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學會在命運面前 謙卑

向下 
發表人內容
Jack
Admin
Admin



文章總數 : 6880
年齡 : 62
來自 : 台北
威望 : 1721
注冊日期 : 2008-12-22

學會在命運面前 謙卑 Empty
發表主題: 學會在命運面前 謙卑   學會在命運面前 謙卑 Empty周一 12月 02, 2013 4:51 pm



 
學會在命運面前 謙卑

   
小時候, 我們一家八口擠在三重豆乾厝的房子裡,

   
家裡的經濟來源只靠阿爸修理機車。

   

   
阿爸因為沒接受過正式教育,

   
所以才需要靠勞力換取金錢,

   
他不希望五個小孩長大後跟他一樣,

   
所以和阿母拚了命賺錢,

   
只為了讓我們可以接受正常的教育。

   

   
後來,因為機車的機械技術進步,

   
加上阿爸多年勞累,

   
導致視力漸漸不佳無法看清機械細微的部分,

   
所以機車行的生意越來越差,便改行賣臭豆腐。

   

   
阿爸踩著三輪車沿街叫賣臭豆腐,

   
大家都叫他「牛車許」。

   

   
每天從下午三點左右開始,一直賣到晚上,

   
但為了多賺些錢,

   
他會利用半夜到三重天台外繼續賣,

   
因為那個時候電動玩具店、酒店等生意正好,

   
通常回到家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

   

   
有一次颱風天的夜晚,阿母在家裡做好泡菜,

   
要我送去給阿爸,當我將泡菜送到天台時,

   
只見他穿著黑色雨衣,戴著斗笠,

   
在黑夜大雨中,雙手捧著至少三碗臭豆腐,

   
來回穿梭於附近的電動玩具店、酒店間。

   

   
阿爸的臉上滿是雨水,

   
為了不讓雨水淋到臭豆腐上,

   
他用雨衣遮住臭豆腐,反而不在意自己幾乎全身濕透,

   
雨水從他的衣腳不斷滴下來。

   

   
當阿爸見到我時,

   
劈頭就說:

   
「你怎麼會送來?我等一下再踩著三輪車回家載就好,

   
你吃飽沒?功課寫了嗎?趕快放著,快回家去念書。」

   

   
聽到阿爸這些話,我的淚水流了下來,

   
心中充滿不捨,那一夜的場景,

   
我到現在仍然記憶猶新……

   

   

   
在我記憶裡,阿爸和阿母是萬能的,

   
身體強健,什麼工作都難不倒他們,

   
也從沒聽他們喊過累,所以小時候我總是認為,

   
阿爸和阿母會永遠陪伴著我們。

   

   
但到了高中,

   
我發現阿爸已經沒辦法順利把數十箱的高麗菜從一樓搬到四樓,阿母從一樓走上四樓,也需要歇息好幾次時,

   
我就知道他們年紀大了……

   
所以家裡需要體力勞累的工作,就改由我來承擔。

   

   
於是高二那年,我心有所感的寫了一篇作文

    ──
「阿爸的一天」,

   
國文老師不僅要我在全班面前朗讀,

   
還把它登在校刊上,當時有一段文字我是這樣寫的:

   

   
阿爸在從小失去家庭溫暖的情況下成長,

   
他不希望下一代遭受同樣的不幸,

   
因此憑著自己的雙手與堅強的意志建造了這個家庭,

   
並且讓我們姊弟都接受高等教育,

   
大姊還是研究所畢業的呢!

   
但是,不幸在六年前,阿爸失去了他心頭上的一塊肉

   
--我的大哥,因此,

   
家庭未來的重擔都將加注在我身上,

   
我也在那年徹底的改變了。

   
每天出門前,阿爸從口袋中拿出泛著油膩的鈔票時,

   
我都會告訴自己:

   
「許峰源,你必須比一般人成熟!

   
因為你已沒有幼稚的權利,

   
你必須比一般人努力,因為你沒有失敗的機會。」

   

   
這幾年來,阿爸和阿母的身體越來越不好,

   
我現在最大的心願,

   
便是希望他們倆能見到我的承諾實現,

   
然後一人抱一個孫子,而我牽著老婆的手,

   
一起照張全家福。

   
慈悲的上天!我希望您能悲憫我這貪婪的心願,

   
我願用我的生命,來換取這一切的實現,

   
我跪地祈求您,上天!

   

   

   
但阿爸和阿母為了維持家裡的生計,非常節省,

   
阿母總是在菜市場中午要收市前才去買菜,

   
通常這時的食材較便宜,但新鮮度就不是很好;

   
而阿爸也常常在忙碌時僅以臭豆腐裹腹,

   
多年來的飲食習慣都不好,

   
加上長期沒日沒夜的勞累工作,

   
他們的身體狀況在我大學時就急轉直下

   

   
阿爸在我大三那年罹患口腔癌,

   
這是我第一次明顯感受到,

   
與父母的緣分可能看得到終點。

   
但我不服輸,

   
認為只要給阿爸最好的治療、最好的補給品,

   
我們的緣分就會持續下去。

   
所以我努力念書,希望趕快考上律師,

   
趕快賺錢,改善家裡的經濟,讓阿爸可以好好養病。

   

   
考上律師後,我立刻去律師事務所上班,

   
晚上去補習班教書,希望可以多賺些錢。

   

   
每天晚上十一、二點回到家時,

   
阿爸雖然身體不舒服,

   
但還是會躺在舊家破舊的沙發上等我回來,

   
跟我講幾句話才去睡覺。

   

   
我以為只要我持續努力,給阿爸最好的治療,

   
就可以讓這樣的場景不斷延續,

   
但阿爸卻在我拿到正式律師證的那天晚上離開了人世,

   
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快到我沒有心理準備……

   
我原本想,雖然阿爸不在了,但我還有阿母,

   
可以好好孝養她,讓她過好日子。

   

   
但沒想到,阿爸往生後一個多月,

   
阿母就被診斷出得了肺癌,

   
這讓我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

   
又陷入了白天當律師、晚上和假日當老師的生活,

   
我沒日沒夜的工作,

   
只希望讓阿母住一間可以安心養病的好房子。

   

   
經過幾年的努力後,阿母終於搬到新房子,

   
有很好的養病環境,她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姊姊們常常帶她到處去玩,

   
身體狀況也「看似」穩定,

   
此時,我又天真地以為,每天出門前跟阿母道別,

   
工作結束回到家後,

   
阿母仍然會坐在客廳開心地看著電視,

   
這樣的幸福會永遠不變。

   

   
我真的太天真、太無知了,

   
幸福流逝的速度永遠比你的想像快很多……

   

   
阿母在先後見證完我及大姊的結婚登記後,

   
身體狀況急轉直下,不斷進出醫院,

   
此時我才「驚覺」阿母可能會離開我們。

   

   
我努力給阿母最好的治療,再貴的癌症自費藥物,

   
我也毫不猶豫地使用,甚至到處求神拜佛,

   
希望阿母的病情可以好轉。

   

   
我拒絕緩和醫療,深信阿母會好起來,

   
還是會像以前一樣,每天在客廳等我回家,

   
開心地分享姊姊們帶她到什麼地方去玩,

   
我始終相信,我辦得到,只要我夠努力……

   

   
在不斷接受化療、電療、進出醫院的過程中,

   
我們都知道阿母很痛苦,

   
但她從來沒有抱怨過,總是把苦往肚裡吞。

   

   
而我總是不斷地鼓勵阿母要堅持下去,

   
要撐過痛苦的治療過程,等「好」了以後,

   
我們還要帶她到很多地方玩。

   

   
但隨著病情不斷惡化,阿母也越來越痛苦。

   

   
我永遠記得,有一天深夜,

   
阿母因為難受到睡不著,

   
親口對我說:「要和你們結這個父母緣,是很辛苦的。」

   
我聽了便躲回房裡,不停地哭泣……

   

   
那天晚上過後,我和姊姊們討論,

   
決定讓阿母接受緩和醫療,

   
不再自私地將阿母強留在身邊,

   
不再讓她承受病魔的折磨。

   

   
此時,我才明白:

   
我永遠不會向命運低頭,

   
但我學會在命運面前 謙卑。

   

   
人生有些事情是你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的,

   
這個時候就要學會放下,放下是需要莫大勇氣的。

   

   
在阿母往生前的那個晚上,我還是必須去教課,

   
記得當晚我站在講台上,心裡忐忑不安,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

   

   
過了十幾分鐘,主任衝進教室,

   
要我立刻趕到醫院,當時我心裡很難過,

   
在奔跑中不斷流淚。

   

   
到達醫院時,阿母還有生命跡象,

   
我知道她在等待,等待所有兒女到齊,

   
當兒女、媳婦、女婿們都到時,

   
阿母才放心地離開我們……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

   
只不過意味著,

   
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

   
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

   
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
《目送》,龍應台

   

   

   
每當看到 龍應台 女士這段文字,

   
我總是鼻頭一酸,感觸良多。

   

   
子女在年輕時,

   
總會將與父母的緣分視為理所當然,

   
通常只覺得父母管太多,

   
但這樣的緣分總有結束的一天。

   

   
「命運」最有趣也最可恨之處,在於總是難以預測。

   

   
父母與子女的緣分有多長?

   
在什麼時候會結束?

   

   
都是不能預測的,

   
但它也很公平地告訴你:

   
「無論任何人,不分貴賤,都會有個終點,

   
當終點來時,縱使你再怎麼努力,

   
擁有再多的財富,都無法阻止它,這就是人生。」

   

   

   
一直到現在為止,我心裡始終留有遺憾,

   
認為自己很不孝。

   

   
因為我直到阿爸和阿母都離開後,

   
才真正明白,父母需要的不是家財萬貫、錦衣玉食,

   
他們要的只是我們可以走得慢一些,

   
腳步放慢,與他們慢慢走,

   
黃昏時陪他們在公園裡散散步,

   
坐在長椅凳上講講話;

   
回家後一起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閩南語連續劇,

   
一起罵壞人、疼惜好人被欺負。

   

   
他們要的親子幸福其實是那麼地簡單、平凡和真實,

   
但,無知愚蠢的我,卻到現在才明白。

   

   
記得幾次陪伴阿母出遊時,

   
她總是笑得非常燦爛,

   
燦爛到我絲毫感覺不出她是病人,

   
那笑容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永遠都不會消逝。

   

   
當時姊姊們常對我說:

   
「你陪伴阿母出遊的時候,她總是特別開心。」

   

   
當時我並不以為意,

   
總說只要我下了班有空就會陪阿母,

   
但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悔恨不已……

   

   
故鄉的山 永遠攏站置遐 阮的心晟只有講乎山來聽

   
來到故鄉的海岸 景色猶原攏總無變化

   
當初離開是為啥 你若問阮阮心肝就疼

   
你若欲友孝世大嘸免等好額 世間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

   
嘸通等成功欲來接阿母住 阿母啊 已經無置遐

    ──
<落雨聲>,方文山/詞,周杰倫/曲 

   

   
江蕙小姐的<落雨聲>這首歌,

   
總會提醒我的不孝和遺憾。

   

   
人性始終會讓我們把眼前的一切緣分視為理所當然,

   
只有當它快要消逝時,

   
你才會感受它的珍貴,

   
而有些緣分是一去不復返的。

   

   
每次我聽到學生抱怨父母管太多、太囉唆時,

   
就好想跟他們說:

   
「有健康的父母在你身邊,就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

   
世上有父母疼惜的囝仔(小孩) 尚好命(最好命)…….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wretch.cc/blog/jack18233
 
學會在命運面前 謙卑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精選佳文 :: 家庭親子與情感幸福-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