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回眸來時路】20160602 - 衣索匹亞慈濟之愛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3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0602 - 衣索匹亞慈濟之愛 Empty
發表主題: 【回眸來時路】20160602 - 衣索匹亞慈濟之愛   【回眸來時路】20160602 - 衣索匹亞慈濟之愛 Empty周日 6月 05, 2016 9:15 pm

回頂端 向下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3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0602 - 衣索匹亞慈濟之愛 Empty
發表主題: 回復: 【回眸來時路】20160602 - 衣索匹亞慈濟之愛   【回眸來時路】20160602 - 衣索匹亞慈濟之愛 Empty周一 7月 22, 2019 1:32 pm

回眸來時路第74集_衣索匹亞慈濟之愛20160602

今日主題:衣索匹亞慈濟之愛

(主持人賴睿伶)
回眸來時路,舊法用心知,大家好,我是賴睿伶,歡迎收看今天的節目。
曾經有一首膾炙人口的歌曲,We are the world,四海一家,這首歌曲喚醒了世人,對於深陷內戰和饑荒的,非洲人民的關懷,同時也衍生出了,許多慈善援助非洲的行動,而在1993年,慈濟與法國世界醫師聯盟,M.D.M.合作,將臺灣人的愛,帶到非洲大陸衣索匹亞,而這也是慈濟首次,與國際非政府組織的合作。

(旁白)
(背景畫面:2016.3大愛新聞畫面。
衣索匹亞。)
2016年,出現半世紀以來,最強的聖嬰現象,非洲各地因極端氣候而釀災,位在東非的衣索匹亞,發生5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影響了農牧生產,估計有1千萬人面臨缺糧危機。

長久以來的戰亂與饑荒,始終是衣索匹亞這個千年古國,揮之不去的夢魘,特別是在1980年代,歷經內戰以及因乾旱,所引發的嚴重饑荒,造成百萬人死亡,消息經媒體批露後舉世震驚。

(背景畫面:1994-1997衣索匹亞,慈濟援助重建醫療站。)
而遠在亞洲的臺灣慈濟基金會,則在1993年展開援助,這分愛是如何飄洋過海,送到衣索匹亞。

主持人賴睿伶:今天邀請到1993年,參與衣索匹亞醫療援助計畫,當時是慈濟基金會,秘書處的主任,而現在是,花蓮縣的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徐祥明,時任慈濟基金會祕書處主任,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來和我們一起回首當年,局長,你好。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主持人好,全球的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賴伶:提到了衣索匹亞,其實是一個很遙遠的地方,但是您親身去過而且好多次,我們有照片為證,在這第一張照片裡面,看到您在畫面的右上角,(對。)感覺很年輕耶,那時候你幾歲?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那時候32歲。

主持人賴睿伶:投入了慈濟的服務?(沒錯。)而且這個環境看起來,好像是在一個村子裡是嗎?可不可以幫我們介紹一下。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在衣索匹亞,他的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北方大概380公里的一個高原,它叫做North Shewa,就是北秀省,這個地方沒有水沒有電,當然沒有醫療,1975年以前,這個國家已經當年,他就超過10億美元的外匯存底,那但是他因為他的國王,被這個軍事強人推翻了,推翻以後實施共產主義,而且不斷的去興起各部落,族群之間的戰爭,這個國家原來是風調雨順的,但是在1975年,這樣子的一個燒殺擄掠之下,他們突然就出現了,史上未見的乾旱,在那次乾旱裡面,造成了數十萬的人餓死,1975年,那到1985年的時候更嚴重了,那時候有超過百萬人,因為饑荒而死亡。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很好奇那時候,是什麼樣的因緣、時空背景,慈濟會到衣索匹亞去援助呢?

(背景畫面:1994.3衣索比亞。)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對,我們在當地有一個臺商,叫劉春園先生,劉春園先生他看到那裡的饑荒,看到那裡的痛苦,當然他也看到希望了,這是一個轉折的機會。

主持人賴睿伶:對。

愛無國界 慈濟援助衣索比亞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那他因為長年在非洲經商,而且他也是土生土長,在臺灣長大,所以他了解慈濟,他也知道慈濟,推動了這麼多有意義的事情,那因此他試著來敲門,進來精舍來拜訪,把這樣的一個事情,跟 上人來做了報告,那 上人很關心,而且也覺得說,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對,哪怕是這麼遙遠的地方。

(背景畫面:衣索匹亞,北秀省。
2008.2.26衣索匹亞,北秀省。
1994.03衣索匹亞。)
所以那時候就進一步的,透過劉春園先生,跟在當地已經開始著手,希望能夠推動三年期,醫療重建計畫的這一個組織,叫 Medecins Du Monde,Medecins Du Monde,他是一個世界性的組織,翻譯成中文叫做世界醫師聯盟,那 上人理解那裡的情形以後,也同意,由慈濟跟Medecins Du Monde,兩個組織一起攜手合作。

主持人賴睿伶:不過這個時間點,對於慈濟來說也是一個考驗,因為1993年,其實慈濟才剛剛開始做,國際賑災不久,我們的經驗是有限的,所以合作夥伴就很重要了,剛才提到這個M.D.M. ,他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呢?那我們要跟對方合作,有沒有一些評估的過程跟方法?

(背景畫面:1993.01.15慈濟與M.D.M簽約。)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Medecins Du Monde,那時候在1993年的時候,他的資料庫裡面有超過4000位,全世界登入的,醫療人員的志工庫,那他有各別的專長,所以他們推動方案,在執行上面來講,基本上是以志工為主體,那這個跟慈濟的發展模式,思維概念還有邏輯,這些理念上面,在我們的客觀評估,跟實際的互動過程當中,都覺非常的接近,那也雙方非常的能夠了解。

(背景畫面:1993.1.14-15花蓮慈濟醫院。)
那當然他們對於慈濟,也相當的尊重,所以在整個方案的,形成過程當中,即便他是一個,很有經驗的國際組織,但是他們願意聆聽,去聽取慈濟對這個方案的看法,而且願意參與,一起合作參與,讓我們能夠共同參與到,設計、規劃、執行,還有後面的評估,後面的監測等等,那這樣子一個開放空間,讓我們不只能夠實際的去協助,衣索匹亞,這麼遙遠的地方的民眾以外。

與M.D.M合作 累積國際經驗

更重要就是讓慈濟能夠有一個,很好的一個主體地位,去逐步的跨入,國際社會裡面的援助工作,而且能夠實際的,透過這樣的一個參與跟執行,去累積我們慈濟很重要的,國際發展經驗。

主持人賴睿伶:從理念的結合到行動的合作,看來真的是非常棒的夥伴,而且歷史的一刻也見證了,像下面看到這張照片,是的,看到了有 上人,還有當時我們,花蓮慈濟醫院的曾文賓院長,幫我們介紹一下其他的,是M.D.M.的人員嗎?

(背景畫面:1993.01.14-15花蓮靜思精舍。)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是,在右手邊第一位男士是當年,Medecins Du Monde的總裁,沛迪爾,那另外一位是他們的財務長,所以這兩位特別從巴黎,搭飛機過來,來到慈濟,來到精舍,在這個地方也待了一段時間,跟 上人做很多的一個,深入的溝通跟討論。

主持人賴睿伶:而且這個也是慈濟第一次,(對。)跟國際組織合作。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沒錯,這是歷史性的一刻,也是慈濟第一次跟國際合作,那麼走出非華人的這個領域,去做援助工作。

主持人賴睿伶:既然是第一次,規劃的內容就很重要了,聽說不是一次性的,是一個三年性的計畫,這樣子的想法是怎麼來的呢?

(背景畫面:1994年衣索匹亞,集水站工程。
1993-1995年,衣索匹亞,北秀省。)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對,北秀省,North Shewa這個地方,它整片的遼闊的高原區,
它完全沒有醫療,那一般來講,我們過去長期的援助習慣是說,今天你缺乏什麼,你需要什麼我提供你,幫你過難關,但是在這個地方,你單純的提供給他一個資源,短暫的,他如果沒有辦法永續,自行的去經營,規劃執行的話,會有困難,(對。)

三年重建 盼醫療深根

(背景畫面:1994年衣索匹亞集水站工程。)
所以也就是說,我們以一個外國組織來講,我們不可能一生一世,一直在那個地方經營,(對。)那我們希望是說,在他的成長過程,他遇到困難的時候扶他一把,接著他可以自己走。

(背景畫面:1994年瑪哈瑪達醫療中心。
衣索比亞,北秀省,居民參與醫療站重建。
1993年醫療站;11995.4.13整修後的醫療站。)
我們是透過討論溝通,部落的會議,讓當地的民眾全數一起參與,包括診所的道路的開通,還有所有的一些,硬體的工程的參與等等。

居民參與重建 增強家園認同

讓他覺得這一個東西,不是從遙遠送來的一個禮物,而是經過他們的參與,是他們自己有熟悉感,是屬於他們的,而且最重要是說,他們不只在整個興建,這樣的一個醫療體系的過程,有充分的參與也學到了裡面,維護維修興建的經驗,所以在未來,他們自己如果哪裡毀損了,他可以維護,其他的村落如果希望,再興建類似的,他們也懂得該怎做。

(背景畫面:1994-1997衣索匹亞,慈濟援助重建醫療站。)
還有包括人員的訓練,還有當地的一個健康調查等等,那這個是一個很完整的,公共衛生的概念,所以需要用三年的時間,而不是一次性的給予。

主持人賴睿伶:確實是,因為人的習慣的養成,甚至於是默契的過程,都需要時間,(沒錯。)而且您剛才提到大家參與,聽說在參與的過程中,包含他們要自己來做工人,從取材到建設自己的醫療站。

(背景畫面:1994年衣索匹亞,北秀省,居民參與醫療站重建。)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其實他們在這裡每一個磚塊,它的來源是非常不容易的,他透過村民到山上,去把山上的石頭把它扛下來,運下來以後再用鑿子慢慢的,把一顆石頭鑿成長方形的,這樣的一個磚塊,然後一個一個這樣疊起來,所以你會看到,那裡一個一棟建築物,上面的數百塊的磚塊,其實
是數百塊的,從山上的石頭搬下來,奇形怪狀的石頭,把它敲成這樣子一個,平整的磚塊,所以可以看得到說,要興建這樣子的一個醫療站,它過程跟辛苦,是超乎我們一般的想像,尤其在這資源非常匱乏的地方,特別是沒有電力沒有自來水。

(背景畫面:1993.4衣索匹亞北秀省。)
主持人賴睿伶:接下來我們就要透過,這幾張寶貴的鏡頭,跟你再重回衣索匹亞,我們首先看到的第一個故事,這一幕也讓人很心疼。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這是在1993年的時候,我們從阿迪斯阿貝巴這個地方,一直到North Shewa,到那個地方以後的,第一個醫療站,我們去到那裡的時候,已經傍晚了,其實那個醫療站已經廢棄,超過十年以上,事實上那裡只有廢墟,沒有任何的醫療資源,但是一些民眾不知道,大概遠在山區的一個民眾,那是小產,那麼他們家人把她用床,這個是床,然後上面有這個床單,有一個小產的婦女在上面,他們家人走了八個小時的山路,到這個地方,來到這裡面,他們希望尋求醫療資源,但是那裡事實上是廢墟,那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立刻的透過車子,把她送去做醫療。

衣國高原醫藥缺乏 居民就醫難

(背景畫面:1993.4流產婦人,瑪哈瑪達衛生中心求診。)
所以我們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那麼見到的場景,剛好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是。)那所以更讓我們感覺到說,當地這麼遼闊的33萬人,完全沒有任何的,醫療資源的情況下,當地的人真的他們的生命,宛如螻蟻一般非常的脆弱,所以我們更體會到,醫療站的需求。

(背景畫面:1997.2眉熱惹醫療站產房。)
那也非常的巧合,我在第四次去,方案結束的時候,我無預警的來到一個地方,那醫療站那個地方,剛好我進去的時候,也是有一個婦女她在裡面生產,但是情境就完全不一樣了,她有現代化的產房,獲得了很好的照顧了,對,裡面有醫生,所以進去,因為非洲婦女經常有在走路,所以生產很順利,我看她進去到出來半個小時,小孩子就生出來了。

(旁白)
(背景畫面:2000.5衣索匹亞。
1993年衣索匹亞,慈濟前往勘查。
1993-1996年,援助衣索匹亞。)
重建醫療點分布
北秀省曼斯基斯高原
醫療衛生站 15個
醫療衛生中心 2個

衣索匹亞北秀省曼斯基斯高原,高海拔,路途崎嶇,連僅有的現代醫療設施,也因連年內戰而遭受摧毀,然後菩薩聞聲救苦的悲心,從不因距離遙遠而受限,慈濟與法國世界醫師聯盟合作,在這裡重建了兩處醫療中心,十五個醫療站,讓高原上將近35萬居民,享有基本的醫療保障。

主持人賴睿伶:三年計畫,其實你每年都會回去,在這三年期間到最後,您總共回去了。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一共去了四次。

主持人賴睿伶:四次,對,每一次是不是都要,關心他們的進度呢?

(背景畫面:1995.4.16衣索匹亞,檢視新水井。
1993-1996年,慈濟人前往衣索匹亞,勘察醫療站。)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對,還要進一步的去評估,什麼地方適合蓋醫療站,什麼地方適合蓋供水站,我們山上的水源,要怎麼樣的取下來等等,這個都需要做,實地的勘查評估了解,然後之後,包括硬體的工程的進度,還有就是我們包括人員的訓練,還有他整個的醫療物資的,一個運送管理體制如何。

(背景畫面:1994.3重建後醫療站,存放疫苗的冰箱。)
那最後,最後一年的時候,我們是在無預警,沒有通知他的情況下突然去的,我(們)主要的目的就是說,一個三年的計畫完成了,那麼他們當地人是否,真的有這個能力,讓整個我們在那邊,重建起來的包括水源,包括那個地方的衛生體系,醫療站還有任何的包括藥物,醫療資材耗材等等,這些在那個地方的一個運作,能夠自行的,透過當地的政府還有民眾,能夠持續運作,因為這樣我們才安心。

主持人賴睿伶:沒錯,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我們來看下一張照片,喝水的問題了,因為水是大生命,可是我們看到這裡一個大洞,這個就是他們平常的水庫,集水的方法嗎?一直到後來,慈濟幫他們建了集水站,(對。)這是很大的轉變耶。

(背景畫面:1994年衣索匹亞北秀省,民眾取飲用水。
1995.4衣索匹亞,重建集水站。
1993年衣索匹亞,民眾取水。)
對,他們婦女一天,大概是要花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扛著大概十幾公斤重的,大的甕子,土去燒成的甕子扛在頭上,然後走這樣崎嶇的山路去取水,這是每天要做的,但是那水很髒,對,那水裡面滿佈著孑孓,跟各種的動物,什麼都在那邊取水,因為它是一個地表水,甚至如果有時候旱季的時候,水源不穩的時候,你去找什麼,都找不到水。

(背景畫面:2000.5.2衣索匹亞。)
所以我們那時候特別,聘請了一個,阿迪斯阿貝巴大學的一個,很優秀的高材生,邀請他來到這個地方,他也很有愛心,一般來講能夠在那個地方,能夠讀到大學畢業,其實一般高中畢業就不得了了,那大學畢業了,願意來到這偏鄉,很不容易很有愛心,那我們就是在山上,去尋找比較穩定的水源,然後引著水逐步的從小水塘,然後我們有做一些,用水泥做成的保護到大水池,都是水泥的,然後慢慢才引,然後從山坡透過,一個重力落差的概念,把水帶到村子裡。

然後就像我們看到的這照片,像類似這種非常的多。

主持人賴睿伶:甚至於有水龍頭了?

(背景畫面:2000年衣索匹亞,集水站取飲用水。)
對,都有,我們稱為Water station,它這個地方砌起來以後,那這個水我們有測過,它事實上是比礦泉水更好,品質更好,絕對比我們的,自來水的品質會更好。

主持人賴睿伶:看來慈濟跟M.D.M. ,解決了醫療,還有水的問題還不夠,還要關心到人,就是健康普查,怎麼會要進行健康普查呢?

衛教普施 改變觀念

(背景畫面:1995.4衣索匹亞,兒童健康調查。)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我們說有時候看到,小孩子的照片,非洲的小孩子的照片,你會看到他的肢體很細,但是肚子大大的,那這種情況下他缺乏蛋白質,他缺乏了,這樣的一個營養素等等,所以我們透過了各種的調查,可以了解小孩子的需求,了解了以後不只如此,會特別設計適合這個小孩子的,營養的一個組成,然後當地取得的便宜的食物,可以供應這樣的營養的,這樣的一個設計,然後進一步的去做家庭教育,讓他們的父母來我們告訴他說,怎麼樣選用這個便宜的食材,而且能夠針對他的小孩子,來提供營養。

主持人賴睿伶:聽起方方面面我們都顧慮到了,對的,當然這三年的計畫走來,真的是不容易,走完之後,特別是在現在回想起來,不知道衣索匹亞之行,對於您個人來說,有沒有什麼樣的改變和影響?

(背景畫面:1994.3衣索匹亞北秀省,瑪哈瑪達醫療中心。
2000.5.31衣索匹亞北秀省,瑪哈瑪達醫療中心。)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有,有願就有力,我們在衣索匹亞的,援助過程當中,我也遇到很多的困難,也遇到很多的驚險,但是那個過程當中我相信,你就是一個很單純的心,希望去幫這些民眾離苦得樂,所以哪怕在各位看到,這樣的一個非常空曠貧瘠,這個裊無人煙的地方,能在那個地方,仍然能夠如期的,把一項計畫一項計畫圓滿完成,而且仍然能夠讓他永續經營。

主持人賴睿伶:愛心無國界,更能夠跨越種族的藩籬,慈濟透過與國際組織的合作,在非洲貧瘠荒涼的高原上,投入愛與關懷,耕耘的不是只有嶄新的醫療站,愛的種子在無形當中,也已經撒播在這片土地上,今天非常感恩局長和我們分享,感恩您。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謝謝。

羽光片影

環島複查 真 善 美

上德下慈師父:(民國)65年,因為想全省去複查,平常都是 上人有時候是,我們請一臺計程車,全省自己去複查,那時候就是一臺遊覽車,一臺遊覽車有醫師,張小兒科(張澄溫)他的爸爸,他(張有傳)也隨著我們的車,一部遊覽車,去全省環島去複查。

那時候出去是又沒有人,不是像現在的真善美(志工) ,都有老師在指導,沒有啊。(民國)61年,我們的冬令是外面的,一個照相館的人他來拍,拍了給 上人看, 上人覺得這個很有意義,我們還是要留下我們的影像,以後我們留我們的歷史。

所以(民國)61年開始買一臺,8釐米沒有聲音的那種,很小支的那種錄影機,影帶才這麼小,所以我就學錄影。

第一次錄的時候就不會錄,我錄影機拿起來,就這樣開始這樣,那個畫面一放出來,不到一分鐘我整個人都暈了。後來 我是覺得不是這樣,因為(未出家)我去看電影,它的畫面很穩,後來我就拿比較穩一點,效果就不錯了。

所以經過到(民國)65年的時候,我就跟著 上人全省,那時候沒有人,所以我自己一個人就拿了四臺,一臺是彩色的,那個Canon的,那個Nikon跟Canon的那種,那個距離、光圈、速度,都是要用手調的,不是像現在說傻瓜的那個,把它按下去就好了,都要調那個,我那時候一個人拿了四臺,速度要快啊,所以距離我都是用目測的,目測,大概差不多,我會做衣服,差不多幾尺我知道這樣子,光圈速度調好,就是很快速度要很快,搶鏡頭啊。

一臺是幻燈片,他說人來要介紹,你就放幻燈片給他看,彩色的貼在相簿給人家看,黑白的就是感恩戶的資料,那錄影的那個影帶,我們要保留我們的歷史的足跡,就是這樣,要拜託別人幫忙我拿,我這臺拍好了拿給他,他又換一臺給我,我就趕快再拍了。

以前不是說,擺一個姿勢給你拍,不是,你都要搶鏡頭,你的手腳都要很快,要不然你搶不到好的鏡頭,沒有人教就是這樣土方法,也不是拍得很好,那現在留下來的,有一些模模糊糊的畫面,那個就是那時候留下來的。

因為後來的帶子我們不會保管,放了就發霉了,有的就黏在一起都壞了,後來到德倩師父來的時候,他來接的時候,他才把它整理起來,可以的剩下一點,就拿到我們大愛臺去,複製做工作母帶,現在才有一些,模模糊糊的畫面那些,要不然早期拍起來是不錯,因為放久了就退化了,就氧化掉了。

我們出家人這樣跑來跑去,你要搶好的鏡頭都是要這樣啊,跑來跑去啊,現在他們如果,從那邊遠遠的過來,我就跑去前面,等他們來,我再拍這樣,沒有老師教就是用土方法。

後來(民國)72年,因為一個出家人,這樣跑來跑去這樣不莊嚴,到(民國)72年,德宣師父來的時候,他還帶髮,那時候(民國)72年他來,但是在差不多,(民國)71年的時候,我就換一臺那個,比較有聲音的,有聲音的,一臺背著放帶子有沒有,一臺錄的,背在這裡這臺錄的,一臺背著放帶 這樣同時拍的,那時候就有聲音了,到(民國)72年,德宣師父來了就全部交給他。
回頂端 向下
 
【回眸來時路】20160602 - 衣索匹亞慈濟之愛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法喜充滿 :: 回眸來時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