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20181212《靜思妙蓮華》子老父少 是事難信 (第1499集) (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avatar

文章總數 : 19917
年齡 : 65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35
注冊日期 : 2009-01-11

發表主題: 20181212《靜思妙蓮華》子老父少 是事難信 (第1499集) (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周二 12月 11, 2018 2:20 pm

20181212《靜思妙蓮華》子老父少 是事難信 (第1499集) (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執近果疑遠因,執遠近疑去來,雖解本跡遠近,今解釋其難信,明其近因顯跡,述於遠因明本。
⊙「以佛勢力,以佛功德,教化如是無量大菩薩眾,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世尊!此大菩薩眾,假使有人於千萬億劫數不能盡,不得其邊。」《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斯等久遠已來,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植諸善根,成就菩薩道,常修梵行。世尊!如此之事,世所難信。」《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譬如有人,色美髮黑,年二十五,指百歲人,言是我子。其百歲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等,是事難信。」《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譬如:喻如來德化近跡未久道近意,以少壯者喻佛近成。喻佛指眾多菩薩是我弟子。其猶二十五父,而百歲子,於理不相當。色美髮黑,總在年少,比如來是父。指百歲人,比地涌是子。
⊙其百歲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等:喻上所化多意。喻大菩薩亦指世尊是我等師,教化我者。
⊙是事難信:此釋譬喻於理難信。以幼為老者之父,事相如是形容之於喻,亦實無是理。
⊙執近疑遠,執遠疑近,結其難信:言二十五及百歲者,取其少猶未壯,老又過耄,益見事理相違。
⊙古人以喻釋喻,謂父服還年之藥,貌同二十五歲,雖老而少也。子不服藥,形如百歲,雖少而老也。若知藥力,不疑子父,不知者怪之。
⊙諸菩薩直論本地,久發道跡,今住不退。若佛與佛,決所諳知,自下不達,故示疑,是以云:是事難信。
⊙以父老子少,天下之大經,容何議焉!今子老父少,人道之變常,孰能不疑?此彌勒迷壽量之遠因,執伽耶之近跡也。

【證嚴上人開示】
執近果疑遠因,執遠近疑去來,雖解本跡遠近,今解釋其難信,明其近因顯跡,述於遠因明本。

執近果疑遠因
執遠近疑去來
雖解本跡遠近
今解釋其難信
明其近因顯跡
述於遠因明本

用心哦!我們「執近果疑遠因,執遠近疑去來」,我們要記得,這兩天來一直在說,彌勒就是一直要追問;他想要問的,問起了有很多數字,這是在一般人難以計算。這已經很明顯了,在追蹤法的源頭。我們要很感恩,感恩菩薩,過去有文殊菩薩,再過去還有舍利弗,舍利弗,請求一而再、再而三。佛陀用這個境界讓大家重視,甚至也提醒大家,《法華經》的道理很深奧,甚深,真實是甚深!假如根機若沒有很適當,可能聽了之後不只是沒有作用,反過頭來會差毫釐、失千里。所以,佛陀開始讚歎《法華經》,舍利弗開始想要接受這個法,欣慕大乘的法,請佛陀開示佛所讚歎甚深的法。佛陀的用意就是要警惕大家,先要讓大家很了解──經,你們開始要聽,就要有心理準備。因為一定大家要很用心,深入體會了解,才有辦法將法成為自己很熟悉,而且自己能夠使用的法。佛陀以舍利弗,舍利弗所提起的要求,佛陀一再,「止!止!不須復說」,這個含義我們就要很用心。

再來就是文殊菩薩,一次一次,佛陀說到要行道有困難,想要傳承佛法,佛陀就先讓我們心理了解,「傳法是很辛苦!要傳法,在世間會遇到這麼多、這麼多的困難,若沒有很忍耐,你根本沒有辦法,這樣繼續下去」。所以,文殊菩薩擔心,大家會怕、會退心,所以文殊菩薩就會出來要求,「佛啊!請佛陀能夠將這麼深的法,這麼地艱難、這麼風險的過程,是不是能夠有較平坦的路、較方便的法,能夠讓大家容易了解、容易走?是要用什麼方法,能夠面對人間、面對困難?」因為這樣,佛陀就開始講「四安樂行」。若不是文殊菩薩又再提起來說,其實我們也沒有機會,知道這麼困難的事情,就要用什麼樣的心態,來克服這些困難,我們自己也要如何的方法,去面對人間。原來還是要身體力行,而身、口、意,要很用功、很認真。世間的事情,沒有那種很簡單你就了解的,也沒有你接觸到你就明白,因為這是法,與事不同。我們是要用法在人間,這是攸關於人間的菩薩道,也是要用什麼態度處世,這是一個精神的理念,和人間在做事業,說:「我用什麼方法,如何做會賺錢」不同。

這是攸關在菩薩,生生世世意識,種子、行動,開口動舌,如何的行動,身怎麼樣行動?在人群中,人與人之間要如何去相對?要如何能夠讓他穩定道心?將修來的法成為自己的法,從被動一直到自動;不只是到自動,還能夠去引動其他。這種的法延續在人間,這是很精密、很密切的過程。事與理,我們以事來會理;你事情要如何做,一層一層如何做,但是還是沒有離開那個「意」。你的身要如何做、如何行,你的口要如何說,歸納回來還是要在那個「意」,意識,意要不偏差,要在很深刻那個法源之中,包括了因、緣、果、報,這都不能讓它疏忽掉。

菩薩法本來就是那麼的核心,所有、所有一切法是很中心。所以,大家要很用心,要了解,不要執;若執了,這就無法全部了解。我們若執「事」就會迷「理」,這是重點。所以,我們「執近果」,就會「疑遠因」,只是執在我們目前,我們目前的境界。就像佛陀在靈山會,靈山會那個境界從經文來描述,來的人踴躍,從虛空、十方,就這樣不斷踴躍過來,集合靈鷲山。而從地湧出來,這是從大地不斷地湧出;數字,它的形容,那就是多少恆河沙,六萬恆河沙等等,千萬恆河沙,這麼的多,不斷、不斷湧出。這若是在文字上去執著,我們與它的現場,佛陀說法真實環境,無法會合起來。因為現在交通發達,觀光朝聖的人多,都有很多人去到靈山,就是佛陀說《法華經》的地方,真實拍回來的照片。「原來場地是這樣哦」,和經典在描述,文字相,還有一些距離。

譯經的同時,他們要做什麼樣的描述,佛陀他的智慧,要如何去描述,佛陀的威德、神通運用。所以譯經,一直傳,後面的人一直抄、描述,編輯起來之後,就是這樣讓我們口口相傳,集在經典讓我們這樣在傳。而我們若不用心,去了解、去思考,這境,事和境要回來合那個理。若像現在的彌勒菩薩,一直在追問,等於是在問難一樣,他對佛所在說的,這麼多、這麼多人在來,這些人、這些菩薩,都是佛成佛之後所教導的。佛陀成就所教導這些人,他們將這個精神面疏忽掉了,去用在佛成佛之後在人間說法,其實時間不長,為何會說這麼多的菩薩?又是這麼成熟的菩薩,都是佛所教化?佛陀親口說:「這些人都是我所教化。」這樣,不要相信,一層一層問,一直說:「難信、難信!」重重的難信!這等於就像在判論一樣,那種問難,這種的方式一場一場,這樣一直懷疑。

佛解釋了,他還是再追問,這是彌勒菩薩。為什麼彌勒菩薩,已經通達佛的道理了,他所有很深奧的道理,也很清楚啊!我們若了解,佛陀曾說過了,彌勒和佛的因緣,在遠因是同修;既然在遠因與釋迦牟尼佛是同修,當然也是發大心、立大願。尤其是彌勒,同樣現在也是在兜率天,兜率天就是表示將來成佛,在補處中,但是彌勒菩薩還是要再問,重重疊疊地問。是不是彌勒菩薩對佛有批判,故意的批判嗎?不是!他是為未來的眾生。因為經典的文字,按照這樣,我們若沒有用心,就這樣一直傳下去,恐怕有人就是會疑,那時候的疑,無人可解疑,不如現在彌勒菩薩提疑,來表示這個疑,為未來眾生而提出了這個疑問。希望佛陀更清楚、更淺顯來解說,讓後面的人就沒有疑問。我們若生疑就容易懈怠,就退失道心;缺了信心,就容易,容易會生退失的心。

就是像我們現在的人,說:「我要做事情,有這樣、這樣,讓我沒有辦法伸展的空間。」這樣就覺得,失去了那個奮鬥的志向,同樣的道理。所以,他,彌勒菩薩用啟疑,為當場的人代替問,為未來的眾生,鋪一條很穩當的路,這才有辦法引起了,佛陀開始再詳細講說,什麼方法讓大家更加清楚。與文殊菩薩一樣,既然要弘法有這麼大的困難,這樣大家會嚇到,不敢繼續修行,所以佛陀就會說出了,「四安樂行」。因為彌勒菩薩現在不了解,佛的「壽量」到底有多長,只是看到現在的這個形相,從小到青年、到壯年、到中年、到老年,已經示相了,年老了,就是自然的法則,總有一天。

所以,佛陀開講《法華經》,也就是為了要將菩薩法,這種綿長的法,無始以來本來就有的法,要如何應用在人人懂得利用、能堅固道心,這樣入人群去,佛陀就要用很多很多的方法,不論是用「因緣」用「譬喻」、用法等等來講說。這是佛陀這四十多年來,他的辛苦,所做的事情是這樣,這樣的人來會這樣的理。不過,彌勒菩薩認為,這還要再說得較清楚一點,大家還無法了解,那個玄深道理的源、覺悟那個時間的長;這個覺悟,人若是入滅之後,那個悟,悟法的人已經不在了,到底這個慧命,是不是到這樣斷了?佛陀就要告訴他,就一定要為他說到:「慧命永遠不會斷!這覺性的慧命,那個壽命是很長。」這就是佛陀要說的。所以,彌勒若不問,佛陀就沒有那個因緣,得以說下去。

所以,現在的人,是「執近果疑遠因」,過去是如何成就?未來能夠再延長多久?又再「執遠近疑去來」。「執」,過去佛陀教化這些眾生,那個因緣大家有沒有相信?要再請佛陀,再次讓大家更加相信,所以執過去的那個事,過去修行的過程。現在成佛了,這個「跡」,化跡在人間這個過程,教化的時間、法的含意,要如何延續到未來長長久久?這就是要如何,能夠讓大家更加透徹了解。彌勒問了,佛陀也是隨他的問而解答,答出了過去的「跡」顯在人間。已經是用「本」,就是這個,用最源頭,開始去領受佛法,了解之後堅立信心,生生世世顯跡人間,這個顯跡人間,也沒有離開「本」。這種佛的本性人人本具,很清楚了解之後,身、口、意,生生世世在人間顯跡,還是沒有離開那個「本」,所以是誓願。那個誓願,就是永遠永遠、長長久久、生生世世那個誓願。

所以,雖然他這樣解釋,但是人的根機恐怕……。現在的人說:「聽懂,聽懂!」但是未來的人會完全說:「不清楚。」所以,現在聽懂的,也不見得我都體會到了,何況未來呢?所以這段經文很難解釋,也很難了解,這必定要很用心。雖然佛陀是用盡心這樣來解說,彌勒也很用心,要如何讓未來的人更加清楚,能夠很體會、了解;不了解就無法傳,不了解就無法誓願,維持他的力量再繼續走下去,所以一定要了解。所以,「今解釋其難信」。彌勒菩薩就是說大家無法信,釋迦佛開始一直在解釋,你的心的難信、難解,也就是儘量解釋。這段經文就是要這樣。

所以,「明其近因顯跡」。現在的因就讓大家知道,現在的因就讓大家知道,這個因如何來,這個下兜率、降皇宮來,這個因如何的過程大家很清楚。所以,「明其近因顯跡」,就是很清楚的事情,現在是一種的因緣,就像故事,有足跡走過。雖然二千多年了,現在大家去朝聖,去尋走過的足跡,雖然遺址已經破壞、荒蕪掉了,還是大家還再去找,「地點就是在這裡,出生的地方、修行的地方、說法的地方、入滅的地方」。就是去在朝聖,差不多是這樣的地方,可見我們就知道,其實也不是很遠。所以,「明其近因顯跡,述於遠因明本」。這就要再敘述,過去是如何如何來。這總是我們要很用心。對開始這些髓,法髓,我們若能夠很清楚,經文再看下去才不會糊塗,我們真的要很用心。

前面的文就是這樣說:「以佛勢力,以佛功德,教化如是無量大菩薩眾,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以佛勢力
以佛功德
教化如是
無量大菩薩眾
當成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
《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大家相信佛的勢力、他的修行,佛的功德累積,也應該大家無疑了。佛陀教導很多的菩薩,已經將近要得到,「無上正等正覺」,這些菩薩都已經很成熟了,以勢力和威德那個力量是知道。但是,「世尊!此大菩薩眾,假使有人於千萬億劫數不能盡,不得其邊」。

世尊
此大菩薩眾
假使有人
於千萬億劫
數不能盡
不得其邊
《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世尊!這些說都是您度的,但是世尊所度的人這麼多,假使用這麼長、這麼長的時間,千萬億劫,要來計算它,這些人的數字,真的難計數,當然也是難思議。」所以,這些人、這些菩薩,「斯等久遠以來,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植諸善根,成就菩薩道」。

斯等久遠已來
於無量無邊諸佛所
植諸善根
成就菩薩道
常修梵行
世尊
如此之事
世所難信
《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這些菩,薩已經是很長久、很長久的時間,因為每一位佛將要成佛之前,他所經過的時間一定要很長久;很長久,而不斷不斷發心。多長久的時間才能夠有一尊佛?要經歷過無邊諸佛,「無量無邊諸佛所」,要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多少的佛出現人間,這個修行的心、度眾生的心,上求下化的時間應該是很久了。又再在那個地方受化,又再修種種的善根,要行「六度萬行」;走過了「六度萬行」,去教化眾生,「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六度萬行」走過,才有辦法體會法的精髓。所以,他們要在這麼多、這麼多佛的道場經過了,這樣這麼多的行,去堅固他們的善根,這實在是很不可思議。

因為這樣,這些人要用長久、要用修行,這樣來成就菩薩道,所以要常常,每一生世都要「常修梵行」。梵行就是很清淨,生生世世沒有染著到,保持著這一念誓願,都是修身、口、意,生生世世保持他的身、口、意,在人群中修行;保持著他的誓願,這樣在「植眾德本」,一直在種善根,鞏固他的根,很強壯、很深、很廣,這個善根完全就是清淨無染著。這樣的經歷,「世尊!如此之事,世所難信。」這實在是很難得相信。這麼長久,要等一尊佛就不簡單了,還要再「無量佛所」的經過。這樣保持著身、口、意、弘誓,這樣一直生生世世修菩薩道,守持著梵行,這要如何相信?

下面接下來這段文說:「譬如有人,色美髮黑,年二十五,指百歲人,言是我子。其百歲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等,是事難信。」

譬如有人
色美髮黑
年二十五
指百歲人
言是我子
其百歲人
亦指年少
言是我父
生育我等
是事難信

這譬喻是這樣,這是彌勒菩薩提出來,用這樣說:「很難相信!」就像這樣,說:「一位頭髮黑黑,尤其是很年輕,年齡看起來大約二十五歲左右,說:『這些人,頭髮很白了,已經近百歲了,這些人都是我的孩子。』這麼年輕的人指著這麼多白頭髮的人說:『這些人都是我的孩子。』」這種的譬喻。彌勒用這樣的譬喻,譬喻人家不會相信,所以譬喻。其實,這也含著「譬如,如來德化近跡未久」道也近。

譬如:
喻如來德化
近跡未久道近意
以少壯者喻佛近成
喻佛指眾多菩薩
是我弟子
其猶二十五父
而百歲子
於理不相當
色美髮黑
總在年少
比如來是父
指百歲人
比地涌是子

因為佛陀說,在伽耶城,顯跡在那個地方修行成佛,彌勒菩薩用這一點就來說:「如來用他的德,這樣這個近跡來看,其實不久啦!從修行一直到成道,一直到說法,時間不久。」所以,「道」,走的路也是這樣,也不是很遠。所以,以少年,「少壯譬佛近成」。用這個年輕人,來譬喻佛陀成佛的時間,就是譬喻近,好像是一個年輕人。這種這麼近的時間,那麼多的菩薩,就要用多長久的時間,要用多少的法去教化,但是佛陀成佛的時間是這麼短。

「指百歲人」,說這些都我的孩子。這就是譬喻,指著這麼多的菩薩:「這些都我的弟子。」「其猶二十五父,而百歲子」。他用這樣,二十五歲,差不多這樣的人,來指著百歲的人說:「這些是我的孩子。」「於理不相當」,這道理說不過。

所以,「色美髮黑,總在年少」。我們人間就是這樣,看頭髮黑黑,這皮膚這樣很光滑、很美,這年輕人,表示是年少,就是譬喻佛。若是百歲人,指著百歲人,就是譬喻地湧這些菩薩,從地湧現出來。看到這些菩薩,看起來很老練,而且大家很成熟,就是看到大家,都像將要到成佛的境界了,怎麼佛有辦法,短短的時間度那麼多人?雖然年輕人來指說:「這些都是我的孩子。」但是,這些老人,也是指著這個年輕人說:「他是我的父親。」

所以,「其百歲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等。」

其百歲人
亦指年少
言是我父
生育我等:
喻上所化多意
喻大菩薩
亦指世尊是我等師
教化我者

這就是譬如所化的人這麼多,不斷不斷湧現在靈鷲山,這就譬喻大菩薩,也是指著世尊:「沒有錯,他就是我的老師,是教化我的人。」這是互相承認,我說這些是我的孩子;這些老人承認我是他們的父親,真的是不可思議。「是事難信」。

是事難信:
此釋譬喻於理難信
以幼為老者之父
事相如是形容
之於喻
亦實無是理

這是在解釋,譬喻這個理是這麼地難得相信。「以幼為老者之父」,這麼的年幼,這和百歲來比較起來,是四分之一的年齡,差不多看起來是這樣,這麼的年輕,二十五和百歲,這等於是很幼小。就是「事相如是形容之譬喻」,真的實在是沒有道理。彌勒菩薩自己用這樣來譬喻,譬喻佛陀指這些人:「都是我度的,是我的弟子。」好像和這個形容一樣,道理要怎麼能通呢?就是不太能通。這就是「執近」,「執近疑遠,執遠疑近」,就像這樣,他就難信。

執近疑遠
執遠疑近
結其難信:
言二十五及百歲者
取其少猶未壯
老又過耄
益見事理相違

所以,「言二十五及百歲者」,就是「取其少猶未壯」。少年還未到壯年的階段,「老又(過)耄」,所以這種「益見事理相違」,看到這些老人已經是這麼老了,老耄的程度,已經到很衰老的範圍了;不只是老而已,真的頭髮也白了、皮也皺了等等,真的是衰老的形象。

所以,「古人」。古時候的人就是譬喻,「你怎麼這麼多歲了,看不出來呢,怎麼會這麼年輕?是不是吃到那個返老還少,你是不是吃到這個藥呢?」這就是有的人,過去就是這樣來譬喻。

古人以喻釋喻
謂父服還年之藥
貌同二十五歲
雖老而少也
子不服藥
形如百歲
雖少而老也
若知藥力
不疑子父
不知者怪之

這麼多歲的父親,怎麼看起來這麼年輕呢?其實,現在的人看起來,父子站在一起,會覺得:你們兩個好像兄弟!看起來孩子快要比父親更老。現在也有這樣的,何況佛,佛陀他是為何老資格起來?那當然有道理。

總而言之,彌勒菩薩,他就用種種的事相來形容,要來,等於問難,就是要讓佛陀一一來解說,這長久的時間如何教化眾生。所以,「雖老猶少」。老人好像吃了返老回少這種藥,所以看起來不會老,很年輕。孩子就是沒有吃,所以形一直老去,就像百歲的人一樣。事實那就是老了。

「若知藥力,不疑子父,不知者怪之」。若知道有這樣的藥,吃下去能夠體壯、力強,看起來不會老,就會了解,就無疑了。若是不知道的人,那他就會有疑了,這就是道理要清楚。所以,「諸菩薩直論本地」,也在說「本地」。

諸菩薩直論本地
久發道跡
今住不退
若佛與佛
決所諳知
自下不達
故示疑
是以云:是事難信

菩薩,菩薩的本地是如何來?這發跡,「久發道跡」,自很久以來,這個道跡開始,就是這樣走過來的路,如何走?「今住不退」。「若佛與佛,決所諳知」,若是佛與佛,他們都很了解是如何度化,這個道路是如何的遠,菩薩是如何走,道如何開、路如何鋪。這道會走這麼遠來,會這麼的安全走過來,不斷將這個道一直接下來,這就是要有經過的人,他就很清楚開道的力量、開道的方式,如何帶人來鋪路的過程。

這若是佛,以佛很清楚,這全都很了解、很熟、很了解。若是佛以下的,就是覺悟前的人,就是菩薩,「自下不達」,當然就還無法去體會到,路是如何鋪、行是如何(修)過來的、道是如何開的,自然就不了解。跟在後面走平坦的路的人,已經有一條路可走,只要鋪路就好了,不知道前面在開道的人的方式,所以,難免他們就會問這個方向,問那個道,那個開道的方向,這是一定的道理。所以,佛的以下,菩薩就是無法了解,因為這樣,所以他就表示有疑問,有疑就要問;所以,若是不了解,事情,這事相、道理不合,就合不起來,就難信。就像用這樣的譬喻,譬喻難信的道理,真是是難信。

所以,「以父老子少,天下之大經」,其實,天底下,父老子少,這是順理成章;父親老了,孩子年輕,人家說「父老子幼」,也是都很有道理,這都不用再疑問了。現在卻是「子老父少」,「人道之變常」,這就沒有道理!現在這樣看起來就是這樣,沒有道理。所以,「人道之變常,孰能不疑」,怎麼能不疑?這就是用年輕人來生那些老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沒有道理。所以,彌勒這樣問,這是「彌勒迷壽量之遠因」。因為彌勒還無法了解,因為他們還是停滯在,菩薩的階段,還不是佛與佛的境界。所以他還是知道其他的人、未來的人一定有疑。所以彌勒他迷在那個「壽量」。慧命還是無始終,但是彌勒菩薩對這點他還不知道,他執在我們現在這個身體裡。這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未來的人,都是執在這個一期壽命,這個身體。今生一個身體,來生又另外一個身體,就是這樣片段。

所以,我們過去一段時間,在解釋「分段生死」、「變易生死」,這就是還未很通徹道理,他就有這樣。若是能夠通達「壽量」,「變易生死」、「分斷生死」,就沒有執著。所以,彌勒菩薩擔心未來的人,還沒有很通徹,所以這個「壽量之遠因」,他們,菩薩、凡夫,都迷在這個地方。所以,執這個伽耶,在這個伽耶城顯跡,出城了、修行了等等,就有這個「執」在這個地方。

以父老子少
天下之大經
容何議焉
今子老父少
人道之變常
孰能不疑
此彌勒
迷壽量之遠因
執伽耶之近跡也

成佛、說法等等時間不長,為何能夠度這麼多人?其實,彌勒應該就知道這個道理,卻是為未來的人,他提出一項很不合道理的方式,來問難,這就這樣的譬喻。

可見,佛與菩薩為未來的眾生,那個設想很周到。要很感恩舍利弗的智慧,能夠啟動了當機,佛陀來講《法華經》,也感恩文殊菩薩,處處就是適時來問,讓我們對法更加了解、更了解;感恩彌勒菩薩,為未來眾生要傳法,如何才能夠堅固道心,繼續維持下去,這真的是要感恩諸佛菩薩。所以我們一定要記得,不要「執近果疑遠因」,或者是「執遠近疑去來」,我們「疑」拿掉,我們這個近果是如何成?我們要探究。遠、近都不用疑,我們應該,未來我們應該如何鋪路,道要如何開、路要如何鋪,我們應該是要深信、要用心。人生的價值,佛法的寶藏,我們要如何去取得,所以時時要多用心!


月亮 在 周三 12月 12, 2018 3:02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月亮
版主
版主
avatar

文章總數 : 19917
年齡 : 65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35
注冊日期 : 2009-01-11

發表主題: 回復: 20181212《靜思妙蓮華》子老父少 是事難信 (第1499集) (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周三 12月 12, 2018 7:42 am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0181212《靜思妙蓮華》子老父少 是事難信 (第1499集) (法華經·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靜思晨語 :: 靜思晨語—靜思妙蓮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