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人有二十難之十七──見性學道難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1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人有二十難之十七──見性學道難 Empty
發表主題: 人有二十難之十七──見性學道難   人有二十難之十七──見性學道難 Empty周日 1月 24, 2010 6:10 pm

佛陀常常教育我們——學道要以誠以實來學,但許多人卻無法真正暸解什麼是道,所以佛陀說:「見性學道難」。真正為了徹底明心見性而學道者,的確是很難得。
一般人剛開始發心修行時,總是很有自信,甚至追求道理也很熱忱。但是人都有懈怠心和懵懂性。「懈怠」就是不勤精進,不能抱著「修行如初」的心。如果能經常抱著當初決定要修行的那念初發心、追求佛法和捨身入道的決心,則學佛就簡單了。不過,對凡夫而言卻很難。
另外一項是「懵懂性」。眾生都有相同的本性——清淨善良天真的本性;這是人人本具的慧性,可是我們常會疏忽了,捨棄它而向外追求,因此迷失自我,浪費時日,這就是懵懵懂懂的人生。
佛性本具不假外求
春秋戰國時代群雄並起,各自據地稱王、封疆稱國。當時有一位燕國的童子,聽說趙國人走路的形態優雅,因為趙國有很多戲劇文化和學藝者。燕國的童子很希望學他們走路的樣子。於是就到趙國去學了幾年,結果非但學不好,甚至忘了自己原來走路的方式,到後來只好用爬的,爬回燕國。
這雖是一則很荒謬的故事,但是我們很多人卻像燕國童子一般,將本具的真如佛性迷失了。我們自然走路步法,就像是本具的佛性;由母親生下來,只要是健康的孩子,經過一段時間,他就自然學會走路,從嬰孩至童年,走路是一種很自然的本能。但是那位燕國童子卻偏偏要捨棄自己原來的步調,去學演戲的步伐,結果學不成,反而連原本的功能也失去了。學佛者想求真如佛性,但是為何不懂得向原有的本性去探求呢?
有一次,慈濟護專吳辦懇親園遊會,學生、家屬及懿德母姊們集合在操場上,由學生發號施令,家長和懿德媽媽、爸爸們則聽候號令,大家一起遊戲,連校長夫婦也參加了。學生十分天真,當需要物品時,也不分是校長的或是家長的,統統拿來運用;也不管是否認識,大家都玩在一起。要幾根頭髮,也是很高興地把頭伸出去,要長、要短任君選擇。還有拿鞋帶、褲帶當道具的,最後連校長的鞋子也被借走了。
「二人三腳」的遊戲——不論身份高低,年齡老幼,大家一起同樂。奔跑時,跌倒了就再爬起來,不計較輸贏,一切都由學生判定,只要博取眾人的笑聲,玩得高興就好,這也就達到遊戲的目的。
人生與此相同,每個人若能守住這分天真,人與人之間不要有任何計較;不管輸贏,只要盡了自己的本分就好。在人生道上,千萬不要迷失自己,不管老少本性都是相同的;我們學佛首先要反妄歸真,暸解自己的本性。
把握當下這一念
我們常常都會迷失了自己的心念,比如,之前說了一句慷慨話,也許等一下就要後悔;或是為了昨天的行為或人事上的疏忽,今天就感到後悔。凡夫的人生,常會因往事而後悔,就是因為當下的那一念沒有掌握好,沒有徹底地暸解自己。所以,我常說:「要守住當下現前的那一念。」
有人問我:「您這一生有什麼計劃?」
我都會說:「我有一個遠大的目標,不過卻是時時把握住現前的每一秒。」因為現前的一念若能守住,就不會做錯事、講錯話,也不會懈怠懵懂了。
人生要「認真」掌握現前的心念,但是人們常會迷失心念,懵懂地度日。因疏於待人處事之道,而引來許多煩惱;事過境遷之後,又開始追悔過往的事,當下的心念又在憂惱中空過了。
這些話如果用心聽,則學道必能見性。
佛陀說「見性學道難」——因為人經常會迷失「現前」的這一念。總之,學道不難,只因無法守住當下的心念,才會變易為難;若能守住現前的一念心,徹底了解自己的本性,那就很容易了。
就像那燕國童子一樣,本來會走路,卻偏偏去學別人的步伐而忘記自己原本的走路方式。人生經常如此,希望每個人都能好好守護現前這一刻的心念。
學佛要體會佛心
大地眾生都有其功能本性,清早起來聽聽大地之音——有鳥叫 、雞啼、蟲鳴……雞有司晨的功能;鳥兒在芳香的草木之間飛躍輕啼,鳥語花香,這都是眾生的本能與本性。
其實,人也有本能與本性。寺院的僧眾每天早上起得這麼早,不論是虔誠地誦念經典也好,拜佛如儀也好,無非都有一個心念——學佛。為了學佛而縮短了睡眠的時間,清晨三、四點天未亮就起床,這就是精進追求真理的一念心所使然。
但是雖有這念心,卻不知是否能夠徹底見性?我們平時念佛,不知是否已真正體會到佛的本性?暫且不談體會到佛的本性,先說是否能反觀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舉止及談吐的習氣?對於這些原來的習氣,我們又了解多少?去除了多少?多數人對自己都無法徹底了解,又如何能夠了解佛的本性?
我們常說:「心、佛、眾生,三無差別。」這句話說起來很流暢、很順口。其實我們對這麼簡單易懂的道理,卻無法完全體會其內涵,所知道的平等、天真、自由的本性,只是文字名相上的解說而已,而極少有人能了解真我的心和佛心很接近,於是眾生與佛便離得很遠。因為很多人雖具有「人形」,卻不能發揮人身的功能,只是空有人形而已。若有人能發揮其身體的良能,即與佛心相近,可是凡夫總是做不到,所以稱之為「眾生」,而眾生與佛的距離就很遙遠了!
雞會啼、狗會叫,但牠們卻無法體會真理的存在,因為畜生道的境界暗鈍愚痴,雖然牠們也有天真的本性,卻沒有被啟發和接近真理的因緣 ,所以牠們離佛的境界非常遙遠。而人類領悟力較強,周圍的環境無不是讓我們體會、學習和及時反省的因緣境界,所以這是人接近佛性的最佳機緣。
可惜很多人卻讓機會白白流失,放棄領悟本性的機緣,反而學習了無實虛幻的玄理。例如,偏向追求神通、追求感應……,這並非學佛的本意和目的。
此刻不後悔方才的心念
學佛,就是要把佛法活用,如甘露般的洗滌我們的身心,洗去無明和染污心,這就是學佛的本意。把我們平時疏忽的功能再修鍊,進而發揮淨愛的功能,這就是真正學佛的目的。如果只求神通,求感應,這都是錯誤的觀念。
我們所要求的是現前此刻的心念不散失,此時不後悔方才的那一念心。若能如此學習佛法,才能定心;如果常常後悔昨天的錯誤或剛才講錯的話、做錯的事,心老是停留在這前念後念中,那就無法專注於現前此時的人與事物了。現前的心不能專,而想求他心通,即易入邪道,那就離佛道愈來愈遠了!我們連自己的心無法「通」,如何能通他人的心呢?
正確的學佛,應該要面對現實、現前的人生。常常反觀自己有多少功能?是否已付出這分功能?
我曾講過一個小故事——
某一間古寺前有一個水池,池裡住了很多蟾蜍,這些蟾蜍忽而跳入水池,忽而跳上池邊,而寺裡常有修行人跑香念佛,拿著念珠踏著方步。蟾蜍群跳到池邊,看到身穿海青的修行人,踏著莊嚴的腳步,嘴裡念著響亮的佛號,牠們心裡很羨慕;當修行人在大殿拜佛時,其中有一隻就跳到大殿外非常虔誠地祈禱,希望佛陀能賜給牠兩足站立的能力,像人類一樣能用雙腳走路。
因為牠很虔誠,所以感動了一位天神,於是神就滿了牠的心願。牠覺得很歡喜,因為所有的蟾蜍都必須四腳跳躍而行,只有牠能兩足站立而行,所以牠覺得很高興也很驕傲。
有一天,草地上忽然來了一條蛇,很多蟾蜍看到兇惡的大蛇,就趕緊跳到水池裡躲起來,那隻兩足立行的蟾蜍心裡也很慌張害怕,但是兩足走路總比不上四足跳躍快,而現在牠已經失去了四足跳躍的功能,最後被蛇追到了且一口咬住,當牠痛苦地掙扎時,心裡非常後悔,牠想:「我何苦放棄原本具有的功能?只為了追求兩足立行,竟落得亡命蛇口,真是後悔莫及!」
這雖是個童話故事,但也可以作為我們最好的警惕。學佛就是要恢復原本的功能本性;若是超過自己能力範圍的事,卻不擇手段去追求,終究會失敗。有些人到寺院說要學道,卻迷於追求神通,因而常會走火入魔,不但亂了精神且斷了慧命,像這樣就大可惜了!
希望大家都能透徹了解我們的本性功能,若無法真正了悟,即使學道也很難悟得真理,所以佛陀說「見性學道難」。其實純淨的真如慧性和自己最近,然而人們卻往往捨近求遠。我們的眼晴能看清別人,卻看不見自己的臉,最近的反而看不到或被疏忽了。
同樣的,學佛無非要我們從最近的地方做起,而最貼近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發揮自己的功能,切莫捨近求遠啊!
回頂端 向下
 
人有二十難之十七──見性學道難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經典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