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病與艾

向下 
發表人內容
Jack
Admin
Admin



文章總數 : 6880
年齡 : 62
來自 : 台北
威望 : 1721
注冊日期 : 2008-12-22

病與艾 Empty
發表主題: 病與艾   病與艾 Empty周六 4月 05, 2014 3:40 pm

錢穆先生《文化與教育》〈病與艾〉
聯經全集版,頁一七九至一八三
    我幼年曾受一段私塾教育。當時讀了《論語》讀《孟子》,讀到〈滕文公章句〉上,我的私塾生活遽爾中止。《孟子》便沒有讀完。
後來不記在那一年的冬天,忽然立意要將,通體讀過一遍,於是揀定了陰暦開歲的大年初一我把自己反鎖在一間空屋裡,自限一天讚完一篇。第一個上午便讀〈梁惠王章句上〉,讀到能通體背誦爲止。然後自己開鎖出門吃午飯。下午則讀〈梁惠王章句下〉,到能通體背誦,再開門吃晚飯。如是七天,直到新年初七之晚餐,我的段心事始吿完畢。
    這大槪是廿餘年前的事了。但我毎逢新年,往往回憶到那七天。雖則在陽曆的新年,我也會時時連帶想到這件事。今年的陽曆新年,我依然照例想到了此事。只是以前所能通體背誦的,現在已通體忘卻,只記得有那麼一會事,又常零碎的記起七篇裡的幾許話。
我常覺得孟子有些極耐人尋味的話,我時常會記憶起。我此刻則忽然的記起了如下的幾句。孟子說:
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苟為不畜,終身不得。
    這是一般設想的譬喩。他的大意是說,一個人已犯了七年的病,而他的病卻非儲藏到三年之久的艾,不能灸治。但是問題便在這裡。儻使此人事前並沒有蓄藏三年之久的艾,我想他那時不出三個辦法。一是不惜重價訪求別人家藏三年之艾的,懇求出讓。但是此層未必靠得住。一則不一定有人藏,一則藏的不一定肯讓,三則或許要價過高,我不一定能到手。
第二個辦法是自己從今蔵起,留待三年再用。可是他病倒在床已有七年之久,從今藏起尙待三年,這三年內,病況是否可待,還是沒把握。
第三辦法是捨卻艾灸,姑試他種治療,但是更無把握,而且醫藥雜投,或許轉促其死。明知三年之艾定可療此病,只是已是七年之病而更要耐心守三年。
    我時時想起這一段譬喩。我想那病人該悔到以前沒有預藏此艾,現在開始藏蓄,雖知有十分可靠的希望,但是遙遙的三年,亦足使他偟惑疑懼,或許竟在此三年中死去。
我好如此設想那病人心理的變化。我想一大部分病人,似乎走第三條路的多些,走第一條的亦有,決意走第二條的要算最少。因爲那七年病後的再來三年,實在精神上難於支持。然而孟子卻堅決的說,「苟爲不畜,終身不得」。他的意思,似乎勸人不管三年內死活,且藏再說。我不由得不佩服孟子的堅決。
    但是我現在想到這幾句話的興味,卻不在那病人一邊。我忽想假使那艾草亦有理智,亦有感情,它一定亦有一番難排布
我如此設想:倘使艾亦有知,坐看那人病已七年,後事難保,儻使艾亦有情,對此病人不甘旁觀。在理智上論,他應按捺下心耐過三年,那時他對此病人便有力救療。但是萬一此病人在三年內死了,豈不遺憾終天。在情感上論,那艾自願立刻獻身,去供病人之用。但理智上明明吿訴它,不到三年之久,它是全無效力的。我想那病人的時刻變化,那艾的心理亦該時刻難安罷!
    因此我忽而想到時局問題,想到目下大家說的一句「爭取時間」的口號。我想那病人與那艾亦正在「爭取時間」,只與我們所說的爭取時間,略有些差別。我們說的爭取時間,似乎專指在戰場上與敵人相持間的爭取時間,而我卻因孟子的話,想到後方的人亦各該有他們的爭取時間,而尤其令我想到那艾。
   
照孟子的話,三年之艾似乎與二年零十一個月的艾性質功能絕然有不同。艾該自藏到三年,但因那病人的狀況,卻使它總想姑一試之,感情上總有另一個希望在搖動它。
今設此病人萬一待到兩年零十一個月而姑試用此艾,結果藥性不到,仍無功驗,那又非從頭再蓄三年之艾不可,而他的病卻要等到十二年以上,豈不更焦急?
    這是一件怪動人情感的事。我不知別人是否如此想。病是十分危篤了。百草千方胡亂投,那艾卻閒閒在一旁,要在此焦急中耐過此三年。艾乎艾乎!我想艾而有知,艾而有情,確是一件夠緊張亦夠沉悶的事。
    廿餘年前七天裡背誦過的孟子,全都忘了。適在新年偶憶前塵,胡亂想到的只要關於孟子,自己仍覺得有趣。實在有趣的應該是在廿年之前吧。姑爾寫出,或許世眞有艾,同情此意。〈民國二十八年一月昆明今日評論)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wretch.cc/blog/jack18233
 
病與艾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問題與討論 :: 學校教育問題-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