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人有二十難之十一──廣學博究難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人有二十難之十一──廣學博究難 Empty
發表主題: 人有二十難之十一──廣學博究難   人有二十難之十一──廣學博究難 Empty周五 1月 22, 2010 10:42 pm

一個學道者,要能夠專心地學習是很困難的;能夠專心,又能用心深入研究就更難了,所以說「廣學博究難」。
平常人只講究「廣學」;想學的事物很多,但都不能持久、不能深入,剛學會了一點皮毛,就想換別的試試。一天到晚心不能精、行不能專,整天都在玩花樣,可是卻沒有一項真正做得像樣。所以有句俗話說「十學九不成」--雖然學得多是「廣學」,而缺點就是無法「博究」。
做任何事都需要耐心、專心!具足了耐心,即使是一件很艱苦的事,也能夠堅持到底學下去。能夠專心研究,便能「一理通,萬理徹」;一種道理精通了,其他的道理也都不會觸類旁通,處理事情也就更能得心應手。問題就是我們經常不能專心,所以無法對道理暸解得很透徹。
以管窺天徒自擾
戰國時代,有一位自認為「通今博古」的人,他常表示精通過去的書籍、人物、歷史,又可以出口成章;甚至對於當前社會的種種,他也自認全盤了解。
有一天,他心想:社會上的人都很稱讚莊子,卻沒有人知道有個才華過人的他。因此,便想去和莊子辯論一番。他抬頭挺胸,非常貢高我慢地懷著自以為博學多聞的心態,到莊子的住處去。一見到莊子,就把自已所學、所知道的一切,如江水一瀉千里般地高談闊論。而莊子只是微笑著,不發一言地聽他講;等到他把想說的話都講完了,莊子便以溫和而鄭重的態度回答他的問題,反駁他不周到的理論。
這位自以為通古博今的人,聽了之後非常吃驚!他以為天下只有他最了不起,最暸解一切事理,當下他才知道:原來自已所知道的只不過是浮面、淺顯的道理,真正有深度見解的是沈默穩重的莊子。聽了莊子那精簡而微細的分析後,他心中的高傲之氣,完全被折服,也才知道普天之下,原來還有比他更了不起的人。
後來,他去找一位同修的學友,並告訴他這件事:「我錯了。原本自以為學問淵博,懂得高深的道理,現在才知道,莊子的學問才真的是『學如深淵』啊!」
他的朋友笑他:「你呀!竟敢以自己的學問、思想去和莊子辯論。」又說:「莊子是一腳踩在青天,一腳踏在黃泉,通天文、徹地理的人;他高深的學問,實在難以測度。其實你所見識到的,就像是『以管窺天』一樣,還沒有看到全貌哪!」
看了這個故事,想想自己平日又學了多少呢?自以為通今博古的人,到底又「通」了多少?那位傲慢的人,確實也學了不少。為什麼不如莊子?只因莊子是一個生活淡泊、精神快樂、逍遙自在的人。從莊子「逍遙遊」之中可以看得出來,他的生活是那麼地逍遙自在!兩者之間的差異,在於執著「聞學」與「聞學知行」不同。
「有心」還要「用心」
學佛也是一樣,要能學以致用。在日常生活中,原本人人都能過得逍遙自在、人我無礙。曾經有兩位記者聽我說了「觸事無心」之後,提出一個問題:「師父教人要『無心』,可是後面又叮嚀一句『請大家多用心』,這兩句話是否互相矛盾?」
我對他們解釋道:「真正用心到最透徹的時候,就是無心。」
我問他們:「剛才你們跟著我到慈濟醫院二期工程的工地,又跟我到三樓去參觀,也到紀念堂及地下室去,在上上下下之際,你們可曾用過心在你們的腳步上?」
他們說:「沒有!」
我說:「你們到復健科去看看那些正在做復健的人,他們很用心地想要站起來,可是多難啊!有的想要把手舉起來,可是用盡心力才能勉強將手舉高。
我們平時走路,一點都不必費心就能走得輕巧自然;事實上,平日一切的舉動都是小時侯曾經用過心,現在才能很自然自在地運用於生活中,這便是『用心的極至,就是無心』的說明。健康人步履自在,可以不必刻意用心;而有病必須復健的人,卻需時時用心啊!」
日常生活,應該可以逍遙而無煩惱,可是為什麼人人都有層層疊疊的煩惱呢?因為看人家的臉色會起煩惱,聽不好的口氣也起煩惱。其實他人根本無意讓你煩惱,而你卻偏偏把它記掛於心,才會產生種種煩惱。如果常常牽掛外境,遇到這件事,便認為他是衝著我來;碰到另一件事,也認為那是他故意要為難我,那麼這個「我」的生活就太痛苦了!
「學」就是要學得化煩惱為智慧、化有心為用心。只想要多方面學習,只是「有心」而已,並非真正用心。莊子時時刻刻都在用心,所以學得很透徹,又能把所學的融入生活、思想、文化中;「學」的深度,便在這裡。日常生活中,每一樣都是我們該學習的目標,而且要學得很自在,也用得很恰當自然,這就是深度。
那位稱讚莊子的學者,評論他那位驕傲的朋友是「以管窺天」,說他的朋友看莊子,就像是拿著竹管子看天一樣。又稱許莊子是一腳踩在青天,一腳踩在黃泉,不只是暸解天下宇宙的道理,就連生死的難關,也都知道得很透徹。莊子是如此,何況我們學佛的人,更應該要以超越透徹的態度去學習;不只要「廣學」、還要用心去「博究」。學佛的路上有很多難關,必須要能通過考驗,才會有所成就。
「廣學博究難」;我們要以虔誠寬廣的心去學習。宇宙人間本就森羅萬象,要通達很多常識才能適應生存於人間;若所知粗淺,絕對無法和大家和諧相處。因此,人必須學習很多事情,尤其想超越人生更上一層樓的人,更要廣學博究。
博究勿忘廣學
『博究』的確困難;不過以現在的社會情況來說,卻剛好相反;因為現代人,有很多是「博究」但不「廣學」。現代的科學、知識很深奧,大家在求學時,要選定自己感興趣的科目,而且要專心攻讀這個科目。譬如說「學醫」,單是「醫學」這個科系,就有許多細目要分。選了外科,就得專心研究,時常做解剖的工作,然後才能運用於人體,有了豐富的經驗,才能真正走入臨床的工作。
而外科又細分很多科,如一般外科、胸腔外科,還有整形外科、腦神經外科……,單是外科就分成這麼多種。一般外科門診,若來了一位頭部受傷的人,醫師可能不敢接診,因為頭部受傷是屬於腦神經外科處理的範圍;雖然他們研究得很專精,但卻不廣泛,所以和「廣學」正好相反。
過去的人是什麼都要學,但是每一樣都學得不徹底;而醫生所學的知識,則必定要一門專精。人生就是這麼難於完美,普通人每一樣都想學,卻沒有一樣能徹底學好;而專業的人,所學的知識很專精,但是又隔行如隔山,這實在也是一種缺憾。
至於信仰方面,有些人一開始學佛就分宗別派,有人說:「我要學的是淨土宗。」有的說我選擇禪宗或者我選擇密宗。念佛修淨土法門的人,有些只把一句佛號念到底,而不願意再去研究法理,因為他認為文字是多餘的,並且認為只要一心念佛就行了,何必打坐。而禪宗的學人,有些則認為學禪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打坐就可以脫胎換骨,以為入定的境界就能超凡入聖;甚至誦持、禮拜,也都各有偏執。大家都學得專,但卻沒有更進一步去體會全盤的真諦。
信仰雖異愛心皆同
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在一起時,難免產生彼此知見的差異。有些佛教徒會排斥佛教以外的宗教信仰者,認為佛陀的聖教超越一切,佛陀的智慧是涵蓋宇宙大地的大智慧。而其他的宗教也會排斥佛教,或其他與自己信仰不同的宗教。像天主教或基督教的信徒,認為信仰上帝的人一定會得救,不信的人會墮地獄,所以,因知見的差異,常會引起紛爭。
常常有人問我:「法師,佛教和其他宗教有什麼不一樣嗎?」我都這麼回答:「只要是正信的宗教,其目標都是一樣的,就是『愛』。天主、耶穌,都以博愛的精神來愛世人;佛教講慈悲,所謂蠢動含靈都是佛陀所愛的對象。所以,只是名稱不同、研究的經典依據不同,至於最終的目標應該都一樣,可以說是殊途同歸。」
宗教應該像大海,所有的小溪、河流都能歸流於大海,宗教的精神應該是這樣,所以我們要廣學。若只認同自己信仰的宗教,又加以強調、偏執,那就不是正確的信仰態度。
孔子不語怪、力、亂、神,他不喜歡談怪異、憑勢仗力的事,也不談擾亂人心的話。世間的聖人都已如此,何況是要超越世間的宗教?學佛者應該要「廣學」,而且也希望能「博究」,才能知己知彼;就像知道自己的脾氣,也要知道別人的脾氣,不能說:「我的脾氣本來就這樣嘛!」要人家都來順著你,那是不可能的,我們要先去了解別人的性情--「當他生氣的時候,我就少說兩句;等他氣消了,我再和他評理。」若是這樣,那麼事情都會很圓滿,也才是「廣學博究」的心態啊!
希望人人學習時,要打開心門,瞭解自己,也瞭解別人。
回頂端 向下
 
人有二十難之十一──廣學博究難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經典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