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蓮池大師--雲棲袾宏略傳

向下 
發表人內容
Jack
Admin
Admin



文章總數 : 6880
年齡 : 62
來自 : 台北
威望 : 1721
注冊日期 : 2008-12-22

蓮池大師--雲棲袾宏略傳 Empty
發表主題: 蓮池大師--雲棲袾宏略傳   蓮池大師--雲棲袾宏略傳 Empty周二 五月 10, 2011 2:11 pm

雲棲袾宏略傳(1535~1615)釋慧乘95-8.4

【摘要】
袾宏(1535-1615)是明末四大高僧之一,他一生以持戒念佛的篤實行誼,建立行者風範,拯救時弊,提倡念佛風化被於一代,被推為蓮宗第八祖。
在隆慶五年(1571)居杭州雲棲山,世稱「雲棲大師」或「蓮池大師」,始修念佛三昧,教化遠近,道俗雲集,遂成一大叢林。於萬曆十二年(1584)編《往生集》記傳古今往生者事蹟。二十年開法筵於杭州淨慈寺,又興戒壇之制,行自誓受戒之法,於山中及城內外造放生池,作戒殺放生文,誡害物命。在其著作中特別提倡淨土,著《阿彌陀經疏》等,痛責禪徒之空腹高心,錄永明延壽、高峰原妙等機緣中契緊之語,以示參究之要訣。在袾宏遺留下來的著書甚多,後有王宇春等錄遺書為三十二卷,並編入《雲棲法彙》,也促使袾宏的著作影響後世最為長遠。


【本文目次】

一、前言
二、生平
三、菩薩事蹟
四、結論

一、前言

看過《蓮池大師全集》 與《古杭雲棲蓮池大師塔銘》 中可以知道,雲棲對於華嚴和禪學雖都很深入,但其思想的歸趣則在淨土,他一生提倡的淨土法門,仍以「持名」為中心,他撰《阿彌陀經疏鈔》卷一,說:「今此經者,崇簡去繁,舉約該博,更無他說,單指持名,但得一心,便生彼國,可謂愈簡愈約,愈妙愈玄,徑中徑矣。」
袾宏認為淨土教並非與各宗對立,他極力要把淨土思想和各宗教義統一起來。除了著述教典外,師極意悲幽冥苦趣,自己習燄口,時親設放,而聲若洪鐘,胸無崖岸,嘗有見師座上,現如來相者,蓋觀力然也。在隆慶五年(1571)重訂《水陸儀軌》、及《朝暮二時課誦》等儀式,這些儀式一直流傳至今。正因為他的德行及著述甚豐,使我們對於明末佛教概況,有更進一步認識,也了解到袾宏在明末佛教的復興,具有相當密切的關聯。
根據《雲棲法彙》,他的著作有:《華嚴經感應略記》、《楞嚴經摸象記》、《瑜伽施食儀註》、《梵網戒疏發隱》、《梵網戒疏發隱事義》、《梵網戒疏發隱問辨》、《阿彌陀經疏鈔》、《阿彌陀經疏鈔事義》、《阿彌陀經疏鈔問辨》、《具戒便蒙》、《尼戒錄要》、《遺教經論疏節要》、《沙彌律儀要略》、《淨土疑辨》、《禪關策進》、《長慶集警語選》、《往生集》、《名僧輯略》、《緇門崇行錄》、《武林西漸高僧事略》、《皇明名僧輯略》、《水陸儀文》、《施食儀軌》、《皇明護法錄》、《西方發願文》、《竹窗三筆》、《答四十八問》、《山房雜錄》、《自知錄》、《正訛集》、《僧訓日記》、《直道錄》、《戒殺放生文》。
從豐富的著述中得知,雲棲袾宏是明末佛教復興的重要人物,其思想和一生的行誼,在近世中國佛教界確實具有最高隆盛之信望, 為佛門龍象之一代典範,尤其領導淨土宗與華嚴宗的發展。 除此之外,筆者亦對於目前學界有關袾宏的研究作一概況敘述,並試著找出可以再深入研究的空間,再從這些可以再研究發展的內容中,就目前掌握得到的資料提出雲棲袾宏的思想及修行。

二、生平

根據其塔銘 ,師生於明嘉靖十四年(1535)正月二十二日,名袾宏,字佛慧,別號蓮池,俗姓沈,杭州仁和(浙江省杭縣)人,父德鑑,號明齋先生,母周氏,家世歷代皆為望族,師資質優異,聰穎非常, 十七歲就考中了秀才,學問和德行都為人所推崇。有一老嫗,日課佛名數千,問其故,嫗曰:「先夫持佛名,臨終無病而逝,故知念佛功德不可思議也。」

(一)趣向出離之道
袾宏自此棲心淨土,趣向出離之道,書「生死事大」四字於案頭,以自警策,與人談話,必導佛理,每逢祭祀,必用素菜,家中禁絕殺生。前婦張氏生一子,不幸夭折;不久,張氏也去世了,本不想再娶,但母親不許,後又娶湯氏,然意未行夫妻之禮。於二十七歲,父親死亡,三十一歲母親又撒手離去,使其傷心地感歎道:「父母恩重,此正吾報答時也」;三十二歲,一日,請湯氏點茶,當湯氏捧著茶杯時,杯子突然裂開,見狀,有感而說道:「世間因緣無不散之理,於是做了「七筆勾」 ,表達他對世間如幻的看法 ,於是在性天理和尚(1566)座下落髮 ,在昭慶寺,無塵玉律師下,登壇受具戒。

(二)求道的歷程
受戒之後,即遊諸方遍參知識,北游五臺感文殊放光,至伏牛山隨眾磨鍊僧格,隨後,與同行二十餘人,入京訪遍融禪師,禪師開示:「守本份,勿攀緣,唯一心辦道,老實念佛。」同行者大笑,以為千里遠來此,能聞高妙玄法,原是平實之語。但大師卻不以為然說:「吾人遠來此,禪師不妙談玄高論,唯老實地把自家體驗精實之功夫,再三叮嚀著,此為可敬之處啊!。」大師依教奉行,乃於平日,不曾攀緣放逸,勤進修道。
此後,大師往柳庵笑嚴德寶禪師處,求開示,笑嚴禪師問:「你三千里外求我開示,我有什麼開示?」師恍然,即告辭,向東昌之歸途上,聞樵樓之鼓聲,忽然大悟,乃作偈曰︰「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擲戟渾如夢,魔佛空爭是與非。」之後,遊方至金陵瓦官寺疾病甚重,大眾以為斷氣,即時欲就荼毗,師微曰「我還活著」,眾才發現尚存生息。生病期間回到浙江,實踐三昧,打五期禪七,精進地參禪打坐,始終不知旁邊道友名字,可見他攝心專注的用功修行。
有一日,不幸遇到一位惡比丘,偷走了他全部的行李,害得他陷入窘迫困境,可是,大師不但對惡比丘沒有絲毫怨恨,還發大願心云:「欲護法安僧」,為僧眾成立可實修之道場,教化使僧眾能安心辦道,令社會上再也沒有惡比丘的存在,由此可見大師心量寬廣,悲願深重,真不愧為一代高僧。

(三)雲棲入山及感應
隆慶五年(1571),袾宏托缽乞食到「雲棲」 看到該地山水清幽,遂有終焉之志,於是有居民發心蓋三間茅屋,供大師居住,因專為修行,故所建之寺院一切簡陋,寺外不設大門,中間沒有大殿,只有禪堂作為安僧之用,法堂供奉佛像、佛經,僧眾寮房令眾安心辦道,以能遮風蔽雨,並非講究屋宇富麗堂皇,由於信眾的協助,雲棲寺即擴展成明末最大的念佛蓮社,此即袾宏入山之初所未曾預料之事。

(1)虎患平息
居住不久,由於雲棲山附近四十里地,常有老虎傷人,每年被老虎所傷害的不下數十人之多,村民苦無對策。大師即發起悲憫心,為其懇切誦經、持咒,及蒙山施食,為十方法界六道群靈,解冤釋結,因至誠所感,虎患不久即平息了。

(2)瘟疫消除
明朝萬曆戊子年,瘟疫流行,每天有上千人死亡,太守余公良束手無策,即禮請大師駕臨靈芝寺祈福消災,不久瘟疫就消除了。

(3)旱災乞雨
有一年,遇到旱災,村民請蓮池大師乞雨,大師笑著說:「我只知道念佛,沒有什麼本領」,但是大眾仍然堅持請求,於是大師就手敲木魚,沿著田埂念佛,不料隨著蓮池大師所走到的地方,雨水就立刻下到那裏,一時間,大雨就滋潤了乾旱的大地,解救了一場災難,村民們親自見到這般不可思議的景象,對蓮池大師加倍欽仰。

(四)自知時至,念佛往生
袾宏臨終前半個月,即自知將往生西方,乃入城向諸弟子及舊友告別說:「我將要到別處去。」回到常住打齋供僧,向大眾告別說:「我將不住這裏,而去別的地方。」明朝萬曆四十三年七月初,大師進入寺中大堂,端身而坐,囑付大眾說:「我像風中地蠟燭,油已乾枯。大家要按照我的教誨修行,明天我要遠行了。」大眾留師住世,師作三可惜、十可歎以警策大眾。次日,七月初四夜,大師示現微疾,閉目不語,城中諸弟子皆環侍左右,此時,師又張開眼睛,開示道:「大眾要老實念佛,不要作怪,不要破壞我的規矩。」大眾問:「誰可主持叢林?」師回答:「戒行雙全的人」,再問:「誰可以?」師答:「姑且依戒臘。」說完,面向西方念佛,端坐安然往生。時為萬曆四十三年七月初四日午時,世壽八十一,僧臘五十。
在康熙二十八年二月,聖祖南巡後,參訪禺陵的歸途中,臨幸雲棲寺,在禮佛、會過寺僧後,詢問雲棲寺的現狀。而對康熙的「開創以來,以何宗派為守」之問,寺僧則答曰:「蓮池大師之教誨乃是專修淨業,晝夜六時,持名念佛,祇以持戒、放生為事。」在世宗雍正七年,清廷又賜與重修已經朽壞的雲棲寺的淨資,而接下來的高宗乾隆皇帝,自乾隆十六年以降,每逢南巡必造訪雲棲,並賜下佛經、匾額、對聯等,乾隆帝又御製緬懷祩宏遺德的詩數篇 ,其中的一首是:「逕入篔簹心洗塵,春山過春霽光新;浙中僧院斯為最,不事莊嚴事樸淳。」以上皆是清帝的保護讚賞之。

三、菩薩事蹟

(一)施食及放生等公益
袾宏悲憫三惡道的眾生,就親自學習放燄口及蒙山施食事儀,以救濟幽冥眾生;曾經有人見到大師在法座上現如來德相。天性慈悲的蓮池大師極力主張戒殺放生,為了提醒世人而留下著名的「戒殺放生文 」。當時的孝定慈聖太后十分恭敬三寶,甚為歡喜讚歎蓮池大師的放生文,就遣內侍送紫袈裟供養大師,蓮池大師將寺前的萬工池改為放生池,並且在大師八十歲誕辰時,又大加拓建。
梵村有一座舊橋,經潮水的衝力而塌陷,行人路過不方便,太守余公請蓮池大師幫忙,大師回答說:「要我幫忙的話,不論貧富貴賤,每人施銀八分而止。」用獨八者,意取坤土以制水。有的人說:「工程浩大,捐獻得少,如何完工呢?」大師回答說:「大家齊心合力,功德自然不可思議。」經蓮池大師倡導,很快就累積到千金之多,於是聚集工人修建橋基,每下一椿,持咒一百遍,潮水竟一連幾天沒來,新橋的修復工程即此順利完工。

(二)建設雲棲叢林(隆慶五年(1571))
法道大振,漸成叢林,十方僧眾,相繼前來依止蓮池大師,師對前來依止之學子,一律平等,以悲心接引,雲棲寺就發展成為叢林。於各執事單位設有執事寮,以方便行事;為了安住大眾僧,還設有精進用功的殿堂,及老病安養的醫療場所。另有大眾警策語,依日向大眾提醒;每月有布薩羯磨,依其功過,賞罰分明。大師為使大眾攝心念佛,唱念一致,親自領導大眾學習「梵唄唱念」的課程。每天晚上則有巡警,打板念佛,晨鐘暮鼓,聲音響徹山谷,顯現出對彌陀淨土的嚮往及信願心。

(三)提倡戒法
師悲末法,教網滅裂,禪道不明,南北戒壇久禁不行,更何況佛陀設三學,乃以戒為根本,戒若不立,定慧何所依?故大師盡力提倡戒法,領導僧眾半月半月誦《梵網戒經》及比丘諸戒品,以維護戒行,感得附近僧人歸附。大師以持戒精嚴實踐佛陀的戒律為第一行,著《沙彌要略》、《具戒便蒙》、《梵網經疏發隱》等闡明律學,使後行者有所依循。

(四)提倡淨土法門
在《雲棲遺稿》卷三,說:「若人持律,律是佛制,正好念佛,若人看經,經是佛說,正好念佛,若人參禪,禪是佛心,正好念佛。」 但他也同樣重視經教,他說︰「予一生崇尚念佛,然勤勤懇懇勸人看教。何以故?念佛之說何自來乎﹖非金口所宣明載簡冊,今日眾生何由而知十萬億剎之外有阿彌陀也﹖其參禪者藉口教外別傳,不知離教而參是邪因也,離教而悟是邪解也。(中略)是故學佛者必以三藏十二部為模楷。」
有關袾宏的實踐三昧行法方面,是從參究念佛得力,所以特別提倡淨土法門。萬曆十二年,編《往生集 》,記載了古今往生者的事蹟。又著《阿彌陀經疏鈔》,融會事理,指歸唯心。另外,為了痛斥禪徒的空腹高心,即撰述了《高峰禪師語錄》:又編了《禪關策進》以提示參究要點,藉以彰顯禪淨雙修,不出一心的道理。在《中國淨土教理史》對袾宏之「禪淨同歸論」、「信願行」、「事一心」、「理一心」還有更詳盡的討論。

(五)影響
袾宏的修證行持,對於當時人以及後世都有相當大的影響,例如明末享有盛名,當時信佛的朝野人士,如宋應昌、陸光祖、張元、馮夢禎、陶望齡等都受過他感化,他的弟子不下數千人(德清的〈蓮池大師塔銘〉)。其中居士多於僧眾,且多為海內知名之士。出家弟子中比較知名的,有廣應、廣心、大真、仲光、廣潤等。
憨山大師於塔銘說道:「嗚呼!我聞世尊,深念末法眾生難度,恐斷慧命,靈山會上,求護正法者,即親蒙授記,亦不敢入,惟地湧之眾力任之,且曰︰我等末世持經,當具大忍力、大精進力,即有現身此中,亦不自言其本,泄佛密因,但臨終陰有以示之耳。觀師之行事,潛神密用,安忍精進之力,豈非地湧之一乎﹖抑自淨土而來乎﹖不然,從凡夫地,求自利尚不足,安能廣行利他,護持正法,始終無缺者乎﹖予有感而來,略拾師之行事,以昭來世。」足見蓮池大師之功德莊嚴。

四、結論

正因袾宏他一生的德行,持戒念佛,又提倡淨土法門,自利利他,皆以慈悲心著述大量教典,以平等心攝受教化眾生,嘉惠與後學其餘大老建立叢林,立清規等,廣大周詳,名滿海內外者,故臨命終時,能預知時至,往生西方。大師不只宗說兼通,解行並重,還重刻諸經日誦序,及朝暮課誦,佛門行儀等,使後世僧尼道俗,晨夕攝心持誦。
袾宏一生之菩薩心行,振興佛教,教化人心,續佛慧命,猶如火苗傳遞出一炷炷光明的燈炬,給予明末的佛教與身處動盪社會的人們無限光明。

【參考書目】

1.(明)袾宏。《蓮池大師全集》謝冠生編。台北市:中華佛教文化館出版。
2. 望月信亨著;印海譯(1983)。《中國淨土教理史》。台北市:慧日講堂出版。
3. 荒木見悟著;周賢博譯(2001)。《近世中國佛教的曙光》。台北市:慧明文化出版。
4.《淨土聖賢錄》、《淨土叢書》第二十冊,毛凌雲編,六十三年元旦。
5.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電子版。

【附錄】

一、雲棲袾宏的背景

據《近世中國佛教曙光》文中所記載從王陽明(1472-1528年)到雲棲袾宏的這一段時期,來掌握明代思想史的流向的:「今末法佛道下哀自我成祖之後,典籍殘缺而無徵,僧行徒有其名,而不知奚事。茫茫八表,求一律寺,且不可得,何曾有禪教、淨土之叢林耶?突出陽明夫子,以應化大權,創良知之說,揭禪宗語,和會融通,使儒門英豪,始知趣向,然而未光大也。時有雲棲大師,實古佛之應身,愍斯惡世,來生此間,少稟生知,為當代臣儒,頓除恩愛,示菩薩遍行。」(見《續藏經》127、p505)這是以佛教的觀點,來評定王、袾二師,因而對儒、佛的考察,卻是將儒者王陽明與佛教尊者袾宏,視為同一條路線的人物,這樣的觀點,是值得特別注意,自古來,儒學史與佛教史,一直在截然不同領域中,為人們所認知和探究;而儒、佛的融合,也常時期地為學人們所刻意迴避。
然而……,由此可見「明末佛教復興與王陽明的良知說,有相當密切的關係。」麥浪說:「陽明揭禪宗語。」這話雖頗有爭議,但在「陽明的出現,乃是袾宏出世說法的先導」的言論背面,已經含蘊了「由陽明所完成的思想史上的變革運動,不僅改造儒教本身的結構,同時也成為打破佛教界沉滯狀態的一個契機」這種意義在內。如此則將「儒學史」和「佛教史」綜合為一體,且依據這種方式,來試解讀全盤相互貫通的精神史風潮,也就在當時處處可見了。

二、蓮池大師戒殺放生文(《中華佛教百科全書(五)》

世人食肉,咸謂理所應然,迺恣意殺生,廣積冤業,相習成俗,不自覺知,昔人有言,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是也,計其迷執,略有七條,開列如左,餘可例推。

一曰生日不宜殺生:
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己身始誕之辰,迺父母垂亡之日也,是日也,正宜戒殺持齋,廣行善事,庶使先亡考妣早獲超昇,見在椿萱增延福壽,何得頓忘母難,殺害生靈,上貽累於親,下不利於己。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一也。

二曰生子不宜殺生:
凡人無子則悲,有子則喜,不思一切禽畜亦各愛其子。慶我子生,令他子死,於心安乎﹖夫嬰孩始生,不為積福,而反殺生造業,亦太愚矣!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二也。

三曰祭先不宜殺生:
亡者忌辰及春秋祭掃,俱當戒殺,以資冥福。殺生以祭,徒增業耳。夫八珍羅於前,安能起九泉之遺骨而使之食乎﹖無益而有害,智者不為矣!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三也。

四曰婚禮不宜殺生:
世間婚禮,自問名、納采以至成婚,殺生不知其幾。夫婚者生人之始也,生之始而行殺,理既逆矣!又婚禮吉禮也,吉日而用凶事,不亦慘乎!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四也。

五曰宴客不宜殺生:
良辰美景,賢主佳賓,蔬食菜羹,不妨清致,何須廣殺生命,窮極肥甘。笙歌饜飫於盃盤,宰割冤號於砧几…。嗟乎有人心者,能不悲乎! 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五也。

六曰祈禳不宜殺生:
世人有疾,殺牲祀神,以祈福祐。不思己之祀神,欲免死而求生也,殺他命而延我命,逆天悖理,莫甚於此矣!夫正直者為神,神其有私乎﹖命不可延而殺業具在,種種淫祀亦復類是。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六也。

七曰營生不宜殺生:
世人為衣食故,或畋獵、或漁捕、或屠宰牛羊豬犬等,以資生計。而我觀不作此業者,亦衣亦食,未必其凍餒而死也。殺生營生,神理所殛。以殺昌裕,百無一人。種地獄之深因,受來生之惡報,莫斯為甚矣!何苦而不別求生計乎﹖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七也。


◎附︰雲棲袾宏〈戒殺祝願〉

若能一月不殺,至月盡夜或次月朔旦,對佛像前,至心禮拜,白言︰弟子某甲,一心皈命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我遵先佛明誨,今行不殺已及一月,以此功德,願我罪業消除冤愆解釋,所修善根,日益增長。命終之際,身心安穩,正念分明,蒙佛接引,生極樂國。七寶池內,蓮花之中,花開見佛,得無生忍,具足佛慧。以大神力,凡我曠劫所殺冤命,以及十方被殺眾生,悉得度脫,成無上道。願佛慈悲,哀憐攝受。發願已,念佛或百聲千聲萬聲,隨意多少。

◎附︰雲棲袾宏〈放生祝願〉

放生已,對佛像前至心禮拜,白言︰弟子某甲一心皈命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我遵先佛明誨,今行放生,已得若干,以此功德,願我罪業消除,冤愆解釋,所修善根,日益增長。命終之際,身心安穩,正念分明,蒙佛接引,生極樂國。七寶池內,蓮花之中,花開見佛,得無生忍,具足佛慧,以大神力。凡我所放一切生命,以及十方無盡有情,盡得度脫,成無上道。願佛慈悲,哀憐攝受。發願已,念佛或百聲千聲萬聲,隨意多少。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wretch.cc/blog/jack18233
 
蓮池大師--雲棲袾宏略傳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讀書會 :: 法譬如水(慈悲三昧水懺講記)-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