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追思感念 慈濟的臺中師父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22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追思感念 慈濟的臺中師父 Empty
發表主題: 追思感念 慈濟的臺中師父   追思感念 慈濟的臺中師父 Empty周四 9月 19, 2013 6:45 pm

追思感念 慈濟的臺中師父(週四, 19 九月 2013) 

「你們師父以前又瘦又弱,我們兩個雖然同年,可是站在一起,人家都以為他比我老。有人看我白白胖胖的,還以為我才是證嚴法師哩!」上達下宏法師就是「宏師父」,只要瞭解慈濟歷史,對這三個字就不會陌生。

達宏法師出生於1937年,因為嚮往佛法,十九歲時(1954年)出家。在慈濟創辦之初,1969年達宏法師偕達彥法師以同道情誼開始幫慈濟勸募,從慈善訪貧起步,慢慢帶動一批精進的慈濟委員。一手創立慈濟臺中分會,也是中區慈濟人暱稱的「臺中師父」(上人為「花蓮師父」),早年慈濟志業得以順利推展,如良田耕夫的達宏法師居功厥偉。

學佛很好 了脫生死

達宏法師的俗家父親經營布莊,媽媽是位家庭主婦,在早年的臺灣算是個富裕之家,生活優渥;然而,父親因幫人作保被倒,家道一夕之間變色,八歲那年(1945年)父親往生,媽媽只好挑起全家生計。

小時候,好友的爸爸幫達宏法師算過命,他好玩地問:「我出家好不好?」朋友的爸爸回答:「你出家很好,但在家也會當老闆娘。」

「我那時就想,既然兩樣都好,當然應該出家。要不然,還得侍奉公婆、生產、帶小孩,多沒意思!」有一天,臺中佛教會館住持上妙下然法師到家中找達宏法師的母親,知道當時尚未出家的達宏法師會唱歌、跳舞,便找他去會館附設的復興托兒所當老師。

在佛教環境的薰染下,同期有四個人想出家,達宏法師說他也要,「學佛很好,可以了脫生死。」當年十九歲的達宏法師是同一批出家眾中最年輕的。

出家後,達宏法師參加三年一屆的佛學院,每班學生大約三十位,除了佛學課之外,還有國文、地理、歷史、國畫、書法、音樂等。年輕的達宏法師曾以〈我的家真可愛〉得到全班歌唱比賽第二名,唱誦也學得又快又好,時常當領眾的「維那」。

可是,佛學課就比較沒有辦法了,雖然有特地編製的教科書,可是有些艱深的佛經,總讓他聽得不太明白,「雖然如此,那些經文卻進入了我的八識田中,在很多年後,我一聽到其他法師講經的錄音帶,馬上就能感覺契合。」

與花蓮師父 知心相挺

1966
年,時年三十歲的達宏法師離開待了十年的佛教會館。當時和達宏法師同行的還有達彥法師。因為達彥師法師與上人是遠親姊妹的關係,達宏法師自然而然的就認識了上人。

「我看到花蓮師父一個人做慈善很辛苦,覺得沒有人幫忙也不行。」達宏法師離開佛教會館的那一年,上人正籌辦「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達宏法師覺得慈善工作很不錯,而他本身也想要辦理慈善工作,所以,「也不管他是我的什麼人,反正他做的事是正確的,我就跟他一起做了。」

曾經有人問達宏法師:「這個工作那麼辛苦,而且這個人你也不很熟,為什麼你要這麼幫忙?」達宏法師說他這個人沒有分別,只要認為是做對的事情,他就會努力去幫他,「我不是很有錢,算是精神支持幫忙計劃而已。」

「我當時還是慈濟全臺勸募第一名!」雖然說是精神上的支持,但達宏法師很努力地幫忙收功德款,以三百元、四百元、一千元比較多。早期在收功德款的時候,都是請志工林麗華用摩托車載著達宏法師四處募款,後來為了更紮實地做慈濟,達宏法師索性自己學騎機車。

達宏法師說,他的力量不是很大,但是同樣都是出家人,有事也好溝通,理念也都差不多。因此,他認為可以,他就要幫忙到底。「那時候,上人很瘦,好像身體也不好,我想人家那麼瘦卻有毅力要辦慈善,我如果沒有幫他,要叫誰幫?我就只有這點心而已。花蓮師父讓我感動的,也是這一點。」

一念堅持 幫忙到底

為了帶動做慈濟,達宏法師於1976年開始,在臺中水湳租屋處為慈濟籌辦發放。當時最疼愛他的上德下如法師苦勸他回佛教會館。達宏法師想想覺得也好,佛教會館處所固定、地方大,發放也比較適合。回去後,他不僅做發放,還幫慈濟做毛線拖鞋、代銷棉紗手套。

「我們從臺中開始看個案,範圍從北部竹南,看到南部雲林、嘉義。當時,王萬發和同修(妻子)林美蘭很想做善事,有一位師父告訴他,花蓮那邊有一位慈濟師父在做,你去那裡跟他做,於是,他們就一起加入。」早期個案訪視沒有固定的時程,常常接到臨時通去就去關懷,個案數從十幾戶、二十戶、三十戶不斷增加。

慈濟委員和達宏法師外出訪貧,達宏法師負責問問題,旁邊有一個人幫忙做紀錄,在回程的車上馬上討論解決,看看他的困難度在哪裡?要怎麼幫?「我們辦事的速度很快,不會拖,每個人都很忙。」

慢慢的,慈濟志業愈做愈大,愈來愈多人參與,「後來,我想應該要有一個慈濟的分會來辦才行,因為種種的因緣,才買臺中北屯香雲精舍(慈濟臺中分會前身)。」我們在做發放,師父來臺中,委員們就邀親朋好友來看,所以人就越來越多。在我那裡也住了相當一段時間,差不多有四、五年的時間,一直到人多,不夠用了,才再到外面(臺中分會日本宿舍)買地。

開枝散葉 開拓坦道

香雲精舍每個月農曆初一發放,十五共修,由達宏法師來教導他們法器和香積。每逢農曆十五,也是臺中委員共修日,句句清晰嘹亮的梵唄,整齊的起落頂禮,讓人攝心。慈濟早期的委員如陳貴玉(法號:靜敏)、汪黃綉蘭、薛淑貞(法號:靜蓮)、林美蘭(法號:靜法)是達宏法師用盡心血帶動出來的。

人數漸多,達宏法師將委員分成四組,用抽籤的方式擇定組長。當時,林美蘭抽到第一組,薛淑貞第二組,汪黃秀蘭第三組、陳貴玉第四組,輪流做三年之後,才開始有第五組張雲蘭(靜盟),這五組各自負責一個縣市的訪貧。

「我向組長說,你們要負責任,現在你們負責什麼工作,下回,下一組的人,你們要教他們怎麼做?」達宏法師回憶說,起初一組有三、四個人,組長各自再去找人,汪黃綉蘭那一組人最多。每個人都怕當組長,「但是,也是要訓練,那個時候很有趣,大家都是來義務的。」

等到三年後,他們卸下組長職務,再經抽過籤選定組長。「花蓮師父(上人)來,我坐在旁邊,委員坐兩旁。花蓮師父不一定一個月來一次,有時二個月來一次,每次來,有時住個二、三天,都在討論勸募、發放等。」

「早期,我做什麼他們就跟我做什麼。我覺得我們自己本身要做好,你去看貧戶後,才知道要如何安慰?你本身做不好,要如何去做慈濟?名聲要怎麼推出去?」

早期有很多人來拜師學道,達宏法師於是開始收弟子,他們辦皈依後,達宏法師就帶他們去見花蓮師父,上人就叫他們要發心布施。每個人都是三寶弟子,達宏法師向這些皈依弟子說,「你們都是三寶弟子,其他的師父你不認識的,你不能說這不是我的師父,我們師父是證嚴法師,這是錯誤的觀念!」出家眾都是自己的師父,這樣才會親。

慈濟已經帶動一批人投入慈善工作,「起初你們不懂得走,我們帶路給你們走;現在你們自己會走就好了,我們就要做自己的事啊。」達宏法師說。

萬緣放下 寂靜照亮

出家人的規矩就是生活起居、行住坐臥都在佛法裡。達宏法師修行的地方叫「寂照蘭若」,「有一個人跟我說,這裡叫『寂照』,難怪師父你才那麼寂寞!我說:『阿彌陀佛,你誤解了!』」 

達宏法師解釋,「寂」--寂光、寂然不動、光明徧照、心性寂而常照;「照」也是很好的字,它涵意很多。「寂照」是達宏法師聽過《無量壽經》後體悟而來的,「可以說寂靜照亮,不只是寂靜而已,還可以照亮出去。有很多人,碰到困難的事,我會教導他們,這也是照亮別人啊!」

在寂照蘭若裡很寂靜、很舒服,自己好好用功,達宏法師說,這種寂靜不是隨便人可以用來代表的,「你看水靜下來的時候,從中間看下去,是不是看得一清二楚?」

很多委員碰到困難、很難理解的時候,就會來找臺中師父。有人說:「臺中師父,您就像我們的慈母,花蓮的師父就像慈父,所以我們都會找你講話啊!」

只是,委員們再也沒有機會跟達宏法師訴苦,說說心裡話了。達宏法師自2006年底證實癌細胞擴散後,身體就一直虛弱,接受治療與調養,仍於9月19日早上捨身。儘管達宏法師已捨身而去,但「臺中師父」卻長植在每一位慈濟人的心中。
文:林瑋馨 2013/09/19
回頂端 向下
 
追思感念 慈濟的臺中師父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精選佳文 :: 智慧修行與德性修養-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