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回眸來時路】20160319 - 一家之愛 - 情牽台菲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3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0319 - 一家之愛 - 情牽台菲 Empty
發表主題: 【回眸來時路】20160319 - 一家之愛 - 情牽台菲   【回眸來時路】20160319 - 一家之愛 - 情牽台菲 Empty周一 4月 04, 2016 6:13 am

回頂端 向下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3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0319 - 一家之愛 - 情牽台菲 Empty
發表主題: 回復: 【回眸來時路】20160319 - 一家之愛 - 情牽台菲   【回眸來時路】20160319 - 一家之愛 - 情牽台菲 Empty周三 7月 10, 2019 8:38 pm

回眸來時路第64集_一家之愛-情牽臺菲20160319

(主持人賴睿伶)
回眸來時路,舊法用心知;大家好,我是賴睿伶,歡迎收看今天的節目。

說起慈濟在菲律賓的發展脈絡,不得不提到這個家族,蔡家,從蔡萬擂師兄開始,他的四名子女,除了老大蔡昇航,留在菲律賓之外,其餘的三名子女都回到臺灣,投入志業體服務,究竟是什麼樣的凝聚力,讓蔡萬擂師兄的一家人,這麼多年來,緊緊跟隨 上人的步伐,毫不退轉呢?又是什麼樣的信念,讓蔡家可以持續的以大愛,默默在菲律賓的土地上付出呢?

(旁白)
(背景畫面:2013菲律賓海燕風災。)
2013年海燕風災重創菲律賓,慈濟在菲律賓的賑災團,打的是長期戰更是團體戰,其中有這麼一個家族,慈濟菲律賓分會,前任執行長蔡萬擂,家族十口人平時很少見面,這一次為了災民,在獨魯萬團圓了,妹妹看著哥哥,爸爸也從後方凝視兒子,這一天是大型發放的前一天,趕著做物資發放戶卡的發送,從後勤的支援到前線的賑災,蔡家一家人都是付出的菩薩。

看著如今肩負重任,指揮若定的蔡昇航,在過去他只是個孩子,回到臺灣尋根,原本是想要玩樂而已。

今日主題:一家之愛 情牽台菲

主持人:東南亞海外地區,慈濟最早進行醫療協助的地方,就是菲律賓,無數次的義診活動,拯救了許多貧困的病人,節目中我們就邀請到,第二任的執行長蔡萬擂師兄(法號濟善,慈濟菲律賓分會,第二任執行長),以及他的兒子蔡昇航(蔡昇航法號誠得,慈濟菲律賓分會,社服室主任),來分享聞聲救苦的義診行,兩位蔡師兄你好。

蔡萬擂與蔡昇航師兄:你好,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師兄投入慈濟超過20年了,不過這一路走過來,就是菲律賓的歷史,特別是在這一張照片上,剛剛好就有,我們第一任的執行長,林小正師姊,旁邊就是您了,萬擂師兄,面這一位是現任的執行長,偉嵩師兄,師兄我很好奇耶,你當初是怎麼樣認識慈濟,投入慈濟的呢?

蔡萬擂師兄:我當初在那個1994年的時候,以前我都是一個,在道教那個,道教的道場,但是因緣就是說,那個時候,道教有那個,在扶鸞的時候他曾經有講過,來臺生意隆保身,帶髮修行入佛門,但是當那個1994年,我聽到那個,在講佛教的那個道理的時候,我覺得說我應該走入佛教,因為佛教很究竟,我要從這邊來修行。

普濟禪寺 巧遇慈濟種子

所以我這,那個1994年,就是到那個普濟禪寺,那個剛好是他們在打佛七,那個是淨土宗,就是在那個因緣,我跟小正在那一邊碰面,就是在這個因緣之下,我就在跟小正師姊,組織了一個菲律賓第一個團,回花蓮尋根。

主持人:所以是透過小正師姊的因緣,先做慈濟的會員,不過剛才師兄提到一個重點,就是尋根,其實可能一開始還不太熟悉,但是這一次的尋根,我們來看這個照片,好珍貴啊,就是當年,你第一次回花蓮的照片,您是在這個照片裡的第三排,這一位,有,那個時候幾歲啊?

第一次尋根 內心澎湃悸動

蔡萬擂師兄:我那個時候是50歲,我們是有26位,組織一個26位的團來花蓮尋根,但是我一看到 上人,看到我們花蓮那個壯觀,給我很感動、很親切,好像回到心靈的故鄉,我就自動的向 上人發一個願,說 上人我明年會帶我全家,回來見你,就是這個約定,我才帶了他們回來。

主持人:所以提到了,來到花蓮感覺熟悉,一般人可能很難理解,有些人會把它視為,是一個觀光的地方,可是師兄怎麼會覺得,有心靈的故鄉那種貼近感,你看到了什麼或感受到什麼嗎?

上人猶如親父母 發願帶全家回臺

(背景畫面:1995.1.16靜思精舍。)
蔡萬擂師兄:我會感到 上人那個莊嚴,給人家很敬佩,給人家好像說是家人一樣,好像說我見到父母一樣,所以我說我應該全家都回來,皈依 上人, 上人好像我的父母一樣。

主持人:沒想到一次的見面,就讓你的心非常堅定,全家回來,我們來看這一張照片,這是全家福了,不是只有一家人,蔡家一家人還有 上人,對啊,介紹一下你的孩子們。

蔡萬擂師兄:在那個最右邊的就是昇航,他當年是21歲,再過來就是青兒,那個時候她才16歲,你的第二個女兒,第二個女兒,那我的第一個女兒就是20歲,奇珊,蔡奇珊,再來就是昇倫,是18歲,但是當時我們來的時候,好像一家人不是,不是很活潑或是怎麼樣,很憔悴的樣子,這是第一次來到花蓮的時候。

主持人:爸爸一直覺得照片裡的大家,面容憔悴,昇航你也是在照片裡,你來見證一下,聽說那一次認識師公,然後認識慈濟,幾乎你就開始投入了,你跟弟弟妹妹,就開始怎麼樣做慈濟?

從服務中了解慈濟 感動而付出行動

蔡昇航師兄:其實那一陣子印象非常深,因為我們進來的時候,其實對慈濟根本不了解,是爸爸很興奮,那我們只是抱著一個念頭,以為說要回來臺灣要玩,哪知道就把我們送到醫院去,但是經過幾天醫院的那個服務,志工的一個服務,我就發覺說這個團體很特殊,本來我們是抱著一個,要玩的一個心情,那感恩那一陣子有顏師姑,顏惠美師姑,志工老兵這樣來陪伴,來帶著我們,所以那時候就印象很深,所以我們見到 上人的時候,就也是感覺很親切,就覺得這個團體,這個家庭,這個家很不一樣。

主持人:所以從花蓮的感動,到回到菲律賓繼續做慈濟,到現在你和弟弟妹妹,也都是承擔了很多的功能,和良能。

蔡家兄弟姊妹 臺菲兩地 發揮良能

蔡昇航師兄:我是感覺非常感恩爸爸,引介我們進來這個,那麼好的一個大家庭,更感恩我們有明師引導著我們,目前我三個弟妹都在臺灣,我們也很安慰,覺得說,相信爸爸媽媽更安慰,就覺得說他們在這邊承擔,很好的一個工作,那更珍惜說, 上人把我們,帶著我們讓我們發揮這些功能。

那目前弟弟在花蓮,是在我們,弟弟跟妹妹,昇倫跟青兒都是清修士,弟弟目前承擔,在那個營建處,目前也是在幫 上人研發,這些摺疊床、摺疊椅,那個福慧床、福慧桌、福慧椅,這些研發,另一個妹妹青兒,是我們靜思書軒的一個營運長,另一個妹妹奇珊,是在我們的資訊處,唯有我留在菲律賓,那感恩在那邊有給我一個,發揮的一個空間,因為菲律賓災難多,發揮救苦救難的一個工作很多,所以我們在那邊就投入,無論是慈善的一個賑災,醫療的一個服務,就是感恩有那個機會,感恩有這個良能可以發揮。

主持人:四大志業都有一家人的身影。

(旁白)
(背景畫面:2015.5.31菲律賓,伊斯蘭教宗教中心義診。)
2015年5月31日,菲律賓分會在伊斯蘭宗教中心,為穆斯林的貧苦家庭,提供醫療服務,同時這也是菲律賓分會,第197次的義診。

(背景畫面:菲律賓早期義診。)
從1995年開啟第一次義診後,菲律賓累積了無數的經驗,用行動跨越了菲華之間的心結,如今更是大步邁進,走入封閉的穆斯林族群,究竟當年義診,為什麼會走在慈善之前,過去又有哪些感動的故事呢?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關心義診了,因為我們也很好奇,很多都是會投入慈善,好一陣子之後,才慢慢的有義診的,或者是醫療的志業,但是在菲律賓,這醫療的志業起步很早,所以師兄以你的了解,為什麼會這麼快,就開始投入在醫療的關懷上呢?

(背景畫面:菲律賓三寶顏第14次義診。)
蔡萬擂師兄:我們認定說,義診我們是,通常是每三個月、四個月,就一次的義診,大型的義診,你會看到說每一次的義診,你會看到上千的人,有時候五千、六千的人,每一天都來排隊,我們有一次,醫師也很有愛心,為了那個,那個兔唇,都醫(手術)到晚上的,差不多12點多鐘 1點,我們出來的時候就看到說,有那個病人已經排隊,有的人半夜就來排,我們就問他說,為什麼你這麼早就來排隊,不是說明天8點的事,7點的時候你就來,他說我們沒有這個時間來排,我們明天會排不到。

主持人:因為我們看到,這個動輒是這麼多的病人,然後醫療的器械又很多,在投入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需要克服的?

蔡萬擂師兄:我們開始在做義診的時候,那個時候是說從無開始,什麼都沒有,連燈就是用普通的燈來照,那個儀器有時候是醫師,自己拿來的,但是我們在一直做的時候,就很多人,慢慢、慢慢的一直來捐,一直來,就慢慢從那個,過程一直過去。

主持人:難行能行,(對。)不過可能大家,最覺得好奇的,畢竟在這個地方,他的主要的信仰還是天主教,而且聽說高達了99%、97%,都是天主教徒,那我們是一個佛教的團體耶,這個差異會不會讓這些鄉親,也覺得有隔閡呢?

愛灑行動 打破宗教藩籬

蔡萬擂師兄:對,我們每次在做義診,或是在發放的時候,我們現在認定最重要的,不只是醫他的病,重要還是心靈的病,我們一定愛灑,讓他們心靈能夠安定,但是最重要在愛灑開始的時候,我們總是會給他知道說,我們是不分宗教、不分種族,不講政治,我們用愛,用因緣果報,講給他們聽,因為菲律賓人很單純,他聽了以後他心靈都非常安定,都非常信服,對慈濟非常好的印象。

主持人:不分宗教的愛打動他們了,而且不是只有醫療喔,慈善還是要跟著做,我們來看這一張照片,這是昇航了,其實昇航在很多的,賑災發放現場,以工代賑的現場,你幾乎都是要指揮若定,帶動大家那分,讓大家安心,有個稱號聽說叫賑災王子,我很好奇的就是,在投入關懷的過程裡面,你自己的感覺呢?因為很多災區,都是第一次接觸到,所謂的藍天白雲,你在現場看到他們的眼神,跟神情,在慈濟的帶動下有沒有改變?

蔡昇航師兄:一開始我們是透過衛教,教人家怎麼刷牙,但是從那裡就開始分享,就發覺說,你多分享 上人的一個法,慈濟的一個言行,能夠給他們帶來一個,對我們華人,有一個不一樣的印象,其實每個人都很珍惜。

賑災之餘 分享慈濟理念

那更,最主要的是賑災,賑災你落實的時候,如果純粹就只是一個,發放的一個工作,因為你畢竟要有一個順序,跟那個秩序的一個分享,讓他們知道,如果談到那裡而已,就沒有深入去讓他知道說,我們這個團體的一個目標,因為菲律賓都是火災,馬尼拉通常遇到的,一個狀況是從,假如說從三、四百戶到一千戶,這個部分是可以應對,因為都是熟悉,幾乎每個月都有這樣,應對這種災難,所以都知道說這個部分,要怎麼帶這些人。

(背景畫面:2009年菲律賓,凱莎娜風災。)
直到那個凱莎娜風災來的時候,就2009年風災來的時候,上人就交代我們說要大面積,因為這些人受災的狀況那麼大,我們不能只限於,我們局部能夠做的,能夠做多少就盡量做多少,所以整個馬利瑾那三個里,很嚴重的地方,就開始做以工代賑做清掃,而且那一陣子,我們也有點怕怕的,直到 上人甚至透過視訊連線,告訴我們,我需要一天之內,就有一萬人的一個投入,那時候真的是嚇呆,(萬人。)要怎麼動員這些人,那感恩是經驗的一個累積,最主要的是透過愛灑,能夠安定這些人的一個心。

其實很多人一開始也不,對我們缺乏那種信心,會抱著懷疑的一個態度,我記得我們有一些本土志工,就告訴我們說,其實你們第一天來的時候,我們就很懷疑,你穿著藍天白雲,我們這裡需要的是清掃,需要的是物資,你說你來幫我們,那結果你是穿白褲你怎麼清,所以我們就開始分享,那個以工代賑的觀念,你自己清理自己的家園,我們接下來會來補助,他也抱著懷疑的一個態度,他就說我是這裡,當地的一個負責領導人,我明天幫你找這些人來,然後你給我跑不見的時候,這些人怎麼,錢怎麼給,那人家會找我算帳啊。

以工代賑初體驗 菲律賓人起疑竇

所以一開始就只抱著一個懷疑,帶了一些人進來,結果第一天下來,我們就真的給錢,那給到的時候感覺就不一樣,這是真的耶,結果第二天人就開始多,所以就從那邊那個互信,從那邊啟發起,他們又看到說,因為我們集合的時候,一定先跟他們分享那個理念,他就知道說從我們的那個信心,能夠這樣站出來,跟他們很大力的講,他就知道這個是不一樣的團體。

主持人:而且我知道好像不只是被幫助,他們現在也成為幫助別人的人,好像有很多的本土志工投入嗎?

蔡昇航師兄:我們是非常歡喜的,就是 上人這個理念,打動了他們,因為本土志工,曾經就有告訴我們,像這次回來受證的就有一位,他說那一陣子,甚至淹到他們家二樓,所有的東西幾乎全毀,他們跑出來連拖鞋都沒有帶,所以他說感恩慈濟,從無到有幾乎幫他們清掃,又補助他們,該補助的醫療一個費用,甚至那一陣子書包,連拖鞋、連雨鞋也給他們,安定他們清掃的時候也,不怕腳去受傷了。

以愛喚起愛 本土志工湧現

所以在這樣做下去的時候,到漸漸他們每個人,當慈濟開始呼籲說,我們希望說更多本土志工,也一起來投入,讓我們做更廣的一個工作,很多人都投入,來參加我們的培訓,所以目前能夠穩定下來,幾乎很正常,每個月都要有深入參與我們的,一個培訓的工作,本土志工就將近有,八百至一千人,這是馬尼拉的部分而已喔,所以真的是非常感恩,其實是 上人的,一個理念的觀念。

(背景畫面:2013.11.29菲律賓,茉莉廣場以工代賑。)
2010年那個凱莎娜風災之後,他就指名說,開啟一個新的方案,他就說其實菲律賓慈濟人,可以做到安邦定國的工作,我們聽了就覺得說,這是政府的工作呢?怎麼可能是慈濟人來做?但是 上人就給我們一個方向,他就說以工代賑可以衍生到,以工代賑做環保,給他們一個工作的機會,不要讓他說他肚子餓,他怎麼可能來做志工,先安頓他的家、安頓他的心,然後透過培訓來讓他了解,上人的一個理念,讓他歡喜的這樣來投入,所以真的是非常感恩。

主持人:師兄你在旁邊聽,昇航真的好懂事喔,你看你不僅是四個孩子,都不用讓你操心,你照顧自己的家庭,而且還照顧這麼多人的家庭,這20多年的慈濟路,你回想起來。

蔡萬擂師兄:我自己在,有時候自己在想,我說我跟,我們跟 上人其實有很深的,過去的緣,就是說他假使沒有,跟慈濟有過去的緣,他那個時候還是很年輕,完了就要想回去了,他還要留著在這邊,而且從那個時候結束後,他們就不停的,就是在慈濟的所有的活動,他們都參加,後來他們比我更加的投入。

(背景畫面:菲律賓,愛灑活動。)
主持人:除了愛之外,還需要緣分俱足,才能夠讓這一顆,落在菲律賓土地上的慈濟種子,慢慢的延展、生根、茁壯,路還很長,但我們回首過去,未來會走得更堅定,今天感恩兩位蔡師兄的分享。

蔡萬擂與蔡昇航師兄:感恩主持人,感恩師姊。

羽光片影

生活負債 行善不止


上德下慈師父:(民國)55年一直到58年,才三年而已,我們這個債務,三萬一的債務還沒還完,因為要蓋房子(靜思精舍) ,上人的媽媽,幫助我們20萬以外,我們還負債21萬,所以那三萬一的債務還沒還完,又負債21萬,所以我們說四個人做三甲地。

就是這樣,因為想說地上物、種多一點,我們才有辦法收成,有收成我們才有辦法還這些錢,所以真的是有時候都常常熬夜,白天在外面工作很累,晚上回去又織手套,趕夜工,有時候做到12點,輪到我們的田要放水了,你還要去放水,我們的水放完之後,你還要塞住入水口,早上四點了,要做早課,所以熬夜都沒辦法睡,我們幾個人這樣輪流,就是這樣拚命的做,因為負債太多了。

那時候營養不夠,我們 上人的身體不好,營養又不夠,所以常常心臟病發作,不然就是肺膜炎,不然就是肝炎,都常常發燒,所以那時候真的是很辛苦的,熬過自己的生活,那一方面我們又推動,社會救濟工作。

所以現在回頭看是很美,但是那時候是,真的是很辛苦的,經過千辛萬苦,這樣熬過自己的生活。

我們精舍,靜思精舍,我們自力更生我們的生活,我們是獨立的,功德會是大家社會大眾捐的錢,這是我們做救濟,所以我們點滴不漏,誠正信實,我們點滴不漏,讓委員收錢有交代,所以我們都有開收據給他,還有雜誌(慈濟月刊)裡面,也寫的很清楚,可以讓委員對會員有交代。

但是我們自己的生活是很辛苦,我們都靠雙手這樣做,收入跟支出,真的我們都沒辦法拉平,都一直這樣在負債,所以真的很辛苦的,熬過自己的生活。

所以有的現在不了解,以為我們精舍是,蓋的這麼大間,都拿功德會的錢來蓋,不是,我們精舍就是我們靜思精舍,我們出家眾大家的勞力做,維持自己的生活,維持生活以外,我們還推動社會救濟,這也是我們要用很多錢。

而且我們要去看感恩戶,有時候還有額外的開支,我們這都另外,不是用功德會的錢,所以有的不了解就是說,你們都利用功德會,拿功德會的錢來蓋這麼大間,我們不是,我們這個房子(靜思精舍) ,總共分成到現在這樣,(民國)58年第一期到現在,我們差不多分成20次,我們才蓋這間房子,都是用貸款,都是貸款,我們用銀行貸款,一期一期這樣慢慢蓋起來的。

所以我們是誠正信實,我們跟功德會就是另外分開的,我們靜思精舍,是用我們自己的勞力,自力更生維持我們自己的生活,所以大家捐的錢點滴不漏,我們就是入基金會,功德會我們後來成立基金會,功德會就是大家捐進來的錢,做社會救濟的工作,我們的生活就自己獨立起來,都是靠我們自己的勞力,辛苦做 這樣努力來,這樣慢慢成立我們自己的基礎。
回頂端 向下
 
【回眸來時路】20160319 - 一家之愛 - 情牽台菲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法喜充滿 :: 回眸來時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