其道」。大家既然都平等了,哪有什麼樣的分別呢?我們也是走在同一條路上,他們能夠到達,我們也是同樣能夠到達。所以,「我等豈不若龍女乎?」我們這些人難道不如龍女嗎?這是她們內心的想法。

但是,心雖然這樣想,雖然自己很有信心,很肯定自己,不過,想要講出來,很踟躕,不敢講。

由是心雖自肯定
然踟躕未決
故悱然心思欲言
而卻又難其所言
但仰首目視
俟聞命焉

所以,「故悱然心思欲言,而卻又難其所言」。雖然心是這樣想,很踟躕,就是不敢將所想,內心的語言這樣說出來,欲言又止,想要講,又是停下來。「但仰首目視」,就是等待佛陀,等待聽到佛陀叫我們的名字,這就是大家很想。要怎麼樣佛陀能夠叫到她們的名字,我們已經大家起身了,我們這個時候合掌虔誠了,在這個大眾中,六千個人都這樣啟動起來,這麼的虔誠,佛陀也看到我們,我們就是等待佛陀的口令,叫我們的名字,因為我們和他們都平等。是啊!平等,尤其是菩薩發大心,菩薩也平等。

就像我們慈濟這個團體,都是平等,不分年齡,不分男女。常常聽一句話說,「男人當超人用,女人當男人一樣用。」這樣,我們就了解,譬如說做救濟、救災,或者是關懷,不論山上、鄉下,路多遠,多難走的路,男女平等,菩薩道怎樣難走,他們都是一樣。

就像在玉里,玉里鎮是最大的一個鎮,地方很大,但是人口最少,山也很多,住在山上的人,生活就是很艱難。就是在玉里,在做慈濟,人少,所以他們的承擔就很多哦!

總共的委員才有一百零七人,年齡都是平均,差不多接近七十歲了,意思就是說,也有近八十的委員,很資深了,但是他們在那裡,要照顧這些個案,四百九十戶,都是在山上的較多。這麼大的土地,這麼高的山,你想,要如何做呢?慈誠、委員,人這麼少,現在隊組負責的,已經將近八十歲了,隊的負責是林玉龍居士,以及組的負責梁梅英,兩個都是將近八十歲了。

所以,他們這樣,兩個人要走遍這麼大的山區,要常常去複查,去勘視,但是,環保,他們也要做,所以環保站,很大的環保站,他們在那個地方帶人,梅英老菩薩,她負責那個環保站,人也很少,就將她的同修,也將他拉出來,來湊人較多一點。林居士他就負責,出去外面載環保,所以說,一個是顧在環保站裡,一個就是出去外面載。當然都有人,但是出席的人不是很多,大家的身體都是老態了。

尤其是一位委員,黃麗雲她說:「看了很不捨,我是負責活動組,活動幹事常常要找人,但是聽到很多,都大部分開過刀了。他們若開刀,心都掛煩在自己要負責的工作。」像玉龍,林居士,他眼睛才去開刀完,醫生告訴他:「一個月後,你才能去做事情。」他一個月還沒有滿,開始就到處爬山訪視,無不都是這樣做過來。尤其是開車載環保,他也是這樣做。他感覺:學佛,我們是在「學佛」,不是「佛學」。師父這樣說,這個身體都是暫時的,我們的慧命就是要借這個身體,能夠動,能夠做,能夠入人群,廣結法緣。所以我們一定就是要「藉假修真」,藉這個身體,能做就做。

所以說起來,男女平等,能做就是做,男眾是這樣在做,女眾也是這樣在做,這種不分年齡,不分男女,所以,同樣的修行,同樣一條路走,到那個目標也一樣,定位在那個地方。所以,菩薩道的過程,終點就是成佛,這我們應該相信,所以我們要時時多用心!


月亮 在 周一 6月 11, 2018 1:38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月亮
版主
版主
avatar

文章總數 : 19085
年齡 : 64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31
注冊日期 : 2009-01-11

發表主題: 回復: 20180611《靜思妙蓮華》尼眾安道 祈佛授記 (第1367集) (法華經·勸持品第十三)   周一 6月 11, 2018 8:51 am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0180611《靜思妙蓮華》尼眾安道 祈佛授記 (第1367集) (法華經·勸持品第十三)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靜思晨語 :: 靜思晨語—靜思妙蓮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