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善法隨行 精進不怠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月亮
版主
版主
月亮


文章總數 : 25534
年齡 : 67
來自 : 台中
威望 : 1650
注冊日期 : 2009-01-11

善法隨行  精進不怠 Empty
發表主題: 善法隨行 精進不怠   善法隨行  精進不怠 Empty周四 6月 12, 2014 11:20 am

感恩分享
善法隨行 精進不怠


 
「許多事情都要借重每個人投入感觸,那種打從內心的分享,想一想我能感觸多少,的確都是要依賴大家的分享,詳細讓我清楚。」


證嚴上人行腳6月9日在臺北關渡志業園區,下午與人文志業中心同仁溫馨座談,聽到同仁職志合一投入志業、社區,許多入法之後的感觸,欣慰之餘,亦以慈濟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和「師公的小牛」──楊凱丞(誠愿)之間的對話,來回應同仁們入法的心得分享。


慈悲等觀育眾生 內心所悟為實法


「他(黃思賢)有一天從臺北回來,跟小牛說:『你需要師伯送你甚麼?』小牛很勇敢接受挑戰,他說:『師伯你來考我今天師公說的話。』黃思賢說:『好!我來考你!』但後來都沒有時間。我的心裡想,這是大人在拐小孩子,因為他在心裡準備要從孩子口中,將晨語師父說的話,從孩子的角度,吸收晨語很深奧的道理,他得到分享可以去發揮給大家聽。」


後來,到了6月7日那天上午, 上人前往靜思堂參加慈濟大學畢業典禮,在靜思堂五樓會議室中,黃思賢才有機會出題考試小牛誠愿和另外兩位亦有薰法香的小菩薩。


「他就把這些孩子叫來,四人圍繞在一起,三個小孩一個大人,為什麼我知道呢?剛好被我撞見到,因為大陸無錫市長來,我請他要在裡面說話。果然,這一群小孩都有薰法香,很特別、很有智慧、領悟力非常驚人,我說出去的話,他們在解說,實在是我沒說到的,讓他們幫我補上。這三個孩子,他(黃思賢)拐在裡面考試,拿考題來考他們。」


黃思賢就拿當天(6/7)清晨 上人晨語開示過的內容,一位有修行的苦力勞動者,在樹下吃飯時,聽到鳥叫聲非常嘈雜,別人覺得很吵不耐煩,為何他卻露出笑容?類似這些問題來考試這幾位小菩薩,小菩薩們也和黃思賢共同「討論研究」答案。


就如「那位修行苦勞為何會笑?」這個考題,修行者懂得鳥語,知道這一群鳥想殺一隻含著珠寶的白鶴,大聲喧叫目的就是希望這位修行者幫忙殺掉那隻白鶴取牠的珠寶,牠們就可以吃白鶴的肉。討論過程中,認定這位修行者覺得牠們正在做一些不仁、不義、不忠的事,正好讓他回想到以前,因為上輩子種下惡的果,所以才會投胎到貧賤之家,來做工人。所以小菩薩和黃思賢共同得到的結論是:「那位修行者是在笑說,我才不會上當呢!(因為我不會貪那顆珠寶)」


「總而言之啊,這種接觸觸感,不管是甚麼樣的程度,接觸的世間法也好,佛法也好,總是打從內心感受說出來的就是最真實法。」


薰法精進不懈怠 關懷世間無差別


除了讚歎小菩薩薰法香體悟的智慧, 上人亦極為關切因為此次為了參與6月7日至12日板橋、三重園區,及12至17日臺中靜思堂舉辦的二梯次「全球四合一幹部精進研習會」,行腳西部,導致晨語開示中斷,是否影響到大家晨起薰法精進的好習慣。


「昨天實在是很忙,但是現在有二十幾個國家地區的慈濟幹部回歸在臺北,有的在板橋,有的在三重。這兩個地方有九個國家需要翻譯,陣容很龐大,所以我不得不出門、也很捨不得出門,因為我這出門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薰法香不知道斷了以後就停了也說不定,停了以後,習慣就沒辦法再接上去,我不知道結果會如何,但願大家真正的法要入心。」


上人語重心長提醒大眾:「的確每一天談起天下事,心裡都是戚戚焉,有的人會說,出家人脫離世俗,和世俗是無關,偏偏我是滾入紅塵。紅塵滾滾,世間的動態,不管是大小事情還是都很擔心,因為佛陀也都是為一大事因緣來人間。」


天下蒼生有佛性 為拔苦難來講經


佛陀一大事因緣,即是要將人人皆可成佛的道理,開示悟入讓眾生體悟,但近期晨語開示, 上人持續談及「無智人中,莫說此(法華)經」,以免因無法理解不慎謗法,反而招來惡業。


「其實佛陀的慈悲,他從覺悟的那一剎那,就是很開心,想要把人人可成佛,這種的心與天體、宇宙合而一體的,那樣地輕安自在、靜寂清澄,那種心靈開闊的感受讓大家明瞭。他成佛的第一句話:『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佛性!』這是佛陀的心靈與天體合一,那一剎那間的心靈與宇宙會合。『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佛性!』他很想、很想把這樣的心境道理跟大家分享,不只是我成佛,你們人人都可成佛,但是想到眾生若無法理解,就會有疑──懷疑,有了懷疑就容易對法有偏見,會錯解、誤解等等。」


上人續言:「而且那個時候的印度,有九十六種外道教,所以佛陀絕對不能讓人偏解、錯解等等,他要讓人有感覺,道理才會通徹,要有感覺、觸覺,如剛剛我說的觸覺,同樣的道理,甚麼樣的道理最有觸覺呢?苦啊!人間苦啊!」


當時的印度,社會上四姓階級非常分明,婆羅門(Brahmana)、剎帝利(Ksatriya)、吠舍(Vaisya)、首陀羅(Sudra)四種種姓階級,從上到下很難跨越。


「婆羅門教,他們修行高人一等,讓人很尊重,談的是神;再來就是王族貴族(剎帝利);再來是商人做生意的(吠舍),最後就是賤民奴隸(首陀羅),四姓階級分得很清,多數是賤民,貴族宗教家不太多。所以看到賤民苦難啊,那種連往生都是抬到荒郊野外,餵給鳥吃等等。」


所以佛陀現相來人間,小的時候看到人生世代的生態,心中很不忍。「小小年齡,雖然在皇宮,可是可以體會到苦難人之苦,加上生、老、病、死等等,這種人生短短幾十年,一生轉個眼來,童年、少年、壯年、中年、快要到老年,這種人生實在是很短,佛陀就是現相來人間說生、老、病、死──人生最根本的四大苦,加上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欲熾盛等為『八苦』,讓人感觸得到,佛陀用言教、譬喻、言詞,用種種社會故事說給大家聽。」


善法當需入人間 孩童領悟憑淨心


而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佛陀時代,佛陀所在的印度社會有婆羅門教等等,宗教很複雜,各宗教難免會以過去的過去,無數劫以前等等的故事來說法,因為在那個時代總是要用一點點的神話,才能吸引人聽法,但 上人提及,佛陀仍是希望人人體悟佛法在人間。


「二千多年前那個時候,民智還沒有很開,我們現代要用甚麼方式讓佛法進入人心,讓佛法在生活中落實呢?所以我一直說,『佛法要生活化,菩薩要人間化』,不要把佛變成神,可以讓佛聖人化,但不要神話。所以我每次在說故事,都把那些莫須有的事情簡略掉,真正合理在人世間,看我們能不能做得到,讓人可以體會得到、感觸到。」


從此觀點延伸, 上人也期待在場的人文志業中心同仁,對於《菩提禪心》這個節目的製作上,可以展示出佛陀是人間的聖人,而不是神化的人。


隨後, 上人思緒又回到6月7日,從精舍前往靜思堂參與慈濟大學畢業典禮那天早上,在車上聽到兩位小菩薩──小牛誠愿和誠信(羅暐哲)對話的情景。


「那一天在車上聽他們在對答很佩服,我問你們兩個有沒有相見歡,他們說有啊!我說你們應該要好好分享、彼此介紹,車上就開始了。然後,(他們)就是薰法香,早上的法是什麼(等等,這樣講下去了)。」


上人笑言,「現在沒有時間跟現大家分享,總而言之好精彩,孩子清淨的心,我都會一直在想著。」


讓上人思念的薰法香小菩薩,還有馬來西亞檳城人文學校慈幼班的敬陽(Sammardheep Singh Gill),日前曾回到精舍面見 上人。敬陽年僅七歲,父親是錫克人,母親朱瑞林是華人。從去年(2013年)9月開始薰法香,敬陽不只勤做筆記,而且從不打瞌睡,雖然聽不太懂臺語開示,但是他並沒有放棄聞法的念頭,甚至他還會常常提醒媽媽要早睡,才不會錯過參與薰法香的機緣。


「一個七歲的孩子也是這樣做筆記、也是薰法香,他字也寫得很工整,問他每句話也是很用心。不要不相信因果,這些孩子我一直要問他,你是幾號回來的?我的慈誠、委員要去的時候都會說,師父我還會回來,我會說快點去、快點回來!真的這麼多年來,我的弟子再回來的真的很貼心、很契合,真的很令人感動,大家薰法香等等,讓我很感恩。」


演繹佛法度世人 淨化人心憑一念


如何讓正法易解,讓更多人體悟被度化,是上人念茲在茲時刻在思考的事情。面對著眼前人文志業中心的職志同仁, 上人再次提出對於大愛臺電視節目弘法的期待。


「看到《菩提禪心‧遵佛遺教》節目,我真的很感動,我期待他們多用點心,還要弘法,我希望把古早的戲變成真正能弘法、能用戲來度眾,但是這戲不是演戲,是『演繹』──把它詮釋出來,讓大家在戲劇故事裡體會真實的道理,但是我們要寫得真。」


上人續言,佛陀因為一大是因緣來人間,就是要讓眾生回歸清淨如來本性,其實都是在一念間,「一念為惡,一念為善,剛才提起,江子翠的案件(臺北捷運傷害事件),還有幾個家庭也可以原諒,這種不原諒又能怎麼辦呢?」


「這種造業在一念之間,佛陀在他還沒造業之前就要來分析,人世間苦集滅道,我們都是因為有許許多多煩惱累積,所以才會起很多煩惱、慾念、塵沙惑,可惜培養了許多善根,卻動不動只要一念心起煩惱,善根就斷了。這就是凡夫的習性,所以要修行,就是要不斷地專心聞法,才能清水細流,洗滌內心的煩惱,如果淨水斷了、塞住了,那就中風了,那就沒辦法清水入心,法就沒有辦法入心。」


因此, 上人勉勵《菩提禪心》製作單位多用一點心,「讓佛法聖化而不是神化,佛陀是用甚麼樣的慈悲來到人間如何度人,這如何演繹,最重要的是對答,在演繹中每一句話都是法,這都是最能攝住人心的。」


甚至不僅是將二千多年前,佛陀時代的故事拿出來演繹, 上人更希望能將當代靜思法脈、慈濟宗門的真實事蹟,利用歌劇在舞臺上演繹傳法,以現代的真實內容呈現,弘揚於世,同時為這時代的慈濟歷史,留下永恒的見證。


「不是兩千多年前,而是現在,不管是非洲,歐洲、澳洲,美洲等等全球五大洲,他們是如何做的?很多是很感動人的,如果我們可以把它改變成歌劇,任何一個國家我們就可以很快讓人人瞭解到慈濟的國際觀。要不然一直在說兩千多年前的事,現在的事又要等到後代的人來說,來不及了!希望我們這一代,就把時代的見證、人類的歷史,就在現代及時把它寫出來,讓做的人自己也能見性,這就是最實在的。」


上人期許慈濟大愛是人文中的人文,期待能用各種方法,以清流來淨化人心,讓這一代在人世間留下一點貢獻──在人世間弘法在人心。


恆持精進不懈怠 自我期許無漏法


最後, 上人仍深深關切著弟子們是否仍能持續聞法精進不懈,不因他行腳而中斷,「我這次出來可能超過一個月,希望雖然沒有我親自在花蓮說的(晨語),還有大愛臺的(《靜思妙蓮華》可看),還要繼續保持這樣的時間喔,有聽到嗎?我沒有休息喔,你們也不要休息。」


「其實我這次講經比過去辛苦多了,第一年紀大了,第二是過去講《法譬如水》,我就是經典放下去就開始講了。這次是全球連線沒有秒差,我講的是臺語,很多人聽不懂臺語,我都要自己整理經文,還要寫,每一段都要讓人看得到經文,才能聽得懂,所以每一天頭尾都要自己編。」


感慨一天當中時間那麼地少, 上人提及他每天都是差不多九點出來,一坐下去就是到晚上六點之後,才有自己的時間,但隔天三點就又要起床做事了。「所以剛剛是誰說的,師父已經起來你又在睡,杜(俊元)榮董說的,他說這次師父出門在外,你們心中想沒關係師父出門在外,我們補眠一下。這會補成習慣,永遠在補!什麼叫補你們知道嗎?破了啦!才要補,所以有漏了。」


上人殷切叮嚀大眾,不要有漏,要精勤學習「無漏法」。


「有一段我一直在說無漏法,不要有漏的法。要記得不要說我不在(沒有開示晨語)沒有關係,就去補眠,補久了就是漏啦!很多事情都是在一念間精進,絕對不能漏掉。想到你們要補眠,就想起師父這時候我出來也沒補眠,一樣三點半起來,一樣我在這邊補自己的功課。所以你們要記得,當你們想再睡的時候師父已經起身在做功課了!」


最後, 上人再次感恩、祝福大眾,「你們薰法香師父有感受到了,給大家祝福!」
回頂端 向下
 
善法隨行 精進不怠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菩提法水 :: 法喜充滿 :: 點滴法水-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