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回眸來時路】20160616 - 阿富汗1998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1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0616 - 阿富汗1998 Empty
發表主題: 【回眸來時路】20160616 - 阿富汗1998   【回眸來時路】20160616 - 阿富汗1998 Empty周五 6月 17, 2016 8:44 am

回頂端 向下
在線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1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0616 - 阿富汗1998 Empty
發表主題: 回復: 【回眸來時路】20160616 - 阿富汗1998   【回眸來時路】20160616 - 阿富汗1998 Empty周一 7月 22, 2019 9:05 pm

回眸來時路第76集_阿富汗1998_20160616

(主持人賴睿伶)
回眸來時路,舊法用心知,大家好,我是賴睿伶。

(背景畫面:1998.05.26阿富汗。)
阿富汗常被稱為,中亞的十字路口,它的歷史充滿著戰亂,與社會不安,人口只有三千多萬人,但它卻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在1998年的2月4日,阿富汗的北部、塔哈爾省,發生了規模6.1的強震,造成屋毀人亡,四千多人喪生,十三萬人無家可歸,人傷我痛、人苦我悲,在這一年慈濟將愛,送到這天災人禍頻繁的阿富汗。

(旁白)
(背景畫面:1998.5.2阿富汗巴米揚,慈濟與美國騎士橋合作發放。)
地震發生三個多月後,慈濟派遣四人賑災小組,親自前往阿富汗,發放650公斤抗生素,給當地衛生處及診所,這其實是慈濟在阿富汗的,第二次藥品發放。

(背景畫面:1998.4阿富汗。)
第一次則是在地震不久後,透過與國際組織合作,由洛杉磯騎士橋,將慈濟1376公斤緊急藥品,送進阿富汗,雖然這些援助,對於五、六百萬人口的,巴米揚地區,只是杯水車薪,卻是當地僅有的醫療希望。

主持人賴睿伶:今天我們就邀請到,曾經參與1998年,阿富汗賑災的謝景貴師兄(謝景貴法號惟崵,慈濟基金會宗教處主任,自1996年參與國際賑災),而他也是我們慈濟基金會,宗教處的主任,師兄你好。

謝景貴師兄:睿伶好,全球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提到了阿富汗,我想是您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個足跡,特別是團隊的成員,每一位都好重要,我們畫面上看到的這四位,可不可以請您幫我們介紹一下?

(背景畫面:1998.5阿富汗賑災行。)
謝景貴師兄:當然,左邊那是我,黑頭髮,然後再來是思賢,思賢師兄是全球志工總督導,還有王志宏,然後再來就大愛臺記者楊明哲,當時就我們四個人。

主持人賴睿伶:其實提到阿富汗,它本來就已經在烽火當中,好幾年了,到了那個時候,又是大地震、內戰,感覺上都已經是很紛亂的時候,慈濟人,還有 上人,是怎麼看的呢,一定要救嗎?

(背景畫面:1998年阿富汗。)
謝景貴師兄:很難,不要講說現在,在當時都非常的困難,你想想看那種蘇聯入侵,撤退之後,雙邊又打得那麼久,然後消息一傳出來,我們可以想像那個地方,是沒有任何基礎建設的,就算是有也被打得亂七八糟,更何況是地震,地震之後上萬人往生,那我們也知道往生之後,最擔心的就是那種所謂的,傳染的疾病,缺衣斷糧,然後氣候又是這麼的惡劣, 上人也很心懸他們,所以一直在想說,到底有沒有方法,可以去援助他們。

主持人賴睿伶:當我們有了這分心念,希望可以幫助,沒想到助緣就出現了,我們來看這一張照片,照片上右上方的是黃思賢師兄,旁邊這兩位聽說就是讓我們,得以進入阿富汗的關鍵人物。

因緣合和 與騎士橋合作

(背景畫面:1998.5.22,機上詹姆士、愛德華、黃思賢合影。)
謝景貴師兄:對,沒錯,他們就是那個,洛杉磯的騎士橋組織,騎士橋在聯合國有註冊,然後在美國,所以美國國會議員羅跋克,知道他們經常出生入死,去車臣、去柬埔寨,那這個任務,阿富汗非他們莫屬,就找到了這個騎士橋,所以騎士橋當然義無反顧,整裝待發。

(背景畫面:1998.5烏茲別克打包藥品及轉機。)
可是他們組織是,真的是比較小,所以他們苦無經費,就是想要去但是沒有經費。那那個時候其實救人如救火,我們就想,好,美國總會就先準備一批藥,他說:我們不能等了,要趕快進去,所以二月份的時候他們就帶著,美國總會準備的一批藥,就先進去了,二月我們來不及參與,可是五月的時候,就是剛才照片,我們四個人都準備好,我們是可以一起去參與的,那在過程當中確實是不容易。

(背景畫面:1998.5.22阿富汗雪巴士機場醫療藥品。)
所以我們經過了烏茲別克,然後通過烏茲別克它的首都,塔什干(Tashkent) ,然後才從北邊,再坐北方聯盟的飛機進去,那個起飛時間,都不確定的,隨時可能都會有變化,但是總是關關難過關關過,就是說能夠進去的,這樣子的一個管道,是這麼的困難,但是不管如何。

(背景畫面:1998.3.25靜思精舍,愛德華博士來訪,向 上人報告賑災心得。
1998.5阿富汗。
1998.5.22阿富汗,雪巴士機場。)
當愛德華他們進去,二月出來告訴我們說,當地的狀況是這個樣子的時候,我們真的就是立下了這個願,就是我們要親自進去,所以我們只能,最近的機場大概是那個,雪巴土(Shibatu)的機場,大概三個小時車程,你不要看三小時,這個都是正常的情況,如果是下雨的時候,大概就要等兩三天,才能夠這樣跨著河過去。

(背景畫面:1998.5阿富汗。)
那我們剛剛也有講它是谷地,三四千公尺的谷地是機場,它的山峰是五六千公尺的,所以到那個地方,大概就是我們玉山的頂的,那樣子的高度,當作機場,土路,好不容易降下來了,才由這樣子的陸路,再經過三個小時然後才送進去。

主持人賴睿伶:這一次我們送去的這些物品,是以抗生素為主,在實際上您看到的,他們是不是在醫療物品上,已經缺乏到最後的關頭了。

謝景貴師兄:非常缺乏,五、六百萬人只有四所醫院,那不是什麼大醫院,就是我們平常那種小診所,他們叫醫院,然後四十幾個,像那種赤腳醫生那樣子,可以照顧附近鄉村居民的人,五、六百萬人,就是這樣子的醫療設施,更何況這五、六百萬人,所靠的這個系統完全沒藥。

(背景畫面:1998.5阿富汗。)
所以當地震之後,不能再有任何的閃失,只要有一點點,像我們這裡很容易處理的什麼,霍亂、瘧疾,這種只要在當地一發生,不可收拾,就是一片。

主持人賴睿伶:五、六百萬人,但是我們送去的物資,畢竟是有限的,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是不是,杯水車薪,有幫助嗎?

親送藥品 解燃眉急

(背景畫面:1998.5.12阿富汗,發放醫療藥品。)
謝景貴師兄:對我們來講好像只是650公斤,可是對他們是全部,那是他們的全部,那是他們的希望,所以經常有人講說你要不要,你就送那麼一點點進去,可是我說,如果真的我只能送一杯水進去,我也要送,只要志工能夠平安進去出來,在這個前提之下,能夠送多少物資我們就要送。

主持人賴睿伶:我想有一位女醫師,可能印證了您的話,我們來看這一張照片,這位阿富汗的女醫師,她就是堅守崗位,而且也感動了你?

(背景畫面:1998.5.23阿富汗。)
謝景貴師兄:沒有錯,他們其實是一個比利時傳教士,你想想看,他們深入蠻荒,然後最後設立這個診所,可是戰亂,你不要說醫師好了,醫師連她先生兩個人,完全沒有任何的資源,不要講什麼薪水,半年來完全沒有任何資源,他們苦苦撐在那個地方,可是當鄉親來到她面前的時候,你想想看,她沒有藥給他,她明明知道,如果給他一點點抗生素,他就能夠保命,可是一個醫者仁心,看到這個情況情何以堪呢?所以我們那650公斤抗生素,對他們來講多重要。

主持人賴睿伶:慈濟從1993年到衣索比亞,1994年到盧安達,都是和法國世界醫師聯盟,就是M.D.M.合作,1998年,是和騎士橋合作到阿富汗,到現在您來看,慈濟的國際賑災的模式,感覺好像也不斷的不斷的成熟,也有一些演變的歷程,(對。)那現在這種,戰亂型的國家,我們還會再去做援助嗎?

謝景貴師兄:少了,沒有了,像蘇丹,我們很想去,可是我們不去了,為什麼,因為這都是,少數人能夠到的地方,這種衝突其實對志工是危險的,但早期我們在學習的過程當中,我們知道,世界的苦難是這個樣子,那我們學習他們,是要隨時準備好,隨時準備好,隨時可以出發,這個叫做我們志同道合,福田一方邀天下善士,像南亞海嘯我們就有不同模式,全球當作一個村的話,那麼就近,是不是就是社區志工了,所以像南亞海嘯,斯里蘭卡雖然沒有慈濟人,可是東南亞慈濟人可以去,馬來西亞慈濟人,新加坡慈濟人,就可以去囉,那這個叫做什麼,這個叫做社區志工的精神。

國際賑災 因地制宜

可是有些地方,譬如說是本會直接親自去的,像朝鮮,沒有慈濟人,那怎麼辦呢?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同樣是南亞海嘯,可是在印尼有慈濟人,那它的做法就是,自力更生、就地取材,所以你看它慢慢一直發展出來,就是要讓有更多的志工,要更低的門檻,讓更有愛心的人,大家一起來參與,所以像在海燕風災的時候,不管是在菲律賓,現在在尼泊爾,我們所有最後形成了一個模式,就是在安全的前提之下,讓更多的這些志工能夠去參與,同時讓受害的這些人,自己本身也能夠站起來,變成一個幫助別人的人。

主持人賴睿伶:天下的災難還是這麼多,有一些人可能看了多之後,會有一種心理的壓力跟負擔,那您覺得呢?我們應該要用什麼樣的心態,來看這些世間的紛亂?

無常苦難 用愛對治

謝景貴師兄:前腳走、後腳放,災難不斷的發生,我們一定要,秉持著一個宗教情懷,那種愛心才是真正能夠去,對治現在世間的紛亂。

(旁白)
位在阿富汗中部的巴米揚,即是玄奘法師在大唐西域記中,記載的梵衍那國,歷史學家認為玄奘描述,閃耀金光的立佛石像,就是位在巴米揚峽谷左右兩側,約有一千五百年以上的歷史,各高三十八與五十五公尺,堪稱世界最高大的站立佛像。

(背景畫面:2001年阿富汗,巴米揚。)
2001年,塔利班激進組織下令滅佛,宣稱要炸毀所有佛像,巴米揚這兩座石雕佛像,也難逃被炸毀的命運,大佛不因千年風化而摧折,卻因宗教戰亂而面目全非,令人唏噓。

主持人賴睿伶:今天的節目當中,我們邀請到1998年,慈濟前往阿富汗賑災的,四位團員當中,有一位是平面的攝影記者,他現在是我們,慈濟人文志業中心,平面媒體的總監,同時也是經典雜誌的總編輯,讓我們歡迎王志宏師兄(王志宏,經典雜誌總編輯,曾走訪歐亞美二十多國,旅行報導)。

王志宏師兄:睿伶你好。

主持人賴睿伶:總監好。

王志宏師兄: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總監,提到了阿富汗,我相信是你生命當中,非常重要的一站,我們來看這第一張照片,照片裡面,你的前面就是一枚這麼大的,這是炸彈嗎?

(背景畫面:1998.5阿富汗。)
王志宏師兄:對,應該是飛機,投下來的一個未爆彈。

主持人賴睿伶:當時阿富汗的情形是如何呢?

內戰紛擾 阿富汗局勢不安

王志宏師兄:實際上1998年5月去的時候是,阿富汗是一個戰爭中,這戰爭中不是跟,是塔利班,跟當時唯一國際承認的,叫做北方聯盟的戰爭。

(背景畫面:1998.5阿富汗,巴米揚。)
那我們當時去到的是巴米揚,有大佛這一個的,是在阿富汗的正中央,但是它是被塔利班所圍繞的,所以它變成是一個孤城,當時我在忙著經典雜誌的創刊,但是我覺得那個地方是,一定要去的原因是因為,有傳說中的玄奘法師所談的,巴米揚的大佛,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在除了,記載一個慈濟的緊急援助之外,站在人文的角度上,那也是必須去做一個紀錄的。

(背景畫面:1998.5.22阿富汗。)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到了當地,竟然旁邊是荷槍實彈的人,您是被挾持了嗎?還是?

(背景畫面:1998.5.22阿富汗,雪巴士機場。)
王志宏師兄:我們當時顛簸的降落下來之後,大家鬆一口氣之後,誰曉得那機門、艙門,那個軍用的飛機一打開之後,我們大概被二、三十個,全副武裝的士兵圍繞著,我們想說,這輩子從來沒有受過,這樣子的歡迎大禮,但是後來跟他們熟了之後,大家也很高興,在那邊彼此拍個照,留個念,那這些都是當時我們的護衛隊,就是來保護我們安全的。

主持人賴睿伶:是,所以從照片上可以看出,在1998年阿富汗的緊張氛圍,而當時慈濟要援助巴米揚省,其實就是有著名的佛教遺產,一千多年的歷史,巴米揚大佛。

(背景畫面:1998.5巴米揚大佛。)
王志宏師兄:那這個佛像是在,玄奘法師的大唐西域記裡面,做了相當大的一個描述,那實際上是70年代的時候,印度也曾經幫它們做了一個,很大的工程的修復,所以我們看到這些大佛旁邊的,那衣服的皺褶都已經,曾經是修復過的,那但是接下來又戰爭了,1975年之後就戰爭,戰爭到我們1998年,這佛像大概都是一個,處於一種頹圮的一個狀態,當時我看到這個大佛像,當然是非常的震懾,因為我自己去過敦煌的莫高窟,我去過了大概八次,但是這個大佛像,如果在它輝煌的時候大概,莫高窟的大概,我估計有五十倍大。

主持人賴睿伶:感覺得到這個佛教還有藝術,它是一個重要的里程跟代表了,但是還是躲不過無情戰火,因為四年之後您回到了巴米揚,是,我們來看下一張照片,這可能就感受得到物換星移,我們在上方所看到的,是1998年的時候,是,但是到了2002年大佛不見了,(是。)那時候你就在現場,你的感覺呢?

(背景畫面:1998年、2002年巴米揚大佛之對照相片。)
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很難過的一件事情,就是說它在地表上存在的,大概有千年的歷史的一個大佛,竟然在因為人類的,戰爭中的一個荒謬,就將它,就把它摧毀了,當時我就心急,我必須做一下,重走玄奘法師的西域記,那我們在2002年,當稍微底定的時候,我就回到了現場,千方百計,還是很困難的回到了現場,選擇同樣的角度做一個對比,你會看到這一個,巴米揚峽谷上的左邊跟右邊,各有兩尊立佛,那是在1998年拍的,那2002年拍的,這兩個佛龕已經空
了,這是當時在被摧毀於那個,塔利班的一個坦克跟炸藥之下。

主持人賴睿伶:景物改變了,不知道人有沒有改變,特別是在戰亂之下的孩子,我們來看下一張照片,這是您拍攝的了,(是。)感覺那一天大家有著笑容,這是戰亂兒童下,我覺得最珍貴的一景。

(背景畫面:1998年阿富汗。)
當時剛好聽到學校的鐘聲響了,就是當時的中小學放學了,放學的時候,我一個外來人,跟他們長得不太一樣,穿得也不太一樣,帶了一個相機,走到哪裡就被一群,這一群小孩子,調皮的小孩子就跟到哪裡去,所以我當時就很生氣說:算了,我乾脆把你們拍一張照片,然後把他打發掉就好了。

烽火之下 兒童難得展露笑容

所以我說:來,過來,我們拍個照片,一拍,當時這些小孩子就很快樂,群集在一起,然後做出很可愛的動作,拍了這張照片,但是實際上當時中間這一個,寫著哈薩克這個小朋友,當時看我,因為我不會懂當地的,他們所講的語言,就是(不會)當地的這種語言,所以這個哈薩克,居然過來跟我們講說,Sir May I help you,就是他想要幫我,所以有他的幫忙之後,我意外就是找到一個小天使,讓我當天下午的拍攝,就非常非常的順利。

主持人賴睿伶:2002年的時候,你回到了阿富汗,孩子應該也長大了吧,我們來看看這個,後來的情形是怎麼樣的了?

(背景畫面:2002年阿富汗。)
王志宏師兄:是,當時對這些小孩,中間隔了三四年,大家都沒有任何消息的時候,總是覺得不曉得怎麼樣,因為又經過這麼無情的戰火,是,所以下午一出現的時候,我馬上認出就是我旁,我的左手邊的那一個,就是哈薩克,他出現在那個地方,當年我們離開沒多久,戰爭,那他們躲到了山上去,然後塔利班的人跟他講說,下山來,不會秋後算帳,哪曉得一下山之後,他的爸爸跟叔叔,就被馬上逮捕了,隔天就被槍斃在這旁邊了,他講得輕描淡寫。

四年時光 物換星移

然後接下來,他本來是學校很聰明的小孩,然後接下來就是因為,被送到了所有的那些,我們講的難民營,那這個小孩子從就是開始學著,織阿富汗地毯維生,那等到這四年之後,他也是失學了,他才剛從北方被聯合國的,IOM(國際移民組織)就是,把他們送回來,Rehabilitation(重建) ,回到他們自己的家鄉來,那回到這個家鄉來什麼都沒有,所以那個情況是,在那個2002年的背景,是這個樣子的,所以那真的是不勝唏噓,這是我在,我們在那邊忙著交往,這段時間忙著做經典雜誌,推行,做什麼,但是對方的一個小朋友,之間的過程,竟然經歷了這樣子的骨肉分離,然後戰爭的戕害。

主持人賴睿伶:畢竟現在整個中東地區,還是這麼樣的混亂,以一個人文紀錄工作者,你怎麼去解讀這些,一個地球,兩個世界。

王志宏師兄:像阿富汗這個事情發生的時候,他們是千年以來的,種族之間的仇恨,異族之間的仇恨,那這種一直在互相累積下來,累積了很久的地方,要很快把它解套是很困難的,就包括中東的一個概念,是一樣的。

媒體正知見 傳善念止干戈

藉由媒體,藉由更多的一個報導上面,將這些過去的偏見誤解,化為所謂的正知正念的時候,人跟人之間的溝通,是應該是準確的,是應該是好的,我們某方面,我們可以扮演的角色是如此。

主持人賴睿伶:慈濟從1991年,援助孟加拉水患,揭開了國際賑災的序幕,到現在足跡已經遍布了五大洲,從最初的和國際組織合作,在過程當中來吸取經驗,而逐漸發展出慈濟國際賑災,直接、重點、尊重、及時、務實,等原則,還有四種形式,但是,這些尊重生命的理念,始終如一,人類的希望來自於互助,而慈濟的愛,也會持續的灑向苦難的深處,今天非常感恩王總監,還有謝景貴謝主任,給我們的分享,謝謝總監。

王志宏師兄:謝謝睿伶。

羽光片影

上德下慈師父:來到普明寺什麼都沒有,所以向他們借的房子,就是小小的,一間房間六呎四方,是用木板釘的,上面是草蓆,所以沒有棉被也沒有墊被,到冬天的時候都是很冷,所以我們是蓋一件四呎半,我們人都超過五呎,但是蓋一件四呎半的棉被,所以人就是腳都不能伸直,又沒有墊被,只有草蓆這樣很冷。

所以才跟別人撿一件蚊帳,人家給我們一件棉紗蚊帳,我都捨不得丟掉,就拿它來做墊被,早期我們是這樣過生活的。

愛的圍巾與肚兜

因為從花蓮回來就是坐單車,我有時候晚上很晚,冬天的時候風也很大也很冷,那坐單車坐(騎)一個鐘頭,所以真的,有時候遇到很冷的時候,就一邊坐單車 一邊,真的如人家說的皮皮挫(發抖) ,很冷,所以有一天我要回來,要回來,花蓮許老居士的太太,看到天晚了又那麼冷,又稍微飄著細細雨絲,這毛毛雨,那麼冷,她就拿一條小小的圍巾,讓我圍在脖子上,圍在脖子上這樣比較不那麼冷,就回來了,回來以後我還是一直發抖,看到 上人的時候,今天好冷,那個花蓮的許老太太看我會冷,拿這條圍巾給我圍,這圍巾圍著比較溫暖,我就這樣停腳踏車,邊停腳踏車邊跟,就嘴巴一直,就跟 上人說,圍這條圍巾比較不那麼冷, 上人聽到了,可能心裡也很捨不得,想說,那麼晚了還坐(騎)單車,又那麼冷。

德融師父 手織肚兜

那時候他就沒有講什麼,後來就跟融師父說,叫他織一條圍巾給我,融師父織好(圍巾)跟一個肚兜,肚兜是圍在腰部這裡的,就不那麼冷,還有一條圍巾比較大條,可以披在肩上的那一種,比較大條,所以拿給我的時候他說,這是師父交代我織的,說要給你的,所以我接到那條圍巾,和肚兜的時候,真的我心裡好酸,我快要哭出來,因為想到這條圍巾要很多棉紗,這個肚兜也要很多棉紗,來織這些東西,還要讓師父花那麼多錢,去買這些棉紗來織這些給我,我想說,師父也沒錢,我也沒錢,因為那時候很艱苦,就知道大家都沒錢,還買這些東西織給我,擔心我冷,我接到這些東西,我真的非常感動。

我後來就看到那條圍巾雙色,一種是比較黑色,一種是比較赤色,我說:融師父,你這是再去買這些材料來織的,他說,不要緊,我那個是之前織的,剩下來的,不夠再買材料來織這樣的,那個沒花多少錢,他看我這樣子很感動很感恩,我一直快要哭出來,他說,這個沒什麼,這個就是些舊棉紗來織成的,所以那時候就是這樣過生活。

那個圍兜現在還在,我還放著,但是有一點破掉了,那個圍巾我已經送給人家,因為有一次就是一個師姊,她抱一個孫子,晚上很冷,小孩子又睡著了,所以我就擔心小孩子著涼,我就拿那條圍巾給她用,我說,沒關係,這條圍巾讓你圍著回去,那個時候,就比較少騎單車載番薯了,就有時候有車,有時候坐公車。

那時候真正是艱苦,所以 師父徒弟當中,就是相依為命,就是在地藏廟(普明寺)那邊,過了一段是真的很辛苦的生活。
回頂端 向下
在線
 
【回眸來時路】20160616 - 阿富汗1998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法喜充滿 :: 回眸來時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