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首頁首頁  相冊相冊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相牛

向下 
發表人內容
Jack
Admin
Admin



文章總數 : 6880
年齡 : 62
來自 : 台北
威望 : 1721
注冊日期 : 2008-12-22

相牛 Empty
發表主題: 相牛   相牛 Empty周六 9月 06, 2014 10:55 am

相牛

文/張輝誠

父親從軍中退役後,領了一筆退休金,料想呆放在郵局裡也發不了什麼利息財,於是想轉投資,期望這筆小錢能多滾出些錢來,以便有足夠的錢可以買棟房子好安頓妻兒。當時約莫民國六十年初,父親回到外公住的蔥仔寮,我們全家就寄住在外公的三合院裡。雖說有心投資,但鄉下地方能投資的物件著實不多,父親思前想後,最終決定把錢押注在一種動物上──牛。

父親決定買牛之後,曾仔細端詳過蔥仔寮的三頭牛好一陣子,心裡多少有個譜了。才領著我到蔥仔寮外的大馬路上等台西客運車,一路坐到北港,下了車往南走到溪畔一處空地,頓時望見千牛雲集,哞聲四下嘶吼,空氣中彌漫著新鮮牛糞濃厚而略帶青草香的味兒,一坨又一坨的糞窩子還熱騰著煙霧。入得門來,人聲鼎沸,好不熱鬧。父親說這裡就是北港牛墟。

父親帶我同來,並非湊熱鬧,更不是希望我能提供什麼真知灼見,主要的目的是充當翻譯。父親之前已來過幾回,心裡老惦念著大陸上的爺爺曾告訴過他的話:「大凡操遍千曲才能真曉聲,觀遍千劍才能真識器」,但一下子走進千百隻牛角牛尻之間,原先在蔥仔寮仔細觀察三頭牛的經驗一下子相形見絀,立馬亂了套,不知如何是好。就在無計可施之時,父親發現牛墟中有幾個人,手臂上都綁有紅布,各領著一些人到處看牛,他出於好奇也湊過去,另一邊馬上走來一個綁紅布的人,客氣地問:「欲買牛乎?」父親點點頭。「欲買哪一種牛?」父親一時沒聽懂,愣了半晌。「聽無?」父親又點點頭。綁紅布的回過頭去,對著其他同伴問:「有人會詳講阿山話無?」其他人彼此看看,都搖搖手,喊了聲:「沒啦!」綁紅布的人攤開雙手,愛莫能助。父親只好自己走繞,一點主意也沒。

父親給這些人起了個諢號,叫作「相牛士」。在來的車上特地叮囑:「相牛士個個都是有真才實學的,買牛不聽他們的意見,準吃大虧。可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得防著他們和賣家串成一氣,魚目混珠,濫竽充數,結果花了大錢買了劣牛,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我們不靠他們,靠自己,但非得從他們身上學到功夫不行。到了牛墟後,他們知道我不會說閩南語,所以沒有戒心,你就裝啞巴不說話,不讓他們知道你懂台語,我們就湊在旁邊聽他說些什麼,你的工作就是把他們的話記牢了,中午吃飯的時候再全部說給我聽。」

我別的本領沒有,就記性特別好,這種小事還難不倒我。不過聽父親這麼一說,我知道他老人家至少各說錯及少說一件事兒。在鄉下介紹牛隻買賣的人並不叫「相牛士」(難不成我外公仲介豬隻買賣,就得叫「相豬士」?),閩南語倒有個專稱叫「牽猴仔」,這是父親說錯的頭一件。牽猴仔交涉買賣成功之後,通常買家和賣家都得包個紅包以示感謝,這規矩是我從外公那兒得悉的,父親是否想省點紅包錢,我就不得而知了,這是少說的另一件。不過,我們父子難得同台並肩作戰,也就各自放亮照子,心照不宣了。

父親倚在一群人的外圍,叫我擠進內圈裡去聽相牛士,不,是牽猴仔說甚麼,只見牽猴仔在一頭牛身邊四下打量,時而彎身下探、時而輕拍牛身、時而比畫手腳,滔滔不絕說著(我心裡趕緊用國語默記著):「乳牛首重乳房,這頭牛的乳房呈漏斗形,比較不易感染乳房炎」「尖形乳頭,搾乳量和速度都較其他形狀多且快。」「再看屁股,坐骨寬大,分娩容易,畜主不必協助分娩。而且坐骨低於腰身,受孕容易,出乳量也就源源不絕。」「看看蹄跟,厚實緊密,能承受本身體重,也就不易造成腐蹄,健康得很。」「總之,這是一頭好乳牛!」話一說完,只見許多人爭先恐後地出價、交易。

接下來,以及後來父親又帶著我來過兩三回,我們分別聽過了牽猴仔述說該如何辨別牛的種類與功能,以及藉由顏色差異、外表體格進而驗證內在個性的許多方法。就在我充當商業間諜樂此不疲的時候,父親已然完成了他的相牛筆記,而我間諜的地位也就馬上一落千丈,只剩下翻譯的小差事。這回,父親可要親自出馬,下海相牛、買牛了。

我後來有機會看過父親的筆記,隨意翻看可見開頭有一條總則,接著幾章各條論許多細則,最後還來上一段小結。總則這樣寫著:「凡相牛須五觀,一觀其精、次觀其體、三觀其氣、四觀其骨、五觀其性。精之神在目,目清則牛巧,目濁則牛鈍;體之要在頭,頭昂則牛健,頭俯則牛弱;氣之勢在聲,哞聲厲則牛多力,哞聲卑則牛乏勁;骨之格在身,身寬大厚實則牛壯,身瘦小嶙峋則牛虛;性之元在動靜,動靜得宜則牛溫馴,動靜失常則牛暴躁。」說穿了,這條總則除了文言一點之外,並無甚高明之處,一般會上市場買雞鴨魚蟹的主婦們,八九不離十都是懂得這個道理的。牽猴仔們的真功夫實際上都保留在細則當中,為顧及商業機密以及智慧財產權,恕我僅能稍稍透露一小則,譬如說「相牛膝」一條是這樣記載著:「三撫其尻(按:屁股)而牛不踶(按:踢打),此劣也。夫踶牛者,舉後而任前,腫膝不可任也,故後不舉。腫膝,不利耕,易患關節之害。」

父親在牛墟裡精挑細選,最後竟出人意表地選了一頭看起來瘦弱病懨的小黃牛,交易完成後立即聯絡好貨車直接運回蔥仔寮。

小黃牛來到蔥仔寮後不久,父親幸運地在台南工地包到幾件板模工程,攜著母親便往台南工作去了。至於小黃牛日常餵養、清除牛舍雜役就落在大哥和我身上,我們倆經常在課後,牽出小黃牛到莊外空地吃草、順便吹吹風、看看夕陽。這樣過了二年多,小黃牛日漸長大,竟出落得異常精壯結實。父親趁從台南回蔥仔寮的空檔,聯絡買家來看牛,看出得好價錢,父親便把牛賣了。買家來取牛的時候,大哥和我因和牛有感情,捨不得,邊牽著牛上車邊掉淚,一旁可以聽見父親得意地對買家說:「當初,我光看這頭牛就看了半個小時,發現這頭牛先天體質好的不得了,只是後天稍微失調罷了,現在你看看,果真應驗了我的眼光,你能買到這頭牛也是福氣。」買家還頗有同感地頻頻點頭。

又過了許多年,工業急速發達,各種農耕機械取代了傳統器具,牛成了不急之務,沒有亦無不可,因此連帶牛墟蕭條冷清了好一陣子,乏人問津,沒多久也就風消雲散了。

後來,父親退休在家看著電視時經常會懷念起相牛士,時不時就對著我叨念著:「現在社會會這麼亂,就是沒人啊。也不是真沒人,而是沒識人的人,你看北港牛墟裡的相牛士,哪個不是真伯樂,要給他們瞧上一眼,」父親嘆了一口氣,接著說:「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啊!」

(此文可與相人、識人相通,故貼於人資管理問題專區)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wretch.cc/blog/jack18233
 
相牛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 問題與討論 :: 人資管理問題-
前往: