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昨夜的風雨

向下 
發表人內容
Jack
Admin
Admin



文章總數 : 6880
年齡 : 62
來自 : 台北
威望 : 1721
注冊日期 : 2008-12-22

昨夜的風雨 Empty
發表主題: 昨夜的風雨   昨夜的風雨 Empty周六 8月 27, 2016 9:19 pm

        昨夜的風雨                                     高明智
 
        山上的雨一陣大一陣小,風勢也越來越強,寺外的樹被風吹得嗄嗄作響,寮房老舊的門板也發出陣陣的撞擊聲。太平洋海面上的颱風似乎有逐漸增強的趨勢,一幅山雨欲來的景象。法明寺的和遠法師帶領所有的出家眾正在做各項防颱準備工作,明芮,一個在寺中暫住的年輕人,也一起幫忙著。
        經過了一整個上午的忙碌,防颱工作告一段落,寺外的風雨愈來愈大,所有人員現在可以安心的在知客室旁會議室聽著和遠法師的開示。
        「颱風是自然界無常的代表,你不知道它那時候會形成,會走那一條路線,會帶來什麼樣的風雨與傷害。或是說,你根本不知道它背後可能帶來的好處。就宛如人生的無常,當我們遇到的時候,你要做的就是面對它,隨順它,過了以後,你就會發現你已經擁有一套與它和平共處的能力,甚至體會到,生命當中不能沒有它。」
        「颱風來時,較脆弱或是生病的樹枝會被吹落,強大的風力,掃去空氣中的塵埃,讓空氣變得更乾淨;大量的雨水,讓山的水土保持更有內涵。只要是體質堅固的山體,就可以經得起颱風的考驗,不堅固的也會在一段長時間休養轉換後變得堅固。這像我們做人一樣,一方面期待人際和諧,不要有所衝突,能夠生活順利。其實,有這些考驗何嘗不是一件好事,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你的人際關係已經向前邁進一大步,你已經擁有與人和諧相處的能力,這就是人生的『豁達』。許多的年輕的人,當年紀還輕的時候想不通這些事情,現在懂了,就是『老和尚』的境界。」
        隔天風雨過後,只見地面上花殘葉落,一片狼藉,除了少許栽種中的小樹被風吹傾斜了,全寺沒有任何重大的損傷是個好消息。早課完畢,風雨漸歇,大家趕緊全心整理颱風掃過的落葉枯枝及不知何處飛來的雜物。經過一上午的努力,每個人雖然汗流夾背,不過全身也非常舒暢,真是很特別的感覺。回到室內整理休息後,明芮想到「不經一番寒澈骨,那得梅花撲鼻香」,此時雖非冬季,也沒有梅花,彷彿心中有一株梅花,有一種香氣散發出來。她在想,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突然,日本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的一段話浮現腦中,「什麼最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熱情。有些人雖然很有能力,但若無足夠的熱忱,工作在他手上也不一定成功…… 。單有智慧不夠,必須流下汗水,流汗的過程常能產生不錯的點子和智慧。」對了,熱情與汗水最重要。
        兩個月前,明芮是帶著一個疲憊的心,想要到山上尋求療癒,自我的療癒或是大自然的療癒。她今年25歲,大學畢業後求職順利,已經工作兩年半,遇到工作上的低潮,離開目前的工作。面對工作的瓶頸,人際的困難,人生目標再次陷入重新定位與搜尋的狀態。她住在台北,工作在台北,當年在花蓮的國立大學唸書,因為地緣關係,漸漸地喜歡東台灣的靜與淨。常常一個人或是與同學騎著機車遊山玩水,真正的「遊山玩水」,有中央山脈的大山,也有花東縱谷的海岸山脈可以觀,可以親近。有鯉魚山、虎頭山、赤科山、六十石山,一直到台東的鹿野高台。水更多、更廣,有整個太平洋,北從花蓮的七星潭,南到台東金樽的海灘都有她年輕的足跡。溪更是多,花蓮溪、立霧溪、秀姑巒溪、木瓜溪,砂婆礑溪、三棧溪就已經夠他們探索不盡。而她暫住的法明寺是一次的冒險中無意中發現的,在花東交界的小山上,一般人不易發現,她喜歡這裡與自然融為一體的環境與寺中不用言語形式就能感受到的清淨氛圍,所以選擇來此暫住兩個月。
        明康法師,寺裡最年輕的常住師父,因為年齡接近,交流也比較多。常常有任務時也是明康師父帶著她一起做。又因為名字中,同樣有個明字,倍感親切,也許多世以前是師兄弟。今天,他們一起為幾棵樹扶正,其中有一棵小椰子樹被風吹歪了,除了把它扶正,還牢牢把它綁在木架上,四根長的扶木固定在地上,四根短的在上面形成一個四方型。明康說,之前只有用兩根木棍把它簡單固定,這是不夠的,至少它沒有被吹倒,或連根拔起。如果想要一勞永逸,就要這樣做,不僅可以往上長的正,也不怕被颱風吹歪了。當樹還小的時候,要給它可以倚靠的地方,要給它正確成長的方向與支持的力量,它就可以安心的往上長,也不會偏離。
 
        回想七月初剛來的時候,詢問師父為什麼你們這邊的花草樹木以及種的稻田都長的這麼好?法師笑笑地回答說:「只問耕耘不問收穫,只要耕耘就會有收穫。因為種子是有生命的,他們自己會努力的生長,我們要做的只是在適當的時節播種,該除草時除草,該給水的時候給水,該扶疏的時候扶疏。當老天爺已經做的很好的時候,我們不需要插手,不要白花力氣。當老天爺忙碌,不調順的時候,我們趕緊做工,做對了他們自己會長出來。」
        這時明芮心中想到,敬天愛地聚福緣原來是這個道理。又想到,我為什麼不可以學那顆種子呢?努力生長,自我突破,勇敢一點就對了,哈哈!想通了,讚。
        法師接著說:「如果我們行有餘力,可以多做一點,那就是在收成之後可以撒下油菜花種子,讓路過的行人能夠欣賞一整片黃澄澄的花海。當你一個人開始做的時候,其他人也會受到影響,最後大部份的人都動起來,這也是造福人群與度眾的一種方法。讓每個人貢獻一點微薄心力,付出一份愛心,可以成就不一樣的世界。這幾年,花東愈來愈多的花海就是這樣來的,環境一年比一年美麗,人心也一年比一年美麗,農人與旅人都滿意。」
        法明寺,佔地不大,是小而美的,但寺外約200公尺的路邊,有依山坡整理出來的梯田,是寺產的一部份。出家師父們定時都會來耕作,這是奉行百丈禪師「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最佳寫照。全寺嚴格遵守百丈清規,每日除了修行外,必親執勞役,認真做份內的工作,人人自食其力。明芮這時候心中暗自想,自己工作上遇到的困境實在是微不足道,想想「每一顆種子不論被種植在何處,都會努力的生長」。再看看勤奮踏實耕作的師父們,突然間,有一種讓生命動起來的力量,啟動了。
        在寺中,利用空閒時讀佛陀十大弟子傳,她最喜歡說法第一富樓那的故事,很佩服他傳法的精神。「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向佛陀請願,要去最野蠻的地方,去度眾生,佛陀說,那個地方那麼的野蠻,你敢去嗎?敢啊!萬一你去,要講法給人家聽,人家如果罵你呢?我要很感恩,因為他是動口不動手,只是罵,沒有打我,我用感恩心。若是打你呢?我還是要感恩,他只是赤手雙拳打我,並沒有動刀動槍來刺殺我。若是用刀用槍,這樣把你打死呢?我也要很感恩,因為過去生中,我有跟他結了這樣的緣,這一生我已經這個因緣,在這個人群中,這樣一世解開了,所以我也還是要感恩他。就是富樓那彌多羅尼子,他弘揚佛法心切,因為他透徹佛陀的真理。」她體會到,以後不管公司派我去那個國家,主管指派什麼任務給我,我要以歡喜心與感恩心接受,有信心會有圓滿的結果。今日,她學會了人間的圓滿是怎樣來的,內心喜悅萬分。
 
        這一天,太陽很大,明康帶她去體驗除草,既然排定了,就照計劃作息,這是規矩。看到形形色色充滿生命力又有點頑固的雜草,她總算知道什麼叫「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原來除草就是要連根拔起,有時候還要放把火將不好的雜草種子燒乾淨。她全副武裝,穿抹上各種防曬的裝備,師父們只是戴上斗笠與手套,大家很認真的為這一片花園除草,一個上午只完成了一小塊區域。明康說,每次除草,他就想像成除心地的無明草,因為無明煩惱很多,每除掉一棵,就少一分煩惱,就很有成就,這樣就不累了。
        經過了三個整天的流汗,在幾位師父的共同努力下,除草的工作告一段落。她再仔細端詳大殿旁的這一片花園,還真的可以感受到不一樣。不過常住師父說:「草的生命力很強,別的地方的種子也會隨風飄過來,每隔一陣子就要除一次草,就跟剃髮與洗澡一樣,是生活的一個循環。面對叢生的雜草或是心中的無明草,要用除惡務盡的心,耐心、細心、要有感恩心、歡喜心、遊戲心,傻傻的耕耘,全心全意付出,做到沒有雜念,收穫的就是智慧的果實。」
        「月升海上自極高明,風至山中無不和暢」,這一幅以俊毅流暢行書寫成的墨寶掛在會議室裡,明芮很喜歡這樣的意境。月就是月,但是從廣闊無垠的海面上升起,不需要自我標榜,感覺又高又大;在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點點星光的夜空,不需要自我吹捧,月就是這麼明亮。有兩個晚上,明芮與幾位師父爬上寺後的高點,站在上面,欣賞從太平洋升起的明月,真的就如這對聯的意境一模一樣。一位師父說,她剛來的時候,很喜歡靜靜地看這一輪明月,想到日本良寬大師的詩句「日暮寥寥人歸去,一輪明月淩素秋」,特別像現在剛剛入秋的時候。也會想到弘一大師,如一輪皎潔明月的人格風範。想到多少中國歷代的高僧大德都有著如明月的德行,終其一生,守志奉道,如日月恆行不息,至今還在黑暗中照耀著我們,為迷茫的凡夫指出一條菩提大道。
        風至山中無不和暢,明康解釋說,我們要像風一樣,入到人群,要隨順眾生,就像風隨順眾山一般。風本來很很強的,變柔和了,就順暢了,順利穿越山谷,沒有障礙。我們調和好聲色,柔和了,處眾入群,處處像和風,不儘無罣礙,還會受到歡迎。你看這風,吹過億百千劫,吹過無盡山巒起伏,為什麼有人感受到酷熱難當?為什麼有人心靜自涼?又有幾人參透這涼風帶給我們的訊息。
        天天都要吃飯,天天都覺得菜色與份量怎麼這樣少,可是也很奇怪,也剛好夠吃,也不會餓。有一天吃完飯,明芮忍不住問經行完畢的明康師父。師父回答,我們寺裡寺外的耕作種植與栽培,全部以自然農法的有機方式進行。和遠師父早在有機這個名詞還不是為大家所熟知的時候就很堅持,這樣一方面可以符合佛教不殺生的戒律,更可以與大自然的動物與植物和平共處。說來也很奇妙,我們留一些給蟲吃,給鳥吃,給山中的猴子吃,剩下的也夠我們吃。有一次,一位信眾在我們這裡的齋堂用餐,第二次他再來的時候說,我吃山下一般超市買的米,要吃兩碗才會飽,覺得不香不好吃,可是吃你們的米飯,一碗就飽了,又香又好吃,感覺很有能量。這一席話,總算為我解開每天飯桌上的疑惑。師父還說,吃八分飽比較健康。久而久之,大寮就煮少一點,大家也漸漸習慣了。
 
        兩個月的時間很快就要結束了,明芮這一段期間已經想通很多事,得到很多啟發,唯獨自己人生的目標還沒有想清楚。雖然一個多月前,她有把握機會詢問和遠法師這個問題,法師並沒有馬上回答她,而是叫他有空的時候到大殿去打坐或是禮佛。一開始她也沒有放在心上,也沒有行動,不以為意。直到三個禮拜前,她才真的每天利用早上十點到十一點的時間,專心靜坐。一開始思緒紛飛,妄念叢生,差一點坐不住。由於別無退路,只有前進一條路,她就堅持到底。很妙的,內心一天天平靜,思緒也愈來愈清楚,許多答案也在不知不覺中出現。她觀想自己的心是大地,身是一棵孤挺的蒼松,常與自己做對最討厭的人是颱風。原來,只是自己的脆弱與不夠堅強,只要能接受他,過一陣子,他就成為自己的貴人。現在,他已經是我的貴人了,沒有他就沒有這些養分,滋長我的堅強。是他給了我面對更大挑戰的能力,要感恩他。
        今天中午,她被邀請與師父同桌用餐,師父問他:「飯好不好吃?」她回答:「好吃」。師父再問;「你知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飯會很好吃?」她說:「因為我們是用有機的方式種的」。師父說:「是因為我們對於每顆種子的堅持,從選種開始就已經決定這個因,有機種植的努力只是一些助緣。從當初我們選擇種子開始,我們就要選用好的有機稻米留下來的種子,再以有機的耕作方法種植,一段時間後就可以收成,再經過加工與烹煮就可以有好吃的米飯。」
        她想起上個月師父開示時提到,舍利弗發願尋找明師,與大目犍連,兩個人意志和合,所以兩個人很歡喜地做朋友,兩個人共同有理想要找明師。後來兩人如願找到釋迦牟尼佛,舍利弗因為累世的願力還做了佛陀的上首弟子。
        明芮似乎聽懂師父的意思,要她在自己的生活與工作上,選擇正確的目標,自己想要的目標,對自己好,對他人,對環境好的目標,就如同有機栽培一樣,選種子就是選擇自己要追求的目標。過程中有願力,有好朋友做為助力,一起往自己要的目標前進,有善知識陪伴更容易成功,明芮恍然大悟。
        師父告訴她,要離開的時候會送一份小禮物與她結緣,那是一本有師父親筆簽名的書。她很喜歡裡面師父用紅筆圈起來的一段話:「夫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此天道之大經也。弗順則無以為天下綱紀。」更喜歡師父送她的幾個字:「做事順應天道,做人縮小自己;內修誠正信實,外行慈悲喜捨。」她發願要時時刻刻銘記在心,依教奉行。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這是蘇軾的定風波,明芮覺得東坡居士竟然將面對風雨的心境寫得如此灑脫與達觀,以前讀書時不求甚解,如今可以自己的體會了解其中的真意。
        「不要只是聽到那穿透樹林、打在樹葉上惱人的風雨聲。我們為什麼不長嘯一聲,高歌一曲,慢慢走,從容地趕路。手拄著竹杖,腳上穿著草鞋,步履輕鬆自在,勝過騎馬急行。害怕嗎?雖然一輩子都會遇到風雨的吹打,前面看來也許像煙霧一般迷茫,只要還有一件蓑衣在身上,就夠了。這個時節的春風似乎特別寒冷,吹醒了我的酒意,還真有些涼意,對面山頭上的夕陽卻露出了溫暖餘光歡迎我們。再回頭看看剛才風雨交加的地方,風雨沒有了,落日的餘輝也消失了,正好可以回家。」
        年輕時,不曉得風雨的寶貴,也缺乏定風波的能耐。生活平淡、蕭瑟、煩惱、起伏、迷惘、害怕是常態。年紀漸長,近二十年的磨練,深深體會到,要禁得起風雨,要禁得起平凡。她感恩那些昨夜的風雨,感恩有一些智慧與貴人伴隨著她走過這一段的工作歲月。她已經擁有面對生活的能力,任何的困難都可以是生活的一部份。她知道解答就在當下,每走一步就會有一個發現,愈是投入其中就愈沒有壓力。不需要再入深山求解藥,而可以在生活中找答案。她尊重每一個人,感恩每一件事,認真過每一分鐘。她珍惜人與人之間的緣份,投入愛,默默做,盡力做到圓滿,如果不如人意也要坦然接受。
        有人這樣來形容她的人生:「沒有賺大錢,但生活無虞;沒有位高權重,但問心無愧;沒有華廈美宅,但有溫暖的家;沒有人逢迎拍馬,但有親人真心相待;沒有定期定額投資,但有定期定額布施;沒有一帆風順,但有接受磨難的勇氣。」在外人看起來平凡,健康,最特別的是,凡是認識她的人,人人羨慕她的幸福與笑口常開。今夜,頭髮微白的明芮手中輕撫著一本封面有著閱讀痕跡泛黃的書,她深深感恩和遠法師當時給她的一切,提筆寫下風與雨的回憶,願將這輕風明月與法水雨露,一代一代的流傳下去。
 
 
(後記:本文係因緣際會,一念心,花兩個工作天寫成,分享有緣之人。寺名為應故事體裁需要而虛構,台灣花東並無此寺。)
 
(本文作者高明智,奈普敦學習顧問公司總經理,歡迎轉載傳閱)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wretch.cc/blog/jack18233
 
昨夜的風雨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資源與分享 :: 心得分享-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