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回眸來時路】20161124 - 救援1996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3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1124 - 救援1996 Empty
發表主題: 【回眸來時路】20161124 - 救援1996   【回眸來時路】20161124 - 救援1996 Empty周日 11月 27, 2016 9:25 pm

回頂端 向下
在線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3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回眸來時路】20161124 - 救援1996 Empty
發表主題: 回復: 【回眸來時路】20161124 - 救援1996   【回眸來時路】20161124 - 救援1996 Empty周四 8月 08, 2019 3:37 pm

回眸來時路第99集_救援1996_20161124

今日主題:救援1996

(旁白)
颱風,臺灣夏季特有的天然災害,卻也是全年雨水的主要來源。

(背景畫面:1996.8.1臺北縣板橋。)
1996年7月31號,賀伯颱風重創臺灣,造成板橋大淹水,烏來福山村道路中斷,桃園復興鄉也斷水、停電、缺糧,新竹的五峰鄉尖石村,和南投信義鄉的神木村,也從此時起,經常遭受土石流侵害,家園吞沒,生命財產連連損傷,這些如今經常在颱風時,必須撤離避難的地區,在上世紀末,便開始受到地水火風的摧殘,而慈濟人的慈善工作,因為連年的風災,在急難救助這一環,也發展得更為完備,其中包含志工組織的調整,其契機也是從賀伯風災開始的。

主持人賴睿伶:慈濟人救災總是走在最前,做到最後,今天的來賓,他在賀伯颱風,離開臺灣的第二天,就進入屏東的霧台鄉勘災,並且拍下了災區第一手的畫面,讓我們歡迎戴敦仁師兄(戴敦仁,法號惟健,1994年加入教聯會,成為第一批人文真善美志工),師兄你好。

戴敦仁師兄:你好,主持人你好,全球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在1996年8月2日,屏東有八位志工,開了九人的座車,前往屏東的霧台鄉山區,我們看到的這張照片,就是你們剛剛抵達,所謂的管制站,也是當地的派出所的時候,不知道那個時候的情形,是怎麼樣的呢?

(背景畫面:1996.8.2屏東霧臺,入山管制站。)
戴敦仁師兄:這張照片是我們的車子,來到管制站的時候,那警察警員先生他跟我們說,路也斷了,然後情況也是,路況是非常危險,勸我們不要進去。我們的社
工李秀珍,跟警察先生說,我們進去看看再決定,警察答應了。

(背景畫面:1996.8.2屏東霧臺,新好茶便橋。)
主持人賴睿伶:所以警察算是放行了,而走出了派出所之後,看到的什麼狀況呢?來 我們接著看,看到了,這橋也斷了,路基也不穩,這個大家還要撐著傘,然後感覺雨還很大,不過我們看到這個影片裡面,師兄大家穿的這個黑色的這個,是雨衣嗎?

戴敦仁師兄:這個不是雨衣,這個是垃圾袋,當時其實我們也一直在考慮說,要不要通過,決定通過了之後,也是考慮到安全的問題,所以我們有三位師姊,我們每一位師姊,都有師兄保護著,陪同著這樣子過去。

(背景畫面:1996.8.2屏東霧臺,新好茶橋。)
主持人賴睿伶:接下來又走不通了,因為又有另外一座橋斷了,這第二條橋的情形又是如何呢?

戴敦仁師兄:其實我們來到橋頭的時候,也是大家,也有再停下來商量一下,要不要再繼續前進,那個時候我心想,我們做拍攝的人,不能跟著隊伍的後面,光是拍到背,我們應該先過去,如果師兄們,他們決定要過來的話,因為我已經先過去,已經找好我的拍攝點的,站好的位置了,我才能夠拍比較好的畫面,所以他們在討論的時候,我就先下去了。

主持人賴睿伶:所以你是爬著這個樓梯下來的。

戴敦仁師兄:對,然後我一下去,他們看到有人下去也沒怎樣,他們也都跟下來了。

主持人賴睿伶:但是其實沒有那麼單純,我們來看下一張照片,感覺很危險的,因為這個坡度也好,還有它的整個非常的簡單,結構。

臨時竹梯

戴敦仁師兄:這個是原住民他們,在趕時間之下,臨時去砍竹子來綁的,他們體力好,他們綁起來那個階梯,一階一階之間的距離滿大的,他們的體力好爬起來沒問題,對於我們來說,爬起來這個梯子是滿吃力的,像回來的時候就有狀況,經過四個小時的跋涉,來回跋涉大家都累了。

下橋容易 上橋難

回來的時候要爬上去,第一就有李秀珍師姊,她差點爬不上來,第二是我自己,因為我腳也累了,我爬到一半我的腳抽筋,那抽筋要怎樣爬呢,我用膝蓋去頂那些階梯這樣,當然兩隻手也是拉,這樣硬爬上來,因為不能再回頭下去。

主持人賴睿伶:不過戴師兄,你真的是非常盡責的人文志工,看您到哪裡都扛著攝影機,但是我知道,在顛簸的路程中,有一刻你放下錄影機了,這是發生什麼事呢?

(背景畫面:1996.8.2屏東霧臺,新好茶橋。)
戴敦仁師兄:這個就是在剛剛過了這個橋頭,這個大大的障礙了之後,我們馬上遇到了迎面而來的,有一個原住民的隊伍,他們抬了一個擔架,擔架上面有一個大體,原住民他們把這個擔架,連同大體吊掛起來,想要把它用拉,用繩子把它拉到橋上面去。

主持人賴睿伶:真的是讓人非常的不捨,當然無情的風災所造成的影響,不僅是家沒了,就連親愛的家人也離去了,師兄您當時就在現場,我相信你心裡的感觸一定很深。

勘災救援後 體會生命無常

戴敦仁師兄:當時我的心也是非常的,也非常的傷心非常的沉重,就是那天晚上我回到家裡,我開始寫文稿的時候,一邊寫一邊會把我的心,又帶回現場來了,那個時候我是一邊哭一邊寫,可以說是飆淚寫文稿。

賀伯颱風 目睹國土危脆

主持人賴睿伶:所以心裡壓抑的那個情感,在這一刻才能抒發,是,目送了消逝的生命,挺進災區的志工,卻在下一刻面臨了舉步維艱,驚險萬分的情勢,那個水是從山上沖下來,橫過這個馬路,過了馬路立刻就遇到一個斷崖,那個斷崖高度是滿高的,如果那個摔下去,那個山谷是滿深的,就像這個,這個是照片就是照相的師兄,從正面拍我,對,那個畫面的右邊,就是山上的洪水沖下來的地方,畫面的左邊就是斷崖的地方,繩子是順著馬路的,如果這個地方不小心,那個下去的山谷是很深的,所以這裡,這個路是大意不得。

接著我們終於到了好茶村,我們來看一下,進入好茶村之後的情形,真的是土石等等,幾乎就淹沒了好多的房舍

(背景畫面:1992.8.2屏東好茶。)
戴敦仁師兄:這個是颱風來的8月1號晚上,風雨交加的時候,好多房子都是被掩埋了,可是他們事先就已經都有跑到,跑到安全的地方,但是也有兩對夫婦被活埋,這兩對夫婦,也是在風雨交加之前,已經到達安全的地方,就是有個教堂在那裡避難,後來是因為想到,家裡還有值錢的東西,他們這兩對夫婦,又回頭到家裡去,要拿那些值錢的東西,回到家的時候剛好山崩,這兩對夫婦就被活埋了,不幸罹難了。

(背景畫面:1996.8屏東,新好茶村。)
主持人賴睿伶:像這麼還危急的時刻,我們的第一梯的勘察團到了,那要做些什麼呢?

平日常關懷 急難時救助

戴敦仁師兄:我們八位成員,裡面有一位是社工李秀珍,她事先有造冊,而且也有帶慰問金,她就是去詢問受難著家屬,詢問看看他們有什麼需求,我們可以幫助到的,事實上我們有六七次的,後續關懷。

(旁白)
(背景畫面:信義鄉,神木村。
南投縣,水里鄉。
嘉義縣,東石鄉。)
這一次風災,臺灣西半部幾乎都泡在水裡,8月7號,證嚴法師從臺北南下,了解各區慈濟人救災情況,由於受災地點,散布群山峻嶺之中,地方政府也力猶未逮,紛紛向慈濟尋求支援,在救難制度尚未完備的當下,證嚴法師看著不顧一切,前往救災的慈濟人,心中充滿著不捨與擔憂。

主持人賴睿伶:今天我們邀請的來賓,對於慈濟在賀伯風災後,推動志工社區化,有著一定的影響,讓我們歡迎陳忠厚師兄(陳忠厚法號惟眾,11994年加入南投慈誠隊,現服務於三義茶園),師兄你好。

陳忠厚師兄:主持人好,全球的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賴睿伶:陳師兄他是在1996年8月1日,賀伯颱風還在臺灣上空的時候,風強雨大,聽說那一天你接到了一通電話,然後你就出門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陳忠厚師兄:因為我們在水里新山村的地方,有一個劉姓的里長,我們以前曾經,感恩戶請他來照顧,所以我留有電話在他的身邊,那天早上六點,我還在木瓜園裡面搶救的時候,師姊冒雨來跟我講說,有一位劉村長打電話給你說,他們那邊非常的嚴重,有人死在路邊沒有人收屍,希望我們能夠進去救,當下我心的裡面有一點著急,有一點猶豫,因為我是靠木瓜在生活,那如果說木瓜受到颱風沒有救,可能損失會上百萬,但是我師姊有一句話,讓我當下就決定要救,她說我們還有一口飯吃,那麼我們是不是進去救人。

(背景畫面:中區慈誠急難救助隊。)
當我決定要進去的時候,我先打電話給臺中的大隊,然後大隊還跟我決定說,要動用了急難救助隊,我要出發以前,我也把南投的師兄也邀集了,然後請他們在安全的範圍下,到水里的蓮因寺山門前面等我,但是因為我們車子開出去以後,我才知道說,那個路況很嚴重,那麼我快到大觀的時候,不能通過,再折回來轉國姓鄉,再轉中興新村,那麼我跟洪武正師兄,所約的時間是11點,但是我自己到了中興新村,已經延遲。

主持人賴睿伶:而且這個延遲,其實有一個陰錯陽差對不對?

陳忠厚師兄:對,因為當他們的急難救助隊,在臺中集合的時候,美蘭師姊她,因為她比較資深,她就認為說這樣子有點不妥,所以她打電話給了 上人,剛好那時候北區的副大隊長,林徽堂師兄在精舍,他在 上人的身邊,看到 上人很憂慮,所以他就打電話給洪武正師兄,在中興新村,那麼洪武正師兄,因為他那個風雨很大的時候,在車子裡面,那個聲音沒有辦法收很清楚,所以他就撐著雨傘,到外面來收聽電話,結果講完了以後,要進去車子的時候,那個大哥大不小心掉到水裡,接著就掛掉了。

颱風救援 山崩路險難聯繫

因為我是單向的,用市內電話跟他通,結果他沒有辦法接到我的時候,我們就失了聯絡,然後他們就聽 上人的話,把急難救助隊撤回臺中,但是我不能撤退,因為南投的師兄,我已經把他約在水里的蓮因寺,所以我就輾轉繞到竹山,然後進到了蓮因寺,到了蓮因寺的時候,已經下午兩點,過了兩點左右,那在那個當下,我做了一個不對的決定,那我就跟那八位師兄說,我因為從小住在山裡面,面對這種土石流崩山的情形下,我比較熟悉,對於危險有看得比較清楚,比較透徹,那麼我就告訴他們說,我跟師姊兩個人,用走的進去新山,請他們在蓮因寺的山門,那邊等我,如果到了五點鐘我沒有出來,那他們就報警找我吧。

主持人賴睿伶:其實從早上出門到現在,我們不斷聽到的就是路斷受阻,然後風大雨強,但是到了當地之後觸目所及,又是如何呢?

(背景畫面:1996.8.2陳有蘭溪。
70公尺河谷。
坡度近80度。
先垂降,再爬起。)
陳忠厚師兄:因為到了那個地方,就是眼前看得到,但是救不到的地方就有很多人,因為被土石流沖到了路邊,那個地方,連收屍的情形都沒有辦法,人死了沒有辦法救,最嚴重的就是說,我們就看在那個,在那個河邊,就是陳有蘭溪的溪邊,有一個豬寮,就是豬舍的上面,他還停了九個人在上面,全部被大水給困住了,那九個人就在等著我們去救。

(背景畫面:1996.8.1新山村。)
那麼我們為了要聯絡橡皮艇,所以才打電話回去給徐居士,所以由他們送橡皮艇來水里,但是因為那個大觀那邊路斷了,所以就由水里的消防隊,到斷崖那個地方,埔里的師兄師姊,也就只有他們幾個人,把他送到斷崖那邊,然後他們就在斷崖上面,去接那些橡皮艇,送到了新山村。

(背景畫面:1996.8.2南投,水里新山村。)
但是非常的遺憾,送到的時候,那九個人只有一個人,剛好從陸戰隊退伍,他還有能力游出來,其他的八個人都給水沖走了,到現在都沒有找到,那個游出來的人,因為他有吸到那些河砂,他後來也往生了。

主持人賴睿伶:我們看到了這個,身後的這張照片,就是當時的橡皮艇,當然你就在那一刻,就一直看著他們,一直到最後沒有辦法救到他們,這一整天的歷程聽下來,我們覺得就是危險緊張,還有很多的不確定感,師兄,您那個時候要去救人的時候,難道不會擔心嗎?或是你的家人,會不會很操心呢?

訪視時 體會無常 救災前 安頓家人

陳忠厚師兄:我從(民國)83年開始,接觸慈濟的救濟的時候,我們就知道說,在南投縣要救災,有可能會有危險,甚至無常會到,所以我跟師姊就做了一個,很難說出來的決定,我們把所有的保險全部退掉,然後變成了生命險,我全家就是跟師姊兩個人,保了七百萬的生命險,那一天要出來的時候,我還跟孩子講說,如果我們出去沒有回來的時候,那個保單在哪裡,你們把那個保單的金錢,領出來了以後,去找小叔,幫你們養大,如果說,我留下來的土地跟錢,你們三個人沒有辦法,讀到大學畢業,那麼你就拿著我的信,去找 上人 去找師公,請師公幫你們養到大學畢業,然後你們再賺錢還給師公,然後我還跟小弟講說,做慈濟是我們兩個人心甘情願,如果有一天我們沒有回來,希望你知道,那是我們的心願,不要去找慈濟的麻煩,所以其實我們已經做了,最萬全的準備了。

主持人賴睿伶:可是師兄,你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但是 上人可能不是這樣子想,我們就來看這一段影片,是在1996年8月8日,上人到了臺中分會之後的開示。

(背景畫面:1996.8.8臺中分會。)
證嚴上人開示:剛才徐居士說,在1號那天就開始在風雨中,颱風還沒離開,就這樣開始進入山區,災區的地方,這實在是真的很危險,一萬次之中,如果有一次發生了事情,我擔待不起。

主持人賴睿伶:師兄 上人有說耶,你怎麼讓 上人擔這麼大的,心理壓力,那個時候你怎麼回應 上人呢?

陳忠厚師兄:其實那一天我非常沒有禮貌的,頂了 上人一句,我跟 上人說,師父你不是說做慈濟人,遇到災難要走在最前面,做到最後面,我想說你會稱讚我,原來我錯了,那麼我就跟,其實我是跟 上人說,那個地方,有很多人希望我去救,我就認為慈濟人應該做,然後我就不顧一切的就跑進去,但是後來我就跟 上人說,因為我從小就生長在鄉下山上,那麼我就跟 上人說,師父山上這種的颱風的生死門,我看得懂,你就不用擔心,我會自己注意自己的安全。

但是 上人總是一直叮嚀說,你就不用再勉強,一定要注意到安全這樣子,那麼我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我真的是非常的不對,讓 上人很擔憂。

(旁白)
(背景畫面:1996.8.8臺中分會。)
正因為慈濟人的奮不顧身,讓證嚴法師一再提醒,慈悲同時更需智慧,慈濟不是救難團隊,緊急時刻應當支援專業,顧及安全,隨著自然災害的情勢複雜,如果人人皆可成為志工,自助人助才是慈善根本,於是賀伯颱風後,證嚴法師開啟了社區志工,將慈濟志工原有的組織,改以居住地編組,落地生根菩薩湧現,慈濟的第二次組織變革,也因此產生。

羽光片影

第十七話
光明燈

蠟燭
點亮光明

靜思精舍上德下宣法師:那時候有一年的冬令(發放) ,我們冬令大部分來打包的,幫忙打包的,都是臺北委員比較多,上人有一年就一個聯想,就叫大家,那年很冷就叫他們在大殿坐,上人就把我們的(蠟燭) ,就弄成五個一條,就送他們,他們就好高興,他們自己就會講說,拿蠟燭回來點光明燈走光明路,他們好喜歡,後來就一直問德恩師父說,可不可以買,可是拿回去只有一條嘛,可不可以買,德恩師父就問 上人,結果他們想說,這樣子一條就賣一百塊,我記得我在我家,那時候有那個三商行,他也有賣藝術蠟燭,那個一個跟這個也差不多大,就賣四十九塊,我們一個一條五個才賣一百塊,我就跟德恩師父說,賣這樣太便宜了,結果德恩師父說不好啦,都是委員要拿回去點的,我們這樣可以了啦。

襄助
手動轉自動

張鈞翔師兄他來的時候,因為他弟弟是做藝術蠟燭,是在中部好像雲林還是員林,他就跟 上人講,上人當然很有興趣,他說那個是半手動,就不用像我們,所有的通通是手動,所以張鈞翔就帶 上人去看,看了也不錯。

(背景畫面:1983年參觀蠟燭工廠。
張鈞翔手繪參觀情形。)
所以他也很好意,因為人家就,他們都知道,只要說對慈濟肯定,也對精舍肯定,他們就會覺得說,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我們,所以他們就想到說,教我們用那種半自動的,就等於說有個模型,然後水從下面冷卻,只要它都融化都冷了都硬了,然後就只要一按就全部浮上來,好神奇,那時候我們一看差很多,這樣子數量就比較多。

燭心
插入人心

像我們精舍現在,有一樣工作還繼續在,就是插燭心,雖然我們現在已經變成全自動,就是它硬了以後就一按,就全部起來,但是量很多,而且我們現在又演變到,有大蠟燭有小蠟燭,可是你插燭心,三四十年來不變,插的人這一插插幾年了,就是比較體力不行了,還是身體這幾年有出狀況的,就讓他去負責插燭心,我覺得那是一種磨練,就變成比較,應該是以修行人來講,這是我們需要的,比較有定、靜。
回頂端 向下
在線
 
【回眸來時路】20161124 - 救援1996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法喜充滿 :: 回眸來時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