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第466號囚犯的番茄

向下 
發表人內容
Jack
Admin
Admin



文章總數 : 6880
年齡 : 62
來自 : 台北
威望 : 1721
注冊日期 : 2008-12-22

第466號囚犯的番茄 Empty
發表主題: 第466號囚犯的番茄   第466號囚犯的番茄 Empty周日 1月 12, 2014 9:46 am



第466號囚犯的番茄

1964年,羅本島監獄來了一位新犯人。
像其他犯人一樣,他一進門就被扒去衣服,換上了統一的囚服,上面寫著︰第466號。
 
他是一個政治犯,所以被推進了一個不足4.5平方米的單人牢房。從此,他過上了“暗無天日”的生活。陰暗的牢房,頭頂上吊著一盞昏黃的燈,每天被囚禁23個小時,僅僅在上午和下午各有半個小時的放風時間。他幾乎從來沒有見過羅本島監獄的太陽,也很少有機會感受到窗外的絲絲風聲,唯一能感知的只有灰頭土臉的囚犯,還有他們的呻吟聲。
 
羅本島監獄是個人間地獄,那裡的獄警動輒就對已決犯們揮起皮鞭,殘忍地在綻開的皮肉上潑辣椒水,大多數人都是在獄警的皮鞭和辣椒水下度日的。幸虧他是監獄長特別安置的要犯,要不然,他也一樣逃脫不了獄警的魔爪。
 
已經記不清多少個日子,他幾乎每天都目睹兩個獄警拖著一個犯人,死屍一樣地從刑訊室出來,每次都看得他義憤填膺。他想改變監獄的現狀,無奈的是,身為要犯的他也是自身難保。
 
後來,他和眾已決犯被安排到羅本島監獄的採石場上去做苦工,每天在持槍看守的監督下拼命地搬運石頭,動作稍慢就有被毒打的威脅。另外,所有的已決犯只準逗留在這個採石場裡,一旦踏出採石場的邊緣,就會被無情地射殺。由於石灰石在太陽的照射下具有極強的反光,長期在這種環境下生活的他,每天看到的只有刺眼的白色強光,以至於他的視力逐漸下降。
 
雖然他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但他的目光卻依然炯炯有神。有一次,他利用放風的機會,大膽地向監獄長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在監獄的院子裡開闢一片園子!他的這一想法剛一退場門,就被監獄當局無情地否決了。但他並沒有灰心,幾乎一有機會就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經過了無數次的否決,大約過了5年左右,他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監獄當局同意了在監獄牆腳的一片狹長地帶供他開闢園子,並且破天荒地給他提供了番茄、辣椒等蔬菜的種子。
 
羅本島監獄的院子裡從此多了一抹動人的綠色。他每天從採石場回來就潛心照料自己的園子。許多人都說他是監獄裡的“植物學家”,而他自己則把那片園子看作自己的心靈園地。每當採石場上的鍛石石刺傷了他的眼睛,他就回到自己的園子四處看一看。那一片生命的綠色舒緩他眼睛的疲勞,消解了在採石場裡所遭受的疲憊和委屈。
 
但是,由於氣候的惡劣,園子的第一次收成並不是很好,僅僅斬獲了一籃子不怎麼紅潤的番茄。他一個也捨不得吃,都分給了自己的獄友和獄警們。
 
令人驚訝的是,自從有了這片菜地之後,整個監獄有了很大的改觀。每到放風時間,許多獄友都會幫助他來照料一下滿園的蔬菜,在獄警們不注意的時候,他們還能揣幾個番茄回去。
 
更令人稱奇的是,獄警們的態度似乎也變得和藹多了,因為,他總是把新採摘的番茄發給獄友們,然後再由他們送到獄警們手中,吃了犯人的番茄,獄警們拿鞭子的手,也不再那麼蠻橫了。一個黑人獄警說,每當我莽撞地舉起鞭子的時候,我就想起了這是一群給我番茄吃的人,在我的眼裡不再有什麼已決犯,他們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已決犯和獄警們的關係逐漸融洽起來,羅本島監獄不再是冷酷無情的“人間地獄”了。

這位第466號囚犯,在羅本島監獄整整種了18年的菜園,直至他被轉到另一家監獄。
 
這位第466號已決犯不是別人,正是南非黑人總統曼德拉。他用幾只番茄就讓整個監獄變得融洽起來,他不是在經營菜園,而是在耕耘人心。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wretch.cc/blog/jack18233
 
第466號囚犯的番茄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精選佳文 :: 人際溝通與朋友情誼-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