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回眸來時路】20161103 - 愛在土耳其(中)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3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1103 - 愛在土耳其(中) Empty
發表主題: 【回眸來時路】20161103 - 愛在土耳其(中)   【回眸來時路】20161103 - 愛在土耳其(中) Empty周日 11月 06, 2016 9:23 pm

回頂端 向下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3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1103 - 愛在土耳其(中) Empty
發表主題: 回復: 【回眸來時路】20161103 - 愛在土耳其(中)   【回眸來時路】20161103 - 愛在土耳其(中) Empty周五 8月 02, 2019 8:20 pm

回眸來時路第96集_愛在土耳其 中20161103

今日主題:愛在土耳其 中

(主持人賴睿伶)
回眸來時路,舊法用心知,大家好,我是賴睿伶,歡迎收看今天的節目。

1999年8月17日,土耳其發生大地震,第一時間有四位慈濟人,從科索沃轉往土耳其,進行緊急救難工作。

(背景畫面:1999.9.25土耳其伊斯坦堡。)
同年的9月,慈濟的賑災團再次回到土耳其,為地震的災民,來進行中長期的援助計畫,然而是什麼樣的原因,讓當地的報紙頭版上,就以心繫臺灣身在土耳其,這就是真正的人道援助為標題,大篇幅的報導,慈濟人援助的消息,而這次的國際賑災,又與以往有什麼樣,不同的經歷呢?

(旁白)
(背景畫面:1999.8土耳其,慈濟人第一次賑災。
1999.9臺灣,九二一大地震。)
1999年9月18日,慈濟賑災團再次飛往土耳其,三天後臺灣發生921大地震,造成兩千多人死亡,十萬人無家可歸的重大災情,正在土耳其賑災的慈濟志工,獲知家鄉正遭受,世紀大震的毀傷,他們到底該留在土耳其,繼續援助工作,或是即刻返國參與救災,最後他們又做出了什麼決定?

(背景畫面:1999.9.22土耳其搜救隊飛抵臺灣。
隔日凌晨4:50,於彰化縣富貴名門大樓,救出受困民眾。)
同一時間,土耳其救難隊迅速飛抵臺灣,展開積極的救援行動,患難真情,從土耳其流轉回臺灣。

主持人賴睿伶:今天很高興能夠邀請到,慈濟基金會宗教處謝景貴(謝景貴法號惟崵,慈濟基金會宗教處主任,1996年加入慈濟,參與多國國際賑災),謝主任,主任你好。

謝景貴師兄: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還有我們土耳其,聯絡處的負責人胡光中師兄(胡光中,土耳其聯絡處負責人,2000年加入慈濟),師兄好。

胡光中師兄:主持人好,全球大愛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1999年的8月底,土耳其四人小組返台,大概半個多月之後,您又和賑災團再次前往,不知道第二次到土耳其,主要的工作會是什麼呢?

勘災團返國報告 研議第二次賑災

謝景貴師兄:其實我們回來臺灣之後,跟大家報告,跟 上人報告,心中其實很大的不捨,短期發放毛毯沒有錯,可是他們要住在哪裡,所以後來 上人決定了,決定就是說要蓋簡易屋,要蓋簡易屋就開始做所有這些,這個募款,當然我們就馬上回來。

(背景畫面:2001年伊斯坦堡胡光中自宅。)
回到了這個伊斯坦堡,就還是在小胡家,在小胡家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就要準備,其實我們要準備進入中期了,就是緊急階段過了之後,開始進入中期要蓋簡易屋。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看到這一張照片,感覺你好像是在工地裡,要勘察這個大愛屋的一些規畫。

(背景畫面:1999.9.27土耳其歌覺市,勘查大愛屋土地。)
謝景貴師兄:你看那個日期是9月27號, 9月27號,大家可以想一想知道說,其實中間我們能夠在那個地方,還繼續在那裡,其實是非常不容易。

主持人賴睿伶:中間發生了一件大事,對,臺灣的921大地震。

(背景畫面:1999.9.21臺中太平市。
1999.9.21臺北松山。
1999.9.21臺灣,九二一地震災情。)
謝景貴師兄:沒錯,自己的家鄉,發生這麼大的災難,那個時候我要請每個人,趕快打電話回家,確認自己的家人是不是平安。

家鄉發生大地震 考驗賑災人員

(背景畫面:震後第一時間,兩萬人次慈濟志工,自動集結,投入各災區。)
可是再來第二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我們要不要回去,我們要不要回去很煎熬,我心裡是真的想回去,我真的想回臺灣,可是當我們請示之後, 上人只有很清楚的告訴我們說,所有臺灣都動起來了,臺灣的愛心都動起來了,當然包括所有的慈濟人,在臺灣都動起來了,我們要信守心中的承諾,我們沒有跟人家簽任何的合約,可是我們心裡面想著說,我們要回去蓋大愛屋,而且人已經到那個地方了,上人說堅守岡位各盡本分。

信守承諾 堅守岡位

所以在那樣一個情況之下,心裡還要背負著,這麼大的一個創傷,一個家鄉,發生這麼大的一個變化,然後還要在那個地方去膚慰,所以當我們去跟當地的朋友,在講得時候,他說我們了解,他說我們剛經歷過大地震,我們知道說失去家園,失去鄉親的是什麼感覺,他說我們土耳其人了解臺灣人。

(背景畫面:1999.8.25土耳其伊斯坦堡。)
你知道土耳其救難隊,他們是包機,如果說他們包機來了之後,然後到了臺灣,你看那種感覺,就跟小胡剛剛講的,是一模一樣的那種感覺,可是如果說你真的要用,世俗的這種計較來看的話,你會覺得說為什麼,臺灣發生地震我們在那裡,那他們也這樣大地震剛過,百廢待舉,他們為什麼還要包機,還要這個花錢,然後出人力到臺灣來,我覺得那種真正的,人道援助精神,在這個地方完全展現。

主持人賴睿伶:那時候的工作的目標,或者是方向在(是)什麼呢?

安身安心 慈濟援建大愛屋

謝景貴師兄:那他們已經經過討論了,經過了一些辯論,最後總理做決定要蓋簡易屋,在一個完全陌生的情況之下,你還要能夠去進行一個,其實難度更高。

(背景畫面:1999.8.28土耳其伊茲米特,慈濟毛毯發放。)
我們之前發毯子,那還好,買了毯子發放,那我們比較有經驗,那對我個人而言,其實我蓋房子完全不懂,只是憑著一分心意,想說我們要在那個地方,然後還好說有這些好朋友在。

主持人賴睿伶:從當時的簽約的困難,到後來真正的,第一面牆蓋了起來,看到了簡易屋的雛型,聽說這個歷程又是一大步。

(背景畫面:1999.9-12土耳其,大愛屋第一面牆。
1999.9-12土耳其歌覺市,援建大愛屋工程。)
謝景貴師兄:看到這個第一面牆起來的時候,其實心裡面真的是百感交集,包括你說公共設施,包括你說所有這些資源,那我自己又不太會算,我們剛剛看那個照片裡面,有一位我們的師兄,是李志成師兄,李志成師兄,他是有這個建築背景;到那個地方去之後,我剛開始想說好啊,那就蓋啦,可是看怎麼這麼多錢,我們要把我們的,一塊錢要當十塊錢用,所以我就說師兄幫我看一下,他說好我拿來看,電線的配線整個所有算起來,要20多萬美金,他說這樣子,謝謝,那你可不可以幫我做工料分析,所以對方就把工料分析給他了。

他馬上傳回臺灣,請臺灣的工程師,馬上重新算,線路怎麼轉,轉回去就我說謝謝你們,非常感恩你們,如果說我們的設計,改成這樣子的話,你覺得可不可以啊,這樣可以啊,好啊,那這樣算一算多少錢啊,算下來3萬多美金,所以我們省了十幾萬你知道嗎?所以還好,那個時候有志成師兄在,那種團隊的感覺,大家一起做起來,想一想,好險,還好我們有省了十幾萬你知道。

(背景畫面:1999.9-12月土耳其歌覺市,大愛屋工程。)
主持人賴睿伶:所以專業可是又要有智慧。

謝景貴師兄:對,還要客氣,人家也說好,你又不是說責備人家,他們也是第一次,他們也沒經驗,所以後來我們,還有兩種工法同時進行,真的是來不及了,那時候天氣愈來愈冷了。

主持人賴睿伶:那時候溫度到底多少?

胡光中師兄:那一年是特別冷,現在的十月十一月大概就是,差不多5度10度,10度大概,那一年到負3度,那一年,就是很冷很冷,雖然是簡易屋,可是人家後來看了那一個建築,出來的時候,說這個至少可以用50年。

(背景畫面:1999年土耳其歌覺市,大愛屋工程。)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來看下一張照片,大家竟然要夜晚施工,白天的時候會停電,然後那個料有時候供不上,供不上的時候,那個工人又要,反正糾工叫料,這個要互相的配合,再怎麼樣晚上連夜加班,白天停電沒關係,我們現在可以開始,就把它燒起來,然後那個要連續要開始去灌漿,所以晚上也是一樣,就是拚了命,真的就是一路這樣灌,三百多個地基這樣子灌起來。

(旁白)
(背景畫面:1999.11.12土耳其都覺市,第二次地震災情。)
正當慈濟人在土耳其,如火如荼進行賑災之際,1999年11月12日,又發生芮氏規模6.8的餘震,震央距離新建大愛屋的,歌覺市並不遠,約只有一個半小車程,這一次餘震,不僅再一次造成房屋倒塌,也有兩千多人往生,兩個多月前地震後,所進行的災區重建才剛剛啟動,不料再次的餘震,又造成傷亡與人心恐慌,心繫家鄉卻又不捨土國災民的,慈濟賑災小組,在土耳其究竟以那些具體行動,援助這一片震傷的人與土地呢?

主持人賴睿伶:已經非常困難了,結果又發生了一件事,一個月之後又生了一次地震,而且這個地震(都覺)的距離,其實跟我們其實不遠,才一個多小時的路程,要不要救?

謝景貴師兄:我們前面有經驗了,小胡毛毯。

胡光中師兄:然後,採購了五千條。

謝景貴師兄:那你怎麼聯絡那時候。

胡光中師兄:兩台車子,那個毛毯商他們就也是,有一些存貨的毛毯,那我們就開了車過去,在那邊等,在高速公路上面等他們。

謝景貴師兄:因為他不知道哪裡,跟誰,我們就約了一個地方等,所以我們停下來,停了車子之後,引擎要熄火,好冷,零下三度,每一個人在車上就是在那邊,然後在那邊等,然後看有沒有人,然後又累你知道,那時候是連夜過去,然後要輪流,看那個車子到了沒有,有沒有兩輛卡車,是我們的卡車,那只要看到卡車過去就說,是不是我們的。

主持人賴睿伶:就萬分期待了。

慈濟第一時間 發放五千條毛毯

謝景貴師兄:這是不是我們的卡車,然後到那個地方,就準備要發放。

胡光中師兄:我記得我們進去發放的時候,因為一開始是發了一些,然後馬上軍隊就說不行發了,對,然後心裡面很焦急,真的很焦急,那後來等到說是可以發了以後,阿貴爸跟我講了一句話,他說小胡你看我有沒有跟你講,能做是有福的。

主持人賴睿伶:第二次的地震,我們也趕快的提供了帳篷。

(背景畫面:2000.1.8-10土耳其都覺市帳蓬區。)
謝景貴師兄:本來想說是不是再蓋簡易屋,因為我們既然工廠有廠商了,結果那個廠商說,對不起來不及了,我光是蓋你們第一個這個工區,那三百個我已經是全廠全部的,他已經沒有任何能力,那怎麼辦呢?這些災民也需要啊,那就趕快找,就是趕快去找帳篷,所以要快速的方法。

第二次地震 援建兩百頂帳蓬

(背景畫面:1999.11-12月土耳其都覺市搭建帳蓬。)
胡光中師兄:對,我們想帳篷很簡單,就是一個包,一撐撐起來的,對啊,沒想到這一個帳篷180公斤,尤其是那一個鐵架要立起來,我們的學生後來有志工幫忙,一起去搬,搬了都是一條一條的血痕。

主持人賴睿伶:太重了。

謝景貴師兄:你不能用那種海灘的那種,露營的那種薄的帳篷,不能禦寒,對,那邊會下雪的,所以我們那幾層,第一層外面是PVC的,第二層是所謂的這個絕緣層,大家知道的是看到有些那個,它有鋁箔,中間還有氣泡的那種有沒有,我想這樣就夠啦,後來想說不對會結露,什麼叫結露,他說天氣冷,空氣如果濕的時候,裡面那個鐵管會滴水,然後那個絕緣層會滴水,然後那怎麼辦呢?當然還要帆布,所以又一層帆布吸水,所以是三層的帳篷,然後加上鐵管整個這樣搭起來。

胡光中師兄:我要爆料,很多人不知道,這個事情令我非常非常的感動,有一次我們找到那個廠商,好不容易說是,已經可以交出(背景畫面:) 50頂了,突然就說不行了,後來我聽說,我聽我的朋友講,他說他們的50頂,已經給別人拿走了。

同體大悲 心急災民苦難

我就趕快給他打電話,我說你趕快來趕快來伊斯坦堡,他們把已經做好,要給我們的帳篷給別人了,後來,阿貴來了,到了工廠我們坐下來談,跟老闆談,然後老闆說我也沒辦法,他說軍方的將軍說要來,要來把這個帶走,我去上個廁所回來,他已經把鞋子脫了,打坐在那個地方,他說小胡你現在跟他講,我現在開始不吃不喝,為災民祈福,三天。

(背景畫面:1999.12土耳其,志工為災民搭建帳蓬。)
三天的時間,這個時間後來還真的,我們帶著志工,還有這個Pasiya的志工,還有一些學生,到那邊一起去幫忙,最後他,他才吃。

謝景貴師兄:那時年輕氣盛,雖然可以用這個,慈悲之名這樣講,可是方法是不對的,只是那候真的很年輕,很著急,很著急的情況之下,才會說既然現在是齋戒月,那我就為這片土地的,這個災民來祈福。

其實後來,那個國氣也跟我講,他說阿貴爸你這個,你這樣不對啊,他說你這樣不對,我怎麼不對,你這樣看我當時那種,我說怎麼不對,他答應我了,而且還不只一次、兩次、三次,都說下禮拜給,下禮拜給,每一次去都沒有,那種感覺你知道,感覺被欺騙,國氣在旁邊就問我說,那他那個帳篷給誰,給那個誰拿走啦,然後那個誰拿走了,做什麼,給那個災民啊,那,那些災民跟你的災民,有什麼不一樣,我……,講不出來。

(背景畫面:1999.10.6土耳其伊茲米特,土地簽約儀式。)
所以旁邊有善知識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賴睿伶:聽說在我們這麼長期,三、四個月的工程期裡,就遇到齋戒月。

伊斯蘭齋戒月 未影響援建進度

胡光中師兄:白天不吃不喝,就是等到太陽一出來,就不能吃喝了,一直到晚上太陽下山才可以,其實那是很不容易,光是封齋就很不容易,你說封齋還要工人要去做,那要去做工,那更不容易,那當然在伊斯蘭教的講法,他會有兩倍的回賜,可是令我感動的是什麼?因為這樣子大家不吃不喝,他們也不吃不喝。

主持人賴睿伶:謝主任也不吃不喝。

胡光中師兄:他也不吃不喝。

謝景貴師兄:很自然,他們都在齋戒了,你怎麼看到他們在齋戒,然後你去,大家不是一樣嗎?

主持人賴睿伶:現在我們來看這一張照片,這隻羊聽說是有名字的是嗎?

謝景貴與胡光中師兄:莫宰羊。

主持人賴睿伶:牠怎麼啦。

(背景畫面:1999.10.24土耳其歌覺市大愛屋工地。)
謝景貴師兄:要開工,那我們剛剛有講說,他的總工程師是叫阿拉丁先生,他們的Mr.就是阿伯那個伯,阿拉丁伯、阿拉丁先生,有一天就跟我講,我說阿拉丁,怎麼有一隻羊,綁在那個履帶旁邊,他說我要開工啦,開工,開工什麼意思,當然要宰羊啊,我聽了……,大家想想看說我來自臺灣,然後我們的團體,然後我要跟我的上人報告說,我們開工了。

主持人賴睿伶:然後要宰一頭羊。

宗教文化不同 虔誠心意相同

謝景貴師兄:那你知道我很急你知道,我很急的時候我怎麼辦呢?我就說阿拉丁伯,我們在臺灣也有一些工地,開工的時候就是用鮮花素果,這樣也可以啊,他說那是臺灣,我們這是土耳其,阿拉丁伯我們這個,我是吃素的你知道嗎?我們是不殺生的,當我講到這個的時候,其實已經很危險,因為我已經把它,提升到這個宗教的層次。

主持人賴睿伶:是。

感恩尊重 愛與包容成就愛

謝景貴師兄:結果他就開始跟我講,他就說他是非常認真的跟我講,他說阿貴,你不了解我們,這隻羊有牠的使命,我們是把牠送到真主阿拉那裡,完成牠這一輩子的使命,所以當他們的忠孝節,當他們需要有這種儀式的時候,而且真主阿拉是教導穆斯林,要把這個最好的部分,要分給這個窮人,他說你不了解我們,我想糟糕,當你談到一個宗教教義的時候,這個時候你要怎麼樣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又能夠用最圓融的,去處理這件事情,我們在怎麼樣都不能夠,這個讓這個大愛屋的開工,然後有這麼。

所以我必須要開始,最後我只好賴皮了,我真的賴皮了,就像剛才小胡說的,我說阿拉丁你到底是不是,一個虔誠的穆斯林,你什麼意思,我當然是虔誠的穆斯林,他說你到底信不信阿拉,我當然相信阿拉,難道你不覺得今天有一個人,到你面前請求你,不要去宰這頭羊,不是阿拉的意旨嗎?我賴皮你知道嗎?我很賴皮,我怎麼去跟人家講這種話呢?

但是我一時之間,所有當時那個當下,整個都覺(地名)覺得那個,空氣凝結了,整個(歌覺)空氣凝結了,凝結的時候他一直看著我,我一直看著他,我最後很感恩的是,他包容我,他真的包容我,然後他說好,阿貴我們決定,今天不宰羊,最後思賢還真的回去問他說,阿拉丁那頭羊,你後來到底宰了沒有,他說當然沒有,答應你們的事情當然沒有,他送回伊斯坦堡去了。

九二一地震賑災 借鏡土地所有權經驗

主持人賴睿伶:這一次的經驗,特別是在大愛屋的援建,還有整個包含物料的齊備等等,聽說都對於後來我們自己,在臺灣921的災後重建上,也發揮了一些的效用。

(背景畫面:1999.8.2土地所有權地震,搜救生還者。)
謝景貴師兄:是啊,沒有錯,因為你看8月17號它地震,他們所經歷的這一些思維,說實在第一個,屍袋就是不夠,我們在現場其實是有看到,因為穆斯林,他是要24小時之內要用白布,要淨身要白布纏縛之後,然後要入土為安,可是有很多人是全家,連包括附近的都在那個地方,沒有人認怎麼辦,第二個他們在討論,到底要蓋簡易屋還是永久屋,兩邊都有道理,你蓋簡易屋要不要錢,要成本啊,你為什麼不把這個錢,直接拿來蓋永久屋呢?那反對的人說,你要土地 公共設施,永久的規劃,曠日廢時,中間住哪裡呢?

辯論來辯論去,辯論一個多月,最後總理拍板蓋簡易屋,所以這個時候,我們是報回臺灣來,開始為他們去設計,一個簡易屋的那個隔間,用那個就是我們講的,已經是預鑄,就是這個材料,然後再用這個材料怎麼去設計,這些設計其實是在921,我們發生的時候,已經在我們營建處林主任手上。

(背景畫面:2000.1.14土耳其都覺市,帳蓬區捐贈典禮。)
主持人賴睿伶:確實每一次的救災經驗,都是這麼樣的寶貴,雖然我們說生命不能重來,但是經驗的累積,可以讓我們看見感恩、尊重,還有那一分大愛的力量,從短期的急難物資發放,到長期的安心,安身的援助與關懷,慈濟志工身在災區,體會到的是災民的苦,付出的是一分真誠的愛。今天非常感恩謝主任,還有胡師兄的分享。

羽光片影

第十四話
克勤 克儉 克難

手工
因緣聚會

靜思精舍上德下宣師父:我看那個,我們那21種手工,一個時期一個時期的因緣,那就是我們有一個師姊,叫鄭李實先師姊,她的先生叫做鄭柏,上人都叫他鄭處長,他是木瓜林區的處長,那個鄭李實先他們也很好,因為兩個夫妻就有在想說,要移民到美國,小孩都在美國,她自己有一個這種尿褲工廠,因為 上人都提倡,不太想要麻煩人家,他就覺得我們有多少因緣,就是這樣子修行人,結果她就跟 上人說,這個機器她放著也沒用,就請我們惜福用,所以把機器拿來給我們用。

勤儉
老實修行

(背景畫面:1986年靜思精舍。)
那時候我們這裡都沒有電話,我們就等於是,就是在鄉下裡面,就一大片荒地裡面的這一塊,以前這附近通通沒有房子,所以她就很好意,幫我們拉了一個電話,不然在這個以前, 上人要打電話就要到對面,這裡叫做農場底,要去對面借電話,不然就要去後面借,去派出所借電話,人家打電話來也是一樣,要跟派出所講,然後派出所,找人來這裡跟 上人講,上人再走過去,那個鄭處長,就幫我們弄了一個電話,聽說那個電話,為了要牽線,等於所有的成本我們都要負擔,非常非常的貴。

我們精舍大家都知道,我們是差不多九點四十,就是敲鐘敲鼓,然後敲完九點四十就會有板聲,然後全精舍道場都這樣,就熄燈止靜,全部的人都休息,修行人,我們的基本的本分還是在修行,所以晚上自己要自習,做自己的功課,你要看書你要靜坐都隨你自己,但是就不要再工作。

(背景畫面:手工電斷路器。)
但是 上人,我們一個月都差不多,跟 上人出去都是,五天到十天之間,上人出去的話,上人不在,他們吃完飯全部再來工作,就是一直做,做到安板。

(背景畫面:手工 不流淚蠟燭。
手工 豆元粉。)
那安板大家才,就是吃完飯馬上去盥洗,盥洗完大家都很快,就馬上再回來工作,至少多做一兩個小時。

持家
兢兢業業

(背景畫面:1968-69年靜思精舍。)
因為我們只是想要說,我們常住負債,因為我們有史以來從一開始,這個舊大殿的建築就負債了,然後就是一直以來十幾個工程,沒有一個沒負債,一直到現在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到現在有靜思人文,因為靜思人文,就東西也比較多元化,所以我們收入也比較多,到這幾年才沒有負債。

(背景畫面:2009年靜思人文成立。)
所以我剛來的時候,安師父就一直跟我說,我們常住負債,我們欠人家171萬,在那個時候171萬很多,就像我們第一個大殿也是這樣,上人的母親給 上人20萬,結果做起來是40幾萬,所以都說起厝按半料(臺語) ,對 所以大家就很認真做,這就是,我那個時候來的手工的,這樣的因緣。
回頂端 向下
 
【回眸來時路】20161103 - 愛在土耳其(中)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法喜充滿 :: 回眸來時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