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20200811晨語簡記《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二十三》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22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20200811晨語簡記《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二十三》 Empty
發表主題: 20200811晨語簡記《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二十三》   20200811晨語簡記《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二十三》 Empty周二 8月 11, 2020 7:55 am

20200811晨起薰法香,慧命日增長《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二十三》(個人筆記草稿,僅供參考,正確內容,請以未來大愛台播出的為主,感恩!)

隨順小根機,隱勝現劣,
投其所好,遂其本意願,
先隱實以施權逗根機,
不為大教所逼投其樂。

  用心,稍了解一下。我們學佛要記得,選擇是小根小機,接受小教。看佛陀弟子中,有的人明明就很聰明,卻也是隱他原來的大機、聰明。佛所說的教法,他都能夠接受,但是他也是在小根機的行列裡,而什麼叫做大根、小根呢?大、小根機就是看我們是不是肯發心?大根機發心利己兼利人,精進修持佛法,卻也是沒有離開人群,度眾生,這是利己利人,時間參半,用一些時間修自己,向前前進,沒有離開去關懷人間苦難的事情,這雖然他還是初教,卻是悲心也是很殷重,就是關懷人間苦。就像這樣他只是現一個,說:「我很平凡,我與一般人一樣,我還是要從頭學起。」其實他已經知道法,雖然還不是很大的了解,卻也是有這樣的願,但是沒有展開,還是列入在小根機之中,還是「隨順小根機」。

  像這樣的人,是「隱勝現劣」。他差不多都知道,但是不會很自大,還是很謙卑說:「我還是每樣樣不知道,所以還是要在這樣的小根器,還是要再從頭聽、學。這,「隱勝現劣」,謙卑,在這樣的初學群中。所以「投其所好遂其本意願」,佛陀同樣能夠了解,卻是知道這個人大根機,還要在這樣的小教開始,佛陀心知道,卻也是照平常為他施教。所以「投其所好遂其本意願」,唉,隨便他的選擇,所以修行本來在佛就不分大小,只是根機,佛陀在施教,什麼樣的根機,要領受到什麼程度。看、聽不太清楚,佛陀就耐心一而再重新再來。

  其中,就是有像這樣,佛所說的都清楚,卻是他還是不斷重新來聽法。佛說到什麼程度,他也了解到什麼程度去。只是守在這個地方,沒有脫群拔出,不會說:「我能夠承擔責任,我願意投入人群。」所以他永遠都要在這樣的小根機群中去精進,沒辦法,也不想要離群投入眾生群中。這就是有這樣,真正保守自己,不願意去付出。而若說慈悲,「有啊,愛的心,慈悲的心,我很具足,我都了解了。」只是差那點,不願意這樣,出去表達出如何能夠幫助人。其實,他有這樣的能力,卻隱起來,隱起來就是說:「我就是內修,我無法外行。」這自利,無法去做利他的志業,這也是有啊!

佛陀的時代,有這樣的弟子,能夠承擔傳法、說法、施教,但是也有這樣的弟子,永遠就是要守在內修群中;這是過去有,現在應該也是這樣。所以「先隱實以施權逗根機」佛陀只好就是這樣。讓他隱實,實在是他有大根機,他卻沒有願意。所以佛陀照常,還是以小教法這樣應他所需,「不為大教所逼投其樂」,佛陀是這樣來為弟子,還是讓他們各人去選擇,同樣就是平等這樣投教。這叢林之中就是這樣,有人願意出來了,去付出,很殷勤、勤快;有的人覺得:我就守我自己的本份就好,做我自己歡喜要做就好,不論你有多少人,不論有什麼活動,反正我就是做我的,你叫我做我就做。就是這樣隨人怎麼說,自己有才華隱著,就是不想要表達自己有辦法領導人,他就是不願意去展現,這樣的修行者很多,佛世的時候也是這樣。

  就像舍利弗、目犍連,這都是佛陀座中的大弟子,他們只要發一個心,也可稱為菩薩。但是他們都是在佛陀的身邊,聽佛陀的教法。佛陀就是隨他們的根意;他的根機、他的意念。所以常常都是隨在佛的身邊,唯有佛陀說:「你到哪裡去。」他就到哪裡去。任務做完,他就回來了,還是釋迦佛的隨身隨機眾,這就是舍利弗;不是只有舍利弗,類似舍利弗這樣的弟子,永遠隨在身邊。其實他內隱他的實力,外面現出了那個小乘的根機。這就是在佛陀的身邊,不少都是大根器的人,所以,眾生的根機差別不同,佛陀需要什麼樣的人,有智慧的人知道,我這個時候就是守在身邊,讓佛陀稱為智慧弟子第一,神通弟子第一,知道他們的根機已經這麼高了,但是他們一心就是沒有離開,沒有離開佛的身邊,這佛會了解,他們守在這樣的大乘法中。

  所以要有僧團,才有辦法莊嚴佛法。師父身邊若沒有這麼多人,就不算有道場;佛陀的身邊,那個時代也是一樣,要有超群拔出的大智慧者在佛的身邊,佛的教法才有辦法弘揚,才能到處去度眾,這就是佛法要有僧眾會合。這樣僧寶旺盛,僧團堅固就是佛法的興盛。所以佛教法要三根普被,有的人在外面,雖然他們是在家修行,卻是智慧超越,不輸出家人,但是他們顯在家相,佛陀說法他們很清楚,聞一知十,就像佛世的時候,維摩詰居士;維摩詰居士聽佛陀說法,他聞一知十,很超越,了解很多,他現居士身能夠在社會人群,由他去說教弘法。有時候,他若看到出家人,就會很愛向出家人來挑(問難),挑出出家人那個聞法的弱點。所以出家人若看到維摩詰就會害怕、會逃避,因為他會出題,要跟出家人說話所出的題目都很深,好像佛陀都說過了,但是自己還做不到,還無法有很大的體會。

  維摩詰就會去告訴他:「佛陀哪一天講哪一法,請問你們能夠清楚、有了解嗎?」聽起來,好像,「是啊!佛陀說過了,不過我理解力還不夠,我體會不到。佛陀的教法,甚深、甚深,知道很微妙,但是知道深,知道妙,知道是一個圓融的教法,不過我們體納不到。」維摩詰居士,他就用他的社會經驗,來與這些出家人互動,但是維摩詰居士,就是要為他們補充,他所了解的,讓這些僧眾能夠清楚。但是他的態度,總是居士身,他比較自大,所以會先考這些出家人,這些出家人看到就很害怕。儘管知道在他的身上,可以聽到很多佛陀所說的法,內心了解,但是體會不到,在維摩詰的身上可以了解,了解自己體會不到的。維摩詰居士會譬喻一些人間事來會道理,讓他們能清楚。所以,他們若看到維摩詰,大家都會恐懼,會有點害怕。

  有一次維摩詰居士,他示病讓大家知道,「我生病了。」佛陀知道了,佛陀都了解他的意思,就說:「來,你們大家都認識維摩詰居士,大家跟他很熟,現在他生病了,你們應該要去探病啊!」大家面面相觀,沒有人敢說要去探病。在這個當中,佛陀就說,指派,「舍利弗你去。」舍利弗也不敢去,智慧如舍利弗,都不敢去對應維摩詰的機。所以就知道,他能夠了解的法很深,要如何能夠得以真真正正體會理解,理解還能夠表達出來,還能夠落實在人間去身體力行,這實在是不容易。

  維摩詰他示病、示疾,但是沒人敢去。後來是文殊菩薩要去,舍利弗就說,「這樣我也去」,有好幾位就隨這個因緣去了,向維摩詰探病。有對機好說話,所以大家在旁邊也能夠聽很多法。菩薩對菩薩,在家菩薩與出家菩薩,能夠相對,對話,這是一場很好聽法的機會,很多人都這樣跟著去。所以,有這段維摩詰示疾,文殊菩薩去探病,這個過程,就知道在佛陀的時代,什麼樣的形態對什麼樣的法,佛陀的教法,眾生能夠理解,也得要對機啊!所以這種的根機,從直接的說教,用旁邊的故事,人、事、物來示教全都有,都是在佛的身邊,不論人、事、物,無不都是。

  所以說,人生生活,生活中無不都是法。就像在前幾天(8/7),發生了一件事情,是什麼事情呢?在晚上八、九點那個時候,忽然間停電了,為何忽然間會停電?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問,原來就是康樂村這條線路,電線發生故障了。一直追,我認為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它才會停電。所以一直問,原來就是有一條蛇,爬上去那個變壓電箱上面,從電線杆爬到上面,去觸到高壓電,所以那條蛇在那個地方,電死了,那個時停電,就是因為它去接觸到高壓電,那條蛇在那裡翻滾,這樣,停電了。

  這,蛇是在地上爬,為何,如何爬到電線杆上面,在那個地方去觸到那個高壓電,這樣電死了。停電了,也得要電力局的人快來看,所以這樣也停電了將近二個鐘頭,這時間。停電,一定有因緣,所以追根究底,知道這條蛇為何爬到上面,這是什麼因緣,不可思議,人生也有一些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所以,我們世間很多法,常常都說因緣果報,有了什麼因,來的時候,不該行動的動作,為何會這樣去行動呢?這條蛇到底是身體不舒服嗎?它在地上是不是有什麼變異呢?對牠的生態,牠的生態有什麼樣無法堪忍,才要這樣衝出了它的力向高處爬,尤其電線杆是滑滑的,蛇要爬到電線杆上面,實在不是一項很容易,也不是平常的事情。為何這條蛇會爬到電線杆上面,去觸到高壓線,這樣被電死了,也是不可思議,這也是一個我們無法去解答的問題。這探討到底一定有它的原因,那條蛇身體一定有什麼樣的不舒服,才會用盡它的力量,這樣掙扎爬到上面去。

  這總是「無法度」,不可思、不可議。佛經當中都常常將法講到最高處,佛陀就會說不可思、不可議,不是每樣都解釋得出來,真的要想都想不通。何況要如何解釋,很多的不可思、不可議,所以我們要清楚。常常在說,供養的功德那麼大嗎?我們最近一直在說供養,供養的功德很大,不可思、不可議。這部經當中,有很多不可思議平常的事情,平常的事情,也不可思議。這麼平常為何會不可思議呢?供養,得到不可思議的功德,也很多,佛經當中,很多這樣的故事。我們就來看《法華經》,前面的文

經文複習:「此法華經亦復如是,能令眾生離一切苦、一切病痛,能解一切生死之縛。」

  這就是很多不可思議。接下來再說,

經文:「若人得聞此法華經,若自書、若使人書,所得功德,以佛智慧籌量多少,不得其邊。」

經文解釋:「若人得聞此法華經」;若人述說聞經書寫功德。或得聞有此法華經,或因講說而得聽聞。

  用心想、看。若有人聽到這部經,那個功德,聽,聽了之後感動了,了解了,要如何來敘述給大家聽;敘述給人聽,也要讓人知道經的內文。古早古早要看字,要看經典,不容易喔!不是像現在印刷這麼容易,需要人寫,寫經、抄經,寫成文字,說給你聽、字讓你看,讓你清楚了解。所以要靠人來抄、來寫,若有人肯發心要寫,這,功德也很大。所以,聽聞這個《法華經》,或者是願意書、寫,將一字一字寫成了一本書,這本經將它寫完成,這個功德也很大。抄經要有耐心,專心、耐心抄,當你筆尖接觸到墨,在紙上一橫、一畫、一點,就要用心,字寫起來才會整齊、才會端莊。所以要寫經,就是要一字一畫,真正的端正,這樣表示恭敬。

  所以要很用心,聽經之後,還要能夠說,還要能夠寫,這個經書寫功德,這樣非常的用功、用心,所得到的,從邊在寫中邊了解。就像我們大家一字一拜,我們在拜經的時候,《法華經》一字一拜,或者是一句一拜,你一字,即使抄一字,就是那字在抄的時候,一畫、一橫,那腦筋裡面,這個字的經意,這本經當中這字的意思,就要沒有讓它走樣掉,這就是心、腦、手要動作,這都要很用心,其中的文字與意義就能夠會合。所以聞經、書寫功德,這樣邊在寫,就邊在了解它的意義;每一字、每一句它的意義。這就是用功,用功得來的成果,叫做功德。

  「或得聞此法華經」。有的人還未寫,不懂經典,聽到了,聽到這部《法華經》,因為這樣,很認真。「或因講說而得聽聞」,這是因為那位聽之後,清楚說出來,另外一個人不曾聽到,現在又聽到了,又起歡喜心,這樣輾轉,「我聽,歡喜了;我了解,我說了。」說了,其他的人又聽了,了解了,又歡喜了,又再去說,這種輾轉,將這個經法這樣不斷輾轉出去。但是,用說的不如用寫的,寫給人看,就是這些文字;這些文字的意思,就是這本經的內容,這樣有聲、有文字大家傳。所以,以前要傳經就是這樣傳,聽要很認真,聽了之後要寫,寫了之後還要傳,這樣輾轉過去。那時候的用心、用功,那種心心念念,都是在這些經文之中。你們想,這樣豈不就是功德嗎呢?所以「若得聞有此法華經,或因講說而得聽聞」,有人講說,所以才能夠聽,能夠了解。

經文解釋:
「若自書、若使人書,所得功德」;親手自書,或展轉使人書是書經所獲功德。

  「若自書、若使人書,所得功德」。「親手自書,或展轉使人書,是經所獲功德」,就像這樣自己寫,給別人寫,輾轉相傳,所得這樣的功德。這就是告訴我們親手寫的,我們親手自己寫,或者是輾轉,讓大家去寫,或者是寫這部經所得到的功德,這是得到什麼功德呢?

經文解釋:
「以佛智慧籌量多少,不得其邊」;以佛智慧測量,尚不能知其邊際,況且是諸餘聖賢能知。

  「以佛智慧籌量多少,不得其邊」。什麼功德?就是很大的功德。反正你肯發心、肯了解這部經,你願意去寫,又再讀、又再說,讓人再聽到,起歡喜心,又教他寫、又教他說、又教他讀,這樣輾轉,一個一個不斷用心教化,這叫做教化,用心在教化,告訴你方法,教你方法就是這樣做,教你這樣的方法做了,你要再去發揮你這樣的功能,就是不斷陪伴、不斷教化,這樣輾轉相教,這個的功德實在很大!即使佛的智慧,要來說,「哇,功德很大喔!」大到多大?佛陀會說無量無邊,無法去計算的大。

  「以佛智慧測量,尚不能知其邊際,況且是諸餘聖賢能知」。哪有辦法能夠知道呢?知道這抄經、說經,輾轉相教,這樣將這部經完全將它弘揚出去。就像現在常常聽人家在說:「我都有在抄經,我都有在讀書。」這個讀書會,最近常常聽到「遍地開花」,在每一個地方都是蓮花盛開。《法華經》,大家都在聽,聽進去,就這樣在傳了。在那個地方,就是大家來讀,所以,一張桌子,一個人、幾個人,一張桌子再將它分成幾張桌子。他們就說一朵一朵的蓮花,這樣叫做遍地開花。現在很歡喜就是聽到視訊連線中,在連線時就會聽到他們說:「我們都有在薰法香,我們遍地已經開出幾朵花了。」有的九朵,有的十朵,就這樣一直衍生出去,這就是輾轉相教。這是聽到,就很歡喜。

  人間社會要弘揚佛法,就是用這樣來弘揚,不是僅僅一大群來聽法,回去就是回去了,回歸凡夫的生活,不是這樣!就要像現在大家聽法,聽了之後,輾轉相傳,我們來共修、我們來讀,用這樣的讀書會。好像現在很盛況,大家都用心,不論是聽過去的,或者是聽現在,他們一直一直在讀書,連不認識字也在讀書,環保站也都在讀書。一些阿嬤,她說:「師父告訴我們:『沒有讀書不要緊,懂道理就好。』現在有機會,我們年紀大了,來讀一個前世書。」他們同樣這樣在讀、這樣在寫。所以,接下來經文說,

經文:「若書是經卷,華、香、瓔珞、燒香、末香、塗香,旛蓋、衣服,種種之燈:蘇燈、油燈、諸香油燈、」

*若書是經,明以虔敬至誠意念,以諸華香等種種供養是經功德。

  這樣寫書、寫經卷,功德無量。「若書是經」,而若是能夠讀書,用種種來供養,我們要寫經也得要很莊嚴,都要在很清淨的地方。「明以虔敬至誠意念」;表示虔敬這部經,至誠意,提出至誠的意念。「以諸華香等種種供養是經功德」;以諸華香種種來供養這部經。這部經,就是大家要提起恭敬心,聽法恭敬、寫經恭敬,在這部經的面前也得要這麼恭敬。

經文解釋:
「若書是經卷,華、香、瓔珞、燒香、末香、塗香」;為欲供養經藏妙法而書是經卷。以此心妙香,及諸瓔珞,燒香末、塗香而為供養。

  「若書是經卷,華、香、瓔珞、燒香、末香、塗香」。;「為欲供養經藏妙法而書是經卷」。用這樣來供養經藏妙法,書寫,這都是功德。所以,「以此心妙香」,用我們心的那個妙香。香,不一定是有形的,要從我們內心那個虔誠,那個心的妙,微妙的香,那個香。「及諸瓔珞,燒香末、塗香而為供養」。這就是要我們的心至虔誠。

經文解釋:
「旛蓋、衣服,種種之燈:」;旛蓋衣服:以如是等種種衣服,旙蓋等,及種種之燈:蘇燈、油燈、諸香油燈。

  「旛蓋、衣服,種種之燈」,這些東西。「旛蓋衣服:以如是等種種衣服,旛蓋等;以如是等種種衣服供養。這就是用這樣種種的東西,都是這樣很乾淨,排在佛前,這也表示供養。所以說起來,供養,是用我們的心,至誠的心,是心香,是心的花,是用至高無上的心意,很豐富的東西,不是身外的豐富,是內心的豐富,這樣莊嚴地來供佛,這我們要能夠清楚,希望大家用心去體會,體會內心的虔誠,重視《法華經》。

  《法華經》要用什麼方式來重視、來供養,這在段文一直在表示,要如何虔誠供養這部經。因為這部經是眾經之王,這部經是從佛陀微妙的教法,一直到人間凡界;人間凡夫的境界中,他都可以感受得到,身體力行那就能淨化人心,是淨化人間的一靈方妙藥。所以我們要很虔誠、用心來供養。所說的供養,就是重視,要很重視,用內心的恭敬來供養這部經。這很多經文的描寫,最後無不都是要我們用恭敬心來體會這部經,它是人間所要應用救世之法,所以大家要時時多用心啊。
回頂端 向下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22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20200811晨語簡記《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二十三》 Empty
發表主題: 回復: 20200811晨語簡記《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二十三》   20200811晨語簡記《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二十三》 Empty周二 8月 11, 2020 8:02 am

2020年8月11日上午5:20]農曆六月二十二日。(僅德松個人筆記參考。請多指教,感恩。)靜思清澄(法髓)妙蓮華,慈濟人群菩薩道

1、《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經文:【若人得聞此法華經,若自書、若使人書,所得功德,以佛智慧籌量多少,不得其邊。若書是經卷,華、香、瓔珞、燒香、末香、塗香,旛蓋、衣服,種種之燈:蘇燈、油燈、諸香油燈。】

2、上人手札:「隨順小根機,隱勝現劣,投其所好,遂其本意願,先隱實以施權逗根機,不為大教所逼投其樂。」

(1)「隨順小根機,隱勝現劣」:學佛,要記住選擇是小根小機,接受小教。佛陀弟子中,有的人明明就很聰明,卻也是隱他原來的大機、聰明,佛所說的教法,他都能夠接受。但是,他也是在小根機的行列裡,而什麼叫做大根,大、小根呢?大、小根機,就是看我們是不是肯發心。

(2)「大根機,發心利己兼利人,精進修持佛法,入人群」:大根機,也是沒有離開人群度眾生,利己利人。時間參半,用一些時間修自己,向前前進,沒有離開去關懷人間苦難的事情。雖然他還是初教,卻是悲心也是很殷重,就是關懷人間苦。就像這樣,他只是現一個,說:「我很平凡,我與一般人一樣,我還是要從頭學起。」其實他已經知道法,雖然還不是很大的了解,卻也是有這樣的願。

(3)「隱勝現劣」:沒有展開,還是列入在小根機之中,所以,還是「隨順小根機」,像這樣的人是「隱勝現劣」。將他差不多知道,但不會自大,還是很謙卑說:「我還是樣樣不知道,所以還是要在這樣的小根器,還是要再從頭聽、學。」「隱勝現劣」,謙卑,在這樣的初學群中。

(4)「投其所好,遂其本意願」:佛陀也同樣能夠了解,卻是知道這個人大根機,卻是要在這樣的小教開始,佛陀心知道,卻也是照平常來為他施教。所以「投其所好遂,其本意願」,隨便他的選擇。

(5)「佛陀耐心施教,隨眾生根機」:修行,本來在佛就不分大小,只是根機,佛陀在施教,什麼樣的根機,要領受到什麼程度。看、聽不太清楚,佛陀就耐心一而再,重新再來,其中就是有像這樣,佛所說的都清楚,卻是他還是不斷重新來聽法。佛說到什麼程度,他也了解到什麼程度去,只是守在那個地方,沒有脫群拔出,不會說:「我能夠承擔責任,我願意投入人群。」

(6)「在小根機精進,不離人群,卻是不發心立願付出,只有自利,無法外行」:他永遠都要在這樣的小根機群中去精進,不想要離群,投入眾生群中。這就是有這樣,真正保守自己,不願意去付出。而若說慈悲,有啊,有愛的心、慈悲的心,我很具足,我都了解了。只是差那點,不願意這樣出去表達出,如何能夠幫助人。其實他有這樣的能力,卻是他隱起來,我就都是內修,我無法外行。這自利,無法去做利他的志業,這也是有。

(7)「先隱實以施權逗根機」:佛陀的時代,有這樣的弟子能夠承擔傳法、說法、施教,但是,有這樣的弟子,永遠就是要守在內修群中。這是過去是有,現在應該也是這樣。佛陀只好就是這樣讓他隱實,實在他有「大根機」,卻是他不願意。佛陀照常,還是以小教法,這樣應他所需。

(8)「不為大教所逼投其樂」:佛陀這樣來為弟子,還是讓他們各人去選擇,同樣就是平等這樣投教,叢林之中就是這樣。有人願意出來了,去付出,很殷勤、勤快。有的人覺得:我就守我自己的本份就好,做我自己歡喜要做就好。不論你有多少人,不論有什麼活動,反正我就是做我的,你叫我做我就做。這樣隨人如何說,自己有才華隱著,就是不要表達自己有辦法領導人,他就是不願意去展現,這種的修行者也是很多。

(9)「隨身隨機眾,舉例,舍利弗」:佛世時候也是有這樣,就像舍利弗、目犍連這全都是佛陀座中的大弟子,他們只要發一個心,也可稱為菩薩。但是,他們都是在佛陀的身邊,隨聽佛陀的教法。佛陀就是隨他們的根意,他的根機、他的意念,隨佛,常常就是在身邊。唯有佛陀會說:「你去哪裡去。」他就到哪裡去,任務完成,他就回來了。還是釋迦佛的隨身的眾,隨身隨機眾,這就是舍利弗。不是只有舍利弗,類似舍利弗這樣的弟子,永遠隨在身邊。

(10)「內隱實力」:在外面現出小乘根機,這就是在佛陀的身邊,不少都是大根器的人,所以說,眾生的根機差別是不同。佛陀需要什麼樣的人,有智慧的人知道,我這個時候就是守在這樣的身邊,讓佛陀稱為智慧弟子第一、神通弟子第一,知道他們的根機已經這麼高了。但是他們一心就是沒有離開,沒有離開佛的身邊。佛了解,守在這樣的大乘法中。

(11)「要有僧團,才有辦法莊嚴佛法。三根普被」:師父身邊若沒有這麼多人,就不算有道場。佛陀的時代也是一樣,身邊要有這樣,超群拔出的大智慧者在佛的身邊,佛的教法才有辦法弘揚,到處去度眾。這就是佛法要有僧眾會合,僧寶旺盛,僧團堅固就是佛法的興盛,所以佛教法要有三根普被。

3、「舉例:佛世時候,維摩詰居士故事
(1)「有的在家修行,卻是智慧高」:有的人在外面,雖然他們是在家修行,卻是智慧超越,沒有輸出家人。但是他們顯在家相,對佛陀說法很清楚,聞一知十。就像佛世的時候,維摩詰居士。維摩詰居士,佛陀說法,他聞一知十,很超越,了解很多。他現居士身,能夠在社會人群由他去說教弘法。有時候,他若看到出家人,他就會很愛向挑出出家人那個聞法的弱點。所以出家人,若看到維摩詰就會很害怕,會逃避,因為他會出題,要跟出家人說話,所出的題目都是很深,也好像佛陀都說過了,但是自己還做不到,還無法很大的體會。

(2)「深入經藏」:維摩詰居士就會去告訴他:「佛陀哪一天講哪一法,請問你們能夠清楚、能了解嗎?」聽起來,「好像,是啊!佛陀說過了,不過,我了解理解力還不夠,我是體會不到。佛陀的教法甚深、甚深,知道是很微妙,但是知道深、知道妙,知道是一個圓融的教法,不過我們體納不到。」就維摩詰居士,他就用他的社會經驗,來跟這些出家人互動,但是維摩詰居士要為他們補充他所了解,讓這些僧眾能夠清楚。

(3)「譬喻人間事,印證道理」:但是維摩詰居士的態度,總是居士身,他比較自大,會先考試這些出家人,所以這些出家人看到就很害怕。儘管知道在他身上可以聽到很多佛陀所說的法,內心了解,但是體會不到,在維摩詰身上可以了解;了解、體會不到,維摩詰居士會譬喻一些人間事來會道理,讓他們能清楚。他們若看到維摩詰,大家都會恐懼,會稍微害怕。

(4)「示病,提問考驗」:有一次維摩詰居士示病,就是讓大家知道,「我生病了。」佛陀了解其意思,就跟出家弟子們說:「你們大家都是認識維摩詰居士,大家跟他很熟,現在他生病了,你們應該要去探病。」大家面面相觀,沒有人敢說他們要去探病。在這個當中,佛陀就說,指派「舍利弗你去。」舍利弗也不敢去。

(5)「連智慧第一的舍利弗都不敢前往」:都不敢去對應維摩詰的根機。就知道,能夠了解法是很深,要如何能夠得以真真正正體會理解,理解還能夠表達出來,還能夠落實在人間去身體力行,這是不容易!

(6)「維摩詰居士示病、示疾」:但是沒有人敢去。後來是文殊菩薩要去,舍利弗說,「這樣我也去。」有好幾位就這樣隨這個因緣去,向維摩詰探病。有對機可說話,所以大家在旁邊也能夠聽很多法。菩薩對菩薩,在家菩薩與出家菩薩能夠相對,對話。這是一場很好聽法的機會,所以很多人都這樣跟著去。

(7)「這段維摩詰示疾,文殊菩薩探病的過程。生活中,無不都是法」:就知道在佛陀的時代,什麼樣的形態對什麼樣的法,佛陀的教法,眾生能夠理解的,也得要對機。所以這種的根機,從直接的說教,用旁邊的故事,人、事、物來示教,就全都有,都是在佛的身邊,不論人、事、物無不都是。

4、上人手札(續)
(1)「八月七日花蓮精舍附近停電,追根究底原因」:那晚的八、九點時候,忽然間停電,原來「康樂村」這條電線發生故障。一直追問,我認為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它才會停電。所以一直問,原來就是一條蛇爬到變壓電上面,觸到高壓電,那條蛇被電死,也造成停電,因為它去接觸到,那條蛇在那裡翻滾。造成停電將近二個鐘頭。追根究柢,知道這條蛇為何爬到上面。這是什麼因緣,不可思議,人生也有一些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2)「世間很多法,常都說因緣果報」:有了什麼因來的時候,不該行動的動作,為何這樣去行動呢?這條蛇到底是身體不舒服嗎?牠在地上是不是有什麼變異呢?對牠的身態,牠的生態,有什麼樣無法堪忍,這樣衝出了牠的力向高處爬,尤其是電線杆是滑滑的,蛇要爬到電線杆上面,實在不是一項很容易、不是平常的事情。為何這條蛇會滾爬到電線杆上面,去觸到那個高壓線,這樣被電死了,也是不可思議。這也是一個我們無法去解答的問題,這到底一定有它的原因。那條蛇一定在身體有什麼樣的不舒服,這種會用盡牠的力量,這樣掙扎,爬到上面去。這總是沒有辦法,不可思、不可議!

(3)「不可思、不可議」:佛經,常將法講到最高處,佛陀就會說「不可思、不可議」,不是樣樣都解釋得出來,真的要想都想不通。何況如何解釋,很多的不可思、不可議,所以我們就要清楚。

(4)「供養的功德很大,不可思、不可議」:常常在說,供養的功德那麼大嗎?我們最近一直在說供養,供養的功德很大,不可思、不可議。這部經當中,有很多不可思議的平常的事情,平常的事情也不可思議。這麼平常為何會不可思議呢?供養,得到不可思議的功德也很多,佛經當中很多這樣的故事。

3、經文複習:【此法華經亦復如是,能令眾生離一切苦、一切病痛,能解一切生死之縛。】

4、經文解釋:【若人得聞此法華經】:若人:述說聞經書寫功德。或得聞有此法華經,或因講說而得聽聞。

(1)「若人,述說聞經書寫功德」:若有人聽到這部經,聽了之後感動,了解了,要如何來敘說給大家聽,還要讓人知道經的內文。很早以前,要看字、要看經典不容易!不是像現在的印刷這麼容易,需要人寫,寫經、抄經,寫成文字,說給你聽、字讓你看,讓你清楚了解。所以要靠人來抄、來寫,而若有人肯發心,要寫,這功德也很大。

(2)「抄經要有耐心專心」:願意書、寫,將一字一字寫成了一本書,這本經將它寫完成,這個功德也很大。抄經要有耐心,專心,當你筆尖接觸到墨,在紙上一橫、一畫、一點,就要用心,字寫起來才會整齊、才會端莊。要寫經,就是要一字一畫,非常的端正,這樣表示恭敬。

(3「用功的聞經、書寫《法華經》」:要很用心,聽經之後,還能夠「說」,還能夠「寫」,這個經書寫功德,這這樣非常的用功、用心,所得到的,從邊在寫邊了解。就像我們大家一字一拜,我們在拜經的時候,《法華經》一字一拜,你一字,就是抄一字,那就是那字在抄的時候,一畫、一橫,那腦筋裡面,這個字的經意,這這本經當中這字的意,就要沒有去讓它走樣掉,這就是手、腦,心、腦、手要動作,這都是要很用心,其中的文字與意義就能夠會合。所以聞經、書寫功德,這樣邊在寫,就邊在了解它的意義,每一字、每一句它的意義。這就是用功,用功得來的成果,叫做功德。

(4)「或得聞有此法華經,或因講說而得聽聞」:有的人,還0未寫,不懂經典,聽到了,聽到這個《法華經》,因為這樣,很認真。因為聽了之後,清楚說出來,另外一個人不曾聽到,現在又聽到了,又起歡喜心,這樣輾轉,「我聽,歡喜了;我了解,我說了。」說了,其他的人又聽了、了解了,又歡喜了,再又再說。這種輾轉,將這個經法這樣不斷這樣輾轉出去。

(5)「用說的不如用寫」:寫給人看,就是這些文字的意思,這部經的內容,這樣有聲、有文字,這樣大家傳。以前要傳經就是這樣傳,要聽很認真,聽了之後要寫,寫了之後還要傳。這樣輾轉過去,那個時候的用心、用功,那種心心念念,就是在這些經文之中。你們想,這樣豈不是功德呢?有人講說,才能夠聽、能夠了解。

5、【若自書、若使人書,所得功德】:親手自書,或展轉使人書是書經所獲功德。

(1)「親手自書,或展轉使人書是經所獲功德」:就像自己寫,給別人寫,這樣輾轉相傳,所得這樣的功德。這就是告訴我們親手寫的或是輾轉,大家去寫,或者是寫這部經所得到的功德,這是得到什麼功德呢?

6、【以佛智慧籌量多少,不得其邊】:以佛智慧測量,尚不能知其邊際,況且是諸餘聖賢能知。

(1)「以佛智慧籌量多少,不得其邊」:什麼功德?就很大功德。反正你肯發心、肯了解這部經,你願意去寫,又再讀、又再說,讓人聽到,起歡喜心,又教他寫、又教他說、又教他讀,這樣輾轉,一個一個不斷用心教化,這叫做教化。用心在教化,告訴你方法,教你方法就是這樣做,教你這樣的方法做了,你要再去發揮你這樣的功能,就是不斷陪伴、不斷教化,這樣輾轉相教,這個的功德實在很大!即使佛的智慧,要來說,「功德很大!」大到多大?佛陀會說無量無邊,無法去計算的大。

(2)「以佛智慧測量,尚不能知其邊際,況且是諸餘聖賢能知」:哪有辦法可知道呢?知道這些抄經、說經,輾轉相教,將這部經這樣完全將它弘揚出去。就像現在常常聽人家在說:「我都有在抄經,我都有在讀書。」這個讀書會,最近常常聽到的「遍地開花」,在每一個地方都是蓮花盛開。

(3)「讀書會,遍地開花,輾轉相教」:大家都在聽《法華經》,聽進去,就這樣在傳了。在那個地方,就是大家來讀,所以,一桌,一個人、幾個人一張桌子,再將它分成幾張桌子。他們就說一朵一朵的蓮花,這樣叫做遍地開花。現在很歡喜就是聽到視訊連線之中,在連線,就會聽到他們說:「我們都有在薰法香,我們遍地已經是幾朵花了。」有的九朵,有的十朵,就這樣一直衍生出去了,這就是這樣輾轉相教。這是聽到,就很歡喜。

(4)「人間社會,弘揚佛法」:就是用這樣來弘揚,不是只是一大群來聽法,回去就是回去了,回歸凡夫的生活,不是這樣!就要像現在大家聽法,聽了之後,輾轉相傳,我們來共修、我們來讀,這這樣讀書會。

(5)「『沒有讀書不要緊,懂道理就好』。慈濟老菩薩,用心吸收法髓,讀前世書」:好像現在很盛況,大家都用心,不論是聽過去的,或者是聽現在,他們一直一直在讀書,連不識字也在讀書了,環保站也都在讀書。一些阿嬤,她們說:「師父告訴我們:『沒有讀書不要緊,懂道理就好。』現在有機會,我們年紀大了,來讀一個前世書。」他們同樣這樣在讀、這樣在寫。

7、【若書是經】:明以虔敬至誠意念,以諸華香等種種供養是經功德。

(1)「讀,寫書、寫經卷,功德無量」:若能夠讀書,用種種供養,我們要寫經也得要很莊嚴,都要很清淨的地方。

(2)「明以虔敬至誠意念,以諸華香等種種供養是經功德」:表示虔敬這部經,至誠意,提出至誠的意念。以諸華香種種來供養這部經。大家提起恭敬心,聽法恭敬、寫經恭敬,在這部經的面前也得要這麼恭敬。

8、【若書是經卷,華、香、瓔珞、燒香、末香、塗香】:為欲供養經藏妙法而書是經卷。以此心妙香,及諸瓔珞,燒香、末香、塗香而為供養。

(1)「心至虔誠,用心的妙香」:用這樣來供養經藏妙法,書寫,這都是功德。用我們的心那個妙香。香,不一定是有形的,要從我們的內心那個虔誠,那個心的妙,微妙的香,那個香。「及諸瓔珞,燒香、末香、塗香而為供養」。就是要我們的心至虔誠。

9、【旛蓋、衣服,種種之燈】:旛蓋、衣服:以如是等種種衣服,旙蓋等,及種種之燈:蘇燈、油燈、諸香油燈。

(1)「旛蓋衣服:以如是等種種衣服,旛蓋等:以如是等種種衣服供養」:就是用這樣種種的東西,都這樣很乾淨,排在佛前,這也表示供養。說起來,供養,是用我們的心,至誠的心,是心香,是心的花,是用至高無上的心意,很豐富的東西,不是身外的豐富,是內心的豐富,這樣地莊嚴來供佛。這是我們要能夠清楚,希望大家用心去體會,體會內心的虔誠,重視《法華經》。

(2)「《法華經》要用什麼方式來重視、來供養?身體力行,淨化人心的靈方妙藥」:這在段經文一直在表示,要如何虔誠供養這部經。這部經是「眾經之王」,這部經是從佛陀微妙的教法,一直到人間凡界,他都可以感受得到身體力行,那就是淨化人心,淨化人間一個靈方妙藥。我們要很虔誠、用心來供養。

(3)「所說的供養,要很重視:內心的恭敬」:這部《法華經》很多的經文的描寫,最後都要我們「用恭敬心」來體會這部經,人間所要應用救世之法。大家要時時多用心。
回頂端 向下
 
20200811晨語簡記《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二十三》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靜思晨語 :: 晨鐘起薰法香--靜思妙蓮華-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