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回眸來時路】20161027 - 愛在土耳其(上)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3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1027 - 愛在土耳其(上) Empty
發表主題: 【回眸來時路】20161027 - 愛在土耳其(上)   【回眸來時路】20161027 - 愛在土耳其(上) Empty周日 10月 30, 2016 10:24 pm

回頂端 向下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3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1027 - 愛在土耳其(上) Empty
發表主題: 回復: 【回眸來時路】20161027 - 愛在土耳其(上)   【回眸來時路】20161027 - 愛在土耳其(上) Empty周三 7月 31, 2019 10:12 pm

回眸來時路第95集_愛在土耳其上20161027

今日主題:愛在土耳其 上

(主持人賴睿伶)
回眸來時路,舊法用心知,大家好,我是賴睿伶,歡迎收看今天的節目。

1999年9月21日,凌晨的一點四十七分,臺灣發生芮氏規模7.3的強震,瞬間的天搖地動,造成嚴重的死傷,而這場大地震,也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讓各國紛紛派遣救援團隊,來臺馳援。

在各國的搜救隊伍當中,最早出發的隊伍,是土耳其的救難隊,臺灣、土耳其相距八
千多公里,而且宗教種族各不相同,是什麼原因讓土耳其的救難隊,在第一時間趕往臺灣,支援搜救行動呢?

(旁白)
(背景畫面:1999.8科索沃。)
1999年,817與921這兩個日子,分別是土耳其和臺灣,在二十世紀末最黑暗的一天,817 土耳其發生大地震,近四萬人死亡,六十萬人無家可歸,當時慈濟基金會有四名志工,正在鄰近土耳其的科索沃,進行醫療援助。

(背景畫面:1999.8.19馬其頓,四位團員準備前往土耳其。
1999.8土耳其。)
當志工即將回國時,接到慈濟本會的通知,要求立刻轉往土耳其勘災,並且發放緊急救難物資。

1999年8月,首次前往土耳其,賑災的四位慈濟志工,是如何突破重重困難,超越宗教及種族的界線,將臺灣的愛撒向土耳其,呢?

主持人賴睿伶:今天的節目中,我們邀請當年到土耳其,賑災的兩位團員,和我們一起回首當年,他們分別是慈濟基金會的,宗教處主任謝景貴(謝景貴號惟崵,慈濟基金會宗教處主任,1996年加入慈濟,參與多項國際賑災)謝主任,主任你好。

謝景貴師兄:主持人好,全球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還有我們大愛電視臺,新聞部的經理,陳竹琪(法號慈皎,大愛台新聞部經理,1995年到慈濟工作)陳師姊妳好。

陳竹琪師姊:主持人好,阿貴師兄好,全球的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提到兩位賑災的經驗,其實非常豐富,不過這一次的經歷對兩位來說,可能是印象深刻,因為在慈濟裡面,提到了1999年的土耳其,就會聯想到當時的921地震,這一年土耳其和臺灣,兩個地震相距不過才一個多月,而且規模都是七以上的強震,兩位都是在1999年的8月,而且是土耳其地震,之後的第二天就抵達了。

謝景貴師兄:沒錯。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看到這一張照片。

(背景畫面:1999.8.21土耳其。)
謝景貴師兄:對,這是到達之後的勘災,可是到的時候,那個時候其實是很混亂的,我們一路從科索沃出來,然後到馬其頓要找交通工具,然後當天19日,就飛到了伊斯坦堡,我們到伊斯坦堡的時候,那個時候前面後面,全部都是各國的救難隊。

土國大地震 各國馳援黃金救援

所以他們有一個特別的通關的,一個通道,他還特別問我們說從哪裡來,對,臺灣,然後他聽不太懂以為是泰國,然後跟他講臺灣,他才知道臺灣。

(背景畫面:1999.8.21土耳其,慈濟賑災團勘災。)
然後再第二個問題就問說,你們帶幾條狗?

主持人賴睿伶:狗?

謝景貴師兄:幾隻狗。

主持人賴睿伶:為什麼?

謝景貴師兄:搜救犬啊,所以你就知道說,我們到的時間是多早,前前後後都是各國的搜救隊。

主持人賴睿伶:這對您來說好像是第一次,對,來見證這麼大的災難,到現場去做記錄?

陳竹琪師姊:沒有錯,因為當時我是一個記者,先前是到了科索沃,已經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戰爭之後的殘破景象,然後到個土耳其是看到,天災所造成的,前所未有的殘破景象,對我個人的生涯,或者是採訪的經驗來說,都是第一次,所以那樣的震撼的場景跟畫面,會久久的留在心裡。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先來看一下科索沃,跟土耳其之間的相關位置,感覺中,雖然中間隔了一兩個國家,但是畢竟跟臺灣到土耳其來說,還是近的多。

(背景畫面:1999.8科索沃。)
謝景貴師兄:算近了,沒錯,那時候發生大地震之後,其實 上人一直在看,這麼大的地震,我們一定要有所回應,然後地圖打開,全世界最近的慈濟人,就我們四個,就我們四個人,正好有,而且又你看又有大愛臺,然後也有行政人員有勘災人員,所以我們這一團,雖然當時大家想說很累了,從科索沃已經想說要打包回家。

陳竹琪師姊:心情都是準備好,已經要回到甜蜜的家,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

謝景貴師兄:結果突然又接到傳真。

陳竹琪師姊:就在要離開的那一天。

謝景貴師兄:然後接到傳真的時候,大家還不敢相信,團員那個凱倫還說你開玩笑,應該是開玩笑,因為我們經常開他玩笑;然後他說,我說不,這真的發生大地震了,所以我們馬上就從馬其頓,然後從馬其頓然後轉過去,其實科索沃事實上很慘。

主持人賴睿伶:當然科索沃當時也是,國際上非常注目的一個焦點,提到了人禍,我們看到這張照片,是兩位在科索沃的時候的紀錄,因為那時候,我們好像是跟MDM合作,那時候我們在科索沃這裡,做了些什麼呢?因為感覺環境處境,都非常的考驗了。

(背景畫面:1999.8.14科索沃。)
謝景貴師兄:我們其實是沒有能力,能夠直接進去,所以我們必須跟國際上有經驗,之前我們合作過的,世界醫師聯盟(M.D.M) ,我們跟他合作過,包括在盧安達,包括在一些比較,伊索比亞,就是重衝突的地區,這個地區也是一樣,我們復建了一些這個就是,當地來講應該叫衛生所,把他們的醫療人員找回來。

(背景畫面:1999.8.16科索沃,慈濟援建醫療站。)
然後提供他們一個平臺,就是恢復他們能夠在基礎的,地區的一個醫療網,所以那個時候我們援助了這些,這個醫療站之後,我們就一個個去看,看了真的感覺上覺得說,我們現在應該做得差不多了。

與M.D.M合作 援助戰後科索沃

然後我記得其中有一次,我們要到其中一個站之前,還叫我們停下,說前面已經清過了,應該是沒問題了,可是昨天又有一輛車子又爆了,所以要我們再等一下,最後在我們那個醫療所裡面,清出了一個未爆彈,對,所以在那個狀況,其實是非常危險的。

主持人賴睿伶:主持人賴睿伶:雖然事情還有環境,都那麼樣的緊迫,但是當接到了通知,還需要(去)土耳其,兩位還有另外兩位成員,也是義無反顧的又前往過去,而且我知道,其實我們到的時間真的是早,除了像剛才提到的之外,我們到的時候的第一天勘災,第二天就決定要採買物資,毛毯等等要發放,這也太快了。

(背景畫面:1999.8.19土耳其伊斯坦堡災民露宿公園。)
謝景貴師兄:其實如果你在現場,你不會覺得快,你會覺得太慢了,是非常需要的,對,非常需要,你看19日到了,一千多萬人大都市裡面,全部睡公園。

主持人賴睿伶:對,你很自然就會想到說,他們晚上怎麼度過,當然他們家裡會有一些棉被,什麼搬出來,可是你看你到那個現場,我們去勘災的時候,你看那個幾乎都是三明治的。

陳竹琪師姊:對,房子夾成了三明治。

謝景貴師兄:房子全部都夾成三明治。

陳竹琪師姊:所以你沒有辦法進去,拿你原本的東西。

謝景貴師兄:而且那個災(情)是一片的。

陳竹琪師姊:你睡在公園是露水很深重,早上起來,就是背脊衣服都是濕的。

地震後房屋毀損 災民露宿街頭

謝景貴師兄:所以他那個時候,因為黃代表就是跟我們講說,我們是不是可以跟紅星月會,跟他們問問看,他們在地,他們最清楚,他們最需要什麼?

(背景畫面:1999.8.20土耳其阿牟西拉勘災。)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提到的這幾位都在照片上,黃代表是畫面上最左邊。

陳竹琪師姊:戴著帽子的這一個,白色帽子的這一位。

謝景貴師兄:然後我在跟她講話的那一個,那一位女生是我們紅星月會,負責人的女兒,她還充當我們的翻譯

陳竹琪師姊:其實我們心裡很急。

謝景貴師兄:對,沒有錯

陳竹琪師姊:因為就是希望說那樣的毛毯,跟睡墊可以早一天的送到,受災民眾的手中,那怕早一分鐘也好。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來看在採買毛毯的過程,聽說也有很多故事。

(背景畫面:1999.8.20土耳其阿牟西拉,採購毛毯。)
謝景貴師兄:因為第一個大家都要買,然後我們去的時候,其實廠商也很好奇說,你們是哪裡來?我們當然跟他講從臺灣來,而事實上我們還從科索沃過來,他心裡其實滿感動,所以我們在談的過程中,就已經談到了一個,所謂的給人道組織,或給非政府組織,救援的一個特惠的價格,那真的就是談生意,當然他的愛心我們是非常感動,那最後的時候,讓我非常感動的是說,他說這一切都是談生意,就是談生意,談完之後他說我個人,我個人每一條毛毯,我再減一塊錢,不是錢的大小,他幾乎已經是壓到底了,他還要再把他自己個人的心意,再表達出來,所以你知道那幾千條毛毯,都是大家的愛心。

主持人賴睿伶:看來慈善工作上了軌道,那我們人文的工作,不知道順不順利,我們來看這一張照片,聽到你的笑聲,我覺得是很困難。

陳竹琪師姊:我先把阿貴師兄的話延續,就是說那個毛毯,其實我有個心酸,我一直都沒有跟別人說過,就是關於毛毯這件事,我有一個印象實在太深刻了,阿貴師兄說,我們都跟著去採購毛毯,那當毛毯很難買,價格又要壓到最低,所以你要走訪一家兩家三家,這個便宜那個貴,這個數量夠那個不夠,好不容易湊齊的時候,我心裡想終於買好了,終於可以發了。

(背景畫面:1999.8.28土耳其伊茲米特。)
因為對我來說,我更重要的工作,是您剛才提到的人文,我得要發稿得要記錄,所以我跟著去採購毛毯,只是附屬的工作,那個時候你不知道什麼叫做,職志合一,沒概念,你只覺得好吧,那我白天就幫著你跟著你去買,結果就在我們好不容易,採購到足夠的數量的時候,我以為大功告成的時候。

阿貴師兄問了一個問題,我當時聽到那個問題,簡直是火大,因為我覺得,都已經好不容易買到了,他還問說,請問有沒有當地的居民,比較忌諱的顏色,他們不喜歡的顏色,因為當地是穆斯林,對,所以他就問了這個問題,那為什麼我火大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好不容易買到,你就別再挑顏色了,有就好了,讓我回去發稿。

尊重不同文化 處處用心細思量

謝景貴師兄:我忘了

陳竹琪師姊:他忘了,對,這是一個祕密,我從來沒有對別人講起,我也沒有對他講起,但我心裡就覺得說,原來這就是慈濟,原來這就是感恩、尊重、愛,在這麼困難的情況之下,我們還要顧慮受者,拿到這個毛毯心中的感受。

(背景畫面:1999.8.24土耳其伊斯坦堡。)
這一張照片是我們要發稿,那當時沒有那麼好的網路,也沒有所謂的FTP可以傳回來,所以我們要傳回臺灣的新聞,一定要去訂衛星,這個就是一個,伊斯坦堡的衛星發射站,我們要把剪好的新聞,或者很珍貴的素材,要通通透過衛星的方式,傳回臺灣,所以就是臺灣幫我們訂了衛星,很貴喔,它是以秒計費的,訂好了之後,告訴我們傳的地點在哪,然後我跟凱倫師兄,蹲著的那位就是凱倫師兄,他是當時的攝影記者,我跟他就帶著我們,這麼珍貴的影片去傳衛星,傳回臺灣,因為我的稿子,帶子一定要傳回臺灣,發布出去才叫完成工作,所以當時也是很艱難,因為傳衛星也非常地不容易。

(背景畫面:1999.8.26土耳其伊慈米特。)
主持人賴睿伶:這一分使命感是因為,這真的是全球所矚目的焦點,而且慈濟人都在了,就是要見證這一分愛,菩薩所緣、緣苦眾生,對於這些勘災團的成員來說,是他們的工作第二站,但是卻保留那一分初發心,要把感恩尊重愛都帶上,而在付出的過程中,還是需要有當地的助援,畢竟在發放的過程需要有人力,還需要有物資和錢,而這分力量要從何而來呢?

(背景畫面:1999.8.21-24土耳其,搜救受災民眾。)
人間的希望和溫暖,來自人與人之間的無私相助,土耳其大地震之後,各國搜救隊,在第一時間展開了緊急動員。

(背景畫面:1999年慈濟美國南加州分會,為土耳其地震募款。
1999.9.18溫哥華,為土耳其地震募款。)
全球慈濟人,則在 證嚴法師的號召下,走上街頭,開始了馳援土耳其,情牽苦難人的賑災募款,這是慈濟史上第一次,為了國際賑災而走上街頭募款。

主持人賴睿伶:一方有難十方馳援,從臺灣到海外,慈濟人愛心動員,援助土耳其的受災鄉親,也在這樣一個世紀的災難中,看到的人類互助的力量,也因為這樣的因緣,信奉穆斯林的臺商胡光中,看到來自臺灣慈濟的愛心,繼續我們就很高興的邀請到,慈濟在土耳其的第一顆種子,胡光中師兄(胡光中,土耳其聯絡負責人,2000年加入慈濟),胡師兄你好。

胡光中師兄:主持人好,全球的大愛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今天看到了以前賑災的夥伴,一定非常地開心(很高興。)提到了胡光中師兄,跟慈濟的因緣真的非常特別,而且是因為報紙的投書開始的。

(背景畫面:翻攝網路--1999.8.24聯合報讀者投書。)
我們來看這一張投書,這是在1999年8月24日,臺灣的報紙上,出現了大大的標題,土耳其有了地震,臺灣你在哪裡,所以胡光中師兄,你當時已經在土耳其多久了?

土耳其經商 天搖地動震撼

胡光中師兄:我在土耳其第三年,那一天晚上看到,當然我們都經歷到,我和如意(太太) ,都經歷到很大的震撼,那個之後的三天,尤其更大的震撼是,我看了電視上,那個數字不斷的跳動。

主持人賴睿伶:就是往生的數字。

(背景畫面:1999.8.21-22土耳其茲米特,搜救生還者。)
胡光中師兄:往生的數字不斷的跳動,我心裡面很難過,難過的什麼?難過的是我看到很多的國家,都有來救援,可是我一直沒有看到,臺灣的救援隊來,所以說提筆就寫了。

獲知慈濟跨國救援 主動聯繫

謝景貴師兄:我接到他電話我真的嚇一跳,怎麼還講中文的,然後他講了中文說,他還問我說,謝先生你會不會開車,我說我會不會開車,我會啊,那你這樣好不好,我現在人在安卡拉,我那車子就讓你開,我說我會開車,可是我不認得路。

主持人賴睿伶:對,確實是。

謝景貴師兄:所以你知道,就是說你可以感受到一個,那種熱血青年,青年嘛。

胡光中師兄:青年,青年。

謝景貴師兄:然後那種滿腔的那種,想要幫助人家的,然後不顧一切,就是要把自己所有東西,都奉獻出來那種感覺。

主持人賴睿伶:確實是,光中師兄不是只會寫只會說,他就馬上身體力行,我們有照片為證,我們來看這一張照片,這個是您親自的在發放。

(背景畫面:1999.8.25土耳其西拉,毛毯發放。)
那個時候已經加入慈濟的團隊,跟著景貴師兄一起做發放了,景貴師兄,終於不是四人小組這麼單薄了。

謝景貴師兄:沒錯。

台灣慈濟馳援 台商傾力相助

主持人賴睿伶:而且其實光中師兄,他的語文也好,宗教等等,他對當地的了解,是不是都對我們整個發放團隊,是很大的幫助。

(背景畫面:1999.8.21-25伊斯坦堡阿牟西拉,胡光中第一次跟慈濟人勘災。)
謝景貴師兄:對,沒有錯,所以我就說他是一個熱血青年,然後他什麼事情都是自己做,開車然後帶我們去各種地方,然後去所有的翻譯,雖然他的土耳其文不怎麼好,可是還是一樣,反正在那個地方,有這樣子一個感覺,好像回到家的感覺,有家人的感覺。

主持人賴睿伶:提到了家人,其實光中師兄給的幫助,不是只有開車,還照顧我們團員的身心。

謝景貴師兄:沒有錯。

(背景畫面:1999.8.27土耳其伊斯坦堡胡光中家。)
主持人賴睿伶:那就是這一餐了,這一個餐宴非常的特別,因為對於很多團員來說,聽說已經是非常簡單的黃瓜,黃瓜黃瓜,每一天都是吃很簡單的餐食,終於有一天吃到熱的,而且光中師兄你特別做的,這是水餃。

熱情與熱食 溫暖賑災團員

謝景貴師兄:是,你知道那一天我真的是看了,就是說眼淚要掉下來了,第一個它是熱的,第二個它是水餃,那種家鄉的感覺,然後當然竹琪,她一天到晚在那邊就是吃黃瓜,我們在科索沃的時候,已經是吃了十幾天的黃瓜,然後到了伊斯坦堡之後,突然看到一個人,是趴在地上在那邊擀麵,然後包了這個水餃之後,你知道那種感覺,而且他又帶著所有這些,當地的土耳其年輕人,大家一起來做志工,那種感覺回家,就是真的就是有家人的感覺,沒有錯是有困難,是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旁邊有人,我覺得那感覺真好。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再看下一張照片,因為我們終於歷經了,採買毛毯等等很困難的歷程,完成了發放,大家留下這珍貴的鏡頭,聽說在發放的歷程中,真誠不是只有在團員之間,連受災鄉親,也給你們很大的感動。

謝景貴師兄:對,我們那時候在準備,然後我們就在吃午餐對不對,我們準備了三明治,然後就在公園裡面一樣,就是鋪了個毯子,然後一條毯子而已,然後我們幾個人就坐在上面,大家就是滿累的。

(背景畫面:1999.8.30土耳其茲米特。)
我以為,真的以為小胡的土耳其文很好,所以有人來問他說,你們怎麼回事,看到外國人,然後他就說臺灣,然後他就說地震,我還會講兩句,就是地震,然後毛毯,就是毛毯,小胡的意思就是說,我們來自臺灣,這裡發生大地震,我們要發放毛毯,那個人聽了之後就走了,過了一陣子以後警察來了,警察來的時候帶著毛毯,他說剛剛有一個人來報案,說有臺灣來的,臺灣,地震,地震之後。

胡光中師兄:需要毛毯。

彼此互助 災難見溫情

謝景貴師兄:沒有毛毯,所以警察是拿毛毯來,要來給我們的,你可以想像,地震之後物資這麼缺乏,當地人看到了幾個外國人,坐在這個公園裡面,還馬上去跟警察講,警察這麼有愛心的,馬上把毛毯(拿來)要給我們,你知道那種感覺,就是剛才主持人講的,我覺得那種感覺,是真的就是在這種困難的時候,大家互相幫助,我覺得那種感覺很真。

(背景畫面:1999.8.24-26土耳其阿牟西拉,慈濟毛毯發放。)
胡光中師兄:其實我跟太太,看到臺灣來的鄉親,能夠到那邊來,我們是很感動,我們能夠有盡那一點點的力量,我們是很感動的,我們當時只覺得吃飯不方便,所以我們做一點菜而已,那我們只覺得這個是,我們應該要做的事情,那交通不方便,我們開車帶著去,只希望能夠盡微薄的力量,從慈濟人的身上我看到了,真正大愛的精神,這個是我受感動的地方。

主持人賴睿伶:在地震之後,其實救災的工作,真的是千頭萬緒,需要就是團員之間的互助,還有就是鄉親那一分,彼此的真誠之愛,而慈濟在土耳其,總共發放了六千多條的毛毯,還有三千床的防水床墊。

(背景畫面:1999.9.2桃園國際機場。)
8月30日,發放的工作結束的隔天,四位賑災團的團員,就返回到了臺灣,但是慈濟積極地開始籌畫,下一波的賑災行動,地震後一個多月,即將入冬的土耳其,氣溫只有五度,災民又該如何度過呢?在下一週的節目當中,我們將要繼續告訴您,援建中的歷程,今天非常感恩謝主任,還有胡師兄的分享,也感恩剛才竹琪師姊,和我們所做的分享,感恩你們。

謝景貴師兄:感恩大家,感恩。


羽光片影

第十三話
自給自足

代工
自力更生

靜思精舍上德下宣師父:我來的時候是71年(1982年) ,那個時候我們還在做嬰兒尿褲。

(背景畫面:1980-85年製作嬰兒尿褲。)
所謂嬰兒尿褲它就是,工廠送來是一大片裁好的布,就是塑膠布,然後從第一道手續,到第九道手續,好了就變成一個塑膠的褲子,給小孩子,就是尿布不會濕透。

那樣子下來是用高週波,所謂的高週波是一千度,我們一般熱水是一百度就滾了,然後一百度燙到都會起泡,那一千度是你去碰到,是它那個邊邊有一個角,去碰到的話就,我們現在這裡都有疤,就整個凹進去,凹進去一定很痛。

專注
痛且速過

那種痛,我們在家都有那種不小心割傷,可是那個那很痛喔,所以我每次碰到,我剛來的時候,不曉得這樣一弄不小心就,沒有五分鐘就碰到了,然後我就很痛就坐在那裡哭,結果我一哭,怎麼前後左右都沒人哭,但是它有一瓶藥,那個白白的藥可能就是那種,我們都說燙傷藥就是燙傷用的,如果誰去碰到,就這樣擦一擦就繼續做,以前的上半天,是 上人跟著我們做,可是 上人如果手這樣抖一下,就是 上人也碰到,但是就會有裡面的師父,就會把藥放在 上人旁邊,上人從來不用,就是 上人那種耐力,他只是動一下然後繼續做,很平靜,而且 上人他做得很快,你看他在做很優雅,可是非常快,那麼那個是,等於一整個的生產線,誰如果慢下來的話,後面就會積貨,前面就會沒事情做,所以只要包括說要去,那時候在工作的時候,師父要去洗手間都要用跑的,趕快跑去趕快跑回來,如果他慢一點回來,就是等於後面的人,就會來坐他的位置幫忙,這個都不用分工,大家就是,真的是像現在 上人講的,分秒不空過。

當下
工作練禪定

那從第一道到第九道手續,一打18塊,等於說我們九個人這樣子壓好,一個尿褲才一塊半的工資,所以那個時候紀師姊,臺北的靜暘師姊,她的小孩還很小,那個時候很小,30幾年前,結果他來他看到,回家不敢吃宵夜,她想到在這裡,一天下來才賺多少錢,可是那個時候是我們,已經算很不錯的生活來源,因為在花蓮要找到代工很難,可是後來什麼中日斷交,這個就沒有啦。
回頂端 向下
 
【回眸來時路】20161027 - 愛在土耳其(上)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法喜充滿 :: 回眸來時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