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向下 
發表人內容
Jack
Admin
Admin



文章總數 : 6880
年齡 : 62
來自 : 台北
威望 : 1721
注冊日期 : 2008-12-22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Empty
發表主題: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Empty周五 10月 20, 2017 10:18 am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Article-5912b73164342
作者:盧昱瑩 / 2017-05 / 攝影:鐘士為 / Cheers雜誌200期
被當成「鬼附身」又怎樣?能做自己就好!花藝師吳尚洋從小因妥瑞症承受異樣眼光,他埋首花藝世界,在外界看衰聲中驚豔國際,悠遊在屏東的「鬼屋」工作室裡,不斷孕育著鬼才作品…
引言回復 :
走投無路,就會義無反顧,勇敢做你想做的事,
體驗你的人生,生命會找到出口。
「沒有擺上名字,別人不會覺得是台灣人插的花!」做出一眼就能讓人辨識的花藝作品,這個國中時期立下的目標,在吳尚洋快20歲時,驚世實現。
相較於台灣人插花愛借景,地中海風格總是白與藍、一枝彎的就要搭一枝直的花,來自屏東的花藝師吳尚洋卻能靈活結合東方思維與西方技法,呈現陰陽、古今、生老病死、留白等抽象又深遠的概念。
2012年,他參加號稱「花藝奧斯卡」的法國Piverdie d’Or時尚花藝大賽,獲得高階專業級第一名的作品,就是用3萬多根鐵絲串起1萬多顆玻璃珠,編織出6棵大樹,來表達人在逆境中的堅毅。
這項作品,也同時反映出他20多年花藝學習之路遭遇顛簸不斷,卻從不放棄的堅持。

挑戰專業,一定要出一口氣

11歲開始出現抖手症狀,之後確診出妥瑞症(編按:Tourette Syndrome,一種因為腦內基底核與額葉之間聯繫出現問題,進而出現間歇性小動作的症候群,包括眨眼、搖頭晃腦、亂踢腿的動作型,以及清喉嚨、出怪聲的聲語型),因為常常擠眉弄眼且身體抽動,吳尚洋不是經常被外人認為「被鬼附身」,就是以為他嗑藥。
「為了要符合其他人的期待,我還要假裝真的被鬼附身,累死!」吳尚洋翻了翻白眼。他並不難過,反而覺得自己很有特色,即便要編造出一個荒誕的理由。「好棒,我更可以做自己!會動就讓它動,這是我的人生,你瞧不起我是你的自由,我活著不是為了討好每個人,」吳尚洋說。
37歲已征戰過國內外花藝賽事、拿下各種獎項,除了天分,也因為他從小就愛植物、對花充滿執著,「心中一直有個意念,未來要靠花藝過活。」
在吳尚洋母親的年代,插花是婦女必學才藝。不論外婆、阿姨還是媽媽,平常都會插上幾株花花草草,這也讓吳尚洋從小習慣與花為伍:「連鄰居都說,我小時候說的第一句話是:『花花』,」他回憶。
9歲正式坐在桌前插花,他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花藝。國一開始參加展覽後,碰上一些出國學花藝的「海歸派」,用輕蔑的口氣對著他的作品說:「如果沒有出國去學,永遠不可能做得像外國人一樣。」
這句話像根刺,往不服輸的吳尚洋心中扎去。
「專業能力內的事,如果挑戰我,我一定不能輸,」吳尚洋開始想盡辦法存錢,在學時期,只要一有假,就到日本、美國、荷蘭等國的花藝學校參加講習。「只要想學什麼,他就非常努力去賺錢,再把幾乎9成9的錢花在學習上,」吳尚洋的小姑姑吳燾里說。
海外學習是震撼,也是養分,成就出今天吳尚洋不受限的創意。他回憶,有一次大家要以「框的世界」為主題創作,國外同學直接把樹削成方形,或是隨意在地上挖個洞、用樹枝架起四個角,就變成框;當下他卻只知道顧名思義,拿了一個做好的框。兩相對照,這才知道不同文化對於物件、專題、意念的理解,差異有多大;創意發想又可以多天馬行空,完全不必有任何限制。
一段段海外學習歷程,讓他看到國外對自然的尊重,依照四季、節氣轉換做花藝設計、與植物共生,並尊重個人的意念與發展,個人風格也在這樣的磨練下養成。

不一樣,又怎樣

既然一開始就和別人「不一樣」,吳尚洋從不害怕彰顯他的個人色彩。他認為花藝界虛偽、沒人想講真話,這不屑討好別人、有話直說的個性,讓吳尚洋得罪不少花藝界「老一輩」,在名氣還不夠大時,更常被打壓。
吳尚洋的大姑姑、前器官捐贈協會祕書長吳英萊提到,器捐協會曾找吳尚洋以生死為題舉辦花藝展,展出過後,她接到某個花藝協會打來的電話,氣急敗壞地批評,甚至想請器捐協會聯合抵制吳尚洋,只因不滿他幫器捐協會製作的作品較佳,又獲得媒體報導關注。
除了被視為「另類」遭到排擠,為了籌措出國比賽經費,吳尚洋更常陷入左支右絀的窘境,爭取補助無門,只能跟親友伸手借錢。「出國時為了省錢,每天在7點大賣場關門前,殺去買5折的東西吃。反觀其他國家代表團還有隨團廚師,有時我就裝忙,當他們找我搭伙時,馬上說好,」吳尚洋一派輕鬆的語氣裡,盡顯箇中滋味。
為什麼這麼辛苦還要繼續?吳尚洋給了一個有趣答案:「我對花藝,就像男朋友愛你、死命賴著你的那種感覺一樣。」為了跟花「談戀愛」,他可以耐著性子用毛線纏鐵絲,一做就是10幾個小時,搞到視網膜變形,視力也跟著受影響。
在花草枝葉之間,吳尚洋的靈魂得到最大的揮灑和自由。「他從小就對花很執著,不管出去隨便看到什麼東西,回家東弄西弄都可以弄出一盆花,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始終支持他,」吳英萊說。吳尚洋幫器捐協會製作的作品需要貼5,000顆八角、幾千片葉子,他全靠自己獨立完成,連外觀看不到的細節,也錙銖必較,絕不妥協。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Article-59103f16914e2
(這間被吳尚洋稱為「鬼屋」的花藝工作室,就像他大剌剌的個性般「隨性」。)

一花一世界,學無止境

「他是鬼才一個,作品沒有框架,」從22歲參加比賽時就認識吳尚洋,花藝設計師盧敏榮(盧大衛)18年來最佩服他的,就是永遠不按牌理出牌的設計。
盧敏榮還記得,有一次花藝協會舉辦聖誕花藝表演,吳尚洋不使用聖誕主題最常出現的紅、綠色系,反而用黑色系花材搭配骷髏呈現,讓在場一半老師看到傻眼。
但這就是吳尚洋,沒有想不到的表現方式,只有令人驚豔再驚豔的組合。
即便如此,他還是不停在學。雖然已經國際知名,他帶學生出國進修,一樣跟著放空心態,專注學習。「他覺得永遠學不完,想要不斷超越,只因為這是他可以做得很好的事,」吳燾里說。
「花是活的,現在拿到跟下一秒拿到的花絕對不一樣,每枝花都有獨特的個性與特質。任何微小細節的改變,都會造就生命狀態的差異,」吳尚洋說。而他的角色,正是掌握並理解這些細小的不同,給它們最好的表現與安排。
這是他對花藝的詮釋,又何嘗不是他對自己人生的最佳解釋?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wretch.cc/blog/jack18233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精選佳文 :: 生涯規劃與個人成長-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