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回眸來時路】20160609 - 盧安達殤與愛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3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0609 - 盧安達殤與愛 Empty
發表主題: 【回眸來時路】20160609 - 盧安達殤與愛   【回眸來時路】20160609 - 盧安達殤與愛 Empty周六 6月 11, 2016 11:27 am

回頂端 向下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3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0609 - 盧安達殤與愛 Empty
發表主題: 回復: 【回眸來時路】20160609 - 盧安達殤與愛   【回眸來時路】20160609 - 盧安達殤與愛 Empty周一 7月 22, 2019 3:10 pm

回眸來時路第75集_盧安達殤與愛20160609

(主持人賴睿伶)
回眸來時路,舊法用心知,大家好,我是賴睿伶,歡迎收看今天的節目。

聯合國難民署,在2015年的年終報告中指出,全球的難民人數超過六千萬人,而其中國際難民,更有兩千萬人之多,像這樣子的難民移民潮,在1994年的非洲盧安達,也曾經發生過,當時是因為爆發了,種族的大屠殺,為了求生存,有超過百萬的居民逃亡到鄰國,一時間的人心觀念偏差,付出的代價何其廣大。

(旁白)
(背景畫面:2016.03.10大愛新聞。)
自從2011年,敘利亞爆發內戰以來,已經造成數十萬人傷亡,超過四百萬人,逃往歐洲國家避難,逃亡路途顛沛流離,充滿未知與危險。

(背景畫面:2016.3塞爾維亞冬衣發放。)
2016年3月初,包括德、英、法、波士尼亞等,十二國慈濟志工,在塞爾維亞會合,為過境塞爾維亞的敘利亞難民,發放冬衣,慈濟人針對難民,不同的身形尺寸,貼心的量身發放,寒冬中,讓被迫逃離家園的難民,感受到來自臺灣的關心和溫暖。

(背景畫面:1994年盧安達難民。)
其實對難民的關懷,早在二十多年前,慈濟就曾經馳援,那是遠在非洲的盧安達,1994年4月,長期對立不和的,圖西族與胡圖族,仇恨加深,導致一場種族滅絕式的屠殺,在一百天之內,估計有五十萬到一百萬的,胡圖族人遇害,數百萬人逃亡鄰國,他們缺水缺糧 缺衣缺藥,在飢餓、傷病與絕望的時刻,慈濟人如何勇敢跨出腳步,前往盧安達進行援助呢?

(背景畫面:1994.8薩伊(剛果)邊境,收容盧安達難民。)
主持人賴睿伶:1994年,盧安達爆發了種族大屠殺,引起了世界的關注,而慈濟基金會也在媒體上,看到了這樣災難,而且不是只有知道,還用實際的行動投入援助,今天我們就邀請到,當時擔任慈濟基金會,秘書處的主任,而現在是,花蓮縣的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徐祥明,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美國杜蘭大學公衛系博士,時任慈濟基金會祕書處主任)來到節目當中,局長,您好。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主持人好,還有我們全球的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局長,提到了盧安達,可能臺灣的民眾很陌生,我們先來透過地圖來認識一下,在地圖上,我們看到的盧安達在哪裡呢?就在非洲的中部,它的北方是烏干達,西北方是薩伊,也就是現在的剛果共和國,聽起來都是相當遙遠的距離,所以我的第一個好奇就是,我們當時怎麼會要到,盧安達去做援助的呢?

(背景畫面:1994.8盧安達難民。)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我在看到電視畫面上面,那時候在逃亡的民眾當中,聯合國的這個維和部隊,那部隊從那邊經過的時候,有阿兵哥就把餅乾,他剛好有一些餅乾,那看到難民很飢餓,他就丟了一些餅乾給他們吃,我看他(們)搶成一團,那看到老太太,比較沒辦法搶得到,結果就直接趴在地上,去舔那個剩下的餅乾屑,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說,是如何的飢餓,讓一個人,他可以不顧自己的尊嚴,趴在地上,去舔那一點點的餅乾屑,所以你可以想見說,問題的嚴重性。

上人心繫難民 付出行動

我當時跟 上人做了報告以後, 上人也很快的做了決定,我們決定要去援助,那 上人強調的是說,可行性如何,雖然我們有這份心,但是這麼遙遠的地方,而且正在發生戰爭,它的戰爭是進行式的,再來就是我們沒有邦交,沒有任何的管道可以進去,所以在那時候,我一方面心急如焚,因為我知道說,每天在難民營,超過兩千人死亡。

主持人賴睿伶:而且我知道從決定要援助,到我們抵達盧安達,不過才短短的七天,這是怎麼做到的呢?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很快的時間去思考各種可能性,包括評估,我們是不是從南非分會,把物資怎麼樣運送到,這個地方來,那是上千公里的運輸途中,除了時間以外,還有中間的治安的問題,那我們也考慮到各種可能的,一個援助過程、手段。

攜手M.D.M 人道醫療

(背景畫面:王英偉提供。)
那當然因為我在做,衣索匹亞案子的過程當中,跟Medecins du Monde,有合作經驗,(M.D.M.。)對 Medecins du Monde,那所以我也立刻,跟他們的總部來討論,那他們也很有心,願意想要去做這件事情,最後決定了,跟Medecins du Monde合作,那另外也立刻展開全球的,適合的醫護人員的招募,招募23人,那另外我們包括從蘇聯調來,能夠在非洲,這種短跑道機場降落的,這樣的一個貨機,那是從蘇聯調來的。

(背景畫面:1994.8.2巴黎機場,協助物資運送。)
那另外各類的專長人員,還有適合在戰地的地方,要進行手術,各種醫療所需要的整個廠商,合作廠商配套等等,那我們全部約在巴黎,這個地方聚合。

主持人賴睿伶:當然有了好的合作夥伴,我們的團員也很重要了,我們來看這張照片,在當時的投入裡,其實人員是很有限的,我看到了有,徐祥明(前)局長您了,可不可以幫我們介紹一下,其他的人呢?

(背景畫面:1994.8.13薩伊(剛果),收容盧安達難民醫院。)
是,在最右邊的是我們慈濟醫院,醫學中心的家醫科主任,王英偉教授,中間我跟王醫師,兩位的中間就是菲利浦,菲利浦那時候是,Medecins du Monde,裡面的一個重要的主管,所以他也負責整個一個聯繫,協調跟處理的工作,那最左手邊的劉春園先生,他比較戲劇性,在我們原來的規畫裡面並沒有,那他是在衣索匹亞,經商的一位商人,那當然也因為衣索匹亞的,援助過程當中,他瞭解我們慈濟,如何跟Medecins du Monde合作,所以他對慈濟非常非常的認同。

(背景畫面:1994.8.13薩伊(剛果),收容盧安達難民醫院。)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看到這個拍照的背景,像是在一個帳棚區,它就是難民營的醫療站嗎?

克難帳棚 設一置臨時醫院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一個帳棚裡面,可以收容大概20人,所以你可以想見的到,我們26座的帳棚,其實收治的病患將近六百人,六百人在臺灣來講的話,住院的話,是一個大概醫學中心等級的,所以在這個地方,資源那麼匱乏的,但是我們運用帳棚來擴張,最極大化的醫療援助,那也因為搭帳棚的速度最快,那我們抵達的時候,其實那時候聯合國的國際組織,才剛剛抵達,所以都是同步,我們是在全世界援助的,進度上面來講,是走在最前面的。

主持人賴睿伶:聽說當時我們的醫生,包含您過去要投入援助,可以空手到的,就是只要人到了,來付出你的專業,他們都做好了各式各樣的安排。

後勤完善 利於緊急救援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我們看到國際組織,發展了一百多年,所累積下來的整個後勤的,這個支持運作體系,這部分對於我們東方,開始在參與,不管是國內的也好,或其他地方的援助工作來講,後勤體系的建立跟訓練,是非常的重要,這些志工一來,一來到這個地方報到,立刻包括他們的背包,他們的生活起居,所有的用品,一切都準備好了,他完全不需要帶任何東西,他裡面的包包裡面,他所需要在那邊執行工作的,各項的東西,一份一份的準備好,所以他進來以後,直接就是上課,所以在那邊上完兩天課之後,他馬上扛起了背包,遊覽車就送到機場,直接就上飛機了,就執行了。

那另外例如說在戰地那個地方,你要動一個手術,你所需要的東西,其實在一個行李箱,看起來就是像一般的行李箱,裡面打開所有的工具,全部都在那行李箱裡面了,包括器材,包括耗材,包括藥品,所有的要適合在這個地方,那他適合哪些的手術,能夠提供給多少人等等,上面都寫得很清楚,所以這就是所謂的,後勤專業的部分。

主持人賴睿伶:所以在國際的場合裡面,賑災的歷程中,看到了慈濟的形象跟符號,例如說慈濟的旗幟,這也是很不容易的,怎麼樣能夠讓國際社會,認識慈濟,然後讓慈濟參與其中。

(背景畫面:1994.8薩伊(剛果),收容盧安達難民醫院。
1994.8.12盧安達吉佳利。)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慈濟的一個理念,尤其以人為本,尊重生命的這樣的一個理念,在這個執行的過程當中,不管是我們(慈濟與M.D.M.) ,本身的23位的志工,還有其他聯合國的協助人員,以及旁邊其他的國際組織,都在這個過程當中,有很密切的互動。

唯一東方臉孔 來自臺灣

也去體會感受到說,這個唯一來自東方的組織,進入到這個地方,所以在聯合國的,這個官方的圖書資料,官方的文獻資料裡面,現在在紐約聯合國的總部裡面,都還有留這段的紀錄,就是當時整個國際援助當中,唯一來到這個地方的東方人,當然就是我跟王英偉,就是說還有我們慈濟,這樣的組織的過程,他們都做完整的紀錄。

(背景畫面:1994.8.14薩伊(剛果)戈馬城臨時孤兒院。)
主持人賴睿伶:您親自投入,而且在那裡待了這麼多天,您現在回看,這段生命的歷程,對於您來說,有沒有什麼樣特別的意義,特別是我聽說盧安達,原本應該是很美的地方。

美麗國度殺戮 震驚世界

花蓮縣衛生局前局長徐祥明:它曾經被譽為是非洲的瑞士,很棒的一個地方,但是也因為人心的仇恨,種族的屠殺,所以讓一個八百多萬人的一個,這樣的一個小小的國家,它會躍登為成為,全世界去注目的,而注目的是一個慘劇,而且是寫下的是,人類歷史上面來講,非常遺憾的一個悲劇,這樣的一個大屠殺,所以人心的問題也是很大的。

人心受教化 社會才祥和

(背景畫面:1994.8慈濟與M.D.M.設立臨時醫院。)
本身代表了東方,這樣的一個愛心,你要把這裡的人民,對這個地方的關懷,還有我們期待著,他們的人心的調整等等,隨時保握任何的機會,跟這個地方的政府官員也好,這裡所有接觸的人,讓他們去感受到、去體會到,甚至我們回來以後,透過媒體,透過各類的演講的方式,我們也是希望能夠讓大家瞭解,回歸到最根本的,就是在人心的部分,因此慈濟所推動的各項的文化,還有各類的教化工作來講,我一直認為是,能夠撫平天下災難,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旁白)
(背景畫面:1994.8.29美國芝加哥,為盧安達募款。)
盧安達爆發種族大屠殺之後,當地局勢緊張危險,並限制外國人入境,只有醫療人員可以例外,當時慈濟,與法國世界醫師聯盟合作,招募了23位志願醫護人員,並提供34噸物資,前往盧安達醫療援助,英國和南非的慈濟人,也隨時待命支援,同一時間慈濟海內外各分會,紛紛發起義賣和勸募,以實際行動救援盧安達難民,傳遞千里之愛。

主持人賴睿伶:1994年代表慈濟基金會,從臺灣遠赴盧安達醫療援助,總共有2位成員,除了先前訪問的徐祥明,另外一位是現任花蓮慈濟醫院,心蓮病房的主任,王英偉醫師,今天就讓我們歡迎王英偉醫師(王英偉,花蓮慈濟醫院心蓮病房主任,美國杜蘭大學公共衛生系博士,美國杜蘭大學熱帶醫學碩士),醫師好。

王英偉醫師:主持人您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醫師提到了,在94年的盧安達之行,我相信對您的生命來說,應該是重要的一刻,因為盧安達這麼遠,而我們看到畫面上,那個時候感覺整個環境,也是很克難的,回想當時是什麼樣的因緣,讓你可以去到盧安達呢?

志為仁醫 實踐史懷哲精神

王英偉醫師:我想是很多念醫學的人,他的一個想法就是,我一定要當史懷哲到非洲,這個是很多當醫生,希望去服務的一個夢想,我記得是剛到慈濟的時候, 上人跟我們講說,我們要為偏遠地方服務,所以那個時候,我就去了很多原住民的部落,我發現我需要更多的精進,多學點東西,所以就去了國外學熱帶醫學,剛好回來的時候,碰到這樣的一個動亂,他們(M.D.M.)希望,慈濟如果有人,可以跟他們配合的話,這個人最好是有家醫科的背景,最好有熱帶醫學的背景,那最好是……,那就是我了。

主持人賴睿伶:聽起來確實是,不論是專業上,或者是那分使命感,都非你莫屬,而且我知道在當時整個醫療團,包含其他國家,您是唯一的東方來的醫師,雖然說因緣具足,不過我知道挑戰一定很大,我們先來看這張照片,感覺到其實在戰亂之中,面臨緊急的醫療,這是第一關的考驗了,我們看到這個,大家好像是很慌亂的要急救著,這是什麼樣的情形呢?

(背景畫面:1994.08.12盧安達,吉佳利中央醫院。)
王英偉醫師:我記得當時是,我們剛去沒多久以後,到一個診療中心,實際上一個,非常簡陋的一個中心,然後那個時候有很多人,抬了幾個人進來,他們那個地方遍地都是地雷,他們這幾位都是不小心,踩到那個地雷,那送到醫院,實際上他們的腳,實際上有些已經看到骨頭,甚至有些可能已經,可能是少了一部分,那我們必須要馬上做止血,馬上去包紮,那個時候是這樣的一個,混亂的狀況。

主持人賴睿伶:但是我看大人都已經這麼困難,不知道小孩的情形呢?

王英偉醫師:實際上我們那個時候是很痛心,因為我們有時候看小朋友,他們在看病的時候都會在哭,那個時候沒有哭,對他們來講,當一個人到沒有哭的時候,可能已經到絕望,因為他們過去哭了太久了,已經沒有希望。

主持人賴睿伶:看到了人的狀況,我們也很想瞭解他的環境,譬如這張照片,說明了現在(1994年)他們在,物資缺乏上的一個問題了。

(背景畫面:1994.8.13薩伊(剛果),難民營醫院,早產兒保溫箱。)
王英偉醫師:所謂的難民營裡面,實際上也有新生兒的出生,可是我們沒有像臺灣有保溫箱,對他們來講,唯一的就是那個紙箱,再加上我們的鋁箔紙。

主持人賴睿伶:所以它是保溫箱,嬰兒用的?

王英偉醫師:裡面我們看到上面有點反光的,那個是鋁箔紙,鋁箔紙就是我們有時候,煮東西用鋁箔紙來保溫,那新生兒也在鋁箔紙,包裹底下,然後在紙箱裡面,這個是一個,比較克難的一個嬰兒保溫箱。

(背景畫面:1994.8薩伊(剛果),收容盧安達難民醫院,簡易廁所。)
主持人賴睿伶:這個感覺醫療用品真的很缺乏,還有戰爭久了,可能就會有傳染病的問題,接下來這張照片,也是讓我們很難設身處地去想。

王英偉醫師:那個時候我們知道說,難民大概有20幾萬,那個難民營一下子,一個地方擠進20幾萬,大概是三分之二的花蓮,那麼多人,然後到一個難民營裡面,第一個面臨的,就是可能環境的一個汙染,譬如說水,他們的排泄物,或是大便小便怎麼去解決,那這個時候就發生了,第一波的傳染病是霍亂,那霍亂的時候,第一個就是大家都會拉肚子,那根本沒有那麼多的廁所,所以那個是汽油桶,兩個板子,兩個人左右各一個,然後在那邊就拉肚子,而且旁邊沒有圍起來,所以人基本上我們上個廁所,我們對這個是一個,非常個人的一個問題,可是在那邊,就在難民營的後面,你就是帳棚的後面,就是好幾個這樣的一個,有一半的汽油桶,兩邊放兩個板子,然後在那邊做一個,拉肚子的一個情形。

主持人賴睿伶:看到了您在醫療部分,這麼樣的用心,還有希望給予他們援助,可是我知道你在盧安達那時候,還有發揮了另外一樣功能,你拿起了你的攝影機,紀錄下當時的情形,我們來看一下,當時您所拍的影片。

王英偉醫師:我想影片或是影像,實際上對一個訊息的傳遞,非常重要,我們看到影片裡面,很多的建築物,那個建築是一個教堂,我們以前教堂是一個,保護人群的地方,可是我們看到那個教堂,都是一個彈孔,當人跑到一個要被保護的地方,都沒有被安全的一個感覺,都沒有被保護,實際上他們的需要,實際上是非常的苦,非常的期待我們的一個協助,所以我覺得影片是可以,讓我們來呈現更多的,他們當時的一個情形。

主持人賴睿伶:盧安達的這個投入,是不是也對您的生命,產生一些影響呢?

醫病醫心 以愛止殤

王英偉醫師:不管是在那個時候的非洲,或是現在我們工作上,在我們的心蓮病房,我們是照顧了一些末期的病患,不管是在臺灣還是在非洲,每一個角落裡面,都有很多人需要我們的幫助,有時候我們會覺得無力感,就像我們在非洲,就像我們現在看到末期的病患,可是對他們每一個人來講,你的投入,你的付出,已經有達到某些,讓他們比較安心,最少對他們來講,旁邊有人在關心他。

(背景畫面:1994.8薩伊(剛果),收容盧安達難民醫院。)
我們的醫療團去的時候,實際上他們開始有床了,可是那個床是三四個小朋友,是睡在床上,他們不可能一個人睡一個床,可是大人還是躺在地上,是那個狀況底下,對他們有一個帳棚,來去給他們覆蓋,有一個床,讓小朋友可以睡,這實際上已經是,非常大的一個幫助了。

主持人賴睿伶:雖然歷史的教訓,在在的告訴我們,戰爭的可怕,至今,全球的天災人禍,仍然頻頻發生,祈願大家要多一分的善念,就可以少一分的衝突,用愛與善的匯聚,來消弭暴戾之氣,今天非常感恩,徐祥明(前)局長,還有王英偉醫師,來和我們做分享,感恩醫師,謝謝。

王英偉醫師:謝謝主持人,謝謝觀眾,謝謝您。

羽光片影

冬令發放 溫馨故事

上德下慈師父:學校學生就是穿那個,童子軍的那個衣服,然後我們不但是給他們衣服,我們還是親自去給他量身體。

每一家挨家挨戶去,有幾個孩子,他的身材是多大,都去量,量到好再買,符合那個尺寸,我們挨家挨戶這樣寄去,他們拿到都可以穿,不會說太大件還是太小件,所以 上人就是這麼用心,都是去。

後來有一個冬令發放,以前就是日用品,日用品就是毛巾、牙刷、肥皂,還有那個洗衣粉,這個日用品。你如果說吃的就是說,油、麵、米粉、罐頭,這樣這些就是食用品。

因為我們給他們,他們自己拿袋子來裝,所以東西一多,還有的有衣服,東西一多,他們那個感恩戶,大家都提到,兩隻手提很多東西,大小包,後來有一次,就是師父做那個帆布的袋子,做一個帆布袋子,想說給它設計。

那次的帆布袋子是很特殊,因為有一個難產,難產的婦人,為了生產這樣往生了,所以她的先生很難過,就捐一筆錢給功德會說,這個做功德要迴向給她的太太,所以 上人想說,這個是我們要很用心來做這樣,才去給它設計那個帆布袋,想說那個給感恩戶裝東西,他們可以背著,比較不用兩隻手提的那麼重,所以就設計那個帆布袋,把他捐進來這些錢,做幾千個的,這個帆布袋,所以感恩戶的東西領好,裝在袋子這樣背起來,覺得很感恩,很舒服,這樣又很莊嚴,不會提的這樣大的小的,塑膠袋,大包小包這樣不好看,所以 上人的用心就是這樣,尊重又很用心。

環島訪貧 溫馨故事

這張相片是好像是在恆春,在恆春,他這個是後來就變癌,好像細菌感染跟破傷風,因為鄉下人,他光腳丫刺到鐵釘,以前刺到鐵釘就開始發炎,發炎後來腳底就長一顆瘤出來,我們那時候去複查的時候,他那個膿這樣流,都在地板鋪一個布袋,那個瘤的膿這樣流,實在整間的味道很不好,但是 上人他都不會說,那個味道那麼難聞,進去就摀鼻子還是什麼,他還是照常,照常都沒有感覺怎麼樣,進去就看他,就說你是怎麼了,他才說,他刺到鐵釘,就發炎,那後來我們去看了以後,不久他就往生了,複查當時 上人說,你現在有沒有去給醫生看,難道不能開刀,他說已經沒有沒辦法了,他說已經都傳染擴及淋巴,醫生說沒辦法開刀,鄉下人沒錢,就是要放著讓他難受,那個是很痛苦也很痛,膿這樣流,滴的滿地,所以窮苦人家真的很可憐。

早期我們也經過,那個窮苦的生活,所以我說慈濟家風的,克勤克儉、克苦克難,所以早期剛剛,跟著 上人來到這裡,慈濟家風就是這樣,就那時候就開始建立了,所以我們有經過艱苦,所以出去複查看到艱苦人,我們就可以體會到說,艱苦人那個辛苦。
回頂端 向下
 
【回眸來時路】20160609 - 盧安達殤與愛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法喜充滿 :: 回眸來時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