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人有二十難之四──得睹佛經難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人有二十難之四──得睹佛經難 Empty
發表主題: 人有二十難之四──得睹佛經難   人有二十難之四──得睹佛經難 Empty周六 1月 23, 2010 5:42 pm

  人生,好像難的事情很多。在日常生活中,就連口頭上說話,也常會出現這個「難」字。例如地上濕了,正巧看到一個人要走過來,我們會細心地提醒他:「地上濕濕的,很『難』走,你要小心哦!」或是想打開一個瓶蓋,可是怎麼用力也打不開時,也會說:「這個蓋子很『難』開呀!」反正,舉手投足之間,常常就有難走、難提、難開……等等類似的事。而現在我們所要說的「難」,才是人生真正的大困難。
  雖然如此,我們若果真有心想做,即使是很難的事也不成其難。反之,若根本無心要做,也許人家只說了一句:「地板濕濕的,很難走。」我們便停於原地,怕地上濕濕的會滑倒,就不敢走過去。這麼簡單的事,若能稍加注意,小心地跨步,很容易就走過去了,那有什麼難?如果我們的時時都受限於這個「難」字,那這段人生怎能順利過關呢?
文字不足是一難
  現在,來談第四「得睹佛經難」----能看到佛經很難嗎?有些人一定會說:「有什麼難呢?我經常收到熱心人士助印的佛經,經書這麼多,都已經造成收存放置的困擾了。」的確!數量這麼多,怎麼說「得睹佛經難」呢?
  就現代人而言,「得睹佛經難」,其實是難在經文艱澀。平常的人,想要深入閱讀佛經,並且加以完全體會貫通,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因現代人對文學、文字較輕忽,平日看慣了白話文,對古文經書的接受力很弱,「文字代溝」的距離很大,自然無法體會古文經義。因此,這些經典對我們來說,就不容易看懂。
  佛陀在世時,他說「得睹佛經難」,是因為當時並沒有佛經。佛陀是配合當時的社會背景,及他所遇到的人與事,然後以他自身的智慧觀機逗教。不管遇到什麼樣的人,他都可以運用智慧去教導他們。佛陀並沒有先擬稿或先做好一篇文章才講話,完全是依智慧的觀察,照當時社會背景的需要觀機逗教。等到佛滅度後,才由弟子將口口相傳的資料結集而成。
  當時,迦葉尊者、阿難尊者雖然結集佛法,也只是將所記憶和聽聞的部分,由阿難重述宣講。而有些記憶力較好的人,就把阿難尊者口述的法,以簡單的短句方式傳誦,再為他人宣講。就像《法華經》裡所講的,如果聽過《法華經》後,能夠以口宣說,讓其他人也有機會聽聞;不但說的人有功德,聽的人若再把「法」傳播出去,如此輾轉相傳,直到第五十個人,他的功德和佛陀在世時,當場聽聞的功德一樣。意思是說,要利用各人的記憶,用心去聽,然後再去教導其他的人。
時空阻隔也是難
  慈濟志業也是由「無」到「有」逐漸創立而成。在慈濟還未建立之前,根本就沒有一本慈濟的範本;只是憑著理想與熱忱,辛苦地把它一一建立起 來。慈濟創建之後,大家來看、來聽,再把看到、感覺到的那份心得一一口耳相傳,讓其他的人也覺得很歡喜,因此大家同心攝受在一起,共成慈濟志業。
  佛經的結集也是由「無」到「有」,佛滅度後只有口頭的傳誦,直到後來再以梵文記錄於貝葉,但也是非常簡單的記錄。可見佛陀說「得睹佛經難」的原因:
第一、佛滅度後一百年間,根本就沒有佛經可看;
第二、口耳相傳的經文,是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確呢?這也很難說。以我為例,我用台語表達,有人用文字記錄下來,這也無法百分之百、一字不漏地記下來;因為講的是方言,記的是文字啊!何況,佛經留下來的時間已經很長遠;因此,想要體會佛陀當初的語言意境,自然更難了!
  台灣的佛經數量很豐富,但其他地方可不一定看得到。就如,慈濟在美國已設立分會,每個月寄過去的慈濟道侶、月刊,或是其他文宣品,他們看到都非常高興,為什麼呢?因為「難得」啊!要得到那些文物不容易,因為從台灣寄過去的數量有限,所以,他們視若珍寶,而這麼有限的東西,到底有幾人可以看得到呢?所以,要有因緣能看到也是很離。
心行放逸難上難
  我想即使有無上妙法擺在眼面,如果無心去看,哪怕是伸手可及,而且只要花一點點時間便可看完,仍然不會動手拿來看,這是不是難呢?總而言之,佛陀所說的難,是難在我們的心。心若沒有企求妙法的願力,就不會有所行動。世間沒有不勞而獲的便宜事,更何況要求得「出世妙法」呢!
  佛陀說「得睹佛經難」,現代的出版社很多,三藏十二部經都甚為齊全。除了三藏十二部之外,還有許多學者用心研究後,再杷經文譯成白話文;但是我們若不想去看、不去了解它,那麼即使坐在經書堆裡也是「得睹佛經難」呀!
  經者,道也;道者,路也。我們不只要看經,還要去「行」;如果不肯去行,凡夫與佛的距離,畢竟是幾十萬億佛土之遙呀!學佛者應該心領神會、身體力行,希望大家走在「經」的道路,不要畏懼;倘若聽了人家說「路濕濕的很難走」,我們就不敢前進、走過去,如何去走十萬億佛土的路呢?能夠把心調整好,時時刻刻向前精進,就能到達千經萬論的盡頭──諸佛的聖域。
生命貴在實踐
  除了佛經之外,現代人的知識水準都已提高,但真正用功讀書的人卻不多,能用功讀書,並且又能實際運用書中的理論者更少。有些年輕學子最初選的科系是農業系,到後來卻從商;有人選商科,畢業後卻從事工業。總而言之,世間的一切學問,能專心學習並學以致用的人,的確是少之又少;更何況要以出世的精神,來研究佛陀的教法,更是難呀!
如果做人的行儀和世間的學問不能圓滿、不能用心,如何能做好一個學佛者的本分?雖然當今的印刷術很發達,到處都能看到佛經,但是能夠暸解佛經的教理,且運用於生活中的並不多,所以說「得睹佛經難」。
  不說現在,就是佛陀在世時,也有一位名為二十億的弟子,他是富有的長者之子,又是獨生子,父母很疼他,他一生下來,父母就請了很多僕役來服侍、照顧他,平日把他侍候得足不著地。小的時候是這樣,長大了也仍是這樣;一個人從小到大,腳底不曾踩過土地,那要如何生活呢?當然是時時刻刻都有人服侍他,而且在家中也不時坐著轎子讓人抬著走,以致他的腳底都長了細毛,從這點我們就能想像得出,這位「二十億」在家裡是如何地享受,親族父母又是如何的寵愛他。
  有一次,佛陀在衹園精舍講經時,這位年輕人雖然很少外出,但他曾聽說──佛陀是超越世間的覺者。他從心中起了仰慕之心,所以,就向父母請求,要去見佛陀。他的父母也認為這是一項增加智識的好機會,就派人用轎子抬著這位年輕人到佛的住處。
  佛陀看到這麼多僕從簇擁著一位小主人,扶扶抬抬地來到他的面前,佛陀就為這位年輕人講了很多人生道理,和生命功能的使用價值觀,也宣說生死的無常。這位長者子聽完之後,深刻體悟深到自己從出世至今,生命根本就不曾發揮過功用,他心裡非常恐懼,因為生命無常啊!他覺得自已並不適合再生活於社會上,便請求佛陀讓他皈依,甚至求佛度他出家。
  但是佛陀提醒他說:「出家必須和大眾過著『六和敬』的團體生活,要能和睦相處才行。」這位富家子出家之心殷切,表明願意過僧團的生活。於是他勇敢地站立起來,跨出他人生的第一步----第一次把腳踏在地上,邁開腳步走到佛陀的面前皈依頂禮,並且對佛陀說他願意在僧團裡,付出這一、二十年來沒有發揮過的生命功能;他要做別人難以做到的事,要修他人難以忍受的苦行。
生命如琴弦
出家之後的二十億很勤奮,也很用心。祇園精舍前前後後,僧團所住的範圍,他都很辛勤地打掃、處理雜物;有空的時候就不斷地背誦佛陀的教法。人們每次遇見他,總會聽見他喃喃誦念的聲音,甚至睡眠的時間也一直減少,連闔上眼睛他都覺得浪費時間,認為分分秒秒均不能讓它輕易消逝。
  有人告訴佛陀,二十億比丘已經發憤忘食,托缽的時間不外出,甚至晚上該睡的時間也不睡,再這樣下去很危險啊!佛陀聽了,就到這位比丘的住處對他說:「你這麼用功修行呀!你在家時最喜歡的嗜好是什麼?」
二十億比丘說:「我最喜歡彈琴。」
佛陀問道:「琴弦如果太鬆了,琴音如何?」
二十億比丘說:「弦太鬆,就彈不出聲音。」
佛陀又說:「如果弦繃太緊呢?」
比丘說:「那很危險,琴弦很容易斷!」
「什麼情況下,琴發出的聲音最美妙呢?」
「弦的鬆緊調得適度,彈出來的聲音最好。」
佛陀說:「修行也是像彈琴一樣,不可放鬆,但也不能太緊,過與不及都是很危險的,最好是行於中道。所以,你應該調節自己的生活,日常的作息要正常,而用功的時候則要專心一志,不可放逸。若能把作息調節得當,再用心去體解道理,把所學的法和實際的生活融會貫通,那你的修行就成功了!」
  現代人學佛,也應該依循佛陀教化的方法來學習,不要空過時日。首先,要學得日常生活待人接物的道理,才能體會出世間的實相;如果學佛只是光看而不做,不把道理和生活相互融合,那麼事與理就完全脫離了。所以,「得睹佛經難」的意思是指:能真正去體會、實踐佛陀的教理很難。
現代人的智識水準提高了,不只是文言的經書多,白話文的經書也很多。不過,看佛經和運用佛經之間,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因此,經文背得很熟稔而不思考文意,如同看書而不見理,那是沒有用的。總之,一定要真正身體力行才能受益啊!
回頂端 向下
 
人有二十難之四──得睹佛經難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經典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